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29 受伤的男人

329 受伤的男人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冯千月这一声厉喝很有效果,本来喧闹不已的包间里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唰唰唰”地看了过来。【择天记吧少年王】冯千月严厉的神sè,让蚊子他们吓了一跳,谁也不知道怎么得罪冯千月了,一个个呆愣愣地不敢说话。

刘鑫倒是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看样子已经喝了不少,一张脸红扑扑的,笑呵呵道:“王峰,千月,你俩可算来了,我等你们半天啦!快,快进来和我们一起喝酒……”

刘鑫一边说,一边摇摇晃晃地朝我们走过来,一手抓着我的胳膊,另一手又去抓冯千月的胳膊。我倒也算了,冯千月肯定不让他抓,猛地就将他的手甩开了,不耐烦地说:“干什么呢你?”

刘鑫虽然喝了不少的酒,但分辨能力还是有的,直到这时,他才反应过来情况有点不对劲了。我们仨之前算是好朋友,一起吃过饭、一起打过架,还互相帮过忙,关系肯定是杠杠的。冯千月突然间的厌恶态度,让他很是摸不着头脑,他摸着自己的后脑勺,问道:“怎么啦这是?”

冯千月把头扭到一边,不愿意和他说话。

我赶紧和刘鑫说没事没事,她今天心情有点不好。刘鑫嘻嘻笑着,说道:“心情不好就更要喝酒啦,一醉解千愁嘛!”

冯千月不搭理刘鑫,但我还是把冯千月拉了过去。蚊子他们和我关系不错,平时和我处得也比较融洽,但是现在看到冯千月板着脸,都不敢说话了,默默站到了一边。

我跟他们说没事,一起过来喝吧。

他们刚要过来,冯千月突然扭过头去,目光如刀子一样射出,恶狠狠道:“过来什么过来,都给我滚出去!王峰,就是你平时太惯着他们,才让他们这么不懂规矩的!”

谁也不知道冯千月好好的为什么发脾气,蚊子他们赶紧一溜烟的跑了,包间里只剩下我和刘鑫、冯千月三人。刘鑫也是一脸迷茫,疑惑地看着我,似乎想从我这找到答案。

其实刘鑫过来和蚊子他们喝酒,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只是冯千月现在对他有提防之心,当然看他干什么都不顺眼。我就跟刘鑫说没事,然后又问他怎么过来了。

刘鑫说昨晚不是约好了今天要见面吗,今天他忙完他那一摊子事,就过来找我了。看我没在,就拉了蚊子他们喝酒,一边喝一边等我回来。说完,刘鑫看看冯千月,又看看我,说:“王峰,你要是不希望我过来,我以后就不过来了。”

我说没有,这不是挺好的吗。

我一边说,一边给我俩都倒上酒,说来吧,咱俩喝着。

刘鑫本来挺高兴的,现在出了这个事情,显得有点闷闷不乐,但还是跟我喝着酒。我俩喝酒的时候,冯千月就在旁边抱着双腿看电视,也不像以前和刘鑫那么健谈了。

刘鑫喝了几杯之后,似乎也觉得气氛不太对劲,便起身告辞了,说改天再来找我。

我将他送走之后,就回来说冯千月,问她这是干嘛,何必闹成这样?冯千月不高兴地说:“你又不是没看见他刚才那样,这到底是你的地盘,还是他的地盘啊;到底是你的兄弟,还是他的兄弟?这也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吧,是不是还藏着其他心思呢?”

其实刚进来包间的时候,我也有点不太开心,但也没有太当回事。因为,这也不能说刘鑫就有其他想法,可能人家就是把我当自己人,所以才无所顾忌地和我的兄弟这么喝酒啊。

所以我也教育冯千月,说你不能因为怀疑刘鑫也有其他目的,就看他什么都不顺眼吧,如果我昨天没和你说那些,你还会对他这样子吗?

冯千月现在就能听进去我的话,仔细想了想后,认同了我的道理,就问我那该怎么办?我说正常来往就行,以前是怎么样,以后还怎么样,起码目前看来,刘鑫还是个不错的朋友。

冯千月点点头,表示明白。

话虽这么说,但是出了今天晚上的事后,刘鑫和我们的关系显然疏远很多,后来的几天再也没来找过我们。就是到金毛那里开会,我俩加了面也只是简单的寒暄几句,不像以前感觉那么要好了。我俩虽然都在金毛手下做事,但是平时也不怎么来往了,有点河水不犯井水的意思。

不过,我也始终是无所谓的态度,反正我来省城也没计划和谁交朋友。

当然,心底也确实有点遗憾吧。

我在暗中,也在调查金毛背后的大人物到底是谁,后来也渐渐有了一点眉目。这个人是白道上的,在公检法部门工作,具体干什么的不知道,但是好像挺有本事,金毛叫他“旺哥”,反正挺尊重的。有一次我去找金毛,恰好在门口撞见旺哥,但是他没和我说话,瞥了我一眼就匆匆离开了。

不说话正好,我也怕他听出我的声音和那个报警的录音挺像,平白的给自己找麻烦。混到一定程度以后,有个把保护伞挺正常的,只要确定了这个人是谁,以后再做事的时候就能小心一点。

有天晚上,我巡视完自己的场子,在回学校的路上,路过一片人造树林的时候,突然听到树林里面传来凄惨的呻吟声。我本能地看过去,就见一棵银杏树下,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不知道是被谁给砍伤的。在我们这种落后的北方城市里面,这种事还是挺多见的,当时我也没想着管他,就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准备装着没看到然后离开,结果他看到了我,惨兮兮地叫着:“小兄弟,救救我!”

人家都向我求救了,我也有点不好意思,这才朝他走了过去。走近了,才看到他挺年轻的,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失血过多,看着皮肤挺白。

再看他的身上,果然有好几处刀伤,一道又一道的,鲜血浸了不少。再不管他,估计真有生命危险。他不断地向我求救着,说小兄弟,你帮帮我,我肯定不会亏待你。

我倒不是冲着他的报答,只是看到他身上的伤,想到自己或许也有这么一天,如果没人救我该有多么凄凉?推己度人,这忙也就不能不帮,我就拿出手机,说我给你打个120吧。

结果年轻男人却摇着头,说别,别打120,我不能去医院。

他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估计他身上犯着事,如果去了医院,很有可能被条子顺藤摸瓜给抓住了。这么一想,我就有点不想管他,我也怕麻烦扯到自己身上,就说那没办法了,我就先走。

年轻男人又说:“小兄弟,你行行好,帮人帮到底,你带我去个地方,离这不远。送过去后,我肯定亏待不了你,拜托你了!”

或许是看他实在可怜,也或许是想到自己的处境,我还真不好意思就这么走了。心一横,就屈身将他扶起,又将他搭在自己背上,在他的指点之下,朝着树林另一边窜了出去。

果然如他所说,地方并不远,来到一片平房区,又在巷子里绕了几个弯,便来到一家私人诊所门前。这种诊所,罗城也有,就是那种没有行医执照的黑诊所,专收那些不能去医院的边缘人物,以前老许除了开饭庄,也兼职干这种活,据说还挺赚钱。

进了诊所以后,就出来一个脏兮兮的医生,帮着我一起把年轻男人送进了里面的简易手术室里。年轻男人拉着我的手,嘱咐我千万别走,说等他出来以后要好好谢谢我。

我也没当回事,毕竟我帮这人,纯粹是看他可怜,也没想着要什么回报。所以等手术开始以后,我就准备离开这了,结果还没出门,诊所里又风风火火地闯进来一个少年。

这个少年身材瘦弱,脸上戴着一副眼镜,看着平平无奇。只是看到他,我就傻眼了,竟然是刘鑫!

在这个地方还能碰见刘鑫,这是我怎么都没想到的。起初我以为他也受了伤,所以来求医的,但是看他身姿矫健,走路也风风火火,也不像是受了伤的样子。

刘鑫看着很急,满头都是大汉,急到甚至都没看见我,一进屋子就直奔手术室的门口,“咣咣咣”地敲门,询问里面:“野狐,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薛神医正给我做着手术。”里面响起之前那个受伤男人的声音,原来他叫野狐。看得出来,刘鑫挺关心他的,都急成这样了。不过听到“薛神医”这个名字,我还觉得有点搞笑,一个开黑诊所的,也敢自称神医,还是挺有意思的。

刘鑫又赶紧问:“薛神医,什么时候能好?”

里面又响起那个黑医生不耐烦的声音:“你少说两句,速度就快了。”

刘鑫讪讪地“哦”了一声,不敢再说话了。

看来这个薛神医确实有点本事,否则不会这么有底气的。就听里面又响起野狐的声音:“外面有个孩子,和你差不多大,就是他送我过来的,他可是救了我的命,你拿五千块钱给他。”

刘鑫说了声好,这时候才回过头看我。这一看,当然就傻住了。

显而易见,就像我刚才见到刘鑫的时候一样,刘鑫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我,一双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不可思议地说:“王峰,是你救了野狐?”

我点点头,说正好路过,就送过来了。

刘鑫愣了半晌,似乎终于接受这个巧合,笑了起来:“那可实在是太巧了。”

他一边说,一边朝我走过来,伸手握住我的手,眼睛都变得有些通红,激动地说:“王峰,实在太谢谢你,你又帮了我一个大忙。”

虽然我不知道刘鑫和野狐的关系,但是看他对这事这么重视,说明这个野狐确实挺重要的。我又说没事的,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让他别太放在心上。刘鑫却仍旧抓着我的手,继续激动地说:“你不了解,你真是帮了我的大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刘鑫的手握得很紧,把我手骨都握得生疼,不过和之前老墨故意找茬不同,他是真的太激动了,所以才这样做的。手术室里面,野狐也听到了我和刘鑫的谈话,出声问道:“刘鑫,怎么回事,你们认识?”

刘鑫回头,说是啊,这是我的朋友,也在金毛手下做事。

“哦……”

野狐还想再说什么,但是被薛神医给喝止了。薛神医让他少说点话,野狐很听话地闭上了嘴。刘鑫的激动还未消逝,将我拉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不停地对我说着谢谢,感觉我俩的关系,又因为这件事情拉近不少,之前的生疏和隔阂也消失不见了。

我问刘鑫这人是谁,结果刘鑫有点含糊其辞,只说是他一个朋友,没有往下细说。和我想的一样,刘鑫身上有很多秘密,是我所不知道的,不过我也没有计较,因为我也是一样,身上有着很多秘密。

不过说实在的,这种感觉确实不怎么好,两个都有秘密的人,说话都得小心翼翼,不敢侵犯到对方的隐私。就是聊天,也聊得并不尽兴,所以我就站起身来,说你来了就行,我先走了。

刘鑫“哦”了两声,又从怀里摸出一茬钱来往我手里塞,说王峰,今天谢谢你了。

我看了他一眼,又给他推了回去,说刘鑫,这就见外了吧?

刘鑫也知道我看不上这点钱,更知道我救人也不是图这点回报,只好把钱收了回来,又说:“王峰,其他话不说了,以后有什么事就招呼一声,我肯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拍拍他的肩,说你言重啦,咱兄弟俩还说这个干嘛?

说完之后,我便转身准备离去,刘鑫也跟了上来准备送我。然而就在这时,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等等!”

我回过头去,看到野狐已经在薛神医的搀扶下走了出来。野狐身上好几处都缠着绷带,脸sè看上去还很虚弱,不过眼神已经有了光彩,隐隐有点不怒自威的感觉,一看就不是个普通人物。

野狐走到我的身前,目光诚恳地说道:“兄弟,今天真的谢谢你了!”

我还是说没事,不过举手之劳而已,又说:“刘鑫是我兄弟,帮你也是应该的。也还好帮了你,不然真没脸见刘鑫了。”说完还自嘲地笑了笑,记得当时我还准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

野狐出来以后,刘鑫的话也多了一些,又跟野狐介绍起我来,说当初就是和我一起干掉老墨的,又说我凭一己之力设计干掉了周星和李卫,还差点把金毛也给搞掉。

这些事情,刘鑫显然是和野狐说过的,野狐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再看向我时又多了几分欣赏的神sè,说道:“原来就是你啊,真是英雄出少年,你和刘鑫的关系这么好,那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我隐隐能够猜到,刘鑫和这个野狐似乎同属于某个组织,至于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我也闹不明白。但是出于本能和自身安全,我并不想和任何来历不明的组织扯上关系,便说:“一家人不敢说,反正就和我刘鑫这个关系,有什么事情互相帮帮忙也是应该的。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咱们以后有时间再聚。”

我这话里,表面上虽然亲昵,但实际上却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刘鑫和野狐都不是笨人,一下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便说好好好,以后再聚。我和他们告过别后,便朝着诊所外面走去,结果一出门就吓了一跳,外面的巷子里竟然聚着好多个人,至少有二三十个,个个都散发着不同凡响的气势,像是站在黑暗中的一群夺命死神。

当时我就吓了一跳,不过我并没认为这些人是来找我的,而是觉得他们是来追杀野狐的。不过瞬间,我又觉得不对,这些人身上的气势虽然彪悍,但是并没透着杀气,而且一个个都站得很稳,不像是来杀人的,而像是来站岗的。

这么一看,我就明白了,估计他们都是野狐的手下。

我心里忍不住就想,野狐这么厉害的一个人,也会被人砍成那样?还有,刘鑫显然也是这其中的一份子,有这么强大的靠山和背景,干嘛还要在金毛手下做事?

当然,我疑惑归疑惑,这并不关我的事,所以我也没有深究,只是在那干人的注视下,默默地离开了那片平房区。

再往后的几天里,日子过得风平浪静,没有再出什么事情。刘鑫为了表示谢意,倒是来找我喝过一次酒,感觉我俩的关系又回复到了从前,只是因为双方都有秘密守着,所以始终没有办法交心罢了。

我和以前一样,还是白天和郝莹莹、冯千月在一起,然后晚上去巡视一下自己的场子,偶尔去帮金毛做点事情。周星、李卫和老墨都不在以后,我和刘鑫就成了金毛最亲近的人,不过因为我和金毛曾经同甘共苦,所以他要更加器重我些,去参加什么活动和聚会,身边缺个上台面的人,就会叫上我。

所以一来二去,我也认识了金毛身后的那个大人物,旺哥。

金毛在旺哥面前,并不吝啬对我的夸奖,说我特别有能力,以后会重点培养我等得过。而我见了旺哥,因为怕他听出我的声音和那通报警电话的录音一样,所以总是假装伤寒感冒,连连咳嗽,把声音搞得特别粗糙。

金毛还说我不争气,错失了和大人物结交的机会,我当然不会辩解,只是讪讪地笑笑,说可能是自己没有那个福气。

不过跟着金毛,总算对这个旺哥慢慢了解起来,才知道他虽然在公检法部门工作,但其实权力并不太大,在整个系统也不突出。这个人厉害的地方在于他朋友很多,哪里都能说得上话,谁都肯给他一点面子——让我想起罗城的火爷,也是一个玩弄关系网的人。

不得不说,生活中这种人挺多的,依靠一张关系网就能做成很多事情,让人心生佩服。

慢慢对旺哥有些了解之后,我就知道了这人贪财好sè,而且还喜欢附弄风雅,喜欢收藏些古董字画之类的东西。知道这点以后,我还松了口气,我不怕他贪财,就怕他不贪财,这人有了弱点就好对付,干掉金毛的赢面也就更大。

一天下午,我正在教室上课的时候,手机突然接到一条来自刘鑫的短信,他问我在干什么?

我说我在上课,有什么事?

刘鑫又发来短信,让我下课以后给他回个电话。

下课以后,我就给刘鑫打过去了电话,问他怎么回事。刘鑫问我,晚上到不到场子里去?我说去啊,我每天晚上都会去转转。刘鑫沉默了一下,才接着说道:“今天晚上别过去了。”

我听出他的话里别有深意,就问他什么意思?

刘鑫又沉默了一阵,说道:“王峰,具体有什么事,我不方便和你说。但,你要信得过我,今天晚上就别到场子里去。我可以向你保证,今天晚上过去以后,你的地盘和势力,一点都不会少,行不行?”

听了刘鑫的话,我的眉头微微皱起。刘鑫都把话说到这了,我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看来他得知了一些情况,也是把我当作朋友,所以才打电话提醒我一声。

所以我也不再追问,说了声好。

挂了电话以后,我意识到今天晚上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但是究竟会怎么样,又想不清楚。我在走廊里走来走去,走来走去,不停地思索着,最后,我给蚊子打了一个电话。

我告诉蚊子,如果晚上有人在场子里闹事,千万别管,自己找个地方躲起来。

蚊子问我什么意思,我跟他说没有什么意思,按我说的做就好了。

我当老大这么长时间,蚊子对我确实不错,也挺忠心,我不忍心看他出事。挂了电话以后,我的心里也没完全安定下来,一直在琢磨刘鑫那通电话的意思,也在揣测今晚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到了晚上,我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朝着自己的场子走去,我不打算进去,准备远远地看看。结果刚走到半道上,我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是冯千月打过来的。

接起电话,她问我在哪,说她和郝莹莹在外面逛街,挺无聊的想去唱歌,已经在场子里等半天了,怎么还不见我过来?还说让我早点过去,三个人一起玩才有意思。

我一听,脑子里就“轰”一声响,觉得天地都要塌了似的。

看网友对 329 受伤的男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