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变化

第三百一十五章 变化

周景元、苏原他们登上聚泉岭中峰来见陈海,同时也带上来一大叠拜帖。

“有什么人,是我现在必须要见的吗?”陈海问道。

宿卫将军、将作监司丞、大匠师等官职,在陈海离开聚泉岭之前,就已经被捋夺掉了,他此时回到沥泉,唯一的身份,就是昭阳亭侯府的少侯爷,然而他刚回沥泉,才这半天时间,递到周景元那边的拜帖就有六七十封,陈海看着都头痛。

而周景元既然都带过来,说明这些人都有一见的必要,但既便都要见面寒暄一阵,这六七十人总也要分个先后秩序。

此外,陈海虽然离开沥泉还不到两年时间,但沥泉的变化极大,即便是匠师会,在诸家进一步意识到聚泉岭的重要性之后,派驻到匠师会的人员也大多数都进行了调整。

陈海一边听苏原、周景元、沈坤、赵山等人说起沥泉这段时间来的近况,毕竟有些事情无法面面俱到的都写到书信之中,他又一边随手翻看周景元带上山的这些拜帖,小半天都没有看到有他认识的人。

“孙泉宗孙长老,却是要见一见的。”周景元抽出一张拜帖,递给陈海。

河西都护将军府派往河阳作战的勤王军增编到四万,厉向海、厉玉麟等人重新编入军中为将;河西在沥泉的事务,除了赵如晦、孙不悔两人外,主要还是由一名孙泉宗的内门执事长老主持。

同时,董氏在沥泉匠师会的席位,也由孙泉宗替代赵如晦担任。

孙泉宗身为上七峰内门的执事长老,地位自然非赵如晦等人能及,擅长炼器、又兼有半步道丹的强悍修为,他代表董氏及太微宗亲自到沥泉坐镇,又替代赵如晦进驻沥泉匠师会,充分说明了董氏对沥泉及聚泉岭的重视程度。

而另一方面,也说明了董氏对他们这边的戒备。

赵如晦在炼器上也有非同一般的造诣,但跟他们这边的关系还是太密切了。

在搞出匠师会之前,河西都护将军府,将厉向海、赵如晦等人调过来主持百狮岭道院,是想加强与聚泉岭的关系,但在陈海搞出匠师会、将聚泉岭交给诸家共执之后,河西有着被出卖的愤怒却发泄不出来,但也不可能再容厉玉海、赵如晦他们跟这边打成一片。

孙泉宗将拜帖递过来了,赵如晦、孙不悔都在沥泉,却没有急着相见的意思,也说明他们在忌讳着一些什么东西——陈海对此也只能微微一叹,不能往深揭透。

“孙长老那边,该是我去拜见的——不管怎么说,我好歹也都是太微宗的弟子,孙长老是我的师门长辈,孙长老这么急着递拜帖过来,难道是怕我跟其他家先见面,会谈一些令太微宗、令河西措手不及的事情来?”陈海略有些不解的问周景元、苏原他们。

周景元、苏原他们皆是苦笑。

陈海这些年做了这些事,有哪些是河西有心理准备的?

虽然看上去孙泉宗过来拜见陈海,有些长幼失序,但在他们看来,孙泉宗及时盯住陈海,却也不是什么错误的做法。

他们一干人,虽然身为陈海的嫡系,也猜不到陈海下一步会有什么想法。

好在大家也习惯陈海不时所带来的惊喜,却也不会因为猜不透陈海的心思而军心不稳。

“不管怎么说,也该是我过去拜见,”陈海觉得还是有必要在宗门长辈前保持谦逊的姿态,问道,“孙长老住在沥泉城?”

“孙长老最近都在百狮岭潜修,”周景元说道,“你打算何时去百狮岭拜访,我这便让人先过去通报一声。”

“……”陈海微微蹙起眉头,问道,“匠师会,十一名大匠师,是不是此时都大多数住在各家在沥泉城外所建的道院之中?”

“嗯。”周景元看了苏原一眼,说道,“除了我们两人外,其他九家所派的大匠师,除了都派嫡系近随盯住沥泉城内外的一草一木之外,本人都很少在铸造工场露面了。”

陈海长长吸了一口气,转身看向北面的重重山岭,久久没有说话。

他花费这么大的心思促成匠师会,一个目标就是希望在机关傀儡术、炼器有所造诣的各派子弟,能够放弃成见,聚拢到匠师会的旗下,共同推动机关傀儡学的发展。

他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才会想尽办法,将燕州在机关傀儡术上有资质、有潜力的子弟都聚拢起来去攻克一个个难关。

而如今,孙泉宗这些人物,修为以及在炼器及机关傀儡术上的造诣,或许在宗门内都可以说是不凡,但他们一个个都故态复萌、一个个高高在上,彼此防备、隔绝,固步自封,也难怪这么多人才学惊艳的人物聚到一起,两年时间都没能将中级神机战机的雏形构造研究出来。

即便他们每个人,一辈子能炼制几件传世的玄级甚至地级法宝,但对陈海想要造的傀儡战甲、神机战车、神机弩,对陈海想要看到的机关傀儡术真正繁荣于平民世界,对陈海将来借助底层力量就能充当起抵御罗刹魔入侵主力的计划,能有什么帮助?

陈海这些年一直想要做的或者说在做的,就是要打通宗门宗阀与底层世界的巨大隔阂,却没有想到在聚泉岭这块他亲手打造的试验田里,他的这些想法也根本无法彻底推行下去。

只不过匠师会背后代表着九大世阀的利益,已经不是他想推翻就推翻的了。

“孙长老那里,还要派人去知会一声吗?”意识到陈海心情不畅,周景元小心翼翼的问道。

“见他妈个大头鬼!不见了,一个都不见!”陈海袍袖一挥,怒气冲冲的将桌上的那一大叠拜贴,统统都扫到地上。

“或许对外就说你夜有感悟,这时候已经闭关潜修了?”苏原不明白陈海心情怎么就突然恶劣到这一地步,但这时候他犹不希望陈海一时性起,将诸家在沥泉的代表都得罪干净了,想着找个说辞,将诸多见面推掉才合适。

陈海一手促成匠师会,昭阳亭侯府在匠师会、在沥泉城拥有不轻的话语权,但此时已远不足跟诸家撕破脸。

要知道孙泉宗这些人物,自身不凡是一方面,个个身后还代表着实力远强过昭阳亭侯府的庞然大物。

“对外就说我懒得见他们。你们不要替我掩饰,不要觉得我这么做会将所有人都得罪干净了。你们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了,也应该不会介意我多干几件得罪人的事情了。”陈海甩袖负在身后,脸sè冷俊的说道。

周景元、吴蒙、赵山、沈坤等人都是苦笑,即便一时不知道陈海的心思,也不会劝他们;苏原这些年都在陈烈身边伺侯,即便三年前就调到聚泉岭,但跟陈海相处的时间毕竟不长,还有些不适应他的性子。

“少侯爷是对各家派驻过来的大匠师都不满意?”苏原还是想劝陈海莫要意气用事,说道,“只是诸家共执聚泉岭的大势已成,诸家会派谁进驻匠师会,已经不受我们的钳制了。”

“不错,九大世阀会派谁入匠师会,我们是不能插手了,那我就在这里干些九大世阀也不能插手的事情,”

陈海指着石溪梅林前的一片空地,跟周景元、苏原说道:

“我于机关傀儡术有太多疑点想不透,你们帮我在这里造几间竹舍,邀天下匠师共修习之。唯一的条件,就是那些不能超脱宗门、宗阀的门户限制、不能将以往所修习机关傀儡术拿出来分享的匠师,切莫要登上中峰;即便是这些宗门、宗阀出身的匠师一定要登上中峰,也要先立下大誓,不得将中峰梅林所修习之学带回宗阀,使之成为宗阀束在高阁的无用之物……”

苏原、周景元、吴蒙、沈坤等人,此时是面面相觑。

所有宗阀、宗门出身的匠师,都会受门户限制,不可能随意对外泄露宗门所学。既便是陈海从太微宗所修习的种种玄功绝学,都不可能私传他人。也因此不管陈海这一次想搞什么,实际上他是要将包括九大世阀在内,几乎所有宗阀出身的匠师都排斥在外了。

而寒门出身的匠师、炼器师,也与宗阀有着太多的牵连,所修炼器之学、机关傀儡术也多来自宗门。

即便有些宗门、宗阀出身的匠师,还想登上中峰,一旦立下不得将所修之学带回宗门的大誓,实际上相当于脱离原先的宗门、宗阀。

陈海加这样的限制,最终能登上中峰的匠师将寥寥无几,同时还会让昭阳亭侯府在沥泉与九大世阀对立起来,也意识着昭阳亭侯府在沥泉会彻底孤立起来。

门户限制,哪里是那么容易打破的?

不管怎么说,陈海此时的决定,怎么看都不能算是明智的。

“……”苏原想劝陈海行事不要如此的激烈,要留些余地,但看陈海脸颊冷峻如削,仿佛高崖峻立,有一种不容他人质疑的坚毅气度,他心里也是微微一叹……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一十五章 变化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