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此生

第三百三十六章 此生

苏绫身量不矮,但在陈海魁梧的身下却显得娇小玲珑,双腿修长,肌肤紧致,因为紧张而夹起来,却被陈海的一条毛腿硬生生的挤开,还有一根东西粗鲁的挤进来,苏绫的心脏顿时就吊到嗓子眼,双手抱紧陈海宽厚的后背,强迫自己不要躲开。

她白似雪的娇躯这时候似染轻红,能感觉到陈海胯下那物的巨大,动作又是那样的粗鲁。

此前她因为知道夺舍之后怕与陈海生出间隙的担心,这一刻烟消云散,而是担心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了这物粗鲁的进入,紧接着那撕裂般的剧痛,令她额头青筋直跳,恨得她咬住陈海的肩头,嗔骂道:“你怎么就这么粗鲁,谁受得了你?”

“你所修秘术,不是有壶吞天地之能?”陈海看苏绫真是痛得厉害,不敢再粗鲁乱动,又好奇的问道。

“你……”苏绫气得真死命下口去咬陈海的肩头肉,但陈海的肩头皮肉奇韧无比,苏绫一口银牙,真正的铁棒也能咬断了,却只能在陈海的肩膀上留几道浅浅的牙印,气急败坏的要将陈海从她身上推开,嗔骂道,“哪有女孩子第一次就用那种丢死人的内媚秘术,难不成这时候还要比拼修为?”

怕苏绫承受不住,陈海虽然说不敢肆意的贪欢享受,但苏绫这般娇憨迷媚的美态,却是他之前没有见过,落在眼底也是销魂无比。

“你的身子怎么这么沉?”苏绫修行也是一波多折,但此时也有辟灵境后期修为,照道理来说凡人之躯再结实,七八尺的身量顶天就两三百斤,毕竟是由血肉构成,但陈海的体重显然要远远超过常理了,她稍不注意,都快要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你真不怕我是魔非人?”陈海问道,侧过身让苏绫依偎到他的怀里。

“怕又有什么用?”苏绫心掂着陈海胸口细软的绒毛,她此时的心思也迷离烫热,体内有一波波热流在滚动,也知道陈海没有尽兴,但今天是再不敢让陈海折腾了,心想等着养好身子,或许真需要用秘术对付这魔头再说。

她对陈海的真正身世,有一瞬时是心生恐惧,但回过头来去想,不管陈海真正身世是人是魔,她此生还能离得开陈海吗?

她不像董宁,能坚强的留在黑山坐镇一方;不像姐姐内心强大、绝世惊艳,无论是周旋于宗门世代之间,还孤鸿行走天下,都游刃有余,她能守、或者想守的地方,就那么一点大。

“以肉身而言,凡魔也并无绝对的界限,而到道丹境之后,人与妖兽都能随意变幻外貌了,妖蜕去兽躯,变换人身,也是史不绝书之事,所谓身舍,也就仅仅是身舍而已,有所不同,也只是修行之法迥异,”

陈海说道,苏绫修为不足,他无法直接通过蛇镯将苏绫的神魂意念带进血云荒地,有些事情也无法解释得太详细,而苏绫今夜睡过来,也是表明她不再管自己是人是魔的态度,但他还是要将她的心结解开,将苏绫柔滑似绸锻的迷人娇躯,搂住怀里,说道,

“而我的内心深处,始终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异乡青年,因机缘流落此域,虽然得到与道禅院一脉相传的秘法传承,但初时也是惶惶难安,走到此时,也是步步小心、步步惊心……”

不管是道禅院的上古渊源,还是陈海的身世是如此的传奇神秘,苏绫都觉得距离她太缥缈了,真正令她心安的是眼前人宽阔厚实的胸膛,以及她今夜真正成为眼前人的女人,要说有什么担忧,也是担忧陈海与姐姐之间难以解开的矛盾。

姐姐揭出陈海的身世,自然是有所图谋的,而是苏绫也知道姐姐宁蝉儿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那种人,但陈海又岂是会轻易受制于他人?

不管姐姐宁蝉儿与陈海,谁受到伤害,都不是她所想看到的。

这才是她最纠结的地方。

“姐姐真要将你的身世揭开,你怎么办?”苏绫担心的问道。

苏绫她此时自然能想明白,她从头到尾所接受的,都只是夺舍转世之后的陈海,这反而让她心里少去一层纠缠与愧疚,但是不遗余力扶持陈海的陈烈,则是一直视陈海为有血缘关系的嫡亲外甥,几乎在陈海身上倾注了所有的感情,也为陈海的崛起做了极大的牺牲。

要不然的话,陈烈此时也是河西最为核心的将帅之列。

而除了吴蒙、葛同、齐寒江、周景元等人外,原昭阳亭侯府诸多精锐将卒,有很多人包括苏原、孙干在内,则都是因为这层血缘上的传继关系,才接受陈烈的安排,留在聚泉岭追随陈海。

一旦姐姐真要失心疯,将陈海的身世揭开来,陈烈、苏原、孙干等人会怎么想,更不要河西董氏等九大世阀以及朝堂之上的那些大人物,到时候绝对会拿陈海的身世大做文章,说不定会联手将天机学宫摧毁。

虽然千百年并无一人能真正夺舍续命成功,但夺舍在燕州向来都被视为冒天下之大不韪的邪法、禁法,到时候陈海被那些自视名门大宗的宗阀世阀视为洪水猛兽般的夺舍妖魔,天机学宫还如何在沥泉立足?

“没关系,你姐姐不会这么做的……”陈海搂紧苏绫的娇躯,安慰她说道。

说心里话陈海并摸不透宁蝉儿的脾气,宁蝉儿杀性甚重,行事又邪得很,不能拿常理去揣摩,他这时候也犹豫着是不是拿留给文勃源的后手,用在宁蝉儿的头上,只是不想苏绫再纠缠这件事。

单纯的媚魔魂种,是没有办法直接去反制宁蝉儿的神魂,但陈海的识海之内,还有一枚蛟形蛊魂,这才控制他人神魂的狠玩艺。

陈海当年待文勃源也算是尽力尽职,但文勃源却对他暗下蛊魂丹,陈海早就打算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想着将蛊魂滋养壮大、在他有十足的把握之后,就用识海内的蛊魂,去控制文勃源的神魂。

这时候他要想用蛊魂,确保宁蝉儿这边不出意外,就只能将文勃源的本源神识炼除掉,将宁蝉儿留在魂魔魂种里的本源神识移入蛊魂之中……

陈海不想对宁蝉儿走到这一步,但他绝不能让宁蝉儿将他这些年来的辛苦布局都搅乱掉。

“我担心姐姐……”苏绫对她姐姐更没有信心。

“我会暂时离开天机学宫,姐姐看到即便揭穿我的身世,也没有什么作用,自然也就不会胡乱做什么了,”陈海安慰苏绫,又不想过多的欺骗苏绫,岔开话题问道,“你自幼寄养到我舅父膝下,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世,又怎么暗中修行道禅院的绝学?”

“听小姐说,侯爷原本是想将我收为养女,但大族那边反对,最终只得入奴籍,受宗门规矩限制,自幼只能学些吐纳调息之法。我原本对身世就有一些记忆,而到十岁那年,姐姐与大天师扮成乞丐跑上门来,就知道更多了,也是那段时间正好侯爷在溅云崖闭关,我与小姐还有赵山等人在太微城府中,我才有机会跟随大天师修行了三个月;再之后就是姐姐两次到河西来指点我修行……”苏绫说道。

陈海微微一叹,没想到大天师巩清为报仇血恨、暗中培植新的势力,不惜数十年如一日,扮成乞丐游走宗门世阀之间,从宗门世阀的奴仆里寻找苗子培养,然后让这些苗子潜伏在宗门世阀之内。

这种水磨工夫,还不是普通人能为啊,也难怪乐毅这些人是那么难挖出真实的身份啊。

不管怎么说,苏绫、乐毅的人生看上去是清清白白,一丁点的疑点都挖掘不出来啊,除了宁蝉儿外,陈海相信宗门世阀之间,还有赤眉教的眼线没有挖出来,但在大天师巩清辞世后,完整的名单应该只有宁蝉儿手里有。

天机学宫有没有宁蝉儿要联系的人?

陈海不希望有,但并不是他不希望,事实就不存在的。

据苏绫所言,仅大天师巩清有生以来,就至少在太微山滞留了三个月,这三个月里绝不可能仅传授宁蝉儿、乐毅两人玄法绝学;甚至大天师巩清以及巩梁等人,在过去七八十年间,曾多次潜入河西暗中收徒。

陈海甚至怀疑舅父陈烈身边,还有赤眉教的眼线。

苏绫的资质是不如她姐姐,但她的身份也极特殊,即便是托付给舅父陈烈收养,赤眉教也有可能会安排眼线暗中照顾。

“你在想什么?”苏绫问道。

“你在陈家长大,可曾觉察到自幼有谁在不着痕迹的在照顾你?”陈海问道。

“不着痕迹?”苏绫起初有些疑惑,但转念就想明白过来陈海是问什么,惊问道,“你是说侯爷身边还有赤眉教的眼线?”

苏绫性子温顺乖巧、又聪明伶俐,在陈烈府上自然极惹人喜爱,但说到关爱又不露痕迹,反而不多了——苏绫瞬时就想到一个人,但又担心陈海会严惩他,一时间有些犹豫起来。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三十六章 此生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