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张雄

第三百一十三章 张雄

此番起事,未经一年就遭受彻底挫败,张雄心志也惨受打击,即便进入郁郁葱葱的秦潼山里,他都无法从消沉的情绪里挣脱出来。

在进入沥泉总管府的地域之前,车队停在一座浓yīn遮地的山岗前歇息,扈卫将囚车打开来,放张雄出来透透风。站在暮sè里,须发皆白、迎着风乱飘,比之在玉赤城里,年纪才刚过八旬的张雄,身穿已经有些旧sè的青衫,虽然没有上刑具,脸容却更是苍老不堪。

昔日为一地之霸主,余生却将囚禁于秦潼山某处岩洞地穴之中,还牵累张氏永世贬为罪族,这要张雄怎么才能从消沉的情绪解脱出来?

“父亲,前面就是沥泉府了吧……”张雄幼子张瀚趁着车队休息的时间,从后面的囚车里走过来,他们沿着潼河南岸的驰道西行一天有余,此时看到有一座七八里见方的城池,矗立在前方的群山之中。

虽然大家之前都没有踏入秦潼山,但从收集到的情报,对聚泉岭还是有所了解,知道在陈海执持聚泉岭的后期,燕州边郡强藩有十数宗门,在聚泉岭周边设立道院,之后又联手在进入聚泉岭的山谷里修筑沥泉城。

在陈海将聚泉岭的大权移交给匠师会之后,沥泉城实际成为这一片区域的统治中心。

沥泉城虽然位于秦潼山潼北府境内,却不归郡府管治,地位殊异,幕后由边郡强藩九族及昭阳亭侯府控制的匠师会,才是沥泉城的最高领导机构。

在匠师会之下设大司丞、左右司丞及沥泉都尉,执掌这一小片区域的军政大权。

要说沥泉是独立王国,幕后却又受燕州九大世阀控制;这九大世阀每一家单独拉出来,都要比天爱山张氏强大数十倍,但沥泉却又不受单独哪一方势力的控制,即便是益天帝的帝旨颁传过来,都不会受到理会。

要说精绝都护府特殊吧,但精绝夫人董宁表面上还是受西羌国主叶青麟的封赏,才能将鹿城、黑山等地治为封邑,表面上还是需要对西羌国效忠;沥泉则真是特殊到极点,以一种超乎张雄、张瀚父子想象的机制在运转着。

看进出沥泉地界的车水马龙,张雄、张瀚父子没想到,沥泉这一套机制却是运转得相当有效。

张雄有子女七人,孙辈五十三人,加上妻族、母族以及嫡子的妻族,以及从张雄往上数、张氏三代血亲嫡支;再加张雄亲传弟子七人,子嗣、三代内嫡系血亲、亲传弟子以及妻族,共三千余人在战后统统贬为罪族,绝大多数人都判流徒之刑,而张雄本人及子女及亲传弟子,即便是到流放之地,也会额外囚禁起来。

此前,大多数人已经先行流放到沥泉来,张雄、张瀚父子以及其他四百族人,是最后一批。

此刻,张瀚陪同父亲张雄站在山岗上,看着即将踏入沥泉地界,心情既沉重又复杂,虽然大家是保住性命了,但谁也不知道在沥泉会有怎样的命运在等着他们。

这会儿有传令兵策马过来,就剩下最后三五十里,要大家休息一下,吃过干粮就赶紧整顿队伍,准备上路,夜里不会在这边宿营,要直接进入沥泉总管府境内准备好的营地。

张雄、张瀚父子等人虽然没有上刑具,也没有直接摧毁灵海窍脉废掉修为,但百骸窍脉都被下了多枚锁灵针,每天的膳食都有专人监管,里面掺有少许的逆灵散禁药,这令他们跟被废修为没有什么两样。

在专人监管下,草草用过晚膳,张雄、张瀚父子等人又各自钻进特殊的囚车里,所幸囚车不是完全密闭,还能通过小窗看到暮sè下的山峦,不至于太压抑苦闷。

张雄通过囚车小窗,能看到在进入沥泉地界之前就有一大片守御森严的建筑群,这是从燕京西迁进秦潼山的墨甲司所在;墨甲司是将作监下属最大的战械制造部门。

而在进入沥泉地界之后,除了建在诸山之间的沥泉城之外,四周的山峦峰岭间也建有大量的亭台殿阁。

这些都是外郡强藩在沥泉所设的道院,确保在匠师会之外,对沥泉还能有额外的影响力。

除九大强藩之外,燕州绝大多数的宗阀宗门,甚至京郡八族都被排斥在匠师会之外,他们对沥泉城没有直接的影响力及控制力,但也绝不可能轻易放弃廉价淬金铁料供应,都只能派人长年盯在这边。

聚泉岭此时年产淬金铁料达到三千万斤,仅有三分之一会直接输送到九大强藩的直属封地。更多的淬金铁料,除了在沥泉打造成各种玄兵宝甲以及种种弓弩战械,对外出售;而受帝廷正式册封、亭侯一级以上的宗阀世族,以及诸郡府衙门,即便对匠师会没有直接的影响力,还是能直接获得一定量的淬金铁料供应。

这使得从南樟府往北到潼北府的商道,甚至比流民作乱前都要繁荣十倍不止。

三千万斤是什么概念?

在聚泉岭之前,燕州百郡的淬金铁总产量,都未必能超出此数多少。

这时候来看,陈海当初将聚泉岭交给诸家共执的决定,是无比正确的。

昭阳亭侯府这点人马,要是想独吞聚泉湖底的这座宝矿,唯一的下场就是被更强大的势力碾得粉身碎骨。

即便董、苗等族,都是燕州一等一的强豪世阀,为避免触犯众怒,也不敢九家将每年三千万斤的产出量都私分了,还要拿出差不多三分之二的量,以相对低廉的价格,以种种方式供应给朝廷所属、实际受京郡八族控制的将作监、各郡府衙门以及正而八经受帝朝册封的宗阀世族。

包括聚泉岭、聚泉岭、百狮岭在内,沥泉辖一百二十里地域,山多地少。四五年以前,这里只有几处贼窝、村寨,可以说是荒芜一片,然而此时却是村寨院宅林立,除了山里的道院,还差不多将诸峰之间的空阔谷地都开发利用起来了。

陈海离开秦潼山也才两年不到的时间,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从潼北府到沥泉的地域,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繁荣起来。

张雄、张瀚父子刚入秦潼山,见驰道两边还有些荒凉,而从南樟府往北更是深入秦潼山脉的腹地,怎么也应该更荒凉,怎么都不有想到,这里竟然藏了这么一处繁华所在。

当然,此前派出斥侯收集聚泉岭的资料时,对沥泉的繁荣有所描绘,但张雄、张瀚父以为斥侯乍见燕州郡县繁荣后的虚夸之辞,却没想到实有过之而无不及。

张雄、张瀚父子及张氏罪族四百余众,从沥泉城外绕过,继续西行,很快就见真正名震天下的聚泉岭,也能看到昭阳亭侯府在聚泉岭东南麓的寨子。

昭阳寨规模不小,有五六百步见方,但看上去也是寻常。

张雄、张瀚看到陈海在诸扈卫的簇拥下进入昭阳寨,囚车队却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西行,差不多快到凌晨时分,才在一片围院式的建筑群前面停下来。

这时候,张雄、张瀚父子才被再次从囚车里放出来,这边有专门负责交接的人员在等候,清点名册,将流徒到沥泉的张氏子弟及亲眷,照名册一一安置到各座围院里去。

张雄、张瀚父子留在最后,被领着进入一座由甲卒严加看管的围院里。

张雄这时候才看到早一步东迁的妻子荀氏以及幼子媳赵氏,以及张瀚膝前都还未成年的儿女,都在这座围院里苦苦相候,大概是无法相信,也怔怔不敢相认。

“母亲!”张瀚走过去,在母亲荀氏面前跪到行礼。

在东迁途中,张瀚内心是苦受煎熬,不知道在到沥泉后,还会受怎样的刑罚,不知道有没有与家人团聚的机会,却没想到在迁入沥泉之后,就立即能顺利相见。

他一时间也是感慨万分,忍不住泪流满襟。

张雄一时间也是怔住,忍不住问道:“二娘、三娘她们呢?”

除了正室荀氏外,张雄还有两房妾室在此前就被迁到沥泉来。他可以不问两房妾室的去处,但其他六个子女及诸多孙辈的下落,他不能不问。

英雄到最后都难免会儿女情长,何况张雄意志消沉,所能念挂之事已然不多。

“都还好,就在东西两座跨院里,白天都还能见到,只是夜里执行宵禁,诸院从外面锁上,禁止进出,明天或便能见到了。”荀氏抹着泪眼说道。

看守的甲卒也没有人进来打扰张雄、张瀚父子与亲眷相聚。

虽然已经是深夜,但张雄、张瀚与妻子、儿子说起路途上的艰苦与种种担忧,也没有丝毫的睡意,说话直到天光大亮,都还觉得时光短促。

直到围院大门再度被人从外面打开,张雄才发现他与家人在院子里坐了半夜。

见陈海身边的嫡系大将吴蒙亲自走过来,张雄、张瀚父子默然无语,知道他们该受到罪罚怎么都逃不过去,还是感激吴蒙他们对妻儿老小的照顾,行了一礼。

“张侯,锁灵针可以取下了。”吴蒙说道。

取下锁灵针,就要正式废掉他修为了,张雄不甘心半世修为被废,但看左右儿孙都尚且年幼,却也生不出反抗之心,默然转过身,将长衫解开来,裸着钉入九根锁灵针的后背。

锁灵针都是黄级下品法宝,祭炼入吴蒙的神魂气息,唯有吴蒙亲自出手能解;当然,张雄要不是定时都要服入逆灵散禁药,以他的强悍修为,锁灵针对他也不会有什么作用。

吴蒙笑道:“张侯你自己将锁灵针逼出体外就可以了。少侯爷这时候还要请你过来说话。”

张雄微微一怔,转念神识沉入灵海灵宫,稍稍搅动真元法力,哪里有半点禁药的迹象?他竟然都没有察觉到,陈海在某个时间点竟然下令停了继续强迫他服食禁药。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一十三章 张雄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