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宗族

第三百一十七章 宗族

赵如晦即便想缓和双方紧张的关系,但回到百狮岭后有些话也不能瞒着不提。

百狮岭祖师殿内,董潘、解泉廷、陈珏等人听到赵如晦一番复述,皆是目瞪口呆。解泉廷手按玉案,脸黑下来,叹道:“天下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难不成这无耻之徒就忘了,当初便是他在梅坞堡拒婚,令董氏脸面无光,董宁也是受这么大的羞辱之后,才不得不西嫁羌胡以避闲言碎语的?他得无耻到何等程度,才会认为董宁会为他背叛宗族、与宗门决裂?”

说到这里,解泉廷忍不住嘲讽起妻子陈珏来:“这也是你们陈家的子弟!”

陈珏乃陈氏阀主陈知义之女,论辈份,与陈海的母亲是隔了两代的堂姊妹;而陈海又在玉龙山正式列入陈氏族谱,说他是陈氏子弟,当真是一点都没有错。

陈珏与陈烈一样,都是陈氏自老祖陈隽之后最杰出的子弟之一,此时修为甚至比其夫婿解泉廷还要高出一个小境界,只是她这几年闭关潜修,都没有机会见过陈族新近崛起的这么个刺头人物。

不提陈氏嫡支与昭阳亭侯府陈烈这一支的微妙关系,就凭着独子解文蟾在陈海手里吃过的亏,陈珏、解泉廷夫妇也不可能对陈海心存什么好感。

而孙泉宗邀陈珏、解泉廷一起进入秦潼山,就是想着他们了解昭阳亭侯府及陈海的情况,能助他掌握沥泉的局面。

“陈海西入金州大漠,是否还有其他隐情?”董潘虽然气恼陈海的狂妄及不受控制,但与陈海接触甚久,也深知陈海要仅仅是狂妄之人,也绝不可能顺顺利利的活到今日。

陈海西入金州大漠,借国使姚兴之名行事,不过是掩人耳目之计,太微宗门之内,自然清楚姚兴便是陈海,陈海便是姚兴,然而陈海假借国使之名在金州大漠种种作为,经河西传回燕州腹地,是打过折扣的。

西羌国内乱,西峡走廊两侧的消息传递,主要还是受太微宗及董氏控制,更准确的说,除了董氏的信使外,其他商旅在很长时间内,都能无法通过董浦控制之下的铁流岭。

拒婚一事曾给董氏带去过极深的羞辱,太微宗及董氏也想突出臬身在精绝都护府及叶氏复国等事中发挥的巨大作用,对内对外都不能可能大肆宣扬陈海。

何况在玉赤城大捷之后,陈海在平卢的诸多作为,甚至擅自与妖神殿交易,并不能令太微宗及董氏满意。

不要说别人了,即便是董潘、解泉廷、陈珏等人,甚至都不清楚陈海在精绝都护府及叶氏复国诸事里发挥的所有作用。

董潘是警慎的认为可能存在什么隐情,但解泉廷、陈珏看来,即便是有什么隐情,也不至于会让董宁背叛宗门、与董族决裂。

既然陈海都将话说到这一步,解泉廷、陈珏都觉得他们没有必要再继续隐忍下去了,看向孙泉宗,想看孙泉宗有什么决定,他们定能够大义灭亲,省得这狂妄子将整个陈族都拖入深渊。

孙泉宗眉头微蹙,手掌轻抚玉案,但就见他手掌边缘凝聚的煞芒仿佛无坚不摧的利刃,将坚硬无比的青玉案面,一层层的抹平,实难想象他听到赵如晦所转述的这些话之后,内心是何等的愤怒。

董潘、解泉廷、陈珏三人面面相觑,陈海所言是狂妄得很,但他们只要办法给予教训,孙泉宗应没有必要气恼成这样!

董潘、解泉廷、陈珏等人还不知道鹿城此时每月会有十五万斤八级淬金铁料输入河西这样的机密,但孙泉宗知道,而他也清楚的知道陈海是拿这事相要挟。

每月十五万斤八级淬金铁料,要折算成普通的九级淬金铁料,差不多能抵得上四十万多斤,相当于河西能从聚泉岭直接获得淬金铁的四倍还多,这也是为何河西都护将军府会派祖师堂首座葛玄乔亲自在鹿城坐镇的关键原因。

可以说,河西此时能容忍一切意外,但不会容鹿城的淬金铁料供应出现意外。

难道葛玄乔、董宁、冉虎等人坐镇鹿城,都不能控制鹿城的形势,难道陈海都回到秦潼山,还能控制二三万里外的一切?

孙泉宗也不信董宁会为陈海这狂妄之徒背叛宗族、决裂董族,但又担心陈海在鹿城有什么秘密部署是不受控的。

“孙师叔,怎么了?”解泉廷虽说年纪要比孙泉宗大一截,论辈份却差孙泉宗一截。

“文琢,你们暂且出去。”孙泉宗深吸一口气,让解文琢等在大殿里旁听的弟子们先出去,仅留下解泉廷、陈珏、董潘、赵如晦、孙不悔五人在大殿里。

解、陈、董、赵、孙五人都有资格知道一些机密,只是他们这段时间不在河西,诸多机密事,仅通报到孙泉宗这边,孙泉宗没有跟他们细说,他们自然无从知晓。

“董宁断无背弃宗门之虞,但鹿城实在太重要了,此子狂妄之极,却也有可能在鹿城部下什么后手,不能不防……”孙泉宗蹙着眉说道。

解泉廷、陈珏等人面面相觑。

解泉廷恍然说道:“此厮西进,原先是奔鹿开峡,就便说得通了。”

所有人都不相信陈海假借国使姚兴的身份进入大漠是为了董宁,但此前一直都想明白到底是为什么,这会儿却是找到合理解释了。

“泉廷是说陈海早就知道鹿河藏有淬金砂矿,之后才是借董宁西嫁搅乱形势,趁机控制鹿城?”孙泉宗问道。

“事情发展未必都是陈海这厮所能预料的,但他西入大漠,必是奔鹿河而去,”解泉廷说道,“而他手里多半是有一张秘图……”

陈海的人生轨迹并不复杂,自幼在姚氏的严密保护下修行,会冲撞太孙妃获罪,废掉修为放逐于河西,投奔陈烈,入铁流岭道院修行,恢复修为后成为太微宗上七峰内门弟子,参加玉龙山之战,西入燕京参加学宫闱选而声名鹊起。

在董宁西嫁之前,陈海从来都没有踏足大漠,自然不可能事先知道鹿河附近藏有淬金砂矿。

这意味着陈海手里有一张标有淬金砂矿分布的秘图,也意味着聚泉湖底的淬金砂矿,也非陈海意外发现,也意味着陈海极可能知道更多的淬金砂矿分布地点。

想到这些,解泉廷他们面面相觑,这时候才觉得真正棘手起来。

陈海掌握着太多令燕州顶尖宗门世阀都要为之疯狂的惊天秘密,他们要怎么对陈海下手?要是将陈海逼急了,后果谁来承担?

也难怪孙泉宗听赵如晦转述陈海的狂妄之言,会气成这样。

眼下要怎么办,难道就为赵如晦转述的一句话,大家就束手无策,坐在这里看着陈海在聚泉岭中峰搞什么修习会?

“赵如晦,你随我回一趟太微山。”孙泉宗对赵如晦说道。

解泉廷、陈珏、孙不悔心里都知道,要如何处置陈海,即便是孙泉宗都不能擅自决定了,但孙不悔心里也是担忧,不管孙泉宗拉赵如晦回太微山是见世子,还是神侯他老人家,一旦事情有了定论,就再无转寰的余地了。

*************************

为节约时间,赵如晦随孙泉宗是乘鹤而行,直接飞过秦潼山西麓的绵延绝岭,借道天水郡中部,直接飞入太微山脉东南麓的太微城里。

赶到太微城,才知道世子董畴并没有留在城里主持都护将军府事务,前两天赶去了太微宗在太微山脉深处的山门所在栖云岭。

赵如晦又随孙泉宗赶往栖云岭,在镇妖殿内受到世子董畴的召见。

赵如晦心知孙泉宗一定要将他拉上,是迫使他原原本本向世子细述陈海的一言一行,以示孙泉宗他没有从中刁难陈海的意思。

西征羌胡遇挫之后,武威神侯本人更多时间也是隐逸山林,都护将军府主要是世子董畴在主持,这也使得董畴在河西、在太微宗的威势渐隆。

赵如晦站在神sè看似平静的董畴面前,却感受到莫大的压力,将陈海所说的话,又复述了一遍。

“赵执事,你觉得陈海是什么想法?”董畴身材不高,穿着一袭金丝蟒袍,坐在五龙宝椅之上,平静看着赵如晦问道。

赵如晦自然是不希望世子董畴真对陈海有什么针锋相对的措施,但在世子董畴强大的压力下,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陈海虽然出身世阀,但见弃于世阀而托庇河西,见寒门子弟修行艰难,而有怜悯,赵如晦觉得其志乃是打通寒门子弟修行的碍障……”

“你要是如此认为,那真是看轻他了……”董畴盯着赵如晦的眼瞳,淡然说话,他不觉得赵如晦所说是真心话,却也不为赵如晦的隐瞒气恼。

“如晦愚钝。”赵如晦也不敢再替陈海辨解什么,但见世子董畴认定陈海有着更大的野心,心里也是更替陈海担心。

“鹿城会不会真有麻烦?”孙泉宗坐在一旁的长案后,神sè凝重的问道。

陈海话语间暗示董宁会背弃宗族、宗门,并以此相威胁,这才是最不能容忍的。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一十七章 宗族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