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53 凄惨的冯千月

353 凄惨的冯千月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二次来到冯家以后,我对冯天道是既期待又害怕。

期待当然是因为想要劝他收手,放我们一条生路;害怕则是因为担心他会认出我的身份,影响我在省城的路。现在冯天道站在二楼,一脸慈祥和蔼的笑意,看向我的目光也满是欣赏,似乎一点也不为我的所作所为而感到生气,像是一个大度而宽容的大哥,让人忍不住心里就暖洋洋的。

但,我已经知道他的外号叫“千面人”了,也知道他那张脸是时时刻刻都能变化的,上次就差点进了他的圈套,这次可不能再上当了。所以我并没有说话,而是抬头仰望着冯天道,想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几个汉子也站了起来,口中纷纷叫着家主、家主,语气之中也夹杂着怒意,似乎想让冯天道为他们报仇。而冯天道摆了摆手,拒绝他们再说下去,还面带着不快说道:“输在一个孩子手上还有脸告状,都出去吧!”

那几个汉子面面相觑,只好悻悻地退了出去。与此同时,冯天道也在侯管家的陪伴下走了下来,戴着头盔的刘公子迎了上去,但是还不等他说完,冯天道就面sè一变,指着刘公子说:“你是谁?!”

刘公子赶紧摘下头盔,说冯叔叔,是我啊!

刘公子露出真面目,冯天道才恍然大悟,接着又哈哈笑了起来,说小刘,你在家里戴这个干嘛?

冯天道的语气温和,态度也很热情,让我想起几个月前,他对我也是这样子的。刘公子解释了一番头盔的用意,逗得冯天道笑声不断,还夸刘公子实在很有创意。

趁着冯天道开心的时候,刘公子倒会见缝插针,立刻提起了冯千月的事情,希望冯天道能把冯千月给放出来。不过冯天道并没当场给出答案,而是让刘公子先上楼到书房去,过一会儿他还有事和刘公子谈。

刘公子说了声好,回头狠狠瞪了我一眼,便转身上楼去了,走路的步子也很张扬,仿佛冯家就是他家。上次我过来,冯天道可没约我在书房谈过,由此也能说明在冯天道的心里,我比刘公子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打发走了那帮汉子和刘公子,冯天道这才朝我走了过来,依旧是一脸温和的笑意,拉着我的手就坐了下来。

恍惚之间,我好像回到了当初第一次来冯家的时候,那时候冯天道就是拉着我的手坐下的,要多热情有多热情,而我也以为冯天道是个很好的长辈,内心始终充满感激和敬仰,当然现在不再会了。

冯天道跟我说着不好意思,说之前那几个汉子都是粗人,如果有得罪我的地方,还希望我能够见谅。

我赶紧说不敢,说冯叔叔能不怪我唐突就好了。再次叫出“冯叔叔”这三个字,我的心中当然充满苦涩和难过,我爸的这个结拜兄弟,真的经得起这三个字吗?

冯天道又向我表示谢意,说那天疯牛回来,将事情都告诉他了,非常感谢我当时能舍命相护他的女儿。

我又说没有,只是本能反应而已,大家平时都在一起,有事也会互相帮忙。

整个过程之中,冯天道和我亲切而温和地交谈着,感觉他并不知道我是王巍,而是真的将我当作王峰对待。那么上次他在教室外面,又为什么盯着我一动不动?这个问题我想不通,当然也不会主动去问,反正只要他将我当作王峰,我就能把这场戏给演下去。

总之在经历过一小段风波之后,我和冯天道终于能坐下来好好地谈一谈,其实我也很意外冯天道能对我这么一个小角sè上心,愿意在白忙之中抽出时间和我说话。

不由得让我想起我妈对他的评价,真的是有一千张面孔,对什么人说什么话,不愧能有今时今日之地位。冯天道问起野狐和刘鑫之间的事,我也以一五一十地说给他听——当然是修饰过后的版本。

趁着这个机会,我便提起这两天的事情,说我和刘鑫都是冯千月的好朋友,希望冯家能够停止对我们的进攻,放我们一条生路。冯天道欣然同意,说之前确实有点误会,现在已经都解开了,当然不会再进行下去。

不过他话锋一转,又委婉地对我提出一个要求,说是希望我们这支势力能够归到他们冯家。并且为此提供了充足的理由,说现在省城道上的水深,我们这样无门无路的,迟早会被人给打垮,如果归顺冯家,可保我们一路畅通,前途无忧。

直到这时,我才看到冯天道老谋深算的一面,原来他肯抽出时间见我,不止是要谢谢我曾救过他的女儿,更是想借此机会收拢我们。一般人碰到这样的机会,肯定是感恩戴德,觉得抱到了一棵大树。但我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因为我和刘鑫各有各的目标,归顺冯家的话就没办法继续下去,难道冯天道会帮我们对付龙玉华和李皇帝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所以,我委婉地拒绝了他的要求,说我们闲云野鹤惯了,实在高攀不起冯家,还是自己玩吧。

冯天道不愧是老江湖,并没因为此事和我翻脸,反而还大力赞赏了我的骨气,并且承诺我说如果在省城遇到麻烦,可以找他帮忙解决。

我都没想到今天的见面会是这么顺利,之前和刘公子,以及那帮汉子闹起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摊上大麻烦了,最后的结果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不管冯天道是真心还是假意,他的表面功夫做得实在漂亮,于是我再次向他提出感谢,并且表示虽然我们不归冯家,但是冯家以后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可以随时开口。

我这当然也是客套话,以冯家在省城的庞大势力,哪里还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

会谈到这里终于结束,冯天道安排侯管家出去送我,自己则上楼去了。其实我到冯家,除了办正事以外,还想着如果能见冯千月一面就好了,以前每天都在一起,突然不在了还挺有点想她的。

现在看来,见是见不上了,但能把事办了就好。

侯管家将我送到大门外面,想到今天此行的顺利,我的心情始终是愉悦的,还向侯管家表示了谢意。告别侯管家后,我便迈着轻快的脚步,来到了我的车里,郝莹莹已经等了我很久,立刻问我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我喜笑颜开,冲她做了个OK的手势,说非常顺利,冯家家主真是个很好说话的人!

郝莹莹当然也为我感到开心,又问我见到冯千月没有?

我说没有,她被关着禁闭呐。

郝莹莹一脸失望的模样,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冯千月了。又说:“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她那么活泼好动,被关禁闭肯定很难熬吧。”

我说放心吧,好歹是冯家的大小姐,冯家不会真让她吃苦头的。

郝莹莹说:“那不一定,你忘了千月之前背上的伤吗?”

这我当然没忘,冯千月背上那些纵横交错的伤口,至今想起仍旧让我心有余悸,冯天道下手真的是太狠了。不过这些事情,我也帮不上忙,在郝莹莹忧心忡忡的时候,我给刘鑫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刘鑫兴奋无比,说他刚才也接到了消息,冯家的人已经全撤走了,就知道我这边进展肯定挺顺利的。

冯天道的速度这么快,让我都没想到。这几天因为冯家的疯狂进攻,我们这边元气大伤,需要好好调整一下了。刘鑫让我赶快回去,说他仍然重伤无法下床,希望我能暂时主持一下大局。

我挂了电话,正准备开车离开,疯牛突然骑着摩托过来,并且敲了敲我的车窗。

这次我能进来冯家,疯牛真是帮了很大的忙,所以我立刻就下了车,向疯牛表示诚挚的谢意。疯牛问我进展如何,我说非常顺利,冯家的人已经撤退,我也准备离开。

疯牛沉默了一下,问我:“你想见冯小姐么?”

疯牛突然间的问题让我愣住,我还没有答话,郝莹莹已经把头探了出来,兴奋的一张脸都红了,激动地说:“想啊,你可以带我们去找千月吗?”

疯牛看了郝莹莹一眼,指着我说:“我只能带他一个人过去。”

又问我:“怎么样,去吗?”

之前进入冯家,就是只有我一人能进,现在去找冯千月,还是只有我一个人能去。郝莹莹特别失望,一副叫苦连天的模样,但还是晃着我的胳膊,让我赶紧答应疯牛。

我来冯家,本来就想见冯千月,这个想法落空还有点小失落,现在疯牛的话,再次点燃了我内心的希望,所以立刻就答应了他。疯牛告诉我说,冯千月关禁闭的地方防守森严,所以我想过去的话需要乔装改扮一下,说完就递给了我一身蓝sè的保安制服,而且大小正合适。

显然,这是疯牛早就准备好的。

我在车里换好衣服,郝莹莹又拉着我说了一堆,都是让我转达给冯千月的话。说起来也没什么稀奇,就是好姐妹之间的体己话,什么我很想你呀,要好好照顾自己呀,出来以后要找我呀之类的,女生之间有时候真的比情侣还肉麻了。

我一一记下,然后再次告别郝莹莹,坐上了疯牛的摩托车。

疯牛载着我,绕着围墙,朝着庄园后方驶去。

冯家的这所庄园依山傍水而建,并不只是那座庄园属于他家,周围的上百亩地好像也是他们家的,否则也不会沿途设置那么多岗亭了。疯牛的摩托车很快将我载到庄园后面的一座山脚之下,那座山并不怎么高,而且人工斧凿出好多条路,山壁之上有一个个门,密密麻麻的,构造有点像悬空寺。

在北方,这叫窑子,就是直接在山壁上砸洞,里面可以住人。

疯牛告诉我说,冯家的一些下人,还有打手、杀手等等,就住在这里,算是冯家的腹地。

山顶有排房子,就是冯家的禁闭室,冯千月就在其中一间。

刚才一路过来的时候有很多岗亭,审查十分严格,哪怕是常驻的老人,进出都要登机。如果不是疯牛载着我,我是肯定来不到这里的。站在山脚下面我就咋舌不已,心想一整座山都是冯家的,这也太牛叉了一点。

当然话说回来,在荒郊野外包一座山,肯定比在城区繁华地带买一栋楼要便宜,不过也很厉害了。之前我虽然来过冯家,但也只在别墅住了一晚,没想到这后面还别有洞天,我所看到的世界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来到山脚下面,摩托车已经不能上去,必须要走着上去。我跟在疯牛身后,顺着山壁间砸出来的小道一步步攀沿而上。一路上当然会碰到不少的人,有的样貌平平,一看就是很普通的下人,有的面相彪悍,实力深不可测。不过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见到疯牛都会打招呼,原来疯牛这个看似面相呆傻憨厚的人,在冯家的人缘有这么好。

当然,这和疯牛超强的实力肯定也脱离不了关系。强者在任何地方都是受人尊敬的,强者不需要会说话会来事,不需要八面玲珑,自有四方来朝、八方皆拜。

疯牛的实力,我捉摸不透,肯定比不上天奴,但是应该和我舅舅相近。当然这些都是我猜测的,在我眼里只要比我厉害的都很牛叉。

我们很快来到了最顶一层的地方,这里也有一排在山壁上砸出来的房间,也就是冯家所谓的禁闭室,据说触犯家法的都会关在这里反省思过。冯千月虽然贵为冯家的大小姐,但是犯了错误一样得在这里关着,任何人都不许帮她求情,这也侧面说明冯天道确实公正严明、赏罚分明。

也是,要统率这么一支大家族,不严格一点肯定要乱套了。

“快到了。”

走到最顶一层之后,疯牛淡淡地说着,然后快步朝前走去,我也立刻跟上。

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冯千月,我的心里竟然隐隐激动起来,而且是越来越期待,连我都很惊讶自己的这种表现,至于这么想念她吗?但是无论如何,我都挺感谢疯牛能带我过来的,所以我快走两步,向他表示了谢意。

“我又不是帮你……”疯牛淡淡地说着。

“???”我迷茫不解地看着他。

疯牛直视前方,默默地说:“小姐特别想你,以至于每天茶饭不思、日渐消瘦,作为看着她长大的长辈,我还是挺心疼她的,所以带你过来见见她,希望能让她开心一点。”

我很吃惊地望着疯牛,很难相信这样柔情的话语会从他的口中说出,原来在他粗犷的外表之下还掩藏着一颗细腻的心,实在是人不可貌相。我还想说点什么,疯牛便淡淡说道:“到了。”

我抬头一看,一扇暗sè的铁门出现在我们面前。这扇铁门风吹日晒,上面已经锈迹斑斑,不难想象里面会是什么样子,冯千月就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闭门思过么?

就在我思绪万千的时候,疯牛已经伸手推开了门。

是的,疯牛轻轻一推,门就开了,没有经过任何步骤,也就是说这门根本就没有锁,里面的人可以随时出来。不过我想,被关了禁闭的人,也没有敢擅自出来的吧。

门里面的景象果然不出我所料,甚至比我想像的还要艰苦,三面都是粗糙的石壁,连个窗户都没有,只能借助门外透进来的一点光亮才能看清东西。屋子里面,几乎什么现代设施都没有,只有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比如暖壶、水杯、脸盆等等,最里面还有一张铺满稻草的石床。

也得亏这是夏天,如果这是冬天,还不要了人的命?

此情此景,让我想起小时候学过的一片课文,小萝卜头住的那个渣滓洞,和这里应该差不多吧。石床之上,坐着一个女孩,她是低着头的,但是隐约可以看到她呆滞的脸,头发都打了结,身上衣服也脏脏的、旧旧的,显然这么多天,她连澡都没有洗过,每天顶多抹一把脸。

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冯千月。

看着冯千月一动不动,似乎和整个房间融为一体的呆滞模样,我的心中犹如针扎一样疼痛,这冯天道也实在是太狠了,对待自己女儿一点都不留情,真把闺女当囚犯一样关起来?

在门打开的一瞬间,光亮照到了冯千月的头上,不过冯千月连头都没有抬,似乎已经麻木,喃喃地说:“疯牛,你又来啦,这么多天,也只有你每天才来看我……”

听着她沙哑的声音,我的心中愈发疼痛,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千月!”在这一刻,我全然忘记了她曾经对我的那些不好,只觉得心里满满的都是难过和疼惜。

冯千月听到我的声音,浑身就像是触电似的,肉眼可见的抖了一下。不过,她还是没有抬头,反而摇了摇头,似乎想让自己清醒一些,苦笑着说:“我竟然听见王峰的声音啦,是不是太多天没有吃饭,导致我出现幻觉了?怎么可能呢,唉……”

见状,我又叫了一声:“千月,真的是我,是我来了!”

同时,我迈步走了进去。

直到此时,冯千月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她看着走进来的我,两只眼睛瞪得很大,脸上也充满了不可思议。她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似乎还在确认这是真实,还是环境。

我继续说:“是我,真的是我!”

再三听到我的声音,再度见到我的身影,冯千月终于相信我是真的来了。她的眼睛一下红了,晶莹的泪花也从其中挤出,她一下就从床上跳了起来,并且飞快地朝我奔了过来。

“王峰!”

冯千月带着哭腔叫了一声,然后一头扎进我的怀里,双臂也紧紧环住了我的腰。面对她突如其来的拥抱,我也完全克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同样伸出双臂紧紧抱住了她的脊背。

“真的是你,你真的来了!”冯千月流着眼泪,似乎仍然不敢相信。

“真的是我,我真的来了!”我用力地抱着她,让她感受着我的体温和心跳,让她知道我是真实存在的。

我以前也抱过冯千月,但是从来没有像这一次这么用力,她也一样,很用力很用力地抱着我,似乎想要钻进我身体来似的。而且我也敏锐地察觉到,冯千月确实比之前瘦了不少,她的身上几乎只剩下骨头了,甚至有点咯人,简直不敢想象她在这里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我紧紧抱着冯千月,冯千月也紧紧抱着我,我们就像一对分开很久又再度重逢的小情侣,贪婪的、尽情地享受着对方的怀抱,谁也别想再把我们两个扯开。

就这样,我们抱了很久很久,冯千月才抬起头,流着泪问我:“你怎么来啦?”

冯千月显然是太过激动了,泪水流个不停,眼睛都哭得红肿了。我伸出手指,轻轻揩着她脸上的泪,说好啦,你先别哭了,再哭就变丑了。

冯千月撇了一下嘴巴,说:“我在这里澡不能洗,衣服不能换,本来就丑,也不在乎更丑一点了……”

说着说着,似乎想起什么,又“啊”的叫了一声,惊恐地说:“我好几天没有洗澡,身上一定臭死了,你快别抱我了!”

她一边说,一边就要挣脱我的怀抱,但我那里舍得将她放开,反而把她圈得更紧,笑嘻嘻说:“不臭不臭,你身上香的很,就是不洗澡也香!”

“真的?”冯千月一脸怀疑地看着我。

“真的!”

为了让她相信,我还低下头去,将头埋在她脖颈间,深深吸了口气,说:“真的很香!”

这个我没撒谎,冯千月身上确实很香。

“哎,你真讨厌!”

冯千月的脸红了,轻轻拍了我一下,又把我推开了,不让我再抱她。站在门口的疯牛都看不下去了,轻轻咳了一下之后,说出去巡逻一下,一会儿再来接我。

疯牛离开之后,冯千月就问我:“是疯牛带你来的?”

我说是的,便把这几天的情况,以及刚才和她爸见面的情况讲了一遍。当然,我没说刘公子和那几个汉子的事,也没必要。冯千月得知她爸前几天派人攻击我们的场子,也是气得不轻,说她爸实在太过分了;但后来又听说我和她爸已经沟通好了,并且她爸已经把人全撤走了,又开心起来,说她爸这点还做得不错。

不过,听说她爸想要收拢我们,却被我委婉地拒绝之后,冯千月小心翼翼地问:“王峰,你不愿意在我爸手下做事吗?”

我摇摇头,说你应该了解我的,我不愿意屈居于任何人之下!

冯千月和我合作了这么长时间,当然知道我的行事风格,无论之前是在金毛手下,还是在野狐手下,都没有打算真的长期干下去,我们的目标是要自己闯出一片天来。

看着我坚定的表情,冯千月也使劲点头,认真地说:“嗯,王峰,我支持你,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等我闭门思过完了,我就出去找你,咱们接着干下去!”

我哭笑不得,说你还出得来吗?

听着我的疑问,冯千月一下就蔫了,显然上次差点遭了枪击之后,冯天道已经绝对禁止她再出门一步了。冯千月无奈地说:“我尽量吧,尽量出去,你要给我留着位子,知不知道?大嫂必须是我!”

话音刚落,冯千月又想起来“大嫂”的形容不对,又立刻摆着手说不是不是,不是大嫂,是大姐大!

我要被她给逗死了,捂着肚子笑了半天,才认真地说:“无论你什么时候来,这里永远都有你的位子!”

冯千月看着我,也用力点了点头,面上露出无比坚定的神情:“我一定会去的!”

接下来,我们也知道相处的时间不多,又抓紧聊了一点其他东西。我把郝莹莹托我带的话都告诉了她,冯千月听得眼泪婆娑,又托我给郝莹莹带了一堆的话,同样的肉麻和矫情,什么“宝贝,我好想你,想亲亲你”之类的话都有,听得我一个男生浑身起鸡皮疙瘩,也算是彻底服了。

我们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不停地说不停地说,但是再多的依依不舍,也终究是要离别的。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应该是疯牛来接我了,所以我们两人再度拥抱了一下,互相道了声再见。

然而,就在我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门外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千月,千月,你听得到吗,你在哪个房间里呢?”

是刘公子的声音!

刘公子竟然也过来了!

看网友对 353 凄惨的冯千月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