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割裂

第三百二十七章 割裂

换作以往,董潘、解泉廷、陈珏等人,都没有资格观看聚泉岭送来的绝密图卷。

然而这些年来,一些在宗门眼里堪称绝密、唯有护法长老级数以上人物才能瞥一眼的傀儡秘图,陈海那厮却当成黄芽菜一样到处派送,因而在黄龙渊的临时行辕内,世子董畴也只是让都武尉将军以下的中低级武官、扈卫暂且回避。

世子董畴让董潘他们都留下来,与董蒲、柴腾、陈知义等都护将府军的核心将领、官员,一起看看聚泉岭送过来的到底是什么玩艺儿。

陈海让董潘带回太微宗的图卷,为乡级甲型天机战车的制造图录,虽然只有五幅图卷,但将总图、甲型风焰系复合天机禁制、风焰动力匣及传动等核心部件都准确细致到纤毫的绘制出来。

而图卷右下角也有详细的文字图解,甚至还将为何将此款天机战车定义为乡级甲型的标准,也标注出来——之前的神机战车,在新的战车标准体系内,命名为亭级甲型。

总之得到这册图卷,以太微宗现有的炼器铸造体系,完全有能力将乡级甲型天机战车制造出来。

董潘不想多生枝节,自然不会将在聚泉岭北崖时陈海那一番凌厉质问完整复述给世子董畴听,但也说了陈海送上这册图卷的条件,就是换取太微宗对天机学宫的认可。

解泉廷、陈珏、陈知义以及柴腾等人不管是之前听了,还是现在听了,都是满心愠怒,他们与董潘最初的心思一样,即便都认定陈海有自立门户的野心,但陈海事隔一年就不再遮掩这样的野心,还是太狂妄、太愚蠢了。

然而看到图卷中所绘制之秘图,大家却又是面面相觑。

“战车主体都用八级淬金铁铸造,这样的尺寸、厚度,一乘战车足有七八万斤重,如此笨重之物,仅靠两套风焰动力匣,就真能在战场上风驰电掣般前后冲杀?”陈知义震惊之余,还是质疑这套战车秘图有无实施的可能。

董浦、柴腾等人也深表怀疑。

在太微宗,如此重器差不多需要炼入地阶符阵禁制才能够祭御驱使,而所谓的甲风焰系复合天机禁制,以传统的标准去衡量,只能勉强算得上玄阶中上品禁制而已。

然而大家心里又极清楚,要是这套图卷是确实可行的,意义将有多大。

往器坯之中炼制地阶符阵禁制,对炼师器的神识修为要求极高,此时太微宗可能仅有葛玄乔、陈隽等屈指可数的数人有能力炼制,但所消耗的精力、时间,则可以说恐怖得令人绝望。

道丹境中后期的地榜强者,也就二百七八十岁的寿元,要他们在人生最风光无限、权势最鼎盛的时候,什么事情都不干,耗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去炼制一件地阶法宝,本身就是一种难以想象的折磨。

世子董畴心里更清楚,父亲这些年不怎么过问都护将军府的事务,在藏机谷潜修,二十年间利用闲余时间,也就炼制出两件地阶灵剑及一套地阶紫宵雷霆防御法阵,以增加宗门的底蕴。

这可是道胎境天榜强者二十年的产出啊!

而且父亲可以说是近百年来,燕州锋芒最盛的天榜强者。

相比较之下,可以归入玄阶上品法宝的风焰动力匣,太微宗专司炼器的铭金殿,就有十数名一流的炼器师拿到禁制图卷后,可能不需要两个月就能够炼制出来;而葛玄乔等人物亲自出马,时间还能再缩短一半——天机战车其他部件的制造,则要更加简单。

地阶法宝,无论从任何角度去衡量,都要比一乘乡级天机战车优越强大一些,但一件地阶法宝的炼制周期长达数十年;而聚集太微宗的宗门力量,一个月之内最多则能造出两辆乡级天机战车出来。

大家都是统兵征战于沙场的大人物,这背后到底有多大的区别,真是不需要别人站出来多说什么。

陈知义、柴腾、董蒲即便是此时质疑也好,即便对陈海满心不心,宗门也不可能连花费一两个月去试制乡级天机战车的耐心都没有。

“泉廷、陈珏,你们先回百狮岭,聚泉岭那边现在要是还有亭级天机战车部件、天机弩多余出来,那就先照价收购过来;黄龙渊诸多事,暂时就都拜托十五叔主持……”世子董畴也不迟疑,将诸多事分派给董蒲、解泉廷、陈珏等人,就直接带着董浦,赶回太微山。

*********************

赶到栖云岭,董潘还以为世子董畴会直接拿着图卷到专司炼器的铭金殿,组织炼器师先将风焰动力匣给炼制出来,以验证秘图是否可行,没想到他们到栖云岭也没有耽搁,而直接往阀主董良潜修的藏机谷飞去。

董潘虽然是董氏子弟,但这些年来也很少有面见阀主董良的机会。

而在这一刻,他明白过来,阀主其实一直都有密切关注聚泉岭那边的动向,而年前将陈烈召回太微山“潜修”,实则是阀主直接的授意。

“陈海将此图交给你时,到底是怎么一番情形?”董良接过图册,却没有急着翻阅,而是详细问起董潘拿到图册的情形。

董潘是不想节外生枝,但阀主问起来,却不敢有丝毫的保留,将陈海那一番言辞激烈的质问,也一五一十说出来。

“……”世子董畴自然是极不高兴的,他也不需要在董潘面前掩饰什么。

有些情况董潘不明白,董畴却知道赵如晦移交图卷时也在场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赵如晦加入修习会之后,就将藏机谷所发生的一切,都说给陈海听了,意味着赵如晦内心深处彻彻底底的脱离了太宗微。

陈海此时将乡级甲型天机战车秘图送来,其实隐藏了一层要帮赵如晦与太微宗从此之后划清界线的意思在里面。

“父亲……”董畴忍不住出声喊道。

“算了,赵如晦他这也算是覆行与我的前约了,他个人去留,河西就不要再加以干涉了。”董良挥了挥手,意兴阑珊的说道。

董潘心里震惊,没想到赵如晦一年前加入修习会,竟然是阀主事前早就知道、认可的,竟然就涉及到此时陈海移交过来的乡级甲型天机战车图卷。

“周钧、沈坤、周景元等人,也都如此处置?”董畴问道。

周钧此时名义上还是上七峰内门子弟,沈坤、周景元以及沈坤之子沈秀、周景元之女周轻云等人,以及陈海此时手下诸多嫡系干将,包括苏原、孙干等人,名义上都还是太微宗外门道院弟子。

陈海要在聚泉岭自立门户,可不只是陈海或赵如晦两人与太微宗、与河西脱离关系这么简单。

“都给他们一次选择的机会,这些事让董潘回沥泉后处理,”董良跟嫡长子董畴说道,“你亲自去一趟溅云崖,问陈烈是想留在宗门,还是要去沥泉,宗门不会再加干涉……”

“……”董畴没想到父亲竟然这时候还给陈烈选择的机会,心里不愿,也困惑不解,问道,“为什么?”

“因为这是燕州从未出现过的一种天机禁制,”董良将风焰系复合天机禁制秘图单独取出来,说道,“而且这天机禁制还存在一些缺陷,如果说这不是陈海这小子故意给河西下的套,那只能说明这种天机禁制是聚泉岭最近才推演出来的……”

“怎么可能?”董畴难以置信的问道,“父亲在藏机殿潜修三载都无所获啊!”

“赵如晦当初站在这里所说的那番话,还是有些道理的,我们太高高在上了,”董良感慨良深的说道,“你这一年来提拔任用了一些寒门子弟,或许还是远远不够啊。”

“但是……”董畴也是郁闷,他虽然身为世子,主持都护将军府的事务,但即便是他想在宗门及军中大力提拔寒门子弟也是阻力重重,他已经在极力改变一些事,不想还是“远远不够”。

“你去见陈烈吧,让董潘留下来陪我说说话。”董良说道。

董潘知道阀主留他下来,是要询问聚泉岭的事情,也毕竟这些年董氏子弟只有他与陈海的接触最深、最久,但他这时也想知道世子去见陈烈会有怎样的结果。

陈烈回宗门“潜修”有一年了,以往他与陈族陈知义等人关系并不和睦,与柴氏、杜氏都有仇隙,以及在秦穆侯董寿帐前任事,也是受到可以说是公然的排斥跟打压,此时有机会去沥泉成为天机学宫的核心与灵魂人物,怎么都不会愿意继续留在河西了吧?

看世子董畴御剑化作一道金虹,往太微山西麓溅云崖飞去,董潘则将这些年来,他接触陈海的点点滴滴,都说给阀主董良知道。

东行进燕京、学宫闱选、伏蛟岭练兵、建桃花坞、进军秦潼山,以及梅坞堡拒婚种种事,甚至世子董畴对陈海的前后态度变化,以及他自己在里面所发挥的一些负面作用,董潘都不敢再有保留,都一五一十的说给阀主董良知道。

董畴去之匆匆,赶回来也是匆忙,收起金虹剑飞落到藏机谷。

董潘没看到陈烈的身影,满心疑惑,也不知道陈烈是去是留。

“陈烈决意留在太微山潜修。”董畴说出口,他自己都觉得十分意外。

“这样也好,陈烈与陈海有甥舅情义在,大家以后即便彼此瞧不顺眼,也无需撕破脸皮了,”董良颇为欣慰的点点头,又与董潘说道,“你回沥泉处理后续事宜吧……”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七章 割裂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