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天机禁制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天机禁制

(电脑出了问题,在外面无法上网,两章合并成一章……)

周景元、吴蒙、齐寒江、沈坤、韩文当、韩謇等人,早就都闻讯赶了过来。

谁都知道,赵如晦公然脱离太微宗、加入修习会,非同小可,极可能诱发很严重的后果,他们这时候也完全预料不到太微宗会有什么反应了。

陈海与苏原、孙干、陈彰走进竹殿,看到众人都一脸的沉凝,笑道:“我在太微宗,与周钧、景元、沈师兄、葛师兄,承蒙赵师的荫庇,以后能与赵师研习机关傀儡之学,乃人生快哉之事,你们脸上怎么都没有欢庆之心,反倒都愁眉苦脸的,作甚?”

陈海这么说,上前来给赵如晦见礼,看到赵如晦也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他也是一怔,目光扫过纪元任、薛存,虽说纪元任、薛存知道陈海在聚泉岭暴露出自立门户的野心,会诱一系列难以预料的后果,但他们登上中峰之时,就做了最坏的心理准备,这时却也坦然。

“我与赵师,有许久未见了,也有一席休己话要与赵师诉说……”陈海说道。

其他人不知道陈海有什么话要与赵如晦私下里谈,心里困惑不解,只是看着陈海请赵如晦走进偏殿说事。

偏殿里布置简陋,贴墙都是两丈高的书架子,摆满了书册卷轴以及数以千计的大摞图纸,一张檀木短案,对称摆着四只蒲团,后面还有一张可供打坐、休憩的小榻。

苏绫正在偏殿里整理图卷,陈海示意她先出去,请赵如晦到檀木短案后两人对面坐下说话。

“赵师既然踏入聚泉岭,为何又如此的忧心忡忡、如此的左右为难?”陈海问道。

赵如晦既不愿出卖师门,也不想欺骗陈海、周钧等他最看重的人,但他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让陈海看蹊跷来。

当然,赵如晦心里是希望如此,只是却不能张口吐露实情,只是坐在那里不语。

看赵如晦如此,陈海心里也就有数了,心里也是释然。

赵如晦真要脱离宗门,必然早就考虑过种种后果,在下定决心的那一刻,更多的应该是决绝跟一往无前的慨然,而不是忧心忡忡、进退两难的样子,陈海心知也应该是赵如晦并无欺骗之意,再没有做过多的掩饰。

“不管外人如何看我,说我狂妄自大也罢、自不量力也罢,但我在赵师面前,却无需饰言,”陈海说道,“这些年来,我所作所为,有哪次是损害到河西利益的?有哪一次河西不是占到极大的利益?当然,我也知道,河西有很多人对我很不满,但他们不是怨恨没有占到好处,而是怨恨没有占到全部的好处……”

“……”赵如晦轻轻叹了一口气,苦涩说道,“诸多纷扰皆起于贪念。”

“赵师或许疑惑,我受河西恩惠也多,为何就不能将全部的好处都留在河西?相信我真要这么做了,世子董畴也好,甚至神侯他老人家,都不可能亏待我,也会给我在河西足够的地位及权势,”陈海盯着赵如晦的脸,看到他在提武威神侯董良时,赵如晦的眼睑抽搐般微微一跳,撇笑一笑,继续解释道,“或许神侯老人家他心里已经明白过来,我手里并没有现成的中级神机战车或者高级神机战车的秘图,即便最初的低级神机战车,也是我与诸多匠师、匠工,通力合作,研究多年折腾出来的不完美之物。说到这里,这也是我不愿彻底依附于河西的关键原因,赵师可能理解?”

“……”赵如晦有些猜测听陈海主这时候亲口证实,内心震惊还来不及,一时间没有明白,这怎么就成了陈海不愿意受宗门牵制的关键原因了?

陈海继续说道:“赵师您试想想看,要是当初仅有河西一家得到神机战车、神机弩的制造秘图,他们会继续集中数以百计、甚至数以千计的匠工、匠师,再去研制更强大的神机战车、神机弩吗?”

赵如晦心里一叹,虽然神机弩、神机战车看上去还有很大的缺陷,但当初要是仅为河西一家所得,也足以成为河西压垮其他宗阀世族的决定性力量,自然就没有必要再集中数以百计的匠师,去研究中级神机战车了。

那么做的话,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不说,还极大提高泄漏的风险。

还有一个可能,虽然陈海没有说出来,但赵如晦也能想到。

神机弩过于强大又过于操作简单了,凡夫俗子持有神机弩,玄修弟子就无法高高在上,当初河西真要是独家得到神机战车、神机弩的制造秘图,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束之高阁,以免这样的利器流传出去,打破平民社会与宗阀世族之间的平衡。

赵如晦早就看出陈海之所以能屡创奇迹,主要心思是用在寒门子弟占绝大多数的“基层将卒”上,这时候再听陈海解释,就完全明白过了。

燕州有史以来,寒门与宗阀之间天然存在一道鸿沟,即便每个时代都不乏一些惊艳绝伦的寒门子弟能像流星般耀眼崛起,但崛起后迅速被宗阀同化,自身也成为新的宗阀。

即便武威神侯董良早年也有意大量起用寒门子弟,但才过去几十年时间,寒门子弟在河西就已经难有出头之日了。

而寒门与宗阀之间的鸿沟之所以难以跨越,最核心的原因就是宗阀世族几乎垄断一切的修炼资源。

而陈海此时所做的,就是要让宗阀世族所垄断的修炼资源,变得没有那么重要,寒门与宗阀之间的鸿沟自然也就比以往任一刻,都要浅得多、迅速跨越得多。

“神侯使我入修习会,但要我有朝一日将中级神机车的秘图献上,便算是两清了。”赵如晦想透这些,便再无隐瞒,将藏机谷所发生的一切如数相告。

“既然是如此,神侯待我却不算太苛刻,相信这些纷纷扰扰过几天也就会烟消云散了,我们不去理会便是了,”

陈海感慨的点点头,虽说董良本人最终还是在河西的立场上,却是要其他人有更多的耐心,说道,

“河西想要得到中级神机车的制造秘图,还得是要些耐心——想要造出真正意义上的中级神机车,需要从符阵结构上进行调整,我才刚刚有些想法,还很不成熟,这正是我要邀请赵师、元任、薛存兄等人聚于梅林竹殿的关键原因。此外,即便初级神机战车,也有诸多可供琢磨的地方……”

*****************************

解泉廷、陈珏、董潘将赵如晦脱附之事上报都护将军府,就如石沉大海,始终不见世子董畴那边对这事做出什么反应,而这么大的事情,董潘、陈珏、解泉廷却又无权擅自决定什么,只能任事情拖延下去。

赵如晦公开脱离太微宗,登上聚泉岭中峰加入修习会,看上去并没有造成多强烈的轰动,但潜在的影响是深刻而长远的。

太微宗迟迟没有动作,在世人眼里,无疑等同于太微宗容忍了陈海在沥泉自立门户的行为。

其他八大世阀,原本都在观望太微宗及董氏的反应,都等着太微宗及董氏雷霆震怒,碾碎陈海的野心,但时间拖延到益天帝七十八年,在认识到太微宗可能不会采措什么直接措施之后,其他八大世阀回过头,才骤然看到聚集到聚泉岭中峰竹舍的匠师,明窍境大匠师包括赵如晦、纪元任、薛存在内已经有九人。

而在炼器及机关傀儡术小有成就好的辟灵境匠师,更高达两百多人。

而聚集到聚泉岭中峰、在炼器及机关傀儡术有资质的年轻匠师学徒,更是高达两千人。

那些在修行途上充满渴望与野心的寒门子弟苦无出路,此前或心存顾忌,但在看到赵如晦公然脱离太微宗都没有什么严重后果,该做什么选择,还需要考虑吗?

要不上加入修习会也需要通过炼器及机关傀儡术的考核,聚泉岭中峰这时恐怕是早就被挤爆掉了。

虽然修习会以及昭阳亭侯府扈卫营的实力加起来,还是远不能跟董氏、苗氏这样的顶尖世阀相提并论,但在秦潼山北麓,九大世阀派驻沥泉的力量即便放下彼此戒备,联手起来想要压制住修习会及昭阳亭侯府,也已经不再是易事。

在无论是河西董氏,或者是北凉苗氏,并不可能真正调派大军过来施加压力,不想鸡飞蛋打,妥协就成了唯一选择。

至少董氏、苗氏等族,这时候都还不希望近在咫尺的京郡八族将手伸进沥泉。他们心里清楚,一旦让京郡八族将手伸进来,京郡八族随即就有可能借助西园军的强悍战力,将他们统统都扫除出秦潼山。

这时候,陈海也正式向匠师会提出,要将聚泉岭收回来。

比起聚泉岭这块灵地,苗董等九大世阀更在意是聚泉湖底淬金砂矿的控制权。陈海回归之前,九大世阀控制的匠师会,就着手安排炼炉迁入沥泉城,陈海从匠师会手里收回聚泉岭作为诸匠师修习之所,也就成了顺理成章之事。

而这时候回过头来,位于聚泉岭东南麓的昭阳寨,更像是从沥泉进入聚泉岭的门户。

2

中级神机战车,更强的护甲,以为更厚、密度更高的淬金甲,而更强的冲击力,则需要更快的速度,这都指向最核心问题,就是神机战车需要更强的动力。

此前为了解决动力不足的问题,陈海是将两只风阵匣并联起来,同时驱动两对负重轮前行;理论上他们是可以再并联一只风阵匣进来,驱动第三对负重轮,这也是修习会一个研究方向。

然而这么做,每乘神机战车的驱动力,虽然能提升五成,而制造及操控的复杂程度却要增加好几倍,而驱动力提升五成,还是远达不到中级神机战车的需要。

中级神机战车车体结构及护甲全面加强,重量少说要增加三四倍,而速度提升三分之一,意味着要求驱动力至少提升七八倍,而是七八成。

陈海思考良久,唯一可能就是彻底改良风阵匣的内部结构。

而当世符阵禁制,分为两类,一种需要祭炼后以真元法力才能驱御运转,这在现有的符阵禁制里占到绝大多数;还有一种并不需要祭炼,一经炼制就能自行运转,这一种符阵禁制数量极少,却是机关傀儡术存在的真正基础。

后一种符阵禁制,陈海将其称为天机禁制,数量是那么稀少,想要在现有的天机禁制的基础,创新出一个新的天机禁制,难度是何等之大,是不难想象的。

陈海从鹿城东归途中,数月如一日都是苦思这个问题,也参与匠师会提出的一些想法,最终觉得将御风符阵与集焰符阵或御风符阵与空间符阵两两融合,或能创出他所需的新的天机禁制。

最基础的符阵,本身就都是由多种道篆构成,御风符阵、集焰符阵、空间符阵本身都是复合符阵,要将三种符阵拆解,重新组合,组合出全新的二级复合符阵,推算工作复杂到会令人崩溃。

即便是道胎境逆天强者,有生之年都未必能创出全新的复合符阵,有几人有耐心,闭关十数年甚至十数年,只为推演一种全新的复合符阵。

而陈海成立修习会,就是将符阵拆解出来,将所有的组合可能罗列出来,交给下面的匠师去验证。

而且陈海在东归途中,已经将新复合符阵的所有可能组织都想出来,这时候需要大量在道篆、符阵有所擅长的炼器师、傀儡匠师来帮着逐一去验证。

不然的话,陈海要将五六百种可能都验证一遍,这辈子就不要想干其他事情了。

辟灵境匠师都有推演简单符阵的能力,上百名辟灵境匠师,都倾注所有的精力、热情来研究天机禁制,每人再配给三五名匠师学徒当助手,效率未必能比陈海一人做这事快出上百倍,但快出三四十倍,还是能做到的。

但陈海想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聚集到修习会的炼器师、傀儡匠师,要彻底的打碎门户限制。

然而想要做成这事,所消耗的资源是极其恐怖。

上百傀儡匠师、四百多匠师学徒,每月都要给月银供养起来;此外五六百种可能都要验证一遍,顺利的话,也需要消耗多达一两千件玄黄中下品级法宝的材料,这些都得是昭阳亭侯府供给。

匠师会所属的铸造工场、冶炼工场,照最初的约定,昭阳亭侯府一直都占到两成的份额,即便是淬金铁料的价格被九大世阀压得相当低,但两成的份额每年也给昭阳亭侯府带去难以想象的财富。

只是此前两年,昭阳亭侯府稍有积累,都主要拿去支撑陈海在金洲东域率精绝军作战,后续每月一乘神机战车、两架神机弩部件,都会送到鹿城,从妖神殿交换的战兽,也将优先装备精绝军。

陈海回归聚泉岭,昭阳亭侯府所能动用的资源非但没有增加,短时间反而有所缩减。

收回聚泉岭成立修习会,一方面要维持修习会的正常运转,一方面又要大兴土木、建造宫室殿堂,除了诸炼器师、傀儡匠师的生活、修行、试验场所要一一造出来,聚泉岭以后作为昭阳亭侯府的根本所在,作为一派宗门的防御体系也慢慢完善起来。

这些都将消耗难言恐怖的资源。

益天帝七十八年春,陈海在聚泉岭,在匠师会体系之外重新启动两座工场,专司简化版神机战车及神机弩的制造。

在东归秦潼山的途中,陈海对箭阵匣内部结构进行拆解,简化了箭阵匣的符阵结构。

虽然简化版的箭阵匣,威力要小得多,但也更实用。

此前的箭阵匣,相当于一件黄级中下品法宝,炼制极为不易,这也是神机弩制造规模提不起来的最大瓶颈。

而简化版的箭阵匣,匠师学徒就能炼制,威力是远不能跟神机弩相比,也能实现五箭连发,装填淬金箭头的五寸短弩,在三百步内钻透力依旧不凡。

神机弩不可能大规模制造,将来在军中作为大杀重器使用,简化版的天机弩,无论稳定性、便携性、射击速度,都要比当世现存的铁臂弓、臂弩强出太多。

唯一的问题,天机弩用九级淬金铁铸造,每架重达一百二三十斤,作为单兵装备的弓弩,还是太沉重了,唯有用强度更高的八级淬金铁铸造,重量降到四十斤,却是勉强能承受了。

但这么一回,聚泉岭就需要每月从鹿城秘密运两三万斤淬金铁料回来,也是麻烦无比。

好在赵如晦脱离太微宗、加入修习会后,河西境内一切故旧,不然河西的通道被切断,与鹿城的联系不知道要麻烦多少倍。

简化版的神机战车,则是造出来替代机关傀儡兽的,主要功能是快速运载,而是冲锋陷阵。

在去除沉重的护甲之后,复杂的双风阵匣驱动结构也改成本低得多的单简化版风阵匣,傀儡车在野地的载重也能保持在三千斤以上,而在驰道上通过的载重更是高达七八千斤,速度也堪比永不疲惫的快马,远非普通的健马能比。

这使得一支精锐战力,通过驰道日行千里的转进作战,真正成为可能。

以往青狡马这样的良骑,即便一两天内能达到日行千里,但对马匹以及将卒的消耗都太大了。

无论是简化版天机弩,还是装载傀儡车,诸家想仿造都不难,然而最终的问题还是制造成本。陈海在聚泉岭成立新的工场,造出天机弩、装载傀儡车都是直接对外出售的,诸家衡量聚泉岭给出的报价之后,虽说在各自宗门、封邑之内,要保证所属的匠师工场,拥有制造天机弩、装载傀儡车的能力,但真正想批量拥有,还是直接从聚泉岭购买,要合算得多。

装载傀儡车,二月底就出现在通往九大世阀封邑之地的驰道上。

当然,这才是造出来的第一批装载傀儡车,即便是平坦的驰道,持续推进上万里甚至数万里,都会出现各种可能会严重状况——神机战车的有效行驶距离更有限,在进入战场之前,几乎都是用大量的骡马拖拽——陈海给每乘傀儡车都安排一名匠师、三名匠师学徒以便途中出问题能便随时修缮。

当然了,诸家也都不敢马虎,也备下多余的健马,就准备着傀儡车出问题时,还能拖回到目的地。

陈海最根本的目的,就是拿第一批用户做试验,等匠师回归后,各方面的改进数据也就汇总起来了。

虽然天机单弩、装载傀儡车,距离陈海心目中的真正要求还有很长的距离,还有太多不完善的地方,但这一点都不妨碍诸多宗阀世族的喜爱跟执著的热情。

只要聚泉岭能造出来,每月为了争聚泉岭所造四五百支天机单弩、四五十辆装载傀儡车,九大世阀内部都要先争论出一个分配比例来。

特别是聚泉岭所出的战械,每一批都会所稍许的改进,哪怕是拿回来做仿制的样品,诸大宗阀世族都不能甘落人手,即便每一批小改款型出来,第一批价格都极高,大家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时间很快就到益天帝七十八年秋,即便聚泉岭这边没有特别的事,陈海也会保持十天与董宁在血云荒地见一次面,确保金州东域大漠深处不出什么意外。

“郭泓判想前往聚泉岭修行,这事跟我提了有两天,但黑山人手匮乏,善理民政者实在不多……”董宁神魂意念被陈海拖入血云荒地,首先自然是将黑山种种头痛事,诉说给陈海知道。

郭泓判原先是黑山附近的部族首领,在陈海攻陷魔月湖后,他就组织黑山附近的部族来投,是此时精绝都护府难得军政民政皆善的人物,而樊大春等马贼出身的将领,带兵打仗行,梳理民政就是一团乱麻。

陈海将韩文当、韩謇两人带回来,加强聚泉岭这边的实力,但不少善理民政的将领,都留在黑山了,没想到郭泓判主动要求到聚泉岭来。

“郭泓判善数理衍算之学,你之前在鹿城提及诸多天机禁制的拆解,郭泓判说他这段时间研究下来,颇有心得,想要到聚泉岭当面找你请教……”用神识凝聚完整的复合符阵结构,是极耗精神念力的一件事,这一缕神魂意识都可能直接崩解掉,董宁只能让陈海捡起一块碎石,她说的,让陈海将郭泓判最近推演出来的一个复合符阵禁制,一点点的画出来!

傀儡分身的识海异常强大,陈海先将这个复合符阵的各个细部结构画出来,然后直接在识海里凝聚出来,还真是一个完整能牵引风罡火煞的天机禁制结构。

这个天机禁制,到底能适不适于造中级战车的风阵匣,或者说需要进行怎样的改进才能最终完善起来,还需要做进一步试验,但无疑证明郭泓判在天机禁制及其他符阵的研究上,是极有天赋了。

“你安排他速来聚泉岭,中级战车能否顺利突破,或许就在他创造的这个天机禁制之上。”陈海想到中级战车很可能今年就能成功问世,他也相当兴奋。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天机禁制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