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喜不喜欢

第三百二十六章 喜不喜欢

此时的中峰崖谷,已成匠师们最重要的修习之地,开辟道路,与西麓的学徒馆舍区域连成一片;周景元就在面临聚泉湖的北崖,为陈海重新修建了个人潜修的洞府。

董潘在迎宾执事的引领下,直接飞到北崖的院子见陈海,在北崖前看到周景元正指挥数人,将一块刻有“天机崖”三字的碑石,搬运到登山道前。

“董军使过来了……”看到董潘过来,周景元客气的见礼道。

“客气了!”董潘心里怀疑陈海此次相邀,极可能是要通过正式通告太微宗自立门户的事情,心里惴惴,但也是给周景元回了一礼。

聚泉岭南北长十数里,北崖仅高出百余米,不能算主峰之一,但濒临聚泉岭拔高而起,峰崖形势奇秀、树石秀美,又汇两座灵泉的灵气蕴息,却是修身养性的一处好地方。

北崖上也没有大造宫室,除了直接从山崖内部开辟出几处秘室外,也就崖顶十数亩大小的树林深处,在几株参天古树下修建了两间精舍,作为陈海日常起居之地,看上去朴实无华得很。

周景元亲自带着董潘登上北崖,走进古树下的精舍,与陈海、赵如晦见面。

随着修为日益精进,陈海以往粗犷甚至显得有些粗鲁的外貌,也发生很大的改进,身材高大,瘦削的脸颊,气质淡然明净,仿佛风平浪静的聚泉岭一般,铺陈的他人之前。

董潘的修为明明要高过陈海,然而他想要以神识从更深层面去观察陈海时,陈海身上所透漏有如风云暗藏凌厉雷霆的气息,令董潘神识有被撕裂之感。

这种在神魂层次上强大的压迫力,只能说陈海对道之真意的参悟境界,还在董潘之上。

五年前,陈海斩获得西北域学宫闱选第一时,就暴露他掌握多种道之真意,在陈海踏入明窍境,董潘能从他身上感受到这种精神压迫力,实在不足为奇。

董潘心里也清楚,陈海迟早是能修成道丹、踏入道丹境。

也恰是如此,在他看来,陈海即便有自立门户的野心,也应该等到踏入道丹境之后,此时过早就暴露这样的野心,一方面说明陈海太狂妄自大,同时也说明陈海不够聪明。

董潘以往还是极欣赏陈海,但有这样的想法之后,之前的欣赏,就变成厌恶了;何况陈海捅出这样的篓子,是真正令他进退两难。

“董爷过来了……”陈海没有办法让所有人都喜欢他,也不指望所有人都能喜欢,他喜欢别人不喜欢、却拿他无可奈何的感觉,招呼心怀戒备的董潘到屋里坐下。

虽然陈海早就寒暑不侵了,但在聚泉湖都冰封住的寒冬时节,他还是习惯在屋里烧炭炉煮茶喝,这时候也提出烧得滚沸的铁壶,沏了一杯茶,茶香在室内流溢,递到董藩的身前。

“董爷也看到山门换了牌额,大家都想着修习会能有一个正式名称,方便称呼,也省得各家邸报、书仿里,都以‘陈海这厮、这狂徒搞的破烂东西’来代称修习会,搞得很不方便,听上去也别扭,”陈海笑着问董潘,“董爷,觉得天机修习会这个名称,如何?”

董潘心里冷淡,脸上也是淡漠,说道:“只要少侯爷高兴,什么都好,董潘岂敢有什么意见?”

“我也是这么想的,做什么事情、高兴最重要,”陈海自嘲的笑道,但想到金燕诸州没有人知道港剧的这个梗,说起来也不会有什么共鸣,董潘心里多半又是认定他在冷嘲热讽,饮了一口茶,才又问道,“却是不知道宗门那边,会不会喜欢?”

“宗门那边会不会喜欢,董潘也不敢妄自揣测。”董潘说道。

“那要怎么才能让宗门那边喜欢?”陈海身子往前倾过来,似很认真的跟董潘讨论这个问题。

董潘神sè一凛,陈海这话背后的含义,无疑是询问太微宗默认这边自立门户的条件是什么。

“这个,董潘说不好。”董潘说道,这也的确不是他能决定的。

“我统兵进秦潼山,编练兵实录第一卷,献给宗门,宗门可喜欢?我在聚泉岭安置待毙俄殍、屯荒耕植、渔猎开矿,宗门今日每年能从聚泉岭得百万斤淬金铁,可喜欢?我造天机战车、天机弩,河西此时编车弩营,为河西军诸营之首,宗门可喜欢?我安顿平卢事,为河西解西面之危,百年内不虞妖神殿会有东侵之举,又在鹿城每年为河西输两百万斤优质淬金铁,宗门可喜欢?”陈海目光凌厉的盯着董潘,他这时对董氏及太微宗有些人的贪得无厌,也厌烦了。

董潘登北崖,满心怨愤与忧虑,但听着陈海一连串的犀利质问,他如坐针毡,汗水都要从额头渗出来。

董潘以往与所有人一样,都觉得聚泉岭、鹿城诸多的利益,都应该是属于太微宗,绝不应该有半点漏给其他宗阀,更不要说与太微宗有着极深恩怨的妖神殿共享了,也是因此很多人对陈海怨恨极深,但换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太微宗这些年有哪一家弟子做出的贡献能比陈海更大?

董潘这一刻都怀疑自己满心的怨愤,是否真能站得脚,他们是否真有资格对陈海如此怨愤?

陈海见董潘眼瞳里浮现羞sè,心想董潘这些年在外面历练,大概也早就认识世界之大,并不是事事都围绕董族旋转的,心里多少存在羞耻心,但他也没有想过能得到所有董氏子弟的谅解。

要是道理都能讲得通,世间也就没有那么多的纷扰了,陈海从储物戒里,取出一套图卷,递给董潘面前,说道:

“这册图卷,还有许多不尽完善之处,也不知道宗门会不会喜欢,但往后天机学宫,也会再去管宗门喜不喜欢了。要是喜欢,此间的秘图、战械,宗门皆可以问价来取;要是不喜欢,我们也不会再努力去讨好宗门的喜欢?”

董潘又惊又疑,看图卷上有封禁印记,也知道这就是陈海要求太微宗认可天机学宫的条件。然而认不认可天机学宫的存在,不是他有资格决定的,他此时自然也不能在陈海面前擅自拆开这封禁印记,去看图卷的真正内容。

这时候董潘已经泄尽登北崖前的愤怨,想着陈海所说的话,要是河西往后还能从聚泉岭购入秘图、战械,也或许是不错的选择,还了一礼,说道:“我这便回太微城,将图卷交给世子……”又朝赵如晦行了一礼,这才站起身来告辞。

看董潘不再是刚才那幅冷漠、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陈海的心里感受也稍稍好一些。

他随龙帝苍禹踏入这异世,在燕州能稍稍欣赏、相处还算不错的故人还真是不多,能不翻脸也是尽量不去翻脸,他与赵如晦站起来,送董潘离开。

******************

董潘虽然不会擅自拆开封禁印记去看图卷里的内容,但也知道非同小可。

回到百狮岭,他与解泉廷、陈珏说了陈海将在聚泉岭成立天机学宫之事,为防止途中发生途中,又与解泉廷、陈珏两人一起护送图卷送回太微山。

世子董畴此时人在玉龙山,董潘、解泉廷、陈珏赶到太微山,又马不停蹄的赶往玉龙山,在黄龙渊道院见到世子董畴。

董寿、陈烈率部进入河阳、历川等郡与流民军作战之后,玉龙大营便由副使柴腾暂领,董潘他们赶到黄龙渊,看到除了陈知义外,还有董蒲等河西军的重要将帅,都聚集于黄龙渊。

表面上在董寿、陈烈率部东进之后,玉龙大营就削弱成河西军诸大营战力最弱的一支兵马,对南面鹤川军的威胁也大幅削弱下来,但董潘等知悉机密的人心里清楚,这两三年间河西军在兵马规模是没有大的扩编,而是将所有能挤出来的财力、物资,都集中用在道衙兵车弩营、战禽营、甲马营建设上。

河西军诸营兵马,最鼎盛时要接近百万,西翼及北翼来自羌胡、妖蛮的威胁削弱时,兵马会有所缩编,但也不会低于六十万。

不过河西军兵力虽盛,但河西军真正的精锐,还是由都护将军府直接掌握的道衙兵。

从武威神侯董良时期,到世子董畴执政时期,河西道衙兵一直都稳定维持在三到四万人之间。

道衙兵旧时以甲骑为主,虽然也编有弓骑甲卒以及少量的战车、战禽,但此时正式新编车弩营、战禽营,主要也是神机弩(天机弩)如此强悍的弓械能规模化投入使用。

此次世子董畴巡视玉龙山,扈卫兵马仅有五千多人,但到董潘赶到黄龙渊后,看到扈卫世子董畴巡视玉龙山的五千道衙兵,就是新编的车弩营、战禽营、甲马营精锐,再看到董蒲等重要将帅都秘密聚集过来,他们心里也清楚在上一次的玉龙山大捷过去五年后,河西又要对鹤翔军下手了。

只是这一次不清楚世子董畴的目标是占领南面的鹤川岭,还是彻底占领鹤翔都护府的领地。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六章 喜不喜欢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