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48 你可真是财神爷

348 你可真是财神爷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冯千月的这个安排,显然是为我和刘鑫着想。我俩受的都是枪伤,如果到医院去,医生都未必敢治,还要把条子叫过来对我们一番审问,麻烦就层出不穷了。

而冯家作为有着深厚根基的黑sè家族,家中肯定常年备着先进的医疗设备和技术高超的医生,处理一下我和刘鑫的枪伤肯定没有问题。但我并不愿意到冯家去,一方面因为之前的遭遇,我对那个地方本能排斥;一方面冯天道深不可测,我怕他识破我的身份,还记得他那次到学校来,就曾在窗户外面凝视过我,至今想起仍旧冷汗涔涔。

所以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到冯家去的,但我还没说话,疯牛已经开口说道:“家主说了,让我只带你一个人回去。”

听了疯牛的话,我的心里也松了口气,不过又一个问题油然而生,冯天道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命令,难道他猜到冯千月会带朋友回去?冯千月也一样很意外,说:“我这两个朋友受了伤,带他们回家处理一下怎么了,我爸为什么要这样做?”

疯牛摇头:“我不知道。”

疯牛似乎只是个传话筒,冯天道让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其他一概是不知道。冯千月赌气地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也不回去了!”

疯牛还是摇头:“那不行,家主让我必须带你回去。”

眼看着冯千月那倔脾气又要上来了,我赶紧说:“你先回家去吧,我和刘鑫没问题的!”

冯千月一脸为难的神sè:“可是……”

我知道她在担心什么,说放心吧,我们去薛神医那里,条子不会找到那里去的。

冯千月还想再说什么,疯牛的耐心似乎已经达到极限,直接弯下身子,就把冯千月扛了起来,然后朝着包间门口走去。自始至终,疯牛也没和我说过一句话,也没看过我一眼,这是理所当然,他又不认识我。

疯牛虽然比一般人强太多,但到底是被枪打中了腿,所以走起路来稍微有点不得劲,一瘸一拐的。而冯千月显然不愿离开,趴在他的肩上大呼小叫,还不断拍着他的脊背,似乎想让他停下脚步。

“王峰,王峰!”冯千月大叫着,似乎还想让我救她。

我当然不可能救她,这是她家人让她回去,又不是被绑架了。

但是看她那副模样,实在有点好笑,还不断叫着我的名字,好像生离死别一样,以后再也见不到我了似的。不过转念一想,她这回去以后,冯天道肯定不会让她再出来了,以后再见面确实很困难了,除非我主动上她家去,否则很难再见到她了。

这么一想,心里倒是泛起一阵酸意,还真有点舍不得起来了,看来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真的和她有了一点感情。不过我并不是矫情的人,罗城那么多的亲人和朋友,我还不是说放下就放下,到省城来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哪有时间伤春悲秋,哪有时间依依不舍?

所以我抬起头,凝视着冯千月和疯牛离去的身影,就当是和她进行最后的告别。

“王峰,别忘了我,我会再回来找你的……”随着疯牛走出门外,冯千月的声音也渐渐消失。

疯牛和冯千月离开之后,我没有时间再去多想他们的事,先看了一下自己肩膀上的伤,立刻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朝着一动不动的刘鑫走了过去。地上是一片血迹和碎肉,西装男的和野狐的尸体都在地上趴着,只是西装男还算品相完好,野狐的整个脑袋都没了形状。

我踉踉跄跄地走到刘鑫身前,低下身去晃他的肩膀,并且叫着他的名字。刘鑫的眼睛微微睁了一下,表示他还有意识,嘴巴也稍动了动,但是完全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

我的一只肩膀受了伤,只有一条胳膊可以活动,但还是努力将他扶起,又将他背起,颤颤巍巍地往外走去。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再回头看上一眼,反正西装男是野狐杀的,而野狐是疯牛杀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来到门外,外面的世界依旧一片歌舞升平,各个包间里都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没人知道我们那里刚才发生了何其惨烈的事情。我背着已经半昏迷的刘鑫,一步步往前走,正准备坐电梯下楼的时候,一个醉醺醺的汉子从另外一边走了过来,恰好看到了我。他也是野狐的手下,和刘鑫、西装男等人都是一起的,他看到我后,还愣了一下,说道:“王峰,你不是早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显然,他还不知道发生在包间里的惨案,更不知道他的大哥已经死去。但是很快,他就看到了我身上的血迹,和伏在我背上奄奄一息的刘鑫,立刻吃了一惊,似乎连酒都醒了:“王峰,怎么回事?”

但我没有和他解释,直接按了电梯的关门键,下楼去了。

这让我怎么解释?

下楼之后,我便迅速穿过大堂,在大门外面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薛神医那里。到了薛神医处,薛神医看到我就眉开眼笑,说道:“王峰,你可真是财神爷啊,隔三差五就来给我送钱!”

我:“……”

我说是啊,上次你让我常回来看看,我这不是听你的话吗?

薛神医高兴归高兴,专业素养还是有的,立刻上来检查我和刘鑫的伤势。不看不要紧,一看就叫了起来:“哟,枪伤啊,这医疗费可得加倍,你知道枪伤有多麻烦!”

他嘴上说着麻烦,脸上却透着兴奋,能够得到更多的钱,显然让他十分开心。我就没见过像他这样掉在钱眼里的医生,但也只能无奈地接受,谁让我在省城也没多少渠道。

薛神医依旧在做着检查,掇弄一下刘鑫,又掇弄一下我,最后面sèyīn沉地说:“我还有一个发现。”

我立刻紧张起来,说什么发现?

“刘鑫的伤要比你重。”

我:“……你这不是废话吗,这还用你说?他都昏过去了,我还站得好好的,这也叫发现?”

薛神医嘿嘿地笑起来,跟我解释说不是这个意思,是说他这里人手不足,刘鑫的伤要比我重,所以他要先给刘鑫做手术,然后再给我做手术。这期间里,就只能先让我忍着,最多给我上点止血的药。

我说没问题,你赶紧先给他做手术!

薛神医把刘鑫推进了手术室,我则在外面给自己上了止血的药,然后耐心地等待着。这一闲下来,就忍不住开始回想今天晚上的事,从头到尾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就是惨烈。

而造成这样的结果,又离不开两个字,就是贪婪。

虽然我是站在刘鑫这边的,从头到尾也帮着刘鑫,但不得不承认他是贪婪的,否则就不会试图把龙脉图据为己有,那是他们师父的遗物,理应归所有师兄弟共有吧?

野狐当然也是贪婪的,所以才有了师兄弟这一场争夺、互斗,自相残杀。

最可怜的还是西装男,莫名其妙地进来,莫名其妙地受死,实际上他到死也不知道龙脉图到底在谁身上。就那么个破玩意儿,就算是武功秘籍,至于这样吗?

至于吗?

反正我是不能理解。

回想起他们一干师兄弟之间胜似家人的其乐融融,共同立誓要铲除龙华集团的团结一心,还真是叫人不胜唏嘘。

我正乱七八糟地想着,门外突然响起哗啦啦的脚步声,声音中充斥着急促和匆忙,显然不止一个人进了诊所。出于本能反应,我立刻站了起来,同时手已经按住口袋里的甩棍。

喀拉——

年久失修的木门被推开,七八个人闯了进来,全是野狐和刘鑫的那帮兄弟。看他们脸上的神sè,显然已经知道了野狐和西装男死去的消息,然后一路摸到了这里,他们的模样充斥着焦急和恐慌。

“王峰,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看了监控,那个拿着大铁锤的人是谁,是不是他杀了野狐大哥?!”

“刘鑫呢,刘鑫怎么样了?”

只有走廊里有监控,包间里是没有的,所以他们只能看到疯牛进来和出去的画面。看着他们一个个焦急不堪的模样,我也只能说道:“不好意思,这关系到你们武馆的事,所以还是等刘鑫出来以后,让他亲自说吧。”

这种烂摊子,我才不想搀和,再说我也没法解释,难道和他们说龙脉图的事?估计又要引得这帮人自相残杀,我还干不出那么丧心病狂的事来。虽然我不想说,但他们还是追问,不停地叽叽喳喳,毕竟死了一个大哥和兄弟,就是任谁也无法淡定。

尤其是野狐,那是他们的领头羊,他们在省城能有今日之地位,离不开这位二师兄的筹谋,如今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了,他们当然控制不住情绪。

不过他们刚乱了一会儿,手术室里就传来薛神医暴躁的声音:“再叨叨,都给我滚出去!”

一瞬间里,诊所里寂静无声。

薛神医的脾气一向不好,但也没人敢得罪他,毕竟这个年头,敢给道上的人行方便的黑医生可不多了,谁知道什么时候需要人家帮忙?所以这帮汉子虽然仍旧焦急不堪,但还是一个个安静下来,耐心地等着。

我忍不住在想,一会儿等刘鑫出来,要怎么和他的师弟们解释这件事情?

看网友对 348 你可真是财神爷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