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异相

第三百三十五章 异相

一道道巨大的裂谷,触目惊心的撕裂着大地,有的裂谷有炽红的岩浆在沸腾、在汹涌,有的裂谷却蕴藏难以言喻的盎然生机,有些藤蔓从地底深处钻出来,沿着石壁生长,即便已经悬垂千丈,但还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在快速生长。

这是血云荒地近两年来所生的一些变化,就在傀儡分身及血卫藏身的那座裂谷里,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天地精元从地底喷薄而出。

最初只有岩洞最深处才有血腥苔等低级苔草生长,但在过去一年时间,苔蕨藤灌等植物已经疯长满整座大裂谷,荒芜的裂谷、大地,仿佛一座生长百年的原始森林。

在这样的环境下,无论是傀儡分身,还是姚老根等血卫,都能直接感受到天地精元对肉身的无尽滋养。

虽然境界的提升需要对天地法则有更深的参悟,但无论是速度、力量,还是血sè鳞皮的坚韧程度都比以往有极大的提升。

这绝非好现象。

虽然燕州的传承层次比较低,但上古人族在黑山所遗留的残缺岩画,研究数年,陈海还是能获得很大的信息。

血云荒地虽然也庞大无比,但并不能算完整的天地,充其量只能算天地的碎片,这也注定了残缺、荒寂、岩浆横流、动不动就天崩地裂、山摧地覆,才是血云荒地应该有的永恒主题,也不应该有如此磅礴、孕育生命的天地精元滋生。

这地底喷涌而出的天地精元,要不是血云荒地所滋生,而是来自金燕诸州,这意味着什么,则是不言自明。

陈海原以为血云荒地与金燕诸州彻底接上,可能需要数百年甚至数千年的时间,但现在看来,即便黑山那边还没有什么异状发生,陈海也相信整个过程在某个节点后,加速了。

董宁这时候也进入血云荒地。

陈海已经将蛇鳞书送到黑山,蛇鳞书虽然不能让董宁直接进入血云荒地,但作为神殿流传出去的宝物,附有一缕洪荒气息,董宁祭炼蛇鳞书后,以神识蕴养之,她自身的神魂也会变得更加凝炼。

董宁这时候被陈海带入血云荒地,一缕神魂念不仅能滞留更长的时间,甚至短时间内能直接凝聚成一道神魂虚形,而不需要再寄附在简陋的法宝之中。

每次进入血云荒地,董宁还是难以适应裂谷里这种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是她在燕州绝看不到的诡异景象。

看到陈海那傀儡狰狞的魔躯身份,站在一座石崖上眺望大地,董宁凝聚虚形飞遁过来,问道:

“怎么了,半月之期未到,今天怎么突然就要见我了?”

陈海借蛇镯将董宁的神魂念识拉入血云荒地,精神念力消耗极大,常常见一次面都要萎靡大半天,而董宁的神魂消耗更大,因此才与董宁约好半个月见一次。董宁虽然希望能日日见到陈海,但更担心沥泉那边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你可曾想过,我并非燕州之人?”

陈海转身过来问道。“……”董宁微微一怔,问道,“怎么了,突然问这个?”

陈海没有说话,看着董宁神念所凝聚的虚影,等着她回答他的问题。

“在自幼在祖父膝前长大,也听祖父说过许多稀奇古怪的想法,”董宁说道,“祖父说过,修成道胎之后,理论上就能修炼身外分身,应该是能踏上永生不死的仙途,但千百年来燕州天榜强者多如过江之鲫,绝无一人成功过,我也就听听而已。不过,第一次你带我进血云荒地,看到你的血魔身舍后,我便想,你或许不是燕州之人。只是我的修为太低,身舍之修距离我还太遥远了,不是迷了道心,才没有跟你问起,”董宁说道,“但你能跟我说起,我还是很高兴。”

陈海没想到董宁早就想到这点,想想也是,傀儡分身是身舍,姚兴死后留下的尸骸也是身舍,真要是不太愚蠢,看到他的血魔分身后,还猜不到身舍的疑点,就有些太迟钝了。

“我跟你说一个故事,”陈海坐在石崖上,让董宁的神魂虚影,坐到他的血魔巨爪之上,又伸出另一只血鳞爪,在眼前画圆如镜,仿佛将四周八面的光线都抽取出来,在圆镜里编织出一幅画面来,“在这个与燕州迥然不同的天地里,我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个青年,读书、毕业、工作,喜欢一个女孩子,却给不了对方一切,意外遇到从山腹深处挖掘出来的一只苍龙耳鼎,就莫名其妙被龙鼎的器魂带入燕州,莫名其妙的成了神殿守护……”

“……”董宁惊奇而欣喜的看着光幕上所呈现的地球画面,没想到在燕州之外,竟然还有这么一座神奇的天地,而那里才是陈海真正的故乡,半晌过后,才微掩擅唇说道,“我就说呢,在栖云岭初见时,你怎么可能不认识我?而别人将你说得越是不堪,我就越是好奇,不知不觉间就难以自拔……”

“你不觉得我欺骗了你?”陈海问道。

“你伤我的心还不够多吗?”董宁嫣然笑问道,“我在决定嫁入西羌国之时,还是恨不得想着将你揪过来剁几刀解恨啊,亏我对你一片真情,你竟然当众拒婚,害我回到河西都被人指手划脚的数落,但在夜渠山听到你也到大漠了,那时候便觉得死在马贼箭下,那是最好了,反正是不想再嫁给什么西羌少君了。对了,要是张雄、孔鹏没有联手叛变,我顺顺利利的嫁入西羌国,你打算怎么办?”

陈海想起宁蝉儿的建议来,笑道:“大概会顺手将那个鬼少君给阉了吧。”

这会儿,陈海心神微悸。

董宁的一缕神魂是通过蛇镯进入血云荒地,自然是立时感知到陈海的异常,问道:“怎么了?”

“有另外一人进入血云荒地了……”陈海感知到宁蝉儿也进入血魂荒地了,但距离这边极远,没有他的指导,宁蝉儿短时间是不可能发现这处裂谷的存在,他将道禅院与神殿的纠缠推测,以及宁蝉儿以身舍之秘相威胁之事,都说给董宁知道。

“我也听祖父说过道禅院藏着身舍续命的秘密,武钧帝坐化之前,拼命召集宗门玄修炼制续命神丹,到处寻仙求神想找到长生的仙缘,几近疯魔,最后一刻出兵攻打道禅院也非意外,却不知道道禅院历代大天师,也没有一人能勘破生死大关啊,”董宁感慨的说道,“不过宁蝉儿能窥破你的秘密,道禅院或许真藏有身外身舍的修炼之法,只是千百年来,还没有人能个修炼成功罢了。”

“事实上,身外分身入手修炼的难度并没有想象那么高,毕竟燕州有史以来就有很多成功尝试过。只不过,很多人在尝试后,身舍很快就崩坏了,这并非夺舍之法有问题,实际上是难在身舍难求。特别是神魂修为层次越高,对身舍的要求就越高,身舍太弱,神魂太强,就会直接造成过载,甚至维持不了三五天,身舍就会崩坏,但神魂层次低了,却又没有办法去修炼身外分身,这是极难调和的一对矛盾。我是龙帝苍禹用大神通,直接将神魂塞入姚兴的躯壳之内,躯舍弱、神魂也弱,倒也匹配,之后才一步步修炼到灵肉合一,算是续命成功,”

陈海笑道,

“常人想要走这条路,我想除了神殿所收藏的另六具血魔身舍,或能让道胎境天榜人物续命之外,或许也就罗刹域的往生大阵,隐藏着死生甚至转世轮回的真正秘密吧……”

董宁自幼在董良膝前长大,可以说是见识不凡,但也是在进入血云荒地之后,才眼界大开,才认识到燕州宗门的玄修传承层次其实相当低,然而这时听陈海说起夺舍续命、死生大关以及转世轮回,犹觉得天地间的玄奥太深不可测了。

董宁渐渐感觉有些吃不消了,陈海才帮董宁掐断她与血云荒地的神魂联系。

陈海能感知到宁蝉儿有一缕神魂在血云荒地里到处飘荡,但他这时也不想理她,而退出血云荒地,回到聚泉岭天机崖之巅的竹舍之中。

今天在血云荒地滞留的时间额外长,也是为了将董宁的神魂意念拖进来,陈海这时候都觉得神魂困顿,精神念力消耗极大。

除了参悟道之真意外,燕州并没有专门修神的玄诀,这使得燕州绝大多数玄修在进入明窍境之后,修炼进展都变得缓慢,想要恢复消耗过度的精神念力,最有限的手段还是睡觉。

陈海脱去袍衫,躺在小榻上迷迷糊糊的入眠,苏绫走进来时,他还以为苏绫是进屋来翻找什么东西,就没有吭声。

董宁能接受他并非姚兴的事实,除了因为董宁早年在董良膝前长大,对夺舍续命之事早有听闻,也能接受外,更重要是董宁踏入明窍境后,更重视神魂层次的修炼、更重视道之真意的参悟,从而能看淡肉身,但他知道苏绫暂时还没有办法正视这件事。

陈海也不知道要怎么跟苏绫打开心扉说这件事,就听见苏绫站在小榻前窸窸窣窣不知道在折腾什么,片晌后就觉有一具火热的娇躯钻进被窝,从后面搂紧过来,耳畔是苏绫那迷人神魂的喘息娇语:“爷,要了我吧!”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三十五章 异相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