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一十六章 修习会

第三百一十六章 修习会

百狮岭道院的祖师殿内,气氛压抑。

“此子初回聚泉岭,不见就不见罢了,但此刻散发这样的消息,是什么意思?”孙泉宗身穿明黄sè道袍,高坐中央的玉案之后,目光炯炯如藏雷霆,扫过坐在下首的董潘、赵如晦、孙不悔等人,张口问道。

孙泉宗到沥泉,不仅代表太微宗进入沥泉匠师会,也同时兼任百狮岭道院监院长老。由半步道丹境修为的上七峰内门执事长老兼任监院,也足以说明百狮岭道院在太微宗门内的地位是何等的不凡。

而孙泉宗虽然是寒门出身,但他十五年前代表太微宗进燕京参加学宫闱选时,才学惊艳,斩获西北域第三,那时在太微宗、在河西就有大名;之后他并没有留在燕京修行,而是直接返回河西,直接拜入武威神侯董良门下修行,乃是武威神侯董良的六大亲传弟子之一。

孙泉宗时年才三十六岁,已经是半步道丹的修行,虽然他还没有直接进入河西都护将军府执掌军政,但近年来却在上七峰内门执掌权柄,此时又代表太微宗及董氏到沥泉主持事务,迟早都是权倾一方的人物。

这原本是陈海也能选择走的一条道路。

董潘虽然也是董氏子弟,但自以为在河西的地位,还是远远不如孙泉宗的。

董寿率河西勤王军四万精锐在河阳作战,虽说诸路勤王军的后勤补给都由太尉府统一负责,但河西这边也不敢马虎,派董潘专门负责协调此事。

董潘大多数时间也在河阳军中,这两天才回梅坞堡,知道陈海回秦潼山,特意赶过来相见,没想到他刚到沥泉,就听说陈海要在聚泉岭搞什么匠师修习会,却将宗阀、宗门弟子排斥在外。

当然,陈海的条件说得也没有那么死,宗阀子弟还是可以登聚泉岭中峰参加匠师修习会,但在登中峰之前要立下誓,不得将中峰修习所得带回宗门。

且不管最后能几名匠师会登上中峰,但陈海这是明摆着要与所有宗门世阀对立起来啊。

“陈海要自立门户?”

坐在下首的解泉廷说道。

在陈海将聚泉岭交给诸家共执后,河西虽然极为恼恨、无奈,但也不会让这边的形势继续失控制下去。

而赵如晦、孙不悔、厉向海等人,与昭阳亭侯府走得太近了,也被视为聚泉岭形势会失控的一个重要因素,因此孙泉宗才会过来主持诸多事务。

孙泉宗需要有熟悉昭阳亭侯府人马的助手,于是邀陈氏阀主陈知义的女婿解泉廷一起到沥泉来。

不仅解泉廷随孙泉宗过来了,陈知义之女陈珏、其子解文蟾,以及解氏年轻一代里与陈立接触最深的解文琢,也都到百狮岭道院修行。

这使得赵如晦、孙不悔二人虽然没有离开百狮岭道院,但已经被边缘化了。

解泉廷这话虽然是以疑问的口吻说话,但落入众人的耳朵里却如惊雷。说实话,这两年来,董潘等人心里隐隐有一种担忧,就怕是昭阳亭侯府会脱离河西、自立门户,毕竟陈海太多出格而大胆到极点的言行,已经看不到忠于太微宗、忠于河西的迹象,但有时候他们又觉得这种担忧很可笑。

不要说陈烈还没有修成道丹,即便是踏入道丹后想要脱离河西自立门户,陈氏老祖陈隽第一个就绕不了他;再者说了,陈烈这几年在秦穆侯董寿身边担任副帅,并无执掌兵权的机会,也没有要自立门户的迹象。

要没有陈烈的支持,陈海想要自立门户,无疑就是一个笑话。

然而陈海此时刚回聚泉岭,就要搞什么修习会,还将诸阀子弟都排斥在外,怎么看都像是自立门户的前奏。

“陈海两年前促成匠师会,一个目的是希望诸家能同心协力,共造神机战械。此时神机战车、神机弩等基于机关傀儡术的战械刚刚在诸家推行下去,各家就开始各搞各的,稍有心得也都藏着掖着,不能坦诚相待,令匠师会的存在意义,只在制衡共持沥泉,而不能推动机关傀儡术的发展,这或许是陈海想诸家能摒弃门户之见另立修行会的缘故……”孙不悔虽然没有背着孙泉宗去见陈海,但这些年相处,也多少能知道陈海的心胸,他不希望孙泉宗、解泉廷等人无谓的猜疑下去,加深双方的割裂,便站出来劝解道。

“河西三千里纵横,才智之人,如过江之鲫,难不成还凑不到足够多帮他造神机战械的匠师吗?”孙泉宗冷冷一哼,不悦孙不悔这时还帮陈海说话。

孙不悔微微一叹,葛师说过陈海的胸怀很大,河西未必能包容下陈海的胸怀,而孙泉宗斥责陈海不以河西的利益为念,他也实在难以驭斥什么。

双方的矛盾点很明确。

即便是太微宗也不会再忽视陈海的存在,但正是如此,陈海要发展机关傀儡术也好,也推广兵术绝学也好,他要是能在太微宗门内,独立发展一脉,河西诸多有识之士,包括世子董畴在内,都会大力支持他,不会因为他资历浅,就拖他的后腿。

然而,陈海想在太微宗门之外,发展推广机关傀儡术及兵术之学,而且这些绝学一旦流传出去,极可能反过来威胁到太微宗及河西,这显然就不再世子及孙泉宗这些人所愿接受的。

然而不是孙泉宗等人不愿意接受,陈海就会不干。

事实上,陈海这些年不仅干了,而且是大干特干。

练兵实录一二卷都流传出去了;聚泉湖底的宝矿能年出三千万斤淬金铁料,但河西直接获得的量仅有三十分之一;而神机战车、神机弩堪比乾坤重器的战械,也统统都流传出去了。

从聚泉岭流传出去的东西,每一件越是珍贵,则越让河西众人不爽、恼恨,等若是眼睁睁的看着本该归河西独占的瑰宝,让陈海这个败家子白白的送了出去。

不仅仅聚泉岭这边,陈海在平卢大绿洲搞得很多小动作,实际上也是限制河西的利益最大化。

现在陈海刚回聚泉岭,连这边见都不见,就要搞什么修习会,孙泉宗心想他要再不采取措施、加以限制,形势将彻底脱离他们的控制。

“我去跟陈海见一面。”赵如晦说道。

虽然孙泉宗此时也不会信任他,但赵如晦并不想看到双方真正撕破脸。

孙泉宗看向董潘,董潘点点头。

当初秦穆侯董寿都没能让陈海低头,董潘并不想直接将事情搞砸了,让赵如晦过去找陈海谈一谈,或许双方真存在什么误会也说不定。

************************

陈海受赵如晦照顾极多,而且在周钧拜入舅父陈烈门下,一直都在赵如晦座前修行,陈海也是视赵如晦如师,亲自走出梅林迎接他登上中峰。

“神侯虽然一直都高深莫测,但世子一直都想用你,只是你诸多言行,我也无法琢磨,宗门内很多人更是难以容忍下去,”赵如晦走入梅林,也是开门见山的跟陈海说道,“你到底是出于什么缘故,要在这里搞修习会?”

“我心中所愿,是希望胸中所学能传诸于世,权阀子弟能习之,寒门子弟亦能习之,而不是被宗阀束之高阁。”陈海望着山峦间的云海雾天,淡然说道。

“你有此胸怀,当然大好,”赵如晦是寒门出身,这些年在宗门也一直努力扶持寒门子弟,但他的胸怀或者说胆识,也只限于扶持太微宗或河西境内的寒门子弟,这时候却是无法劝陈海什么,直接说道,“只是你的胸怀超过有些人的心理极限,在修习会这事上,你要是不做出退步,有些人怕是会有所动作……你也应该清楚,修习会之事,其他宗阀都不能占到便宜,这次极可能会袖手旁观,不会助你制衡某些人的。”

“多谢赵师,”陈海朝赵如晦揖手施礼道,“不过赵师回去告诉孙泉宗,在他想搞什么事情之前,或许可以给越城郡主去一封信,看郡主会不会支持他。”

“……”赵如晦心里一惊,问道,“董郡主那边能帮着说上话?”

天悬湖底砂矿一事,即便在太微宗、河西都护将军府都是绝密,赵如晦不知道很正常,但孙泉宗真要对陈海采取什么措施,实际上都代表着董氏、武威神侯董良的意志,而陈海话里的意思,暗示董氏真要对他采取什么措施,董宁就将会选择与董氏决裂!

这怎么可能?

赵如晦也是彻底搞糊涂了,他满心担忧的说道:“你要是决意如此,那我也就这话捎回给孙泉宗了——孙泉宗必会将这话转告给世子或神侯他老人家的……”

陈海叹了一口气,他要是退一步,孙泉宗等人就会步步进逼,而在诸家的制肘下,他在聚泉岭将一事无成。他必须强势的将孙泉宗等人的异动压制住,趁其他八家犹豫不决之际,将有些事办成了。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一十六章 修习会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