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39 全新的挑战

339 全新的挑战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蚊子一边骂还一边追,可惜没跑两步就体力不支,“扑通”一声跌倒在地。我和冯千月赶紧奔了上去将他扶起,蚊子一看我们来了,像是看到救星一样,抓着我的胳膊就喊叫起来:“峰哥,别放过他们!”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一群手拿家伙的汉子已经跑远,显然就是他们砸了我的场子,还伤了蚊子等人。从我归顺野狐以来,之前一直养伤,这还是我第一天上任,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实在让我恼火不已,又百思不得其解,我这是又得罪了哪位大哥?

蚊子对我忠心耿耿,以前跟马向东的时候可没吃过什么亏,跟我以后却三番五次地受伤,让我这个做大哥的都感到羞愧了。蚊子尚且伤成这样,其他人就更不用说。

当然,我怒归怒,理智并没有失,我一边让冯千月打电话叫救护车,一边给刘鑫打电话说明情况,因为我没野狐手机号,所以让他帮我转告野狐,查查对方什么来头。

结果这电话打完,才知道今天晚上不止是我的场子被袭,野狐旗下有不少场子都遭到了袭击。

“谁干的?”我问刘鑫。

“金龙娱乐城见。”刘鑫给我丢下六个字。

这边安排妥当,蚊子他们都送上救护车后,我和冯千月便赶往金龙娱乐城。

自从金毛被打垮后,野狐就搬进了金龙娱乐城里,成为了这一带最新的王者。不过除了侵占金毛的地盘以外,他还拥有多家场子,势力至少是原来金毛的一倍,虽然在整个省城仍不起眼,但也是不可忽视的存在了。

来到金龙娱乐城的顶层,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这里依旧灯火通明。除了野狐和刘鑫以外,我还见到了已经养好伤的西装男,以及野狐的其他几个得力的兄弟,我都没有见过。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他们的会议。

以前金毛坐的位子,现在坐上了野狐,野狐一脸平和,看上去与世无争,却比金毛有范儿多了。刘鑫虽然号称他们武馆里的大师兄,可比野狐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不过看着野狐坐在那个位子上,我是有点眼红的,因为我不止一次地想过自己要是坐在那里多好。

我和冯千月是最后来的,我们来了以后,不管认识我们的还是不认识我的,都冲我们点了点头表示招呼。唯有西装男,默默把头扭到了一边,显然对那天晚上的事情还有芥蒂,当然我和冯千月也不在乎。

刘鑫已经和野狐说过我和冯千月的关系,也知道冯千月是和家里闹掰了想自己在外面混,所以野狐对冯千月的到来也没有表示意外,安排了座位让我俩坐下。

我对这间办公室挺熟悉了,以前坐的是金毛、老墨他们,现在坐的是野狐、刘鑫他们,还真是新人新气象,气氛都有点不一样。所有人落座以后,野狐给我介绍了一下在座的各位,然后便开始说正事,他往桌上丢了一张照片,说这就是今晚袭击我们场子的主谋。

照片里,是个蓄着大胡子的中年男人,左侧脸颊有道刀疤,两只眼睛也泛着凶光,看上去挺彪悍的。野狐给我们介绍,说这人叫王老六,在附近一带挺有名气,手底下有五六十号兄弟,之所以砸了我们的场子,是因为感觉到我们最近太跳,威胁到了他的地位,所以给了我们一点警告。

“他刚给我打了电话。”

野狐戳着桌上王老六的照片,说道:“他的意思是说,只要我们以后安安生生的,那这件事就揭过去,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否则的话,他就把咱们打回老家。这个老王八蛋,仗着自己资格老,就欺负咱们这些新来的,你们说,行不行?”

“不行!”

众人异口同声地喊着,不愧是武馆出身,各个都斗志昂扬,显露出了强大的杀气。

似乎很满意大家的状态,野狐微微地笑着,显然根本不把王老六放在眼里:“我也觉得不行,要回老家也是他回老家,凭什么是咱们?不过这个王老六倒是挺敏锐的,我的下一步目标确实是他,所以他才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压咱们一头。实话实说,这事对咱们来说是好事,我正发愁怎么挑起战争呢,没想到他自己就送上门来了,你们说该不该庆贺一下?”

“该!”众人都是喜笑颜开,看着比过年还高兴,仿佛下一秒就能把王老六打回老家。

我能理解野狐的意思,但我心里还是隐隐有点不舒服,就算他觉得这是个干垮王老六的机会,可是我们今晚好多场子遭砸,不少兄弟都受了伤,怎么着也不该庆贺吧?

就算庆贺,也等干垮王老六再庆贺啊!

虽然我不认同他的想法,但他的做法我还是支持的,这个王老六必须得干掉。想到蚊子他们又受了伤,我的心里还是蛮难受的,我就这么一点兄弟,还三天两头被砍,叫我怎么能不搓火?

众人也是一样,都嚷嚷着要把王老六给干掉。王老六顶多和金毛一个级别,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干掉他确实不在话下,或许今晚就能动手。野狐却往下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以后,才继续说道:“按照咱们以前的风格,碰到这种事情肯定是直接杀过去的。不过可惜,因为咱们现在越做越大,被条子给盯上了,旺哥也专门打电话过来,说让咱们近期行事低调一点,否则官家那边不好交代,所以大张旗鼓地报仇肯定是不行了。”

有人问:“那怎么办?”

“暗杀。”

野狐用手戳了一下桌上的照片,说道:“先把这个王八蛋给干掉,后面的事也就水到渠成了,吃掉他的势力也是分分钟的事。不过嘛,王老六刚砸了咱们的场子,肯定正处于极端的戒备之中,想办成这件事不容易,谁愿意去?在这呢,我也做个承诺,杀掉王老六的人,之后可以得到他一半的场子。”

两方交战,上上之策肯定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对方老大,这是稍微懂点战术的人都知道的常识,就跟打仗的时候端掉对方的指挥部一样,立刻就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既然是上上之策,就肯定是难难之策,无论是人家的老大,还是人家的指挥部,都不可能等着让你去杀、去端,所以办起来也是很不容易的,而且常常伴随着性命之危,也是很多人不愿意去做的苦差事。

但是,野狐的最后一句话实在太有诱惑力了,干掉王老六以后,就能得到他一半的场子!王老六旗下也有十多家场子,一半至少就是六七家,这就相当于印钞机啊,源源不断的油水往里面进。

虽然我不太看重金钱,可我也想拿下这六七家场子,这样我的势力就能成倍往上涨了,又是一个飞跃式的进步,相当于坐火箭了。所以一瞬间,我的兴趣就被提了起来,心里也被撩拨地特别痒痒,非常想接下这个暗杀王老六的活儿。

但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可想而知,在野狐提出这个问题和条件以后,会议室里的每一个人都嚷嚷着要去,虽然主要是冲着王老六那一半的场子,但也由此可以看出他们确实非常团结。

就连一个星期前刚被野狐捅了数刀的西装男,都表现地非常积极和热忱,叫着:“大哥,让我去吧!”显然一点都不记恨野狐,可见野狐这老大当的真是极有威信。

我当然也想干掉王老六,一方面为蚊子他们报仇,一方面扩大自己的势力,但是现场的气氛实在太热烈,而且他们互相之间都比较熟,我也不好意思去争抢什么,所以只好默不作声,看着他们嚷嚷。

冯千月问我怎么不自荐一下,这是多好的立功机会,还有那么优厚的奖励!

我说人家都是熟人,野狐肯定把这立功的机会交给他的兄弟,怎么可能轮到我的头上?

“唉,也是啊,你就这么被埋没了……”冯千月拄着腮说。

按着冯千月以前的脾气,估计早就闹起来了,也是经历了不少的事,现在也慢慢变得沉稳和内敛了。不过我也没觉得委屈,因为我相信自己如果是块金子,那就迟早有发光的一天,又何必急于这一时。

除此之外,我也仔细观察野狐,想看看他的魅力究竟在哪,能让这帮气宇不凡的汉子个个忠心耿耿。虽然我做过罗城地下世界的主人,也算是深谙大哥之道,但我相信三人行必有我师,即便是野狐这样的小老大身上,也有值得我学习的地方。

甚至就包括以前的金毛,我虽然不大看得上他,但也不得不佩服他还是有几分能耐的。

我就像一块巨大的海绵,极力地从这些人身上吸取我想要的东西。

“王峰,你怎么不说话?”一片喧嚣之中,野狐突然看向了我。

会议室里立刻安静,所有人都跟随野狐的目光看了过来。我愣了一下,没想到野狐在这时候会和我说话,只能干笑了一下,说道:“能人太多,好像轮不上我。”

野狐又笑了起来,说道:“别这样,你也是个能人,我觉得你不比谁差。我问你,你想不想干掉王老六?”

我想了一下浑身是血的蚊子,以及我那些被砸烂的场子,心中疼痛之余,也说:“当然想了。”

“好,那这件事就交给你。”

野狐的手突然一推,桌上的照片就刺溜溜滑到了我的面前,大胡子的王老六出现在我的眼皮下面。

“大哥……”

就在众人想要表达不满的时候,野狐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安静下来,笑着说道:“王峰刚刚加入咱们,应该给他一个机会,这件事不用再商量了。”“哇,他让你去耶……”一片唉声叹气之中,唯一按捺不住兴奋的是冯千月,她一脸的喜悦之sè,抓着我的胳膊替我高兴。

而我,看着桌上的照片,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自始至终都不敢相信这个大馅饼落在了我的头上。许久,我才抬起头来,看向了办公桌后的野狐,他依然一脸平和地看着我,嘴角还露出一丝微微的笑意:“加油,不要让我失望。”

现在,我想我知道野狐在的兄弟面前为何这么有威信了,这个家伙做事真是太公平、太公正了,永远有理有据令人服气,难怪刘鑫、西装男等人对他忠心耿耿。

他的魅力,就在这里。

要不是我的身份不同凡响,要不是我也有我的野心和骄傲,恐怕我都要死心塌地的为他做事了。

这家伙,真厉害。

我用力点了点头,说好。

野狐再次笑了起来,说那行,这件事就交给王峰,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今天的会议就到这吧。

一个星期么?

够了,肯定够了。

我的心里燃起熊熊斗志,我一定要把王老六给干掉,一方面不辜负野狐对我的期望,一方面要拿下王老六那一半的场子!

会议结束了,众人纷纷站起,虽然这事落在了我的头上,让他们隐隐有点不快,但他们还是诚心地向我表示了祝福,希望我能早点干掉王老六。就连和我有点芥蒂的西装男,都走过来跟我说了一句加油。

不得不说,野狐这边的气氛太好了,完全没有所谓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感受到的全是他们的诚意和团结,这是一支力量十分强大的团伙,我很荣幸能够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虽然是暂时的。

我想,等我以后做了老大,也要搞出这样一支威武的团队来。

众人纷纷散去,我和冯千月也准备离开的时候,野狐突然又叫住了我,说要和我谈点事情。

我站住脚步,冯千月也站住脚步,野狐微笑着说:“冯小姐,我没有排斥您的意思,但这件事情我想和王峰单独谈谈——当然,事后他要是愿意告诉你的话,我也不反对。”

野狐说话,似乎永远都是滴水不漏,令人心里舒服。冯千月没说什么,也对野狐表示尊重,退了出去。

办公室里只剩我和野狐二人,我问他有什么事?

野狐给我倒了杯水,和我面对面坐下,问我暗杀王老六,有没有什么计划?

原来是这件事情。

野狐毕竟和我相处不多,虽然他对我很有信心,也当众为我打了包票,但还是有点不放心。而且,他也是我现阶段的老大,问问我打算怎么对付王老六也是理所应当。

我也诚恳地和他谈了起来,说我现在对王老六一无所知,接下来要先查查他的底细,摸清楚他经常出没的地方,以及他有什么家人、朋友,再看看有什么下手的机会。

以前我也搞过暗杀,曾经在狂豹的授意之下去杀了八爪鱼,虽然事后卷进了一场麻烦和风波之中,但当时的经验也算是积累下来了,所以现在和野狐说起来也是头头是道。

野狐听过我的打算之后,也点头表示赞许,说道:“听着不错,你似乎很有经验的样子,以前是干什么的?”

虽然我觉得野狐他们帮人都不错,而且刘鑫也诚恳地跟我说了他们的事情,但我确实还没做好准备交了自己的底,所以就随便敷衍了几句,说以前跟过一个大哥,学了不少东西等等。

野狐似乎也听出我不太愿意说自己的事,所以也没有细问下去,而是话锋一转,说道:“对了王峰,之前老墨的事,你还记得吗?”

突然从活着的王老六跳到死去的老墨,我顿时有点懵,不太明白野狐的意思。老墨那事都过去多久了,怎么现在又提?看出我的疑惑,野狐温和地解释起来,说之前金毛在西山河边接货的时候,突然被一群从天而降的警察截获。事后,金毛做了一番调查,旺哥也花了力气去查报警的人是谁,虽然野狐通过刘鑫把事情栽赃到了老墨身上,但是旺哥依旧耿耿于怀,觉得这事不太对劲,所以委托野狐查查。

野狐当然知道那事其实是我干的,不过他想把这事做得更圆满一些,好彻底瞒过旺哥,让旺哥别再追究。所以,他打算问清楚当时的一些细节,让他面对旺哥的时候可以更加自如。

原来如此。

我对旺哥做过一些调查,知道他这个人职位虽然不高,但是能量确实不小。之前金毛贩毒,其实他也有份参与,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被劫,他肯定心里不爽,想把内奸给揪出来。

如果他盯上我,那我在省城基本就呆不下去了。

这时,我才明白野狐的良苦用心,他为了我的安全确实煞费苦心。所以我也不再废话,准备把当时的详细情况给他讲讲,问他从哪里开始讲?

野狐告诉我说,就从我和刘鑫联手对付老墨开始。

这件事情,刘鑫应该和他说过,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还要问我。但他既然问了,我也没有任何隐瞒,便把当天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和他说了,就从刘鑫和老墨在废品站打架开始讲起,说到我们把老墨拖到职校附近的板房里,一番折磨之后,刘鑫便把老墨给拖走了……

讲到这里,野狐着重问了一些细节,几乎要把每一个动作、每一句对话都问清楚。我觉得莫名其妙,这事和我报警也没什么关系啊,但当时也没有去想太多,他怎么问,我就怎么答,尽量还原了当时的现场。

讲完这个,我又说晚上报警的事。按理来说,这里应该是重点吧,但是野狐反而不怎么问了,只是静静地听完,最后点点头说:“我明白了。”

“还有其他事吗?”我问野狐。

“没了。”野狐站起来说:“王峰,这件事情事关你的安全,所以咱俩今晚的谈话,你不要和任何人说起,冯千月和刘鑫都不能说,知道了吗?”

我的心中一凛,一方面觉得野狐说得没有问题,一方面又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但还是对他点了点头,说好。

野狐拍拍我的肩膀,又笑起来,说去吧,等你干掉王老六的好消息。

相比莫名其妙的老墨,还是王老六更加让我兴奋,一想到将来我的地盘和势力又有质的飞跃,简直开心的要跳起来了。

告别野狐之后,我便离开了会议室,冯千月当然还在外面等我。冯千月问我和野狐说了什么,用了这么长的时间。我想起野狐的交代,所以没和她说老墨的事,只是说野狐问我暗杀王老六有没有什么计划。

冯千月嘁了一声,说就这事啊,还当什么呢,搞得神神秘秘的……

其实连我都觉得奇怪,如果只是找我询问暗杀计划,当着刘鑫和西装男他们的面都没有问题。那就说明,野狐把我留下,主要还是为着老墨的事,老墨都挂掉好长时间了,旧事重提总觉得有点奇怪。

不过,一想到干掉王老六以后,我能得到他一半的地盘,心情又再度愉悦起来,老墨的事也抛在了脑后。冯千月也为我感到开心,似乎马上就要攀上人生巅峰一样,陪我下楼的时候甚至哼起了歌,唱得还是山路十八弯:“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水路九连环……”

“你别唱了,可真难听。”出了电梯,我终于忍不住了。

“我去,有幸听本大小姐唱歌的人可不多,你不知足就算了还嫌弃?”

“别人唱歌要钱,你唱歌要命。”

“你想死吧?”

“你看,我说要命吧……”

我俩一路笑着、闹着,往娱乐城的外面走。刚出门口,一个瘦弱的身影突然闪到我的面前,原来是刘鑫。刘鑫笑嘻嘻地说:“王峰,你可算出来了,我都等你半天了!”

之前刘鑫和蚊子他们喝酒、打成一片,冯千月就对刘鑫印象不好,所以不等我说话,她就立刻往前跨了一步,叉着腰盛气凌人地说:“你想干嘛?我告诉你,野狐把王老六的事交给王峰了,你别想和我们抢功劳!”

刘鑫说:“不是不是,我和王峰有其他话说。”

接着,刘鑫便把我拉到一边,低声问道:“王峰,刚才野狐和你说了什么?”

看着刘鑫略带忧虑却又假装随意的模样,我的一颗心突然砰砰跳了起来。

我意识到这里面不对,大大的不对。

看网友对 339 全新的挑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