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56 冯家的条件

356 冯家的条件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旺哥说出“王老六”的名字时,我确实整个人都傻眼了。

王老六,那不是已经成为过去时了吗,野狐不是已经帮我搞定了吗,旺哥为什么现在又旧事重提?但是还不等我想明白,我已经被粗暴地拉上警车,呜哇呜哇地朝着最近的公安分局驶去。

坐在警车里面,我的心中仍然惊魂未定,旺哥不跟我坐一辆车,我就是想问问他都没机会。这事实在太扯淡了,之前我还巴巴地教老钉怎么杀人、怎么跑路,结果转眼间我自己被抓了起来,还有比这更荒诞的事么!

无论怎么看,这都像是一个提前设置好的圈套,旺哥显然就是在这等我,在老钉杀人之前就过来了。而知道我和老钉过来的人不多,就是刘鑫和他的一些兄弟,不过我在出发之前,也确实让刘鑫联系过旺哥,还让他记得给旺哥发一个大红包,所以旺哥才会到这来守株待兔的么?

在不确定怎么回事之前,以我的生活阅历很容易怀疑到刘鑫身上,猜测是不是他玩了出一石二鸟,在干掉大板鸡的同时,顺带也将我干掉,巩固他的地位。

但奇怪的是,我一点怀疑他的想法都没有,我本能觉得刘鑫肯定不会干这种事情,所以始作俑者一定就是旺哥,他早就想干掉我了!而究其原因,必然是上次那通报警电话,身为金毛保护伞的旺哥,那批毒品生意失败之后,据说旺哥也损失不少,对我恼羞成怒,处心积虑地报复我也是正常的。

但对旺哥这么贪财的人来说,一般情况下用钱就能搞定,无非是钱多钱少的问题。想到这里,我的心也稍稍安定下来,想着接下来只要扛住压力,安心等着刘鑫救我就好。

到了公安分局以后,针对我的审讯立刻展开,虽然我在这里完全没有熟人和关系,但我也不是第一次和条子打交道了。所以,我咬牙扛着压力,不管对方说什么、出示什么证据,我也拒绝承认自己和王老六的死有关系。

审讯持续了整整一个晚上,最后公安方面也比较疲乏了,只好暂时休息。我在这里无门无路,手机也被没收,所以没有办法和外界沟通,只能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死扛,期待着刘鑫能够救我出去。

接下来的几天里面,他们又对我连续审问了几次,但每次都是无功而返。我舅舅告诉过我,进了局子以后,要么一开始就痛快坦白,要么从头到尾都抵死不认,这次我实行的是后面的战略,一心一意等待救援。

但是没有曙光,一丁点都没有,好像刘鑫的人都死光了。

几天下来,公安方面也厌烦了,虽然没有切实的杀人证据,但认定我仍有重大嫌疑。他们向上级申请过后,便暂时把我转移到了拘留所内,定期展开审查。

自从来到省城,我还是第一次被关进拘留所里,而且万万没想到是缘于一起已经“摆平”的杀人案件。

省城的拘留所和罗城差不多,同样有牢头、有阶级。只是在这里,我失去了一切特权,没有关系没有背景,还被旺哥压迫的我,不可能再过以前土皇帝的生活。

但好在我还有拳头。

因为拳头,我打破了一切阶级,包括牢头对我都得毕恭毕敬。只是“牢头”这个角sè比较复杂,并不是说谁的拳头硬谁就能当,一般来说还需要关系和金钱。

所以我并没夺走牢头的位置,仍旧好言好语地供着他,平时的一切仍旧以他为主,表示愿意在他身前做个副手就好。牢头三十多岁,还算是个挺豪气的汉子,也比较欣赏我的能打,尤其喜欢看我整那些新进,各种整人的花样层出不穷,逗得他哈哈直乐,夸我实在是个人才。

和他混熟之后,他的烟我能抽,他的饭我能吃,他的手机,我当然也能用。

有资格偷藏手机的牢头不多,还好他算其中一个。那天晚上,在我提出我的请求之后,他犹豫再三,才从床铺底下翻出一堆零件,拼出了一个古老的诺基亚手机给我。

我也立刻躲到监控的死角,给刘鑫打电话。

这时候,距离我被抓进来已经过去快一个礼拜了,这期间里刘鑫一直没有消息,不得不让我着急。但即便是过去这么多天,我也一点都没怀疑刘鑫,我只觉得可能他也出了事情。

果然,在我拨了刘鑫的号码以后,手机里面传来已经关机的提示音。

而刘鑫的其他兄弟,我又完全不知道号码。情急之下,我只好又拨了郝莹莹的手机号码。有时候我挺感激自己强大的记忆力,很多熟人的号码都能记得清清楚楚,当然这和我舅舅刻意培养过我这方面很有关系。

郝莹莹接起电话以后还很吃惊,问我在哪,怎么这么久没有消息,还回来参加期末考试吗?

得知我在拘留所里关着,郝莹莹直接就吓傻了,她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学生,哪里经历过这种事情。她紧张地问我:“我可以帮到你什么吗?”

我让她到薛神医那里去一趟,看看刘鑫还在不在,完事以后给我回个电话。

郝莹莹之前跟我一起去过薛神医那,所以也算熟门熟路,也就过了二十多分钟的样子,她的电话就再次回过来了。但,她带给我的消息,却是让我大吃一惊,她告诉我说,刘鑫也被警察给抓走了!

在我的想像里,刘鑫他们可能遭到了大板鸡其他兄弟的报复,怎么都没想到最终迎来的却是这个消息。我问郝莹莹原因,但她说她也不知道,我问她还在不在诊所,她说在,我便让她把手机给了薛神医。

薛神医接起电话,我便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他不知道,反正就前两天,突然来了一帮警察,不由分说地把刘鑫给抓走了。

听到这个答案我就急眼了,骂道:“你不是说你那里最安全吗,条子根本不会去查,你他妈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薛神医也挺委屈,说道:“一般是没事啊,可谁知道你们到底犯了多大的事,让人家警察都找到我家里来了!实在不行,我把医药费退给你们就是,我还觉得你们砸了我招牌呐……”

气得我把电话给挂了。

我的脑中一团乱麻,原来刘鑫也被抓起来了,不知道他是什么罪名,杀死王老六的共犯吗?旺哥做事这么绝情,真要把我们几个赶尽杀绝?他能和金毛合作,能和野狐合作,为什么就是不能和我们合作?

我的心中特别憋屈,也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确实有点乱了手脚,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果我被敌人困住、绑住,那我还能想办法逃走,可我现在身陷囹圄,这是国家机关,除了找关系外,还能想什么办法?

我心里知道,我和刘鑫这一被抓,本就剩余不多的兄弟更加群龙无首,现在随随便便一支小势力都能干掉我们、取代我们了。就算我们日后侥幸逃脱这里,恐怕也难逃覆灭的命运了,旺哥这是真要斩草除根啊!

在这行已经颇有经验的我,早就深深知道不能和官家做对的道理,和官家对上只有一个“死”字。可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得罪旺哥的打算,一直都想和他和平共处来着,是他一定要置我于死地啊。

就在我混乱无比的时候,我手里的手机又震了起来,原来是郝莹莹又回过来电话了。我接起来,郝莹莹特别着急地问我现在怎么办,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在省城毫无背景的我面对这种情况根本束手无策。

但我本能地在女孩子面前保持冷静,镇定地说:“没事,你不用替我担心,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但,郝莹莹真的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凭良心讲,我觉得她比冯千月还聪明,很多时候冯千月都愿意听她的话。郝莹莹似乎察觉到现在的我已经穷途末路,所以她试探着说:“王峰,要不我再去冯家一趟?”

郝莹莹的这个主意让我心中“咯噔”一下,记得上次到冯家去,冯天道承诺过我,说我救过他的女儿,日后如果我有麻烦,可以找他帮忙。虽然在我看来这只是一句客套话,但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如果冯天道真的愿意出手帮我一把,那旺哥肯定是要靠边站的。

所以我立刻答应了郝莹莹的提议,说好,你去试试看!

挂了电话以后,我的整颗心便始终悬在嗓子眼里,一直等待着郝莹莹的回复,以至于当天晚上都没睡好。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管教突然过来叫我,让我到会客室去,说有人来找我了。

我跟着管教来到会客室里,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侯管家。

看到侯管家的刹那,我的一颗心便松了下来,看来郝莹莹的策略起了作用,冯家能把侯管家这么重要的人物拍过来,看来还是挺重视我这事的。冯家一出手,我相信自己必能平安出去。

侯管家见我来了,便伸了伸手,让我坐下。

“你好,又见面了。”侯管家说,满头花白头发的他,什么时候看上去都精神奕奕。

“你好,侯管家!”我也恭敬地打招呼。

“嗯,闲话少说,咱们直接切入正题。”

侯管家轻轻敲着桌子,看着我的眼睛说道:“你的事情,对我们冯家来说不是问题。但我们家主做事一向公平,如果你想我们出手救你,你就必须拿出等价交换的东西来。”

我轻轻咬了下牙,心想我上次舍命救你们的大小姐,难道还不够抵这次人情的吗?这冯天道也太奸诈了,真他妈是头老狐狸。但是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东西的时候,我认真地说:“需要多少钱,您尽管开口。”

侯管家轻轻摇了摇头,有些玩味地说:“您觉得我们冯家缺钱吗?”

“那您……”

“很简单,我们家主上次已经说过……”侯管家依旧轻轻敲着桌子,眼睛里射出自信的光芒,脸上也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你们这帮人,要全部归到我们冯家,从此接受我们冯家的调遣和命令!”

看网友对 356 冯家的条件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