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23 最终的抉择

323 最终的抉择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什么,金毛想把我干掉?!

听说这个消息以后,我的心中无疑掀起惊涛骇浪。记得昨天晚上,金毛还在KTV的办公室里和我见面,态度那么温和,似乎已经接纳了我,今天更是介绍我认识了老墨、周星和李卫,还说晚上要带我去接货,前途仿佛一帆风顺。

可是现在,老墨说金毛想干掉我,这让我怎么能够接受?

上位的这几天里,我就算没有什么功劳,但也没有犯过一点错误,各方面都做得四平八稳。唯一的意外,就是我废了蚊子一只手,难道是这件事情让金毛起了杀心?

不可能啊,这事没人告诉金毛,蚊子也说不会告状,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光是我吃惊,刘鑫和冯千月都很意外,刘鑫又拿着匕首在老墨面前晃,让他讲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老墨告诉我们,说冯千月干掉马向东,硬插了一杠子这事已经让金毛非常不爽,但是迫于冯家的势力,金毛也不敢说什么。但是,冯千月竟然找了个以前从来没听过名字的家伙过来管理场子,这让金毛觉得受到了侮辱,更觉得冯千月就是胡闹。

后来金毛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冯千月是和家里闹了别扭,所以决定出来自立门户,在金毛这里做事,也是想拿他当跳板的。冯千月和家里到底闹成什么样了暂且不论,但是冯千月的所作所为显然让金毛十分不爽,金毛不敢明着对付冯千月,就决定拿我开刀,从而阻挠冯千月的脚步。

金毛的计划很简单,接货的地点不是在西山河吗,他就准备在那里把我杀死,然后伪造我意外落水而亡的假象,这样也好给冯千月有个交代。老墨和周星、李卫三人都知道这事,中午见到我时露出的诡异笑容,也是因为我马上就要死了而幸灾乐祸。老墨当时找我麻烦,也不过是想在我临死之前调戏我一把而已,只是没有想到反而被我给反制了而已。

听完老墨所说,头一个怒起来的当然是冯千月,老墨对付我只是表象,其实是冲着她而来的,我只是她的替死鬼而已。冯千月带我去见老墨的时候,就说过我在场子里可以全权代表她,但是显而易见,老墨并没有当回事,他把冯千月当个三岁孩子一样耍,得知真相的冯千月能不怒吗?

冯千月何止是怒,简直怒火滔天。

冯千月骂骂咧咧的,浑身散发着杀气,说现在就要去找金毛算账。但是还不等她走出门去,我就沉沉地说了一声:“站住!”

因为这几天的相处,冯千月对我还是比较佩服的,所以即便是在极端的怒火之下,也能听进去我的话,回过头来奇怪地看着我,问我怎么?

我没有回话,而是默默地往后退去,一直退到墙角,黑暗笼罩了我的面颊,我才站住脚步。刘鑫和冯千月都朝我的方向看来,但是他们并看不到我近乎杀人的眼神,和极端盛怒的脸sè。

我怒,并不是因为金毛想要杀我,想杀我的人多了,他算老几?而且他想杀我,我也想取代他,我俩半斤八两,有什么好不满的?

我怒,是因为在这之前,我竟然没有发现一点端倪,以为金毛真的已经接纳了我,愿意给我展翅翱翔的机会!

自从来到省城,我一直都小心翼翼,所有事都掌控在自己手中,即便出了个意外的冯千月,我也是想着远离她就好。在学校里,我所向披靡、无往不利,无论是杨子威还是马向东,玩手段都不是我的对手。包括后来有了自己的场子,蚊子虽然三番两次想要yīn我,但也都被我屡屡识破,从而一次次化解,还收服了他的心,冯千月都对我钦佩不已。

金毛在我眼里,并不算什么厉害的人物,顶多也就和以前镇上的老野、大伟、小刀之流的人物一个档次,心里一直觉得凭我现在的本事和能力,对付他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哪里想到我千小心、万小心,还是差点着了这个金毛的道,要不是今天下午和刘鑫联手对付老墨,还不知道他今天晚上准备把我干掉!诚然,凭我的谨慎和小心,或许在西山河上,会当场识破金毛的计谋,就像识破蚊子的伎俩一样,从而逃过一劫。

可,还是有丧命的几率,是不是?

我要是真的死在西山河里,才是真正的yīn沟里翻船、闹了天大的笑话!堂堂罗城大佬,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在一个卑微的省城小老大的手上,你说是不是个笑话?

我一直以为有资格做我对手的至少是冯天道、李皇帝这个级别的,其他人都是随便玩玩罢了,而现在一个普普通通的金毛都差点置我于死地,一下就摧毁了我所有的自信,这才是我真正愤怒的地方!

只是,在极端的愤怒之下,又掺杂着无数的自责和无奈,究竟是自己做得不够好,还是太过于轻敌了,或是金毛的演技太好,以至于自己根本没有发现他的异常?

我都不敢想像,如果没有老墨提前说出这个消息,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事情!

在我脑中百转千回,又自责又后怕的时候,刘鑫和冯千月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冯千月还以为我怕了,一挺胸膛,说道:“没事王峰,有我在呢,我今天要不抽死金毛,我就不姓冯了!”

“千,千万别说是我说的……”老墨躺在地上,瑟瑟发抖地说着。

冯千月说完以后,再次转身准备出门,而我也再次说了一声:“站住。”

“王峰,你到底想怎么样?”冯千月喘着粗气,显然已经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气了。

我慢慢挪动脚步,从黑sè的yīn影中走了出来,一直走到门口的光亮之下,脸sè已经恢复如常。刚才的我,就是不想让刘鑫和冯千月看到我难看到极点的脸sè,更不想让任何人发现我的脆弱,才退到yīn影中去的。

我走到冯千月的身前,静静地说道:“你去找金毛,就是把他抽个半死,他也不敢还手,可他怕的是你背后的冯家,而不是你,你愿意这样吗?”

“可是……”冯千月欲言又止,一张脸显得更焦急了。

我伸出手来,轻轻按着冯千月的肩膀,目光坚定地看着她,说道:“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好吗?”

其实,我之所以制止冯千月,是因为心里更想亲手报仇!

或许是被我坚定的目光感染,也或许是被我有力的声音打动,又或许是我以往的所作所为让她很信任我,冯千月的脸sè终于渐渐平静下来,身上的杀气也随之消失不见,点了点头说道:“好!”

我也不知出于什么心态,又可能是作为一个男人的本能,我竟然鬼使神差地抬起手来,轻轻摸了摸冯千月的头,说了一声:“乖。”

冯千月的脸“唰”一下红了,脚也往后退了两步,躲开了我的手,有些埋怨地说道:“胡说什么呢你……”

旁边的刘鑫露出神秘莫测的笑。

我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点出格了,脸皮都跟着有点发烫。不过回想起来,我刚转到学校的时候,哪怕只是无意中撞了冯千月一下,都能引得她大发雷霆,好像被瘟神碰了一样;现在我又按她肩膀,又轻抚她头发,她也没有太大的反应,最多只是脸红了一点。冯千月的性子当然没有改变,她对别人还是一样凶狠毒辣,悄然改变的或许是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

这yīn暗潮湿的板房里,气氛一下变得有些微妙和尴尬,我赶紧回过头去,朝着老墨走了过去。

老墨正处于极其紧张的状态之中,一双眼睛惊恐地望向我,哆哆嗦嗦地说:“这事我告诉你了,作为交换,你得放过我吧?”

看着吓到几乎瘫软的他,我的嘴角不禁撇出一丝冷笑。本来,他以为下午干掉刘鑫之后,接着晚上又能干掉我,一下除掉两个大敌,正是人生得意须尽欢的时刻;结果现在局势急转直下,不仅莫名其妙地落到我们手中,刘鑫那个疯子竟然还要把他杀了,这让他怎么能够不慌、不怕?

我蹲在老墨面前,沉声问他:“金毛今晚要接的是一批什么货?”

老墨一愣,说道:“你不知道?”

我说又没人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又说:“不过,我大概能猜得到,问你只是确认一下而已。”

现在的老墨急于活命,当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立刻就告诉了我。

果然,和我猜得一模一样。

是毒品,整整两百公斤的毒品!

这么巨大的量,无论挂在谁的身上都是死罪,金毛这胆子也实在太大了。原来他并不满足于这十多家场子的管辖权,在私底下还做着其他非法勾当。这也让我心中稍稍觉得可以接受了一些,原来金毛并不像他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还是一个丧心病狂、胡作非为的毒贩,这样的人要和条子斗智斗勇,往往拥有超高的智力和惊人的魄力,以及常人所不能比拟的疯狂胆量,那我栽在他手上一回也就可以接受了。

在得知金毛要接的是什么货以后,我的心中顿时安定许多,因为我想到了反制他的办法。

这家伙,既然想要我命,那我也要他的命!

我在脑子里不断地谋划着、谋划着……

一时间里,板房里十分安静,刘鑫和冯千月都没打扰我。看着我的脸sèyīn晴不定,躺在地上的老墨小心翼翼地问:“王峰,能放了我吗?”

我的思路一下被打断。

我才想起来这事,于是又看向老墨,老墨现在可怜极了,被冯千月暴揍了一顿之后,无论脸上还是身上,都看不出一块好肉来了,样子凄惨的像街边的一条流浪狗,现在正可怜巴巴地看着我,只希望自己能苟活一命而已。

我看着他,缓缓点了点头。

老墨立刻露出欣喜的神sè,甚至朝我磕起头来,不断地说着谢谢。而,刘鑫和冯千月却变得面sè凝重起来,他们知道留下老墨后患无穷,也不想我真的言而有信,这样未免显得有点妇人之仁,实在不符合我们这种人的作风——我们又不是什么行侠仗义、心怀苍生的豪杰,哪有那么多道德规矩!

而我在老墨的磕头声和感激声中,却缓缓说了一句:“我是放过你了,至于刘鑫和冯千月放不放过你,那就是他俩的事了。”

老墨磕头的动作戛然而止,他面sè震惊地抬起头来,不可思议地说:“你,你……”

我耸耸肩,说刚才只是咱俩做交易而已,我也愿意饶你一命。可我们有三个人,每一个人都想要你的命……要不,你再和他俩做做交易,也分别说出两个让他俩愿意放过你的秘密,怎样?

老墨的神情顿时变得愤怒起来,声嘶力竭地吼道:“我哪有那么多的秘密!王峰,你这个言而无信的小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事!”

而我身后的刘鑫和冯千月,却都笑了起来。

老墨还在骂骂咧咧,而我们三个人都不理他,各自一脸yīn沉沉地冲他笑着。老墨骂着骂着,又慢慢变得绝望,跪倒在地哭嚎起来,乞求我们能够放他一命,并且保证以后一定远离省城……

刘鑫从地上捡起一块木板,走过去“咣”的一声敲在老墨脑袋上,老墨一声不吭地昏了过去。接着,刘鑫又把他撞在麻袋里,然后系好了口子,回头冲我和冯千月说道:“交给我吧?”

我和冯千月点了点头。

刘鑫便扛起老墨,朝着门外走去,并不打算当着我们的面动手。从这一点上看,就知道他是个老手,如果不是为了立威,杀人这种事情当然是越隐秘越好,不被任何人看见是最好的。

至于原因,所有人都懂,也就不必解释。

看着刘鑫的背影,我忍不住问道:“没问题吗?”

我说的没问题,是指老墨“失踪”以后,他有没有足够的把握不让条子找到自己身上,毕竟一个活人可不是简简单单说没就没的。而刘鑫头都没回,只说:“放心吧!”

便继续往前走去。

有他这一句话,我的心里已经安定很多,同时也更笃定这个家伙肯定有着不凡的来历。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一定要杀老墨,毕竟在我看来老墨罪不至死,但是我也没有多问,刘鑫有他自己的秘密,就像我也有我的秘密。

板房的门敞开,看着刘鑫渐渐远去的背影,冯千月竟然表现得有点紧张,忍不住问道:“他真要杀了老墨?”

冯千月问出这样的问题,让我心里十分惊讶。因为她是冯家的大小姐,冯家又是省城出了名的黑sè世家,杀人还不是家常便饭的事吗?还记得我之前刚到冯家的时候,冯千月也三番两次扬言要杀了我,疯牛在她的指使下也确实差点要了我的命……而且平时,冯千月也总是把“杀了你”“要你命”之类的挂在嘴边,让我以为她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怎么现在反而表现的像个菜鸟?

我疑惑地看着她,说:“你怕了?”

冯千月的脸变得涨红,着急否认:“胡说,我怎么会怕,这种事我见得多了,死在我手里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我继续疑惑地看着她,主要是她的表现实在不像个老手。冯千月似乎有点编不下去了,赶紧转移话题:“对了,金毛那事你怎么处理?晚上就别去西山河了吧?”

我摇头,说不,我要去的。

“嗯?”冯千月疑惑地看着我。

我也没有对她隐瞒,将我心中的计划一五一十地讲给了她。冯千月听完以后,一双眼睛瞪得很大,说道:“真的可以吗?会不会有点太yīn损了?”

我说这有什么损的,他都要我命了,我就是怎么做也不过分。

冯千月点头,沉思着说:“这倒也是……”

又想起来什么,继续说道:“可是你这个计划,就算你不用出马,也一样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又何必亲自去呢?”

我摇了摇头,说不,如果我不去的话,那今晚不到场的就有两个人了,这会让金毛起疑心的,说不定会停止接货,反而失去这个干掉金毛的机会。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冯千月沉默半天,在脑子里想了又想,似乎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只好抿了抿嘴,冲我说道:“那你可一定要小心啊……实在不行,我陪你去?”

我笑了一下,说可拉倒吧,到时候我还得照顾你,多费劲啊?

这一句话,又把冯千月给惹毛了,她把小胸脯一挺,又把脚一跺,不服气地说道:“怎么就用你照顾了,我一个人还对付不个金毛?”

“不是不是,金毛只让我一个人去,突然你也跟了过来,不是让他起疑心吗,所以还是算了,你就乖乖在学校里,等着我的好消息吧。等我平安回来以后,金毛旗下的场子就全都是咱们的了……”因为刚才冯千月跺脚又挺胸,使得她那对小山包震了好几下,引得我眼睛不由自主地老往那看。

“嗯,也行吧,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你往哪看呢?!”冯千月终于注意到了我的邪恶目光,顿时变得又羞又臊,喝了出来。

“啊,不好意思……”

我赶紧把目光挪了开来,同时嘴里嘟囔着:“有什么嘛,又不是没有看过……”

“你说什么?!”

冯千月气得满脸通红,伸手就来挠我的脸,我赶紧就挡她的手,说好了好了,不闹了啊,我开玩笑的。但冯千月还是不依不饶,一双爪子跟九yīn白骨爪似的挠我的脸,我一边挡一边往后退,结果地上不知道有什么东西绊了我一下,我“哎呦”一声往后倒去,撞在了后面的墙上。

我都已经倒了,冯千月还不吸取教训,竟然也跟着绊了一下,一样“哎呦”叫了一声,扑到了我的怀里。都这样了,她还不死心,仍旧固执地伸手要挠我的脸。

我只能抓住她的手,说好了嘛,还真没完了啊?

冯千月昂着头,气呼呼地说:“你以后还胡说不了?”

我嘿嘿笑着,说不胡说啦。

“这还差不多……”

冯千月正准备收手,门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是刘鑫回来了。刘鑫一进门,就看见我和冯千月抱在一起,顿时愣了一下,说道:“那个,我是不是回来的太早了一点?”

刘鑫这么一说,我和冯千月才反应过来,我俩现在的动作确实非常不雅。不光不雅,而且非常的暧昧,无论谁看到了也会有些不好的联想。这一点,我自己心里也很吃惊,心想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可以和冯千月这样肆无忌惮、随心所欲的打闹、开玩笑了?

而我竟然没有觉得一点不对,反而觉得这很正常似的。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我和冯千月只是合作关系,并没有想和她发生其他感情,因为我永远都无法忘记她和她家里人,曾带给我的那些耻辱和仇恨!

冯千月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因为刘鑫的突然来到,她的脸顿时羞红许多,赶紧从我怀中挣脱,疾步往后退去。端正情绪之后,我也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衫,站直身体以后,冲刘鑫说道:“搞定了?”

刘鑫点头:“搞定了!”

刘鑫一脸的兴奋,目光里也是难以掩饰的开心,仿佛能干掉老墨是他长久以来的夙愿。我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隐隐觉得就算他和老墨有仇,也不至于闹到杀人的地步。

就像熊子想和豺狼争天,会想杀了豺狼吗?那不可能的。

但,我也没往深处去想,也没有去问刘鑫,而是意味深长地说道:“那就好!”

刘鑫从我别有深意的眼神里也察觉到一丝异样,但他也并没过多解释,甚至不愿再谈老墨,而是转移了话题,问我金毛那事打算怎么解决?

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怎么和冯千月说的,也一样怎么和刘鑫说了。

刘鑫听后,忖思很久,说道:“没有大的纰漏,关键在你自己,只要你能平安归来就行!如果需要帮忙,随时招呼我一声。”

我点头,说好,有需要,我会找你。

板房里再次安静下来,我们三人谁都没有说话。

我回过头,看向门外的天空。经过一下午的折腾以后,天sè已经渐渐接近黄昏。等到天sè完全暗下来的时候,就轮到我和金毛的最终对决了。还是那句话,这个家伙既然想要我的命,那也就别怪我对他不客气了……

看网友对 323 最终的抉择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