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31 单挑,生死一线

331 单挑,生死一线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看这个浑身充满气势的男人,就知道他的实力绝对不凡,从四周这些汉子眼中出现的敬畏,也能看出几分端倪。这个西装男是刚刚才出现的,之前并没有见过他,犹如从天而降一般,直直朝我冲了过来。

我也不敢怠慢,立刻抖擞精神,准备迎战。其实四周这些人如果和冲过来的西装男一起上,我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但他们好像很信赖这个西装男的实力,觉得没有必要插手,所以纷纷都散开了,让我可以全神贯注地迎战这个西装男。

同时,我也用眼神暗示冯千月他们退后,让他们千万不要插手,避免引起对方的群起而攻之,让我先把这个实力强劲的西装男解决再说。

西装男不光气势很猛,而且速度很快,宛若一头灵活的黑豹,瞬间就冲到了我的身前,举起手中的钢刀就朝我劈过来。那柄钢刀在他手中似乎有着雷霆万钧的力道,划破空气时还发出“嗡嗡嗡”的声音,实力果然远胜四周的这些汉子。

我更加不敢怠慢,举起手中的甩棍就挡,就听“铛”的一声,两支兵器撞在一起,不光发出震耳欲聋的交击声,还有火花跟着隐隐闪现。这一撞,完全拼的是两个人的力气,作为双方战力最杰出的代表,我们的一举一动当然备受所有人的关注,无论是对方那群彪悍的汉子,还是我们这边的冯千月、郝莹莹等人,都是目光灼灼地盯着我们。

两支兵器相撞的瞬间,我就觉得一股巨力迎面而来,不光震得我胳膊发麻,连我的身体都忍不住往后退去。噔噔噔噔……我连续退了四五步,方才勉强站住脚步,而西装男却一点事都没有,反而一脸yīn沉沉的笑容,显然完全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这样的情况,现场谁都看得出来,我的实力不如这个西装男。这也是我到省城以来,第一次碰到可以在实力上压制我的对手,之前无论是杨子威,还是马向东,或是后来的老墨、周星、李卫等人,我都是一路碾压过来的,包括我的顶头上司金毛,我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但是现在,仅仅这一下交手,便知道这西装男的实力是胜过我的,也让我心中忍不住暗暗吃惊,这帮家伙到底是哪里出来的高手?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我的实力就天下无敌,别人就不该胜过我了,实际上无论是李爱国还是陈队长,亦或是后来的王大头和老歪,他们在训练我的时候,就不止一次地对我说过,这世界上能人辈出、高手如云,胜过我的大把大把存在,我也早就做好心理准备,可我没想到来得会是这样的快。

因为现阶段里,我只是在金毛手下做事的一个小头目而已,按照常理推断,并不至于太早碰上什么高手,起码还是能无敌一段时间的。但是这帮汉子和西装男的出现,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料,也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他们有这么强的本事,又何必来砸我的场子?

西装男这一击,便把我逼得倒退数步,对方那群之前在我手上吃了亏的汉子,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他们一个个都很兴奋,口中高呼着:“干死他,干死他!”

而我们这边则是一脸的担忧,冯千月他们立刻围了上来,询问我怎么样了。我冲他们摇摇头,说我没事,接着又说:“我来挡住他们,你们赶紧离开这里!”

冯千月却坚决地说不:“开什么玩笑,我们当然要和你共同进退!”

蚊子也说:“是啊峰哥,我们都是你的兄弟,我们是不会先离开的!”从蚊子的这一句话,也能看出他这个人言出必行,之前说了会死心塌地的效忠于我,果然就是这么干的,真是条铁骨铮铮的汉子。

冯千月就更不用说了,这一直都是个脾气很倔的姑娘,出身豪门的她自幼生活优越,也造就了她心高气傲的性格,怎么会把这群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家伙放在眼里?

所以,他们一干人紧紧围绕在我的身边,个个面露坚定,死死地盯着对方的一群人。

而对面,依旧沉浸在一片兴奋的欢呼声中,他们不停地大喊着,希望西装男赶紧把我干掉。而西装男,一击将我逼退之后,并没有急于继续出手,而是语气轻飘飘地看着我说:“小伙子,你的实力很不错,不过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乖乖跪下给我认个错吧,或许我心情好会放你一马!”

在道上混的这一帮人,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喜欢让人下跪,或许这样才有征服的快感?包括我舅舅也是这样,动不动就让人跪下。当然对我来说,跪下是不可能的,对方就是杀了我,也休想让我屈膝,我眯着眼睛看向对方,盯着西装男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西装男轻轻笑了一下:“你不用管我们是什么人,我只是想告诉你,从今天开始,这些地盘就是我们的了!”

我的心中一凛,心想这和刘鑫跟我说的不一样啊,刘鑫说不管今晚发生什么事情,保证到了明天,我的地盘和势力一点都不会少。结果这个西装男又说地盘是他们的,怎么回事,难道刘鑫情报有误,这帮人不光是来闹事,更是来抢地盘的?

金毛,被人给盯上了?

虽然我还搞不清楚状况,但是放弃放弃地盘,那真是门都没有。我来到省城快两个月了,好不容易才有今天这个成就,甚至忍辱负重地和冯千月合作做事——说忍辱负重有点夸张,毕竟冯千月对我非常不错,但我如果有其他选择,是肯定不会和她在一起的。

总之,好不容易在省城有了自己的地盘,有了自己的容身之所,我还指望依靠这点地盘开枝散叶,有朝一日可以对付李皇帝,救出我舅舅,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所以,我毫不犹豫,气势万千地说道:“想抢我的地盘,那就从我身上跨过去吧!”

我这句话,无疑激怒了西装男,西装男面sè一沉,面上充满震怒,口中喝道:“找死!”然后再次拎起钢刀,如同猛虎下山一般,脚下生风地朝我冲了过来。

站在我身边的冯千月、蚊子等人,见状立刻摩拳擦掌,准备和我一起抗击西装男。但我看到对面的人也没上,就西装男一个人冲了过来,所以再次喝止了他们,准备继续独自迎战西装男。

因为我知道,如果单挑的话,我还能拼一拼,但如果是群战,我们这边是一点胜算都没有。不等西装男冲过来,我便开口说道:“咱俩单挑,如果你赢过我,我把地盘拱手送上;如果你输给我,就带着你的人离开!怎么样,敢不敢赌?”

西装男刚才一击之下,就把我逼得连连倒退数步,足以说明他的实力远胜于我,所以他也是相当有自信的,一边冲过来一边狰狞地笑道:“可以,拿出你所有的本事来吧!”

得到西装男的承诺,我的精神不禁为之一震,也有了足够的动力去和对方激斗。我手持甩棍,迎面冲着西装男的钢刀而上,但是就在我们二人快要撞到一起的时候,我的身子突然一闪,没有和他正面相击,而是绕到了他的一侧,手中甩棍扫向他的腰间。

因为我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如对方,力气也没有他大,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我还和他正面交锋,那我就是脑子进水了。所以,我必须剑走偏锋,利用自己在水库边上走桩练出来的飘逸步法,去和对方缠斗。

比脚下的速度,我是胜过西装男的,所以我很轻易地在他身侧游走,并且不断攻击。不过西装男的反应也很快,立刻就把钢刀转了过来,挡住了我的甩棍。

虽然一击不成,但西装男因为调转钢刀方向,导致力度不够,所以不能对我造成压倒性的攻击。这也更让我坚定了自己绝不正面交锋,而是利用步法去和对方缠斗的决策,我一次次避过西装男的正面攻击,绕到西装男的左侧或是右侧进攻,虽然西装男每次都能及时应对,但我也看到他慢慢开始焦虑和愤怒起来的神sè,攻击我的速度和章法都有点紊乱了。

看他这样,我更坚定了自己的决策,一次次游走在他的身边,并且伺机而动。在我脚下,仿佛又回到了我们镇上的水库边上,那些木桩虽然一个个隐藏在水面之下,可我总是能准确无误地踩在上面,然后疾步如飞地冲出几十米去。

长久以来,我训练的下盘步法和反应速度,在这一刻完全派上了用场,西装男的刀根本休想伤到我的半分。我的步子越来越快,攻击的次数和频率也越来越多,而处于焦虑和愤怒中的西装男,身法和招式则越来越乱,甚至都有点跟不上我的节奏了。

现场众人,虽然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但是也能看出这其中的变化,知道一开始占尽优势的西装男,现在正慢慢处于下风,而我则慢慢占了优势。对面那群汉子也不欢呼和大叫了,个个屏着呼吸观看我们的决斗,我们这边的人则渐渐神sè兴奋起来,冯千月甚至高呼:“王峰,加油!”

我的优势越大,西装男就愈发焦虑,而我终于抓住他其中一个破绽,用甩棍在他腰间狠狠抽了一下。我的甩棍够细,着力点也够小,所以甚至能当刀一样用,猛地就给西装男划拉出一道伤口来,鲜血瞬间浸染出来。

这一道伤口其实不深,流的血也不多,却有着重要的意义,瞬间击溃了西装男的信心,也让我因此而士气大盛。犹如一道坚固的大坝有了缺口,我的脚步更快,出手的次数也更加频繁起来,愈发焦虑的西装男则露出了更多破绽,被我抓住机会用甩棍一下又一下地抽在身上,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给他造成了三四道伤口。

“啊……”

西装男突然咆哮起来,整个人处在一种极度疯狂的状态,更加狂躁地攻击着我;而我始终不疾不徐、心静如水,仿佛身处老家的水库之上,脚下踩着根根木桩,身子也愈发飘逸起来。

谁都看得出来,我们两人的战斗正处在关键时刻,所以现场一片肃静,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俩。终于,西装男再次露出破绽,而我也敏感地抓到这个机会,手中的甩棍往西装男的胸口一戳,西装男的身子便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出去,重重跌落在地。

“好!”

“峰哥威武!”

“峰哥实在太厉害了!”

我们这边立刻爆发出一阵兴奋的欢呼声,每一个人的脸上都绽放着笑颜,冯千月更是直接奔到我的身前,夸我真是帅到要爆炸了。冯千月看向我的眼神之中,透露着浓浓的崇拜和佩服,要不是郝莹莹还在身边,我都怀疑她要给我一个拥抱了。

而我只是微微冲她点了点头,接着又用眼神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才回过头去看向躺在地上的西装男。

西装男那边的人,当然没有了一开始的嚣张和跋扈,他们一窝蜂地冲到西装男那边,询问着他有没有事,然后将他扶了起来。西装男慢慢站在,一双眼睛恨恨地看着我,其中弥漫着无穷无尽的杀气和恨意。

而我看着他,不动声sè地说道:“你输了,按照咱们一开始讲好的条件,你要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

我们这边的人也跟着叫了起来,纷纷叫嚣着让对方离开。虽然我心里明白,这么长的时间,我们这边一点援手都没有,说明其他场子已经全部沦陷,但是能保住一个是一个吧,留得青山在,总不愁没柴烧。

结果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西装男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出尔反尔,直接大吼了一句:“离开你妈个腿,兄弟们都给我上,干死他们!”

虽然我知道我们这种人经常说话不算话,互相使yīn招、拆台子是家常便饭,但是这种当着众人的面就言而无信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这和前段时间我没放老墨不一样,当时毕竟没有外人在场,我也不怕丢那个脸,所以yīn也就yīn了。而西装男,脸皮厚的程度远远超出我的想像,在场的有这么多人,他也开得了口?

我之所以在决斗之前和他立下那样的赌约,就是想着他在这么多人面前不至于出尔反尔,结果我还是低估了此人的无耻程度!

总之,在西装男的呼喝之下,他们的人顿时一窝蜂地冲了上来。而我们这边也没有时间考虑,更没有时间去计较对方不讲诚信,只能硬着头皮去和对方应战。

我手持甩棍,冯千月手持皮鞭,以及各自拿着家伙的蚊子等人,瞬间就和对方交手到了一起。西装男虽然被我削了几下,但是仍然可以战斗,仍然是对方战力最高的人。

在西装男的带领之下,至少有四五个人围攻着我,我对付西装男一个人已经很不容易,在这么多人的群攻之下当然渐渐落在下风。一开始,我还能借助自己飘逸的步法游走在众人四周,躲避他们铺天盖地式的攻击,但是一来毕竟地方太小,让我难以施展得开,二来冯千月和蚊子他们渐渐败退,这就让我的心里更加混乱了,心思也不在战斗上面。

所以很快,我便被人削了几下,身上多了四五处的伤口,鲜红的液体在我身上渐渐遍布开来。而那些家伙并不放过我,如同一群无孔不入的狼,逮着机会就狠狠咬我一下,渐渐逼得我退无可退,因为伤口和流血的原因,我的眼睛开始模糊不清,步子也越来越沉重了。

“老子让你死!”

站在我面前的西装男抓住机会,突然大喝一声,狠狠一下朝我胸口劈来。这一次,轮到我倒飞出去了,我的身子狠狠撞在吧台下面,浑身上下弥漫着无处不在的疼痛,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似乎快昏过去了。

“王峰!”

某个角落突然传来一声大叫,我挣扎着保持清醒,朝着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只见冯千月正朝我这边疾步奔来。而她身上,俨然也有了几道伤口,那帮家伙可真下得去手啊,竟然连这么漂亮的女孩也不放过。

而蚊子他们,也早就倒在地上了,正接受着那干人的拳打脚踢。我始终想不通,这帮家伙到底什么来头?就算省城的地下世界十分混乱,互相侵占抢夺地盘也是常有的事,可总该有个名号吧?

看着冯千月朝我跑过来,连站都站不起来的我,只能冲她摇着头,让她别再白费功夫。而她却不听我话,仍旧固执地朝我跑过来,还没跑上两步,她的身后突然有人给了她一下,她的身子猛地就站住了,然后眼神开始涣散,人也绝望无助地倒了下来……

“冯千月!”

看到她倒下来,不知为何,我的心里如同被一把大锤狠狠撞击,震得我浑身上下都疼痛不已。我依旧恨着冯千月,恨她在她家里给予我的耻辱,恨她冯家不把我当人看,恨她一家上下将我当猴一样耍,我一直憋着股劲儿想要报复,想要有朝一日风风光光地站在她家门前,好好奚落一下她冯家的人。

她家倒霉,我会特别高兴;冯千月受辱,我会特别兴奋。

可是现在,我却只觉得难过、无助、自责和绝望,或许是因为她是我未婚妻,要打要骂也是我来,凭什么别人动手?或许是因为我们合作的这段时间,虽然我一再告诫自己要铭记耻辱,千万不要对她产生其他感情,可还是不可抑止地滋生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或许是因为我是这的老大,却不能保护自己这边的人,让我心中觉得特别自责和难过?

总之,我在大叫过一声之后,快要昏厥过去的意识都清醒过来,我费尽所有的力气,摇摇晃晃地朝她爬了过去,嘴里还有气无力地叫着:“冯千月,冯千月!”

冯千月倒在地上,虽然挨了重重一击,但是并没有昏过去,只是一张脸变得极其惨白。她也伸着手,拼命想往我这边爬,同样叫着我的名字:“王峰,王峰!”

我一边爬,一边吃力地说:“没事,有我在……”

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只大脚突然狠狠踩在我的手上,踩得我指骨几乎碎裂,钻心的疼痛瞬间蔓延整个身体。我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生死瞬间的人了,可这一刹那,还是痛到忍不住惨叫起来。

“峰哥!”蚊子他们叫了起来。

“王峰……”冯千月也叫了起来,眼泪流满了她整张脸。

“小子,早日今日,何必当初?”一个yīn沉沉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

我咬紧牙齿,吃力地抬起头来,看到西装男正一脸yīn笑地看着我。看到他,我的心中顿时充斥着无穷的愤恨和怒火,我的眼睛更是红通通的,似乎有火要烧出来,我咬牙切齿地说:“你今天最好杀了我,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我略带嘶哑和恐怖的声音响彻在不大的大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我这张狰狞的脸上。西装男点着头,似乎很认同我的说法:“对,你这小子太可怕了,我今天必须要杀了你,永绝后患。”

西装男一边说,一边举起手里的钢刀,对准了我的脖子,然后狠狠削了下来。

看到这道恐怖而要命的刀光,我想挣扎,但是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一时间里,无奈、绝望、愤恨……各种情绪涌上我的心头。我是怎么都没想到,我这才刚刚在省城起步,一切都顺风顺水的时候,竟然就遭致如此灭顶之灾。直到现在,我仍想不通,这帮人到底什么来头,为何会用如此凶狠的手段和凌厉的身手?

这帮人这么强大,为什么会看中我们这小小的地盘,又为什么会偏偏欺负到我的头上来?

我怒,我恨,可是又无可奈何……

或许就是时运不济,或许就是老天亡我,才在我刚刚起步的时候,就将我扼杀在摇篮里面!看着逐渐下落的钢刀,我的心中已经犹如一团死灰,再多的不甘和愤怒,也只能化为乌有和灰烬。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虚弱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住手!”

这个声音虽然不大,可意外的是竟然有着一种说不清的威慑力,似乎是久居高位的人才能发出来的,致使西装男都不得不停了手,疑惑地朝着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

我也艰难地抬起头来,才发现是冯千月。

冯千月受了重伤,一张脸惨白如纸,上面还有淡淡的泪痕。但是现在,她的眼神又坚毅无比,恶狠狠地瞪着西装男,仿佛又成了那个目空一切的霸道女王。

而西装男,在看清楚是她以后,直接笑了出来:“原来是你,你想干什么,难道想为你的情郎求情?我告诉你,这没用的,你说什么都没有用,哪怕就是你要献身,都没有用。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在我的手里,我想什么时候上你都行。”

面对西装男的调戏和轻薄,冯千月却无动于衷,她只是直勾勾地盯着西装男,又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轻轻地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谁?”西装男一脸疑惑。

冯千月依旧直勾勾地盯着西装男,口中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地说道:“我是冯家的大小姐,冯千月!”

看网友对 331 单挑,生死一线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