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46 恐怖的大铁锤

346 恐怖的大铁锤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本来虚掩着的包间的门,突然被人一把推了开来,昏暗的包间顿时有了一丝光亮,使得正在全神贯注殴打刘鑫的野狐猛地回过头来。

不用多说,必然看到了背后准备袭击他的我和冯千月。

野狐的神sè一下变得惊愕,又立刻转变成了愤怒。

我和冯千月也不约而同地停下了动作,面面相觑。而包间门口,则响起一个醉醺醺的声音:“大哥,你和刘鑫怎么还没下来,我们等你半天……”

是西装男,西装男显然并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只是一瞬间里,他就看到了躺在地上伤痕累累的刘鑫,和同样有伤在身的我和野狐、冯千月,以及满地的狼藉,翻倒在地的茶几和遍地的玻璃渣。

谁都看得出来,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恶战。

“大哥,这……”

和之前刚进来的我和冯千月一样,西装男的脸上也同样充满了惊愕,显然弄不明白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野狐,不知是想在兄弟面前继续维持形象,还是不想让龙脉图的秘密泄露出去,所以想要息事宁人,淡淡地说:“没事,我们有点私事要处理,一会儿就下去了,你先出去吧。”

野狐的托词,和刚才对我、冯千月说的几乎一模一样。

只是,西装男显然比我和冯千月要听话,他并没有想留下来一探究竟,而是“哦”了一声之后就准备离开现场。但,不管他走不走,都不能阻挡我和冯千月的攻势,我们也不能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我和冯千月甚至连眼神的交流都没有,就默契地一同再次扑了上去,趁着野狐还没有把枪拿出来之前!

我和冯千月都知道这是性命攸关的时刻,所以各自发挥出了本身最强的实力,如同两头灵活的豹,拼尽全力扑向野狐。野狐见状,也立刻撩起衣摆,准备从腰间把枪摸出来,而我和冯千月因为要比他快一步,所以也提前预防到了他这一招,冯千月的鞭子立刻“飕飕”而出,卷向野狐拿枪的手腕。

鞭子如同毒蛇一样,迅速缠住野狐的手腕,并将他的手甩向旁边。

而在一边的我,借着这个机会,手中的匕首往前一挥,自上而下劈向野狐的胸口。【择天记吧少年王】就听“呲”的一声,野狐胸前已经被我划出一条血淋淋的伤口,野狐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迅速用胳膊将我的匕首拨开,接着狠狠一脚踹向我的肚子。

野狐这一脚力道很大,我被踢得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但很快就站稳脚跟,再次朝着野狐扑了上去。野狐还想摸枪,但是冯千月的皮鞭不断抽向野狐的手,制止着他的这个动作,不时发出噼啪的清脆声响。

而野狐只要想反手夺下冯千月的皮鞭时,我就立刻冲上去,用手中匕首干扰他的动作。这是我和冯千月在被绑的时候,就商量好的作战计划,之前野狐没拿出枪时,我们三人联手给他造成不小的伤害,所以他的战斗力已经大大不如平时。

而冯千月只要用皮鞭干扰他的动作,不让他把枪掏出来,我就可以努力拼一拼看,能否将他击垮!

就这样,我和冯千月一前一后、一近一远地战斗着野狐,三人迅速陷入了胶着的苦战之中,野狐数次想把枪掏出来,但是都没有得逞,逼得他不得不空手应付我们。

但是即便如此,他也勉勉强强和我们打了一个平手,这人的实力确实相当厉害。

可惜刘鑫已经站不起来,否则我们三人联手,一定可以将他击垮!

我们都想把对方给弄死,所以每一次出手都不留情面,要多狠毒有多狠毒,如果能一招要了对方的命,就绝对不会婆婆妈妈。所以无论是野狐,还是我和冯千月,都全神贯注地攻击着对方,在包间里面各施手段。

我们这种以命相搏的死斗,当然全被还来不及出去的西装男看在眼里。之前西装男还准备听野狐的话出去,但是现在看我们打成这样,哪里还能心安理得地出去,只能不断地在旁边紧张地询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三人正忙活着拼命,哪有时间和他说话。野狐既有伤在身,又是空着手的,渐渐被我和冯千月压制住了,借着冯千月远距离骚扰的光,拿着匕首的我也越战越猛,在野狐身上造成好几处血淋淋的伤口。

最终,野狐有点撑不住了,冲着门口的西装男大吼:“还不赶紧过来帮帮我!”

野狐是大哥,西装男当然听他的话,立刻“哦哦哦”地扑过来准备加入战斗。西装男的实力我很了解,我们两人几乎不相上下,我还是凭着站桩、走桩练出来的步法才能略胜他一筹。如果他加入的话,那我和冯千月好不容易打出来的优势将会彻底消失,转眼间就会被野狐杀死!

此时此刻,我也无可奈何,也不管会造成什么后果,只能大吼出来:“不要帮野狐,他是为了龙脉图才杀我们的!”

西装男显然也是听说过龙脉图的,这东西应该是他们武馆里流传已久的宝贝,或者是他们师父不止一次地提到过这个东西。在我吼过一声之后,西装男的神sè顿时变得惊愕不已,脚步也站住了,眼睛也红了起来,着急地问:“龙脉图?龙脉图在哪?”

看到他这副模样,我就知道野狐和刘鑫为什么为了一个龙脉图能抢成这样了,这东西对他们武馆的弟子来说简直就是无上至宝。看他这个样子,野狐顿时气得不轻,一边应付着我和冯千月的攻击,一边口中叫道:“你他妈别管龙脉图在哪,先帮我干掉王峰和冯千月再说!”

“哦哦哦……”

西装男似乎这才反应过来,继续朝着我俩奔了过来。

而我肯定是不愿意他加入战斗的,所以再次喊了起来:“龙脉图在刘鑫身上,你快过去找找!”

我现在就希望把他引开,只要他不加入战斗,什么都好说了。果然,相对于野狐的命令,龙脉图的诱惑力显然更大,西装男立刻调转脚步,朝着墙角下奄奄一息的刘鑫跑了过去,并且迅速扑到刘鑫身前,在他身上搜寻起来。

结果当然是无功而返,西装男抓住刘鑫的衣领,目光灼灼地问:“大师兄,龙脉图在哪?”

“……”刘鑫的嘴巴张了张,也不知道说了什么。

“什么,你大声点!”西装男俯下头去,将耳朵贴向刘鑫的嘴巴。

但是显然,刘鑫知道我的用意,所以也配合着我,吸引着西装男的注意力,故意把话说得含糊不清,让西装男在旁边干着急。西装男听了几遍,都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着急地问着:“大师兄,你说清楚一点,龙脉图到底在哪?”

看着西装男这副可笑的模样,再想到之前野狐发狂发癫的样子,我毫不犹豫地可以肯定,如果他们其他的兄弟过来,恐怕也强不到哪去。这帮本来团结一心的师兄弟,一心一意要为师父报仇的大家庭,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龙脉图,就能变得神经兮兮、丧心病狂!

到底是宝贝的错,还是人心的错?

可悲、可叹、可怜!

就在刘鑫努力吸引西装男的同时,我和冯千月也越打越顺手,逼得伤痕累累,又手无寸铁的野狐不断后退,眼看着就要彻底将他击垮的时候,野狐突然再度暴喝一声:“你他妈别问了,龙脉图在我这里,你先帮我干掉他们两个,我会把龙脉图给你看的!”

野狐这一句话当然是在撒谎,他有个毛的龙脉图,无非是想吸引西装男帮他而已。所以我也立刻大喊:“龙脉图不在他手上,就在刘鑫身上!”

然而,我和野狐所说的话,西装男显然是更相信野狐的,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就扑上来帮着野狐来打我们。其实通过几天的相处下来,还有后来的庆功宴什么的,我们和西装男的关系已经变得挺友好的,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在龙脉图的诱惑之下,西装男疯狂地攻击着我们!

有了西装男的加入,野狐终于可以腾出空来摸出手枪,对住了我和冯千月的方向,幽幽地说:“住手吧,一切都结束了。”

功亏一篑。

一切重归原点。

我和冯千月停止了动作,各自的脸上都露出绝望,躺在一边的刘鑫也无力地俯下头去。如果不是西装男,结果根本不是这样,只能说时运不济,老天要亡我们!

而西装男,依旧沉醉在龙脉图的诱惑之中,看到野狐控制住场面以后,立刻回头激动地说:“大哥,龙脉图在哪里,可以先拿出来让我看看吗?”

“你过来,我给你。”野狐说。

“好的,好的……”西装男立刻窜了过去,像条哈巴狗一样站在野狐身前。

野狐调转枪口,对准西装男的胸口,“砰”的一声。

西装男倒了下去。

在那一瞬间,西装男还有点气的,他捂着自己流血的胸口,无奈而绝望地说:“大,大哥,为什么……”

“就你也想要龙脉图……”

受伤不轻的野狐气喘吁吁,但还是努力往西装男身上吐了一口,以示对他的不屑。

西装男骂了几句,又挣扎了几下,终于死了过去。

龙脉图,就为了可以独享龙脉图,野狐竟然杀掉了自己的一个兄弟,这是多么荒诞不经的事情!

我愈发觉得野狐可怕起来,不是因为他的实力,而是因为他的狠毒。脑海中闪过他对待兄弟春风满面的亲切模样,再看他现在随手就能枪杀朝夕相处的兄弟,我的整个后背都浸出了冷汗。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而野狐,又幽幽地把枪口调转,对准了我和冯千月,沉沉地说:“本来想拿到龙脉图后再干掉你们俩的,现在看来等不到那时候了……”

他的手指叩在扳机上,眼看就要按下。

连西装男,他都能毫不犹豫地杀掉,更何况是我和冯千月?

这种情况之下,即便是久经风雨的我,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威胁?恐吓?服软?求情?似乎没有一项能在这种时候起到作用,身后响起冯千月哆哆嗦嗦的声音:“我警告你,你可不要乱来,我可是冯家的……”

“你废话真他妈多……”

不等冯千月说完,野狐便把枪口对准了她,不耐烦地说道:“老子不是已经和你说过,冯天道早就对外宣布和你断绝关系了,你他妈就是被人奸杀在街头,冯家也不会管你的!你不相信?老子现在就打死你,看看冯家的人会不会来救你!”

野狐一边说,一边按下扳机。

“不!”我大吼着,一颗心绷到极点,两只眼睛也瞪得浑圆,同时身体扑向枪口,尽力挡住冯千月。

砰!

枪声响起的刹那,包间的门竟然也再次被人一脚踢开。一个身上穿着保安制服,粗壮敦实、体若蛮牛的汉子,出现在了包间门口,他浑身上下充斥着疯狂的杀气,手中还拎着一把恐怖到极点的大铁锤……

看网友对 346 恐怖的大铁锤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