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47 疯狂的疯牛

347 疯狂的疯牛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野狐真的是丧心病狂了,西装男明明什么都没做错,直接就被他一枪给打死了。【择天记吧少年王】而下一秒,竟然就轮到冯千月,我一点都不怀疑他真的敢开枪,在他扣下扳机的刹那,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可能完全是一种本能反应,直接就扑身挡了过去。

我和冯千月本来就离得不远,所以很轻易地就帮她挡住了枪口,枪声响起的瞬间,我就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中弹了。那种感觉真的无法形容,用痛彻心扉似乎都不太准确,就好像整个肩膀烧着了一样,灼热的疼痛感瞬间爆炸开来。

和刘鑫中弹的时候一样,我也情不自禁地惨叫了一声,接着身体不由自主地翻了出去,重重跌在地上。而野狐一枪把我打倒之后,并未做出停留,继续对准了冯千月,我的心中顿时如同死灰,我能帮冯千月挡下一枪,又怎么帮她挡下第二枪,难道我们今天都要死在这里了吗?

然而就在这一刹那,我听到踹门的声音突然响起,一丝光亮再度笼罩这片昏暗的包间。和之前西装男进来的时候不一样,西装男是轻轻把门推开,而这人是重重把门踹开,一轻一重、一手一脚,顿时彰显不同。

西装男是尊敬,而这人则是不屑,甚至还夹杂着一点愤怒,显然完全不把野狐放在眼里。

我不知道进来的这人是谁,但我本能觉得他肯定是来帮我们的,他一定可以把野狐干掉,他带来了生的希望,将我本来已经接近死灰的心,重新复燃起来!

所以即便挨了一枪,即便重重跌倒在地,我也在第一时间看向门口。然而,门口出现的人却让我重重吃了一惊,身穿保安制服,手拿大铁锤的他,不正是冯家保安之一,疯牛吗?!

疯牛的恐怖,我是见识过的,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在他面前完全是被碾压的一方。当初我开着一辆车朝他直冲过去,他也完全不惧、迎面之上,用大铁锤砸烂了我的挡风玻璃,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在看到疯牛的瞬间,我就知道冯家终究还是来人了,冯天道并没有放弃他的女儿,没有放弃冯千月,所谓的断绝关系,恐怕也只是气话。

而野狐看到疯牛闯进,也本能地放弃了继续开枪,皱起眉头看着门口说道:“你是谁?”

疯牛并未答话,而是拎着他那支恐怖的大铁锤,一步步走了进来。

“王峰!”

身后响起冯千月惊慌而恐惧的声音,接着噔噔噔的脚步声响起,冯千月奔到了我的身前。她的脸上充斥着担忧和害怕,哆哆嗦嗦地搀扶着我,询问我怎么样了?

看她的模样,似乎并不知道疯牛来了,在我中枪倒地之后,她就完全懵了、傻了。在反应过来的刹那,也没有去看门口闯进来的人是谁,而是迅速地奔向了我,她看着我肩上的伤口,眼圈瞬间就红了,眼睛里面也闪烁着晶莹的泪花,沙哑着声音说道:“你干嘛这么傻啊……”

我也看了看自己肩上的伤,这还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中枪,虽然确实疼的要命,鲜血也淙淙涌出,不过我知道自己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所以冲着冯千月摇了摇头,说我没事!

接着又说:“咱们有救了!”

冯千月并不知道疯牛已经走了进来,所以也不明白我这话是什么意思,所以一脸迷茫地看着我。我抬头看向疯牛,沉沉地说:“你家的人来了!”

冯千月立刻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当她看到疯牛的时候,一双本来充满哀伤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她又惊又喜,声音也变得激动不已:“疯牛,你怎么来了?”

疯牛还是没有说话,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冯千月一眼,仍旧一步步朝着野狐走了过去,眼睛也直勾勾地盯着他。显然,前来救场的他分得清轻重缓急,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也知道现在该对付谁,表面看上去憨憨傻傻的他,实际上有着一颗细腻的心。

而野狐,在看到冯千月惊喜的目光之后,也猜到了这个看上去就很不凡的保安是冯家的人。之前他很笃定冯家不会再管冯千月,甚至还叫嚣着说现在就要把冯千月打死,看看冯家会不会有人来救她,结果一语成谶,冯家真的派人来了,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一种想打自己耳光的冲动?

在现阶段,野狐肯定是得罪不起冯家的,更何况他的主要目标是龙华集团的龙玉华,如果再平添一个冯家来做对手,那他简直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了。所以聪明的他,立刻就把枪收了,恭恭敬敬地对疯牛说:“不好意思,我无意和冯家为敌,你现在可以把冯小姐带走了。”

野狐低了头、认了怂,甚至还道了歉,如果这种时候疯牛就坡下驴,不声不响地把冯千月带走,那就什么事都没了。但,疯牛显然没有这种想法,他的眼睛依旧直勾勾地盯着野狐,依旧慢慢朝他走了过去。

在疯牛看似呆愣痴傻的目光之中,却蕴含着可怕到极点的火光和杀气,他就仿佛一颗威力巨大的定时炸弹,每走一步就离彻底爆炸接近一分。

显然,野狐虽然现在服了软,可他刚才朝冯千月开枪的行为,并不能获得疯牛的原谅,疯牛似乎想要把他杀了。在疯牛一步步朝野狐走过去的同时,野狐的神情也更加慌乱了,他摆着手,紧张地说:“这位大哥,咱们有话好商量,坐下来慢慢谈怎么样?我愿意为冯小姐的精神损失支付一些费用,价格你随便开……”

而疯牛仍然不理会他,依旧一步步地走过去,手里拎着的大铁锤也在地上摩擦出呲啦呲啦的可怕声音,被铁锤触碰到的玻璃碎片晃动不已,好似就连它们都感受到了疯牛身上可怕的杀气,从而瑟瑟发抖。

“疯牛,别跟他废话,直接杀了他!”看到疯牛的强大气场,看到野狐的认怂模样,冯千月无比的开心,眼睛里也闪烁着兴奋的光,脸颊也因为激动而变得颤动起来。

命悬一线、生死之间,却天降神兵、脱离险境,冯千月有这样的状态也属正常。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她的模样让我想起之前在冯家的大门口,我都要离开了,她还霸道的制止,让疯牛要我的命……

两件事本来没有什么关联,但是因为疯牛的原因,让我联系到了一起,这让我的心中隐隐有点不舒服起来。

当然,冯千月并不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吩咐完疯牛之后,还激动地和我说:“王峰,你说得没错,咱们确实有救了,这是我们家的疯牛,他超级厉害的,搞死野狐就像搞死一只蚂蚁!”

我当然知道疯牛的实力,就算不至于像搞死蚂蚁一样搞死野狐,但碾压野狐终归是问题的,否则冯天道也不会派疯牛来了。更何况,野狐现在也身受重伤,更加不是疯牛的对手了。

但,野狐是有枪的,他真会乖乖被杀吗?

我猜,如果疯牛只是教训他一顿,用大铁锤在他身上砸几个窟窿,或许野狐还真就认了;但如果疯牛想要杀他,野狐就是拼着得罪冯家的风险,也不会就这样乖乖送死的。

那到时候,事情又该怎么收场?

除非冯家还派了其他人来,而且同样是有枪的,否则只有一个拿着大铁锤的疯牛,还难以让野狐就范吧?

我比冯千月的江湖经验要多,所以考虑的事情也比她深,不像她一样盲目地对疯牛有信心,认为我们已经完全脱离了险境。我习惯把所有的事情和结果都考虑到,所以我并没有完全放下心来,而是抬头朝着门口看去,想看看疯牛还有没有其他援兵。

但让我失望的是,并没有,一个都没有,门口空无一人。

我不禁担忧起疯牛来,他真能顺利地干掉野狐吗,如果没有十足把握的话,最好还是就此收手,带着我们离开就好,反正野狐一定不敢拒绝。

就在我脑中百转千回的时候,对此完全不担心的冯千月,却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她好奇地问我:“王峰,你怎么知道疯牛是我家的人?”

听到她的这个问题,我的脑子顿时“轰”一声响,之前冯千月还不知道疯牛进来的时候,我对她说咱们有救了,因为你家的人来了。当时冯千月没有反应过来,还沉浸在疯牛到来的喜悦之中,现在她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很是疑惑地看着我。

如果我是王巍,我去过她家,认识疯牛,知道这是她家的人,都是理所应当的事;可我是王峰啊,在此之前和冯千月完全没有任何交集的王峰,一眼就认出疯牛是冯家的人,难道不奇怪吗?

我的脑中一片混乱,但很快就冷静下来,直视着冯千月疑惑的目光,假装不在意地说道:“我猜的!现在能来救咱们的,也就只有你家的人了!而且他一脚把门踹开,动作这么嚣张、猖狂,也只有你家的人了!”

说完之后,我的心里也怦怦直跳,不知道这个拙劣的谎言能否瞒过冯千月。

“哦,原来是这样啊……”

冯千月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接着又笑了起来:“是的,你这么聪明,肯定能猜出来的!”

我在心里轻轻松了口气,知道自己这一关算是过去了,还好自己在冯千月面前一直表现得都很聪明,长久以来的相处也让她对我产生了信任和依赖,所以我随随便便编句瞎话,她就信了。

冯千月很快就忽略了这件事情,又盯着我的枪伤看了起来,眼睛里是满满的心疼,说道:“王峰,你以后可不要这么傻了,你要是死了我可怎……”说到这里,她好像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下意识的红了一下脸,接着说道:“莹莹可怎么办呢,她还不要了我的命啊?”

也不等我回应,又继续说:“你再撑一会儿,等疯牛收拾了野狐以后,我就送你去医院!”

她的话里透着自信,显然很相信疯牛一定可以搞定野狐。

“对了,还有刘鑫!”

冯千月想起来什么,又朝着刘鑫的方向看了过去,刘鑫依旧躺在地上,看不出是死是活,就是一动不动了。冯千月这个姑娘虽然绝情狠毒,但是对待朋友还是不错的,从她对郝莹莹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

刘鑫也是她的朋友,所以她当然要关心下,立刻对我说道:“王峰,我去看看他怎么样了!”

我却一把拉住她,说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

冯千月问我为什么,我说野狐还想从他身上拿到龙脉图,下手一定有分寸的,怎么可能轻易让他有事。刘鑫现在就是受了重伤,一会儿等事情解决完了送去医院就行,咱们现在还是关注一下疯牛。

冯千月点头表示明白,又说:“不用关注疯牛,野狐在他面前只有死路一条,我先把刘鑫给拖过来吧!”

我还是拉着她,说你不要轻易过去,别被野狐抓去当人质了!

野狐和刘鑫距离很近,以他现在的危难处境,做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而冯千月显然对疯牛太有自信了,当即挑着眉毛说道:“他不敢的,你看他在疯牛面前都吓成那样了!”

我抬头看着慢慢走过去的疯牛,又看看一脸讪笑求情的野狐,似乎场面真的被疯牛控制住了,但还是摇摇头说:“别低估野狐,别忘了他身上还有枪,你觉得他是那种乖乖被杀的人吗?”

对野狐的了解,冯千月并不比我少,也见识过野狐丧心病狂的疯子模样,所以在我的提醒之下,她的脸上也呈现出一丝担忧之sè,立刻抬头对疯牛说道:“你小心一点,那个家伙不好对付!”

疯牛还是沉默不语,一步步朝着野狐走去,整个房间似乎都被疯牛的杀气笼罩,包间里的气氛沉闷而压抑。野狐三番两次说话,但是疯牛都没理他,但是野狐仍没放弃继续和疯牛交流,口中不停地说着:“这位大哥,咱们有话好好说,实在不行,我愿意亲自到冯家负荆请罪,你看怎样?”

“你算老几,也有资格到冯家去?”

直到这时,自从进来包间就一直沉默不语的疯牛,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而且一说话就表示出了对野狐满满的不屑。就如同之前野狐枪杀西装男时说的“就你也想要龙脉图”的不屑一样,果然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强者对弱者的不屑全都大同小异。

只是鄙视别人的野狐,现在成了被人鄙视的一方。

其实,不光是野狐第一次听疯牛说话,就连我也是第一次听疯牛说话,之前我在冯家呆了一天一夜,和他打过两回照面,都没听他开口说过话。我一直以为他是个二傻子,是个只会听从冯家命令的机器人,现在才知道他也有自己的思想,而且表述起来逻辑也十分的清晰。

他的声音沉沉的、闷闷的,听上去还真像一头牛,所以说这人的外号,一定和他这个人的特点有关。

更关键的是,疯牛说过这一句话之后,没有再给野狐交流的机会,距离野狐已经只有四五米的他,脚下突然加快的速度,眼神也迸发出强烈的杀意,如同一头愤怒到极点的公牛,手持恐怖的大锤便朝野狐冲了过去。

疯牛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高高举起手中的大锤,朝着野狐挥舞而去,似乎铁了心要把野狐当场锤死,空气仿佛都要被撕裂了。

而野狐也不出我的所料,在这种性命垂危的时刻,他根本不可能坐以待毙。野狐立刻摸出了自己的手枪,对准了面前的疯牛,在最后刹那,他还抱着一丝念想,红着眼睛吼道:“你快住手,否则我要开枪了!”

然而疯牛仍不理他,依旧无所顾忌地冲了过去,仿佛视野狐手中的枪为无物,也根本不把野狐当一回事。这一瞬间,我想起之前开车硬闯冯家门卫关卡的时候,疯牛就是这样无所顾忌地朝我的车迎面而来,仿佛我开的不是一辆钢铁所铸的汽车,而是一辆没有什么杀伤力的自行车。

记得那时,最后还是我怂了,因为我并不想在冯家造出人命,所以紧急踩了刹车,被疯牛一锤砸烂了挡风玻璃……

疯牛给我的感觉只有一个,就是这人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连汽车都不怕的他,怎么可能会怕区区一支枪?

我甚至怀疑,这家伙是不是金刚不坏之身,所以才会这么肆无忌惮?

总之,即便是野狐亮出枪来,也没能制止疯牛狂冲上去的身姿。疯牛甚至还大吼了一声,不知是挑衅还是不屑,整个包间里都充斥着他震耳欲聋的狂放之声。

“为什么要逼我!”

而同样的,野狐也不会眼睁睁看着疯牛的大锤砸过来,他在发出一声绝望而孤苦的嚎叫声后,终于按下了手中的扳机。震耳的枪声响起,冯千月都吓得尖叫了一声。

但在这一刹那,野狐显然还是不想和冯家彻底结下梁子,所以这一枪是瞄准疯牛的腿打的,大概只是希望能够制止疯牛的动作而已。

我清楚地看到,这颗子弹狠狠打进疯牛的腿中,鲜血瞬间迸发出来。显然,疯牛并不是金刚不坏之身,他被枪打了会受伤,被汽车撞了也会受伤,他就是凭着一股无所畏惧的勇气和魄力才向前的。

然而,疯牛也不像普通人一样,被子弹击中之后会因为巨大的力道而翻飞出去,或是跪倒在地。他的腿虽然受了伤,可是看着就跟没事人一样,依旧疯狂地朝着野狐冲了上去。

野狐开过一枪之后,已经失去了开第二枪的机会,因为疯牛那支恐怖的大铁锤已经来到他的身前。

他的眼睛瞪大,两只瞳孔里都是那柄硕大无比的铁锤。

他口中喊着不要,脸上呈现出绝望之情。

但,疯牛只要出手,就绝无再收手的可能。

砰!

疯牛的这一记重锤,狠狠砸在野狐的胸口之上。重锤的力道,可比子弹要大多,野狐的身子直接飞了出去,狠狠撞在身后不远的墙上,“咣当”一声又跌落在地。

但这一锤并没有要了他的命,他竟然还能动,只是只有手脚微微颤动,整个身体就像是被拖鞋拍过的蚰蜒一样,已经死了差不多七八分,只能等死。我一点都不怀疑疯牛这一锤的力道,绝对如同泰山压顶一样威猛,所以即便现在把野狐送去医院,估计大夫也只能摇摇头,说还是送去太平间吧。

但即便是这样,疯牛也没打算放过野狐,继续扑了上去,继续狠狠一锤砸下。

这一次,砸的是脑袋。

现场几乎不忍直视,我第一次见到人的头能和西瓜一样破碎,红的白sè流了一地。一向自诩江湖经验丰富的我,此时也忍不住想要作呕,而刚才叫嚣着让疯牛杀了野狐的冯千月,也一屁股坐在地上,吓得面sè惨白。

疯牛搞定野狐之后,这才重新拎起铁锤,朝着冯千月走了过来。

和走向野狐时的杀气重重不一样,现在的疯牛显得平和而温暖,看着像是一头表面虽然憨直,却异常可靠的老牛。这时我才看到,疯牛中了一枪的腿并不是真的安全无恙,他走起路来稍稍有些不太自然。

但,已经比常人强很多了。

刘鑫同样是腿上被打了一枪,直接都站不起来了。

很快的,疯牛便来到冯千月的身前,低头说道:“小姐,你还好吧?”

冯千月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之中走出,面sè惨白地点了点头,说道:“疯牛,你怎么来了?只有你一个人来了吗?”

疯牛说道:“是你父亲让我来的!是的,只有我一个人来,因为我就足够对付那个家伙了!”

其实这个答案,就是不用说,也能猜得到了,难不成疯牛还是自己要来的?只是提到冯天道,冯千月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有些赌气地说:“怎么是他让你来的,他不是对外宣称要和我断绝关系吗,怎么现在又来管我的闲事?”

我心里想,冯大小姐,你就别天真了,哪有父亲真的不要自己闺女的?当然,或许冯千月也懂得这个道理,只是在故意赌气说这个话罢了。

理所当然,疯牛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小姐,家主让我带你回家、”

是啊,冯千月在外面玩也玩够了,闹也闹够了,这次还差点搭上性命,冯天道肯定不会让她再胡闹下去了,让疯牛带她回去也情有可原。

我能想通的事情,冯千月当然也能想通,她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接受了这个安排。

不过,她又抬头对着疯牛说道:“我回去可以,我这两个朋友也要跟我一起回去。他们两个都受了伤,正好让家里的医生治疗一下!”

看网友对 347 疯狂的疯牛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