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57 意想不到的熟人

357 意想不到的熟人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原来冯家打的是这个主意!

冯天道确实跟我说过这事,说是注意到我们这一帮人很有潜力,希望我们能够归顺冯家。这种事情本属正常,就好像小公司慢慢发展,就会被大公司收购一样,小公司也乐得背靠大树好乘凉,不过我和刘鑫最终的目标,冯家显然是给不起的,所以我当时就委婉地拒绝了。

但我怎么都没想到,冯家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拿这件事来要挟我们就范,简直就是卑鄙之至、无耻之至,让我心里的火一下就窜上来了。我好歹还救过冯天道的闺女,冯家做事怎么一点都不厚道?

但是仔细想想,又挑不出冯家这么干的毛病来,人家这么大的家族,做事肯定要有衡量,不见兔子不撒鹰么。所以我又平静下来,对着侯管家说:“不好意思,如果是这个条件的话,那我放弃向冯家求助。”

我并非看不起冯家,也并非因为一些恩怨而拒绝冯家递出的橄榄枝,只是冯家确实给不了我想要的东西。他们能帮我对付李皇帝吗,能帮我救出我舅舅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他们只是想利用我,利用我和刘鑫这支势力,来壮大他们家族的力量而已,道不同根本不相为谋!

这次轮到侯管家吃惊了,来时自信满满的他,以为跌到谷底的我会迫不及待地答应他的条件,完全没想到我还是干脆果断地拒绝了。侯管家的脸sè有点yīn沉下来,语气也不太友善地说道:“王峰,你有点不识抬举啊!我一把年纪了,还大老远地跑过来,足以说明我们冯家的诚意,你却给出我这样的答案?你要好好想想,现在只有我们冯家能救你了!”

站在侯管家的角度,我的行为确实有点不识抬举。省城的水深,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多少大型势力纵横交错,稍不注意就会成为神仙打架的牺牲品,投靠冯家这棵大树,是多少零散势力梦寐以求的事!

而我却一再拒绝冯家的好意,在侯管家看来确实有点难以理解。不过我有我的苦衷,而且这份苦衷还不能告诉侯管家,所以只能满怀歉意地说:“实在对不住了,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但,侯管家显然并不认可我的歉意,冷冷说道:“我来找你商量,不过是给你面子罢了。说句实话,你们这支势力,你真能做得了主吗?”

侯管家这一番话,显然有弦外之音,我微微皱着眉头,疑惑地询问侯管家是什么意思?侯管家却不理我,而是轻轻拍了拍手。接着,会客室的门便被推开,一个戴着眼镜的少年步履蹒跚地走了进来,竟然是刘鑫!

原来刘鑫和我关到同一间拘留所了。

刘鑫和我一样,身上也穿着拘留所的囚服,不过他的内伤显然还没有好,每走一步都特别吃力。刘鑫进来以后,便苦着脸说:“王峰,没办法了,再不投靠冯家,咱们恐会遭到灭顶之灾!”

侯管家说了一声明智,又得意地看了我一眼,接着站起身来,冲着刘鑫伸出手去:“你放心吧,我们冯家会善待你们的。”

刘鑫一瘸一拐地走过来,伸手握住侯管家的手,微微躬身说道:“那就麻烦侯管家了!”

看这样子,侯管家在找我之前,已经和刘鑫谈过,并且已经达成共识。道理上讲,刘鑫是我们这一干人的老大,他的当然有权力选择是否归入冯家,我的意见不过只是参考而已,根本无法阻挡整件事情的发生。

我的脑子一阵阵眩晕,仍旧无法接受这个现实,记得我刚从冯家回来的时候,曾和刘鑫短暂地谈过这事,他很赞同我拒绝冯家的做法,怎么现在就变卦了呢?

当然我也能理解他的所作所为,至少目前看来我们已经山穷水尽,如果再不找外力帮助的话,恐怕一辈子都走不出这间牢房去了,还谈什么报仇?但是看着刘鑫和侯管家握手的模样,我的心里还是难受极了,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憋屈。我忍不住说道:“刘鑫,你可要考虑清楚,加入冯家以后,你的仇可能一辈子都没法报了!”

刘鑫回过头来,一脸无奈地冲我说道:“王峰,咱们现在不要想那么多了,先从这个地方出去行不行?路是人走出来的,想要报仇总有办法!”

听到我们的对话,侯管家也挺好奇的,就问刘鑫要报什么仇?刘鑫便一五一十地给他讲了自己师父被龙玉华杀害,想找龙玉华报仇的事。侯管家听完以后,点着头说:“原来如此,不就是个龙玉华么,我们会帮助你的!”

刘鑫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仿佛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询问侯管家是真的吗?

侯管家还没答话,我便嘶吼起来,说你觉得可能是真的吗,龙玉华是什么人,冯家会为了你去得罪他?刘鑫,你不要太天真了,以冯家的做事手段,到时候只会不断地利用你、压榨你,让你做很多很多事情,直到你死去的那天,也不会帮你报仇的!

我这番话说得歇斯底里,不仅震住了刘鑫,还激得侯管家怒火中烧。侯管家面sè涨红,指着我说:“王峰,我们家主对你算不错吧,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你很了解我们冯家么?要不是看在你曾救过我们大小姐的份上,我现在都要用大耳刮子抽你了!”

我盯着侯管家,多想跟他说,冯家是什么做事风格,我实在太清楚了。我找你们帮我对付李皇帝,冯天道就要让我签下退婚协议;我找你们将我救出囹圄,你们就要借机归拢我们这支势力;这种没有利益绝不出手的作风,要去对付龙玉华,怎么可能?

但是最终,我一句话都没有说,而是转头看向刘鑫,说道:“我说的话,你好好考虑考虑!进入冯家之后,你什么自由都没有了!”

侯管家也跟着说道:“刘鑫,你不要听他的话,我个人在这给你做个保证,我们一定会帮你对付龙玉华的!”

好在这次,刘鑫没有被侯管家所画的大饼给诱惑到,而是看着我说:“不然怎么办呢,咱们总得先离开这个地方吧,如果连命都没有了,还在乎什么自由?”

侯管家点头,说对,说得没错,要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

而我却稍稍松了口气,知道刘鑫说出这样的话,起码说明还是能听进去我的话的。于是我继续说道:“刘鑫,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想办法把咱俩都救出去的。宁做鸡头不做凤尾,咱们一定要靠自己的能力起来,而不是依靠所谓的冯家!刘鑫,你一定要相信我!!”

旁边的侯管家却是冷笑一声:“自己出去?说得那么容易!我已经调查过了,你们这支势力刚刚冒头不久,唯一的靠山就是那个叫‘旺哥’的,现在是旺哥要干你们,还有谁会来救你们?”

但,不管侯管家怎么冷嘲热讽,我和刘鑫这么长时间以来的感情不是假的,彼此之间建立的信任也无坚不摧。他愿意相信我,也愿意给我机会,他的面sè渐渐红润起来,显然被我所说的话打动了、触动了,他用力地点了点头,说道:“好的,王峰,我等着你!”

刘鑫这一句话说出来,侯管家就知道自己之前的努力全白费了,他微微地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喃喃地说:“你们这帮年轻人啊,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这么大好的机会摆在面前都不知道去珍惜。唉,罢了,你们要走弯路,你们想去碰壁,我也是拦不住的。实话告诉你们,我们冯家的耐心也有限度,既然你们这次不识抬举,以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再想反悔也不行了。”

说完之后,侯管家便迈步朝着门口走去。打开门的瞬间,他又回过头来,带着一丝嘲讽的语气说道:“我倒想要看看,你们打算怎么出来?”

而我和刘鑫,都没理会侯管家的轻蔑,只是相视着微微一笑。

侯管家离开以后,我忍不住说:“刘鑫,真的这么相信我么?”

“当然。”

刘鑫面露坚定,带着斩钉截铁的语气说道:“王峰,我认识你的时间虽然不长,可你在我心里一直是个神人,我觉得你既然有把握说这些话,就一定可以做到!”

我又忍不住问:“那要万一失败了呢?冯家这边的路可是已经堵上了……”

还不等我说完,刘鑫就打断了我:“失败就失败了呗,那咱哥俩一起奔赴刑场,黄泉路上还有个伴呐!”

刘鑫豁达的态度让我动容,也让我心里觉得暖洋洋的,但我还是忍不住说:“可拉倒吧,杀王老六这事,我是主谋,你最多算共犯。要死也是我死,你判几年就出来了,一起死个屁啊……”

随后,我和刘鑫便被各自押回号子。

而我,在所有希望落空之后,也展开了自救的准备工作……

回到号子以后,我装成没事人一样,该干什么还干什么。饭照吃、活照干,还陪我们牢头玩耍,看上去什么事都没有。牢头问我之前去干什么了,我也说是一个朋友过来找我,没有泄露丝毫信息。

总之,我看上去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在押嫌疑犯而已。

夜幕终于慢慢降临。

大概凌晨一点的时候,我在确认所有人都睡着以后,便悄悄翻身从床上爬了下来,接着悄无声息地潜到门口,摸出一截铁丝开始……

进来之前,我所有的东西都被搜走,但藏一截铁丝对我来说不是难事;铁门的锁也比其他锁都复杂,但对我来说同样不是难事,我舅舅教我的技能,足够我受用终生。

——别问我为什么我舅舅这么厉害,还心甘情愿地坐了二十年牢,我也不知道!

不过如果是我,我也不会轻易这么干的,跟官家做对肯定没有好下场。我猫着腰悄悄潜出,又撬开一道看上去坚不可摧的铁门,穿过一条明晃晃的走廊之后,便来到值班的办公室门前。

里面的几个管理人员都在睡觉,而且是呼呼大睡。

我在这里住了好几天,已经掌握到了他们行动的规律。虽然按照规定,他们应该一个小时巡查一次,不过一般情况下他们都在睡觉,只有在第二天早上八点交班的时候才会象征性地巡查一下。

这倒也不能怪他们渎职,这里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固若金汤,就是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当然,除了我和我舅舅这种人之外。另外我也相信,高手肯定还有很多,只是大多并不愿意这么干罢了,就算逃出去又有什么用呢,只会换来更加严厉和疯狂的追捕而已,个人能力再强又怎么强得过官家?

我从办公室的墙上偷了一套衣服出来换上,然后趁着夜sè悄悄潜出,就是哨塔也没发现端倪。出来之后,我大口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又偷了一辆停在门口的面包车,扬长而去……

重申一遍,我不是越狱,因为我在第二天早晨交班之前,还会回来的。

我现在要去做一件能够救出我和刘鑫的事。

我开着车,来到了某个KTV的门前,这里是我在省城起家的地方,也是我梦想起航的所在。这里曾经热闹非凡,这里有蚊子等等一干对我忠心耿耿的兄弟,但是因为连续数次的打击,各方势力轮番登场、侵占、破坏,老板不堪重负,暂时先关了门。

我进了KTV里,来到之前我最常呆的办公室里,从沙发下面掏出一包以前我藏在这里的钱。像这样藏钱的所在,我还有好几处,因为我知道在这世上行走,钱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我拿了这一大包钱后,又开着车穿街过市,来到一个普普通通的住宅小区。

旺哥就住在这里。

旺哥这些年虽然捞了不少钱,但他毕竟是个公职人员,钱财不好外露,只好委屈自己仍旧住在普通的小区里面。

我仍旧坚信,用钱是可以搞定旺哥的,我和刘鑫这次之所以被撸,肯定还是因为孝敬的不够。之前我对旺哥做过一番调查,这人贪财又好sè,时间紧急来不及给他找什么美女了,毕竟我第二天早上七点之前就要回去,还是直接给他金钱比较划算。

我不知道上次金毛那批货被查之后,旺哥到底损失了多少钱,但我可以尽量给他补上,并对他承诺如果不够,我还可以再加。

这件事我不敢交给别人去做,我担心别人会搞砸了,而我以前在罗城的时候,没少和官家的人打交道,自诩还是有些经验的。所以为了自救,我不惜铤而走险地从号中潜出,就为了能够获得和旺哥单独面谈的一次机会。

我有很大把握能说服他,反正他是为了求财,又何必和钱过不去呢?

当然,如果失败的话,我会直接把他杀了,然后再潜回号里,反正我人是在号里面的,怎么着也不会连累到我的身上。这是下策中的下策,我并不希望走到这一步,毕竟出来找旺哥是我唯一的办法了。

到了住宅区门口之后,我便把车停好,带着一大包钱准备进去。还有好几个小时,应该足够我和旺哥好好谈判一番了。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就在我刚走两步的时候,小区里面便迎面走出来一个人,看到这个人的时候我吓了一跳,竟然好巧不巧,就是旺哥!

这么晚了,他这是要去哪里?

我立刻闪身,藏到了旁边的草丛里面。

好在旺哥并没有看到我,他行迹匆匆地往外走去,神sè也很匆忙,似乎要去赴什么约。他的车子就在门口,坐进车里就往外走,我不知道他去哪里,但也赶紧开车跟上,同时心中庆幸来的正是时候,如果再晚上几分钟的话,就要和他失之交臂了,进了他家也找不到他,那可真是亏大发了!

因为我并不知道车里还有没有其他人,所以也不敢上去拦截,只是默默在后跟着。旺哥的车子拐了几道弯,上了绕城高速,行了二十多分钟,又在某个路口下去,朝着一个新的开发区驶去。

省城和国内大部分城市一样,正处在高速发展的阶段,有老城区也有新城区。老城区暮气沉沉,街道狭窄楼房低矮,新城区则蒸蒸日上,高楼大厦比比皆是,马路也宽敞的很。

经过长期的实践,我的追踪技术已经十分高超,所以整个过程之中,旺哥并没发现我的存在。最终,旺哥的车子开到某个极其奢华的五星级酒店门口停了下来,我也远远地停了下来,躲在车里密切观察着旺哥的动向。

旺哥停好车后,很快就下了车,步履匆匆地朝着酒店里面走去,显然他要见的人就在里面。我也赶紧跟了上去,始终距离他不远不近。这间酒店极其奢华,即便已经凌晨两点钟了,里里外外依旧灯火通明。

旺哥走到吧台处,似乎在询问什么,接着便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在他进入电梯之后,我也跟了过去,看到电梯停在13层,我也立刻坐了另外一部电梯,也到了13层去。不过电梯的门一开,走廊口处竟然站着两个彪形大汉,立刻凶神恶煞地指着我说:“干什么的,出去!”

其实我现在穿着管教的制服,不管年龄相不相符,起码外表看着是个公安,一般人看到都会打怵,这两个大汉却完全不鸟我,直接就赶我走,确实狂的可以。

这么的狂,背后必定还有更厉害的人物撑腰。

如果是在平时,我的玩心乍起,估计还要耍耍威风,查查他们的身份证之类。不过我并没那么作死,毕竟我现在还是从号里逃出来的,所以我立刻连连道歉,按了关闭电梯的门,重新下楼去了。

13层有人把守,可以断定旺哥就是到那里去了,我不知道他去找谁、和谁见面,但我知道我今天晚上必须要找旺哥,和旺哥见面。我的身家性命,和我在省城的未来,全被这个家伙捏在手里!

那两个大汉,一看就是道上的人物,所以旺哥来参加的肯定不是政府会议,估计是和哪个道上的大哥见面。不过,哪位大哥这么有面,凌晨两点也能把旺哥给叫过来?

我的好奇心真是越来越重了。

我在酒店里各个楼层穿梭一阵,终于找到一个正推着车子打扫卫生的保洁。我把这个保洁打昏,将他藏在某房间里,然后换上他的衣服,戴上他的帽子和口罩,以及手套,再把我那一大包钱藏在手推车上的一堆杂物里面,推着车子重新来到13楼。

这一次,两个彪形大汉没有再阻拦我,只是瞥了我一眼之后,便放我进去了。这一楼层里静悄悄的,地上铺着厚实的红sè地毯,我不知道旺哥在哪一个房间,所以只好一个个地去找。

当然在找的过程中,为了不引起人的注意,我还要兼作打扫卫生。好在我以前在罗城打扫过厕所,干这种活儿也是熟门熟路,一般人看不出破绽。我推着车子,一个又一个的房间走过去,在走到某个房间门口的时候,终于从里面听到了隐隐的说话声。

我轻轻把门推开一条小缝,看到里面原来是个小型的会议室,里面坐了十几个人,旺哥就在其中。正在讲话的坐在首位,是个已经六十多岁的老人,脸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看着像个政府官员——但我知道他不是,他身上有那种淡淡的杀气,显然是个已经洗白上岸的绿林好汉。

我不认识他,但本能觉得这人应该挺厉害、挺有本事的,因为旺哥听他说话的时候毕恭毕敬,像个小弟一样,他身上有种不怒自威的气质。

我又去看在座的其他人。

我一眼看过去,本能就觉得在座的十几个人里,都是雄霸一方的人物,个个身上都有超然的气质,那是久居上位才能熏陶出来的气场,旺哥虽然坐在他们之中,但也有点相形见拙。不过他们在那个坐在首位的人面前,都是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

我一个个瞄过去,看到其中一个人时,顿时就呆住了,眼睛也忍不住瞪大,因为他竟是我的老熟人,罗城桃花园的火爷……

看网友对 357 意想不到的熟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