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二十一章 自立门户

第三百二十一章 自立门户

看到梅林竹溪就没几个成气候的匠师追随陈海,解泉廷、陈珏、董潘也是暗松一口气。陈海的强势,他们也不是第一天领教,要有可能,也不希望与陈海正面为敌,心里更巴望着修习会这事最后能无疾而终。

虽然陈海在梅林里没有布什么阵法禁制,但也是尊重陈海、陈烈此时的身份,解、陈、董、赵等人飞到梅林前就收了御空飞行的法宝灵剑,沿着山溪抬阶而上,先是远远看到陈烈的养子陈彰,蹙眉站在石溪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看他的脸sè,心情绝谈不上愉快。

陈彰这些年在军中为将,即便随陈烈一起从军中退出来,但也习惯铠甲着身,转头看到解泉廷、陈珏、董潘、赵如晦走过来,上前来行礼。

陈烈此时半步道丹修为,地位要高过解泉廷等人,但在宗门却是在平辈,陈彰自然要执晚辈礼;而在宗族,陈珏、解泉廷还要算陈彰的堂姑、堂姑丈。

“陈海与你父亲可在梅林?”解泉廷问道。

“父亲刚入秦潼山,陈海就在秦潼关前相候,两人进入群山之中,说是聚泉岭相会,但已经过去五天了。”陈彰郁闷的说道。

解泉廷、陈珏、董潘面面相觑。

昨夜陈烈的车辇在孙干、周钧、陈彰等人所率扈卫营的簇拥下进入昭阳寨,他们还以为陈烈就在车辇之中,没想到在陈烈进入秦潼山之际,陈海就赶到秦潼关外相迎,两人还一起消失在秦潼山脉的群山绝岭,连着五天都不见音信。

陈海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解泉廷、陈珏、董潘心里藏着极深的担忧,心里都想,要是陈烈决意留在聚泉岭,不再回太微山,他们要怎么办?

换作以往,他们不会有这种担忧,但任何事情有陈海插手进来,后续会怎么发展就是会他们敢随便预测的了。

要不是想劝陈烈留在聚泉岭,陈海有必要赶到秦潼关前迎接陈烈?

心里越想越不安,解泉廷、陈珏、董潘这一刻都恨不得扭头就走,回百狮岭商议对策。

“珏小姐、泉廷兄、董爷、赵长老,你们过来了。”这会儿孙干、苏原从里面走出来,将想扭头就走的陈珏、解泉廷等人喊住。

看到孙干、苏原等人从梅林里走出来,陈彰眼角也微微抽搐了一下。

孙干、苏原一直都是陈烈的左膀右臂,在相继服用九转金液丹后,他们也都开辟识海,踏入明窍境,当之无愧可以说是昭阳亭侯府的中坚人物。

这或许是令陈彰最为不满甚至嫉恨的地方,他踏入辟灵境后期已有几年却苦苦无法再突破一步,而如今他眼睁睁看着周钧、吴蒙、苏原、孙干、葛同、齐寒江,都相继开辟祖窍识海,使得他这个少侯爷,在昭阳亭侯府的地位已经可有可无。

周钧、吴蒙凭借此身的天资与苦修踏入辟灵境,陈彰还不能怨恨什么,但苏原、孙干、葛同以及寇奴出身齐寒江,以及在金州大漠投靠陈海的马贼韩文当,资质都是平平,都是得陈海赏赐九转金液丹,才得以成功突破,这如何能令陈彰心平气和?

虽然他此时已无意再与陈海争嫡子之位,在昭阳亭侯府,他什么时候变得连齐寒江、韩文当这些贱奴都不如了?

越是如此想,嫉恨就像虫子在啃噬着他的心,然而他却没有办法表露不满;即便是局面被陈海搅得一沓糊涂,他都不能公然表示什么不满。

父亲要回太微山“潜修”,扈卫营则会都留在聚泉岭接受陈海的节制,陈彰他不愿意留在聚泉岭,倘若不能也回太微山过上受监视的生活,可以选择去的地方实际上很有限。

周钧这时候也从梅林里的走出来,给赵如晦行礼。

周钧与赵如晦虽然没有师徒名份,他现在也早已拜入陈烈门下,但在他的心目里,赵如晦始终是他的启蒙恩师。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是谁都不想的,只是谁都无法跟上陈海的节奏。

陈海这时候还不可能将他内心深处的真正想法说出来,但他又需要给出一个明确的目标,将昭阳亭侯府的人心聚集起来,不至于让大家在如此复杂的局面下没有明确的目标而变得无所适从。

陈海在聚泉岭设立匠师会,在外界看来是他想到脱离河西自立门户,陈海在昭阳亭侯府内部也就不在掩饰“自立门户”的意愿。

外界或许下意识会觉得陈海有这样的野心太狂妄、太自不量力,但真要静下心来认真去想,昭阳亭侯府的实力即便距离董氏这样的顶级世阀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脱离河西后,也能勉强算得二流宗阀了。

要是陈海能借修习会,聚拢一批匠师势力,实际掌握的力量将更强。

更为关键的,聚泉岭与河西隔着天水郡,即便陈海在聚泉岭自立门户,河西在百狮岭只部署少量的精锐,短时间没有办法强令陈海低头,难不成要打禁忌派出刺客,从肉身上消灭陈海?

如此去想,陈海在聚泉岭脱离河西,自立门户,也无不可。要不是这样,解泉廷、陈珏、董潘他们也不会如此的忧心忡忡。

而在昭阳亭侯府内部,孙干、周钧这几年一直都随陈烈在军中,知道河西的底蕴是何等的强大,与生性谨慎的苏原,都不希望与河西撕破脸,但说到吴蒙、齐寒江、周景元、葛同、沈坤、丁樊、韩文当、韩謇,甚至赵山、钱文义等人,对河西可没有什么感情,只要时机合适,他们都巴不得有自立门户的机会。

周钧的内心很复杂。

一方面周钧不希望陈海这么早就冒险自立门户,一方面又知道陈海特立独行,每有惊人言行,初时或许得不到他人的理解,但最后无不显示出陈海心里早就有深谋远虑。

虽然周钧这几年随陈烈在军中,但他早年一直都与陈海并肩作战,也知道没有陈海绝没有他今日的成长,此时他也有心想留在聚泉岭,辅助陈立自立门户,但看到启蒙恩师赵如晦满面忧容的样子,他又犹豫起来,心想着或许随师尊陈烈回太微山闭关潜修,不管外界的恩仇纠缠才是最好的选择。

********************

陈海与陈烈在秦潼山脉的群山之中,不知何时归来,但解泉廷他们与孙干、苏原都是相识半生的故旧,也不能扭头就走,只能硬着头皮往梅林里走去。

梅林里才是陈海在聚泉岭中峰的住所,就见里面用竹子造出一座三四十米长宽的大殿。解泉廷并不觉得大殿用竹子编造就不牢固了,特别是他足下所踏的紫竹隐约透漏着金属的光泽,知道这种紫竹则是秦潼山南麓深山才有生长的金雷竹,吸附天地间的庚金元煞生长,剖开来可以当成锋利的刀剑使用,是极为罕见的一种异竹。

在外面,这种金雷紫竹,可不比同等重量的淬金铁便宜。

周景元等人竟然舍得用金雷竹给陈海造竹殿,可见在过去数年间,昭阳亭侯府通过对外输送淬金铁料、神机战车、神机弩及淬金箭不知道暗中吸取了多少财富。

也难怪这竖子狂妄到想自立门户啊。

解泉廷、陈珏、董潘他们随孙干、苏原、周钧走进竹殿,才发现虽然陈海、陈烈不在聚泉岭,但竹殿却也不冷清。

传言陈海散出消息要在中峰梅林成立修习会,这座竹殿便是他与高级匠师讨论术学之地,而梅林外竹舍所聚集的低级匠师,每隔一段时间可以旁观讨论会,但平时主要是接受陈海及诸多高级匠师的指导。

解泉廷、董潘他们过来,原以为那些成名的匠师,不管在不在宗门,都不会轻易受陈海的蛊惑,但走进竹殿,才发现他们过于乐观了。

张雄、纪元任、薛存看到苏原、孙干领着人进来,停下讨论,往这边看来颔首致礼。

张雄与族人迁入聚泉岭后,他本人行走山野间,从没有跟外人接触过,但他身具道丹境中期修为,解泉廷、董潘即便没有见过他,乍见之下也能将他认出来。

外界都猜测,羌胡叛王张雄的投附,或许是陈海野心突然间膨胀的关键因素,因此看到张雄踞坐在竹殿的一角,解泉廷、董潘都不会觉得意外,然而纪元任、薛存也在这里,而且看他们穿着随意,似乎已经在梅林里住了有一段日子了,解泉廷、董潘才真正震惊。

纪元任、薛存修为都不过明窍境中期,但他们此前是将作监墨甲司旗下的大匠官,他们乃是寒门子弟出身,即便天资纵横,但修为及仁途都难有大的发展,甚至在陈海加入将作监之前,他们只能担任将作少匠这样的低级官职,但他们大半辈子都沉浸在机关傀儡术之中,他们在炼器及机关傀儡术上的造诣,绝不在那些宗门的宗师级炼器之下。

纪元任、薛存的加入,意味着陈海成立修习会,是有实际质进展的,意味着陈海以昭阳亭侯府为内核、以修习会聚拢匠师势力,自立门户,不再是没有可能。

看到这一幕,解泉廷、董潘、陈珏忧心忡忡,坐下来与苏原、孙干喝茶叙过旧,就想着告辞返回百狮岭,以便将聚泉岭的最新动态回禀河西。

然而就在解泉廷以眼神示意赵如晦该告辞离开,赵如晦整理衣衫,坐直腰脊,对董潘、解泉廷、陈珏俯身行礼道:“如晦年岁近百、肉身将腐,要说此生有什么遗憾,就是在机关傀儡术上有诸多疑惑未解。我就不回百狮岭了,或许这梅林竹舍间才是我的藏骸之所……”

解泉廷、陈珏、董潘这一刻如遭雷殛,怎么都想不到赵如晦都行将入土的人,竟是他第一个公然背弃宗门,加入陈海主张的修习会……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一章 自立门户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