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51 这是个弱智

351 这是个弱智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之前在冯家的时候,我有两次差点死在疯牛手上,一次是开车闯卡的时候,一次是来自冯千月的命令,天知道我有多烦这个疯子!但是现在,他说他记得我,还问我的枪伤怎么样了,我简直激动地要死,恨不得抱住他亲上两口。

所以这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说不清的,没有永远的恨,也没有永远的爱。

我的枪伤当然已经无碍,李爱国的伤药还是很管用的,能够大大缩减伤口愈合的速度。我拍拍自己的肩膀,说我没事,疯牛大哥!

疯牛显然有些诧异,问我是怎么好的,我说我有种特别灵的伤药,擦伤以后就能好的很快。我一边说,一边瞄向疯牛的腿,说疯牛大哥,你的腿怎么样了,要不也擦点我的药吧?

疯牛的腿上缠着一圈绷带,伤口显然还没好透,我也不是想要向他献好,只是现在有求于他,当然要表现出点热情来。不过疯牛拒绝了我的好意,说他们冯家也有上好的伤药,接着又说:“你们是来找大小姐的?”

疯牛主动提到冯千月,我赶紧说是的,说我们找她有点事。接着,我又把郝莹莹拉过来,说这是冯千月的好朋友,和我一起过来的。

郝莹莹也赶紧向疯牛问了声好,疯牛看了她一眼,点点头说:“我知道她是小姐的朋友,而且是小姐在学校里最好的朋友。”

我和郝莹莹的身份都得到了疯牛的认可,这让我觉得见到冯千月的希望更大了,结果疯牛话锋一转,说道:“不过,我劝你们还是回去吧,你们见不到小姐的!”

我不解地说:“为什么啊?”

疯牛告诉我说,自从那天回来,冯千月就一直在面壁思过中,他们家主不允许任何人见她,所以我来这一趟也是白跑。疯牛的这一席话,无疑如同当头泼我一盆凉水,我着急地说:“疯牛大哥,我真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千月,你看看有什么办法吗?”

或许是因为我那天帮冯千月挡抢的行为让疯牛对我很有好感,他对我也不是冷冰冰的,而是问道:“你有什么事情?”

我便把这两天所遭遇的事情都讲给了他,并说:“野狐已经死了,我们剩下的人都和千月关系不错,希望冯家能够高抬贵手,放过我们一马!”

疯牛沉思了一下,说:“这事是家主的命令,小姐也插不上手,所以你们要找,也只能找我们家主。”

疯牛这话说了等于没说,我们要是有资格和冯天道对话,又怎么可能苦兮兮地来找冯千月?我不就是想通过冯千月,来向冯天道求情吗?正当我感到绝望的时候,疯牛又说:“所以,你们在这等一等吧,我去向家主通报一声,好歹你救过小姐的命,或许他愿意给你一个面子!”

我一听,心中再次燃起熊熊的希望,立刻说道:“那就谢谢疯牛大哥了!”

疯牛点点头,吩咐岗亭里的保安招待一下我们,便走向路边的一辆摩托车,骑上车子绝尘而去。说是招待,其实就一个破岗亭,有什么好招待的?不过听说我救过冯千月的命,而郝莹莹又是冯千月最好的朋友,保安的态度便对我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还对之前自己不好的态度道了个歉。

对于这种仗势欺人的看门狗,我才没有心思和他计较,便跟他说没事。

保安又邀请我们到岗亭里坐坐,我谢过他的好意,说不用了,我们站在路边等着就好。

之前的事情,我并没和郝莹莹描述的太详细,毕竟她也不是这个圈里的人,现在她听说我救过冯千月的命,立马拉着我追问细节。没有办法,我只好大概地给她讲了讲,郝莹莹听得激动不已,连连夸我实在是太酷了,挡抢这种事只在电视剧里看到过,没想到生活中竟然也有。

“我觉得千月真是要迷死你了,你比唐临风那个草包不知道强多少倍!”郝莹莹的语气里充满赞叹和崇拜,虽然也有那么一点酸溜溜的,但更多的是开心和兴奋,显然很为我感到骄傲。

我们虽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是也算有过未来之约,上次我和她承诺,说我忙完手头的事,可以考虑和她的感情问题。所以在很多时候,她是将我当作未来男朋友一样看待的。

而我哭笑不得,说唐临风怎么草包了,人家学习成绩那么优秀,多少女生迷死他了!

郝莹莹撒着娇说:“我不管嘛,反正我就觉得你比唐临风强,也比唐临风更有男人魅力,千月现在肯定也是这么想的!让千月在你俩中选一个,她肯定是选你,我和她一起长大,实在是太了解她了!说真的,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愿意退出,成全你俩!”

这个郝莹莹,真是太惯着冯千月了,什么好东西都愿意给她,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牺牲型人格?

我问郝莹莹怎么总是想要撮合我和冯千月,她说:“因为千月很可怜嘛,被唐临风伤的那么惨……”

这个论调,上次在小花园,郝莹莹就提到过了,当时我就觉得荒谬,现在一样觉得不可理解。我说她可怜个毛啊,不就失了一次恋而已,人家大豪宅住着,大豪车开着,以后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

我又逼问郝莹莹到底是为什么,她才告诉我说,小时候没少被冯千月照顾和保护,因为她这个性格,很容易被人欺负,每次都是冯千月帮她出头。冯千月帮过她无数次,而她却一次都没有帮过冯千月,所以她总是希望自己能起到朋友的作用,什么时候也能为冯千月做一件事情。

“即便是喜欢的人,只要千月看中,我也会双手奉上!”郝莹莹握着拳头,信誓旦旦地说着,看上去像个中二病爆发的幼稚少女,我估计她是日本漫画看多了,才会说出这种“友情大过天”之类的话。

我伸出手,轻轻在郝莹莹脑门上弹了一下,说你别再开玩笑了。

郝莹莹捂着脑门,委屈地说:“没有开玩笑嘛……”

我没有答话,心里却想,就算冯千月现在对我这个“王峰”有好感了,可当我有天撕下自己的人皮面具,露出“王巍”的真身来时,她应该会立刻弃我而去吧,毕竟我们两人彼此都烦对方,甚至恨不得把对方弄死,这种仇恨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化解掉的。

所以让我选择的话,我宁肯选择郝莹莹,也不会选冯千月的,我在冯千月身上根本不抱一点希望。

当然,现在说这些都为时过早,也远远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所以即便郝莹莹拼命想把话题往冯千月身上引,我也懒得接招搭茬,而是和她扯点别的。

在路边等待疯牛的过程中,我突然想起一个可怕的问题,在来冯家之前,我是作为陪客,想着让郝莹莹进去带给冯千月消息;可是现在情况有变,疯牛进去通报冯天道,是以我的名义,如果冯天道答应见我,那我不得进到冯家去了?

这是我千方百计想要避免的啊!

都怪我之前太兴奋了,听到疯牛愿意帮我通报就心满意足,完全忘了这些问题。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冯天道不屑见我这个小人物,直接让疯牛出来带给我一句话,说他知道这件事了,会立刻喊冯家的人撤退,不会再找我们麻烦,那就完美了!

可惜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大概二十多分钟后,疯牛便骑着摩托返了回来,告诉我说,他们家主愿意见我一面,现在请我进去。

接着又对旁边的郝莹莹说:“不好意思,家主没说见你。”

郝莹莹过来的目的就是帮我传话,现在我自己可以做到,她当然十分开心,也不介意自己不能进去,立刻就说:“没关系的,我在外面等着。”

疯牛点点头,便伸手对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的头皮顿时发起麻来,现在真是骑虎难下了。如果我说不去,直接离开倒也可以,可是我和刘鑫辛辛苦苦搭建起来的势力和地盘就没有了,一切都得从零开始,那真是我想要的吗?

可是面见冯天道,我又无比的心虚,如果我改头换面之后,从没和他见过面,现在倒也无所畏惧。可是上次在学校里,他趴在窗户外面看了我半天,感觉就好像他已经认出我来似的,这让我还怎么见他?

我权衡了好一会儿利弊,最终还是心一横,决定进入冯家,因为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更不能让之前的辛苦全都白费。再说就算冯天道认出我来,那又怎么样呢,他到底是我爸的结拜兄弟,难道还能在暗中给我使绊子吗?

他的目的只是退婚,又不是把我整死!

再说了,到底认没认我出来,还不确定呐。

这么一想,我的胆气也就硬了,重新坐进车里,跟着疯牛的摩托车,朝着冯家的更深处驶去。

有了疯牛的带领,这一路上当然十分顺利,无论是第二道岗亭还是第三道岗亭,都很轻松地穿过去了。最终,来到了冯家的大门口,冯家的大铁门依然恢宏,两边的石狮子依然矗立,“冯府”字样的石碑也依然还在,一切都没有改变,变得是我的相貌,和我的身份。

上次过来,是以冯家家主结拜大哥之子的身份,这次是以冯千月朋友兼救命恩人的身份,不知道所受的待遇会有什么区别?

在冯家的大门口,我又见到了那个面sèyīn沉、头发花白的侯管家,看来冯天道还挺看重我的,让侯管家亲自出来接我。疯牛只将我领到门口,便把我交给了侯管家,郝莹莹则只能坐在车里等我。

侯管家同样做了个“请”的手势,语气温和地说:“王峰是吧?请进来吧!”

我点点头,跟着侯管家一起走进院内。

不对,不能说院子了,人家这叫庄园,更加气派也更加奢侈。上次过来还是冬天,看着有些冰冷和萧条,现在是夏天了,四处都是郁郁葱葱,有翠绿的草地和鲜艳的花朵,还有潺潺的水声和好听的鸟叫传来,仿佛置身于一座天然的森林公园之中。

因为我的记忆力还算不错,虽然之前只在冯家住了一夜,但是对地形也挺熟悉。不过在侯管家面前,我还是假装自己第一次来,小心翼翼地跟在他的身后,不过并没表现出怯场的模样,而是比较坦然和淡定。

侯管家看了我好几眼,目光里露出欣赏的神sè。

置身于冯家的庄园之中,之前的一系列回忆慢慢涌入脑海。无论是咄咄逼人的中年美妇,还是高高在上的冯千月,以及道貌岸然的冯天道,和一帮狗仗人势的下人,全都让我心里很不舒服,让我心中充斥着恼火和仇恨,恨不得将这个地方砸烂、烧毁,好好出一出心中的恶气。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让自己慢慢平静下来。

我告诉自己,我是王峰,不是王巍。

侯管家将我引入别墅的客厅之中,让我先坐一会儿,说他们家主马上就来。

“谢谢侯管家了。”我本能地说道。

准备转身离开的侯管家,回过头来疑惑地说:“你知道我姓什么?”

我的心中顿时咯噔一下,没想到我千小心万小心,还是不小心露了马脚,赶紧说道:“我听外面保安说的。”

侯管家“哦”了一声,这才转身离开。

我呼了口气,心想这种小事,侯管家应该不会找保安去求证吧,那就算是糊弄过去了。同时心中提醒自己,一定不能再疏忽大意了,身处这个地方,必须时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

这次以冯千月的朋友兼救命恩人过来,待遇还是有区别的,上次是冯天道亲自出去接我,这次只是侯管家引了一下,而且还得等待。置身于冯家大到离谱的客厅里面,我喝着面前温润清香的茶水,打量起四周的环境来。

虽然只来过一次,但我对这太熟悉了,无论是头顶奢侈到不像话的水晶灯,还是墙壁上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油画,以及四周穿梭往来的下人,都真实的存在于我记忆中。

上次,我满怀期待而来,却抱着耻辱和失望离去;这一次,又将如何?

我正沉醉于诸多回忆之中,门口突然传来一片杂乱的脚步声,四五个身穿黑sè风衣、面容彪悍的汉子走了进来。以前我来冯家,并没见过他们,但是看他们的衣着和气质,应该是冯家豢养的打手。

这些人一边走一边谈笑风生,互相嘻嘻哈哈地说着话,将这里当作自己家一样,看来地位也不低。他们进来以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我,不禁面露疑惑,问旁边的下人:“这是谁?”

旁边的下人给他们解释,说我是冯千月的朋友,一会儿家主要亲自见的。

这些人都笑了起来:“冯小姐原来也有男性朋友啊。”

不过他们并没和我说话,而是坐在了另外一边的沙发上,似乎也在等冯天道。他们一边等一边聊天,说这几天真是太爽快了,很久没有在外面打过架了云云。

我仔细听了一会儿,才知道他们就是被冯天道派去,这几天侵略、攻击我们地盘的人。

“他们那帮家伙,一听咱们是冯家的人,立刻就吓得不敢出来啦!”

“是啊,打了好几天,也没见过他们老大,真是一帮窝囊废!”

“那肯定啊,家主的名字一亮出来,就吓得他们屁滚尿流了,哪个还敢出来送死?”

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大,气焰也十分嚣张,想到我就是被他们鄙视的一份子,我的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现实就是这样残酷,实力不如别人的话,就只能惨遭碾压和屠戮。

希望一会儿面见冯天道,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正等待着,客厅外面突然又传来脚步声,这次走进来一个面容挺俊俏的小生,看着也就刚刚二十岁的样子,一脸的朝气蓬勃、意气风发,身上的衣服也很华贵,一看就身份不凡。

果然,这个年轻人走进来以后,刚才那几个气焰嚣张的汉子立刻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向他打招呼:“刘公子!”

看他们的语气和称呼,就知道这个刘公子的来头确实很不简单,不知道是哪家的少爷。相比他们对刘公子的尊敬,和对我的无视,如同天壤之别,不过我也并不在意。

刘公子笑嘻嘻的,也和他们打了招呼,说是你们啊,千月呢?

这个刘公子,提起冯千月的时候,语气特别温柔,好像和冯千月关系很好,我的心中不知怎么有点不太舒服。其中一个汉子回答:“冯小姐自从上次回来,就一直在关禁闭,家主不让任何人见她。”

刘公子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丝疼惜之sè,说道:“冯叔叔也真是的,稍微教育教育就行了,怎么还动真格的啦?也就是之前不知道千月跑哪去了,否则我会和她一起去的。待会儿见了冯叔叔啊,我一定要跟他好好提提意见,怎么能这样对待我未来的媳妇呢?”

未来的媳妇?!

听到这个称呼,我的心中顿时吃了一惊,他怎么会叫冯千月是未来的媳妇?

难道他和冯家已经有了婚约?

可是,我和冯千月的婚约还没取消,他又凭什么跳出来说冯千月是她的未婚妻!

其实我也没有想着非娶冯千月为妻不可,还是那句话,如果大家将来能够坐下好好谈谈,确定我和冯千月是互相不喜欢的,那这婚约取消也就算了(所谓的非娶不可、娶了再休,说到底只是气话,可完成可不完成),结果我和冯千月的婚约还在,就蹦出来个刘公子,声称冯千月是他的未婚妻,让我怎么能不搓火!

怪不得冯天道着急地想让我放弃婚约,原来是已经有了下家!

我的脑子嗡嗡直响,几乎怒火冲头,真想把冯天道叫下来,好好质问他一下是怎么回事!

我仔细地打量着刘公子,他长得比我好看,也比我有气场。他有着一切富贵人家小孩该有的特点,飞扬跋扈、自信十足、目空一切、旁若无人,仿佛整个世界都是他的,所有人都得围着他转。

而那些汉子,也没有对刘公子的说法有何异议,显然也认为冯千月就是他未来的媳妇,而且还不断附和着他,说有他求情的话,家主肯定会放冯千月出来的。

刘公子很满意这些吹捧,点着头说:“我觉得也是这样,冯叔叔对我那么好,这点要求肯定会答应的,就能马上见到千月啦!”

不过很快,他的神sè又黯淡下来,叹着气说:“就是千月那个脾气太差劲了,每次都把我打得满头包,连话都不愿意和我多说一句,希望这次能看在我帮他求情的面上,对我好一些吧。”

原来冯千月根本不搭理他,而且对他的态度也和对我一样,动不动就又打又骂的,这样一来才让我心中舒服了一点。不过一想到冯家想要毁约,想把冯千月嫁给刘公子,我依旧火到不行。

那些汉子安慰着刘公子,说没关系的,他们是看着冯千月长大的,冯千月从小就那个脾气,被宠坏了而已。只要刘公子持之以恒,多在冯千月面前说点好听话,一定可以打动她的心的。再说,两人婚事已经定了,这个媳妇怎么着都跑不了,还怕什么?

刘公子拼命点头,说:“是的,我也这样认为,前几天我还报了个泡妞学习班,学了很多泡妞的秘诀,一定会让千月爱上我的!”

他一边说,还一边拿出个头盔来,戴在头上,说道:“这次为了防止千月再打我头,我刻意准备了这个,你们看好不好看?”

那是个摩托车头盔,刘公子戴在头上以后完全挡住了脸,倒是也不难看。但摩托车头盔这东西,骑摩托车的时候戴着很帅,平时还戴的话,肯定就不合时宜,看着像什么变态男。

那些汉子都是一愣,但还是夸奖起刘公子来,说这头盔实在太帅了,很衬刘公子的气质等等。

“嘿嘿,我也觉得很帅。”

刘公子一边说,一边握起拳头,狠狠打了几下头盔,“而且一点都不疼,怎么打都不疼!哦不对,手疼……”

刚见他戴上这头盔时我就想笑,一直忍着,现在看他突然暴打头盔,终于憋不住了,“噗哧”一下笑了出来,心想这人难道是个弱智?这一笑,刘公子和那些汉子,自然纷纷回过头来看我。

“你笑什么?!”

刘公子的声音立刻变得凌厉起来。

看网友对 351 这是个弱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