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归去

第三百二十二章 归去

赵如晦突然之间来这么一出,解泉廷、陈珏、董潘都吓傻了,要不是在聚泉岭中峰,他们联手击毙赵如晦的心思都有。

陈海桀骜不驯的性子,大家早就有深刻认识了。

梅坞堡拒婚令董氏受辱后,陈海毫不犹豫就跑去投奔文勃源,大家也早就认定他是个二五仔,投靠别家或自立门户,说实话董潘、解泉廷他们都不觉得有什么意外的。

因此陈海要在聚泉岭搞什么修习会,董潘、解泉廷他们第一念头,也是想到陈海想自立门户。

然而,赵如晦这是要搞什么鬼?

陈海出什么状况,董潘、解泉廷他们如实上报即可,毕竟陈海此时已经不是他们能控制的人物了,但赵如晦这时候突然叛出宗门,董潘、解泉廷他们事先毫无觉察,要跟宗门、跟都护将军府怎么交待?

不要看赵如晦行将入土,没有几年好活,在百狮岭也不再担任监院等重要职务,在宗门内看上去越来越边缘化,但在他这时做出决定要脱离宗门、以个人身份加入修习会,董潘、解泉廷突然意识到这会诱发一系列难控的严重后果。

赵如晦实是太微宗寒门一脉的重要代表人物。

这些年来,寒门一脉在太微宗、在河西都护将军府受打压严重,以致没有什么人物崛起、进入核心层,但犹不能否认寒门一脉在河西的基础深厚,可以说整个河西军的底层武官、将卒,都是由寒门子弟构成。

赵如晦的背弃而去,会不会在整个河西军诱发一系列的负面连锁反应?

解泉廷、董潘都不知道消息传回去,世子董畴会是怎样的震怒,也不知道这事会不会惊动神侯震怒,当下心思慌乱一片,再没有坐下来谈话的心事,慌乱起身就要告辞离去。

赵如晦的表态,苏原、孙干、周钧、陈彰等人都是震惊无比。

苏原、孙干、周钧并无单纯的欣喜,他们也都能意识这件事诱发的后续情况,将复杂无比。

诚然,赵如晦脱离太微宗,加入修习会,对诸多旁观的散修匠师以及诸多观望形势的宗阀、宗门而言,是一个强烈的刺激,但他们也必需考虑河西可能会有的强烈反应,在赵如晦说出刚才那番话时,他们都能从解泉廷、陈珏、董潘三人的眼里感受到强烈的杀念。

当然,他们不怕解、陈、董三人这时候敢出手,但解、陈、董的下意识反应,实际上代表着河西高层绝大多数人物对此事的可能态度,进而会激化河西对昭阳亭侯府的反应。

陈海之前成立修习会,但并没有公开自立门户,河西也只是令陈烈回太微山“潜修”,反应可以说没有特别的激烈,但赵如晦的表态,会不会将河西隐忍的心一下子激怒、激化起来?

苏原、孙干甚至觉得赵如晦直接表态太鲁莽,应该事先跟他们通气,商议出一个更合适的对策出来。

周钧却是解脱般的松了一口气,启蒙恩师都决意加入修习会,他就无需再为今后的选择左右为难了。

陈彰当真是吓到了,他怎么也想不到陈海的声望已经高到能令赵如晦这样的人物公然脱离太微宗。

**************************

木已成舟,即使不知道河西会有什么强烈的反应,苏原、孙干等人也会流露出惧sè,当下也是不动声sè的送解泉廷、陈珏、董潘三人离开。

他们刚走出梅林,就见陈海孤身一人,正意兴阑珊的从外面走回来,蓑衣积着雪,仿佛是一个没有修为在身的山中樵夫,雪山砍过柴刚回来。

照道理,陈海最应该将血云荒地的秘密毫无保留的告诉陈烈,但这些秘密他偏偏最不能对陈烈说出口。

他能说什么,他能说自己其实不是姚兴,不是陈烈有骨肉之情的外甥,此前的姚兴早就被宁蝉儿、苏绫姐妹联手害死了,他能告诉陈烈自己其实只是寄舍姚兴躯壳内的一缕异域孤魂?

陈海能感受舅父陈烈对他的决定虽然是支持的,但正值建功立业的壮年,突然被捋兵权,被勒令回宗门潜修,实际上等同于软禁,陈烈心里多少是落寞的、受煎熬的,但陈烈最后还是决意返回太微山潜修,并无意留在聚泉岭进一步激化双方的矛盾。

陈海无法将心里所有的秘密吐露,看到舅父黯然离去,也是满心愧疚。

在山里相聚数日,陈海与舅父陈烈切磋武道,也将蛇鳞书、裂天战戟势以及极可能超脱凡人之躯的肉身淬炼秘法告诉舅父陈烈,但偏偏不能将血云荒地的秘密坦然相告,陈海心里也是郁郁寡欢。

“父亲他人呢?”陈彰看到陈海一人归来,没想到养父陈烈的身影,他还没有从刚才的事情摆脱出来,骤然间都没有想到陈烈已经孤身一人踏入返回太微山的道路了。

“舅父他回太微山了。”陈海看了董潘、解泉廷、陈珏三人一眼。

陈海回聚泉岭,并没有跟董潘他们见面,他这也是第一次见到陈珏,但也能猜到她的身份,意兴阑珊之余,也无跟他们宣暄的心思。

陈海的姿态看上去自然狂傲无比,但董潘、解泉廷、陈珏三人这时候更关注的是陈烈已经回太微山的消息。

要是陈烈不理会都护将军府的命令,决意留在聚泉岭,那真是天都要塌下来了。

苏原、孙干脸sè却都是一变,顾不得董潘、解泉廷、陈珏在场,就匆匆将陈海拉到一旁,将赵如晦刚才的表态说给陈海知道。

要没有赵如晦的表态,苏原、孙干也会希望阀主陈烈暂时回太微宗“潜修”,避免双方的矛盾立时激化。

在苏原、孙干看来,只要在他们真能在聚泉岭聚成势力,等到自立门户的时机真正成熟起来,等到河西已经认识不能阻止昭阳亭侯府自立门户,到时候他们就可以跟河西谈判,将陈烈将迎回聚泉岭。

河西也不是幼稚到随便就喊打喊杀的宗阀,燕州自有史以来,自立门户的宗门、宗阀也不是仅有昭阳亭侯府一家,只要河西认识到昭阳亭侯府自立门户大势已成,也不可能做过于激烈、两败俱伤的事情,大不了到时候这边多付出一些代价,给河西有台阶好下。

然而赵如晦的表态,很可能会将双方的矛盾一下子激化起来,双方很可能会立时进行激烈对抗的状态,那陈烈再回太微山潜修,就未必是正确的选择了。

苏原、孙干就想着他们立时撕破脸、宣布自立门户得了。

有道丹境中期修为张雄、有半步道丹的陈烈,他们也有资格在聚泉岭自立门户,虽然河西的实力依旧要强大得多,但跟聚泉岭这边毕竟隔着天水郡,而河西南面还有武藏军、鹤翔军等强敌,他们也完全可以转过头,跟武藏军、鹤翔军结盟。

苏原、孙干这时候就希望陈海立时将陈烈追回来。

董潘、解泉廷、陈珏也顿时意识到苏原、孙干将陈海拉到一旁是谈什么,他们顿时间须发都炸立起来。

他们知道,陈海真要一不做二不休跟河西撕破脸,第一个反应极可能是将他们扣押下来或直接解决掉。

陈海扫了董潘、解泉廷、陈珏三人一眼,只是淡淡的说道:“不送。”

董潘、解泉廷、陈珏如释重负,不敢有一刻耽搁,生怕下一刻陈海就改变主意,匆忙祭炼灵剑法宝,御空飞行,以最快的速度往百狮岭遁去。

“他们似乎很怕我突然出手啊?”陈海看着空中董潘、解泉廷、陈珏三人留下来的遁影,苦笑着问苏原、孙干,“我像是那种杀人如麻的样子吗?”

陈海这个玩笑一点都好笑,苏原、孙干还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将陈烈追回来。

陈海跟陈彰说道:“舅父已归太微,其他人愿意留在聚泉岭也好,想返回河西也好、想游历天下或投附别家也好,舅父都让大家自己拿主意。”言外之意,不会真正去将陈烈追回来。

赵如晦的突然表态,陈海也是很意外,但他的根本目的,并不是跟河西撕破脸后大打出手,何况河西还是聚泉岭通往精绝都护府的必经之路,要是不走河西,从南面或北面绕,路途不仅长得多,还将极其变得凶险。

至于赵如晦加入修习会,河西会有针对的反应,陈海现在是猜不到,但心里也没有什么惧怕。

陈海稍振精神,与苏原、孙干笑道:“我入铁流岭修行,颇受赵师照顾,今天能一起研习机关傀儡之学,而无需仇寇相见,实是人生快哉事也,你们都愁眉苦脸作甚?“

见陈海此时竟然还能强颜欢笑,陈彰心里是冷笑不已,心想不管如何他都不能留下来掺合这些破事,省得以后死无葬身之地。

想到这里,陈彰连一刻都不想多留,当下就与陈海、苏原、孙干他们告辞:“父亲已归太微,我在此地也无什么牵念,便想借此机会游历天下,增长见识,或许此生还有踏入明窍境的一丝希望……”

听陈彰话里的意思,还在抱怨此前所得的那几枚九转金液丹都没有他的份,陈海也不会真想将陈彰留在聚泉岭,只是客气的说道:“那多住几天再走吧,我让景元给你准备行囊……”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二章 归去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