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一十八章 转机

第三百一十八章 转机

玉赤城大捷之后,陈海与董宁在鹿城的诸多作为,就不再以河西利益为先,这已经令宗门及董氏很多人不满,但大家也不会相信董宁有朝一日,有可能会跟董族、跟宗门决裂,而且是为一个曾经羞辱过她的男人。

然而,孙泉宗却不得不考虑陈海在鹿城可能会有部署,他们即便真要有什么动作,也应沥泉、鹿城双管齐下、确保万无一失才行。

“陈海会不会已与妖神殿勾结在一起?”陈知义坐在孙泉宗的对面,蹙着眉头问道。

陈知义年逾七旬,也才明窍境后期修为,今生修成道丹的机会渺茫,但他身为陈氏阀主,出任都护将军府长史,一直以来都是世子董畴身边最重要的谋臣之一。

陈知义从来都不会在世子董畴面前流露出对陈海的好感或者恶感,只是客观的分析问题,以供世子董畴参考。

从最恶劣的局面推断,董宁即便真要背叛宗门,与董族决裂,在鹿城有葛玄乔、冉虎等人牵制,仅依仗精绝军是远远不够的,而叶氏也不可能轻易跟精绝都护府捆绑在一起。

陈海必然要有绝大的依仗,才敢说这样的话,而陈海背后可能会有的最大依仗,那只能是妖神殿。

唯有妖神殿悍然出手,才能彻底割断河西对鹿城的控制。

要不然的,仅董宁一人背叛宗门,与董族决裂,也成不了势。

而支持陈知义这一推断最大的证据,就是妖神殿长老苗明成此时就在鹿城坐镇。

要是妖神殿每月仅仅是通过鹿城交易一两乘神机战车或神机弩的核心部件,也没有必要让苗明成这样的人物长期留在鹿城坐镇,这实际上直接压制了河西对鹿城的控制跟影响力。

还有一句话陈知义没有说出来,但相信世子董畴、孙泉宗都能想到,那就是陈海凭什么说服正在休生养息的妖神殿不惜冒着与河西彻底撕破脸开战的凶险,与他们勾结?

鹿城背着太微宗及董族,已经在暗中供应妖神殿淬金铁料!

“这头养不熟的独狼。”孙泉宗恨恨的说道。

即便他们的猜测都是真的,即便他们已经洞悉了陈海所有的布局与yīn谋,却发现极难破解陈海的布局与yīn谋。

他们要是施加太大的压力,一旦导致鹿城全面倒向妖神殿,问题将会变得极其棘手——妖神殿曾有从鹿开峡南部深山觊觎鹿城的动作,事后被陈海与葛玄乔联手吓退,但犹保持着这种可能。

一旦让陈海留在鹿城的嫡系,与妖神殿勾结,完全控制住鹿城,又与平卢大绿洲西部的长乐城一起,迫使叶氏也全面倒向妖神殿,河西要派出多少精锐兵马,才能争得鹿城的控制权?

两座淬金砂矿都不在河西的境界,河西却又离不开这两座淬金砂矿的供应,就才是造成河西当前在这件事上进退两难、以致对陈海彻底失去控制的关键。

“或许该是请陈海回宗门修行了。”陈知义对世子董畴说道。

听陈知义这么说,赵如晦是心里一惊,陈知义是建议世子董畴将陈海囚禁起来。

董畴犹豫不决。

“世子,此事需要果断处置,不然会遗患无穷。”孙泉宗也坚定无比的说道。

见孙泉宗、陈知义都主张如此,赵如晦更惊。

“赵如晦,你如何看待此事?”董畴还是难以决断,看向赵如晦问道。

赵如晦硬着头皮说道:“陈海虽然桀骜不逊,却无损害宗门的行为,望世子三思。”

“你这话是说没有人能让陈海低头吗?”陈知义yīn恻恻的盯着赵如晦,质问道。

赵如晦不知道陈知义为何要置陈海于如此的境地,但看到世子董畴已经被陈知义挑得满脸怒容,心知他人微言轻,再难以改变什么。

世子董畴此前还是颇有维护陈海之意的,但要是世子董畴也认定陈海的存在,将会威胁到董氏及太微宗,谁还能劝他回心转意?

赵如晦心里悲凉无比,情知陈海真要被囚禁起来,河西寒门子弟稍稍有所改观的局面,又将陡然转落谷底。

他此时也是能明白陈知义为何在这关键之时,要捅出这一刀,实际上是在陈海崛起之后,昭阳亭侯府蒸蒸日上,而昭阳亭侯府内又皆是寒门子弟争辉相映,将关系亲近的解文琢、解文蟾甚至就连陈烈的独女陈青等等宗阀子弟,都被衬托得黯然无光。

此外,昭阳亭侯府的崛起,陈氏嫡支完全没有占到半点好处,就凭借这点,陈知义也不想再继续容忍陈海了。

“你且在这里稍等,我让人去取缚神索给你。”世子董畴声音沉凝的对孙泉宗说道,又取出随身的金剑符诏,将诏令封印进去,即将金剑符诏往藏机殿方向掷去。

缚神索等宗门重宝,不会随意赐给哪位弟子祭用,平时都收藏在藏机殿,需要用时,才能从藏机殿借用出来——而藏机殿也是神侯平时潜修之地。

赵如晦看着孙泉宗、陈知义都面露喜sè,他是哀大莫如死的坐在冰凉的大殿里。

然而过了片晌,世子董畴掷出的金剑符诏就飞回到镇妖殿,却不见藏机殿有人将缚神索取了送来。

赵如晦心里奇怪,见世子董畴接过金剑符诏神sè凝重起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时候。

“父亲要我们过去一下。”世子董畴收起金剑,立身而起,即往藏机殿方向飞去。

孙泉宗、陈知义随后飞出镇妖殿,赵如晦也无法确认世子是不是让他也过去,犹豫了片晌,也硬着头皮,御风而起,往藏机殿方向飞去。

********************

藏机殿说是殿阁,但殿阁却深藏山腹之中,从外面看去,只是太微山深处一座锁于云雾之中、灵气浓郁的山谷。

赵如晦虽然拜入宗门有八十余年,却没有机会踏入藏机谷。

两位青衫老者坐在石溪前的山石上对弈。

神侯董良相貌看上去正值壮年,眼瞳里神华熠熠,虽然很平静的坐在那里,也没有绝强的气势透漏出来,但望之却似乎一座深渊浩海、予人一种怎么都看不到头的感觉。

而坐在神侯董良对面的青衫老年,脸颊瘦矍,颔下白须及胸部,乃是陈族老祖陈隽。

陈隽在太微宗,论辈份甚至要算是董良的师叔,与葛玄乔一样,都是道丹境后期修为,是成名两百年前的人物,但看他须发皆白,两百五十余岁的高龄,却丝毫未露老态,可见他的修为,要比葛玄乔还要略深一筹。

陈隽同时还是陈知义的嫡祖,在西征战事过后,在太微山深处已经闭关潜修逾二十年,谁都不知道他竟然出关,还跟神侯董良在一起弈棋为乐。

陈知义都吓了一跳,给神侯见过礼后,又与一干人给祖父见面:“祖父什么时候出关了,知义都还不知道啊。”

“你们闹出这么大动静,我想静心闭关也不成啊。”陈隽微微一笑,言外之意是专门为今天之事才特意走出潜修的洞府。

“你陈家的小娃,闹得太微宗鸡犬不宁啊,你总不能袖手不管,”董良笑道,又转身问嫡长子董畴,“你过来借缚神索,究竟打算怎么处置陈海,说说吧……”

陈知义与孙泉宗面面相觑,这些年来,世子董畴有什么决定,即便也有不妥的地方,神侯也从来都不会直接干扰,这也是维护世子董畴在河西的权威。

神侯此时将他们都召过来,明摆着是对他们处置陈海的做法极为不满啊。

董畴却不需要在自己的父亲面前端什么架子,也不需要去妄自揣测父亲的想法,只是一五一十将陈海不受控制、对太微宗及董氏可能会造成威胁如实说出,最后说道:“用缚神索或许有所不妥,要不请陈师拟一道手谕,请陈海回宗门修行?先磨磨他的性子,日后还是堪得大用的。”

董畴还是坚持他的意见,只是手法可以稍稍缓和一些。

赵如晦还以为事情有所转机,但没想到世子董畴现在的主意却变得坚定无比。

世子董畴治河西,这些年并无不当的地方,神侯或许对如此处置陈海有所疑虑,但也不可能强令世子董畴改变主意。

“……”董良微微叹了一口气,袍袖一甩,就见一乘通体乌黑的神机战车从他尺许宽的袍袖里滚了出来,稳稳的落在面前的石地上。

当然,这并非是聚泉岭此时所批量制造的初级神机战车,在体形上要大出一倍左右,也显得更凝重,稳稳当当的立在那里,像是一座崖山。

看到这一幕,赵如晦都吓了一跳,没想到神侯他老人家潜修此地,竟然不甘寂寞,亲手尝试铸造更强大的神机战车……

“父亲,这是?”董畴困惑不解的问道。

“陈海两年前离开聚泉岭,对中级神机战车的制造,对匠师会提了几个条件,车体扩大一倍、基层将卒要能独立驾驭、车轴以及各个方向的护甲都要全面加强,速度提升三分之一,”董良微微一叹,说道,“或许你们都在想,这还不简单吗?我起初也这么想来着。现在看来,没有这么简单啊……”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一十八章 转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