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千风万音塔

第四百六十七章 千风万音塔

新光城西北,一座形状奇特的高塔巍然耸立。

尉迟霸满意地看着眼前新建成千风万音塔。

塔高一百零八丈,通体由金属和岩石打造,金属的花纹遍布整座高塔。千分万音塔的形状非常奇特,和普通高塔的下粗上细不同,它是上粗下细。五十丈以下,都是笔直的圆柱塔身,就像大号的铁棍。五十丈以上,开始出现横生的分杈,越往高处,分杈越密集,远远看去,就像一个铁棍顶着一颗大号的松塔果。

但是最奇妙的,是那些万千分杈的顶端系着的无数风铃。

当风吹过,细碎的风铃声远远传开,能传出百里开外。

尉迟长老对面前一位发须皆白,衣着朴素的老者感激道:“这次真是感谢笛师,此塔巧夺天工,是我新光城万世之基业。非是笛师,何人可成?”

老者凝视高塔的目光带着一丝欣慰,此时闻言,摇头道:“老夫不敢窃他人之功。巧思是安城主的,老夫是见猎心喜,还颇有收获。新光城能有安城主这样的能人,老夫也放心了。”

这位衣着朴素的老者,就是一代乐理大师笛心远。他以前归隐感应场,建造九音堂,平日里闲云野鹤。血灾爆发时,他正好在外云游,躲过一劫。

笛心远是新民出身,年幼时颇为坎坷,颠沛流离,游历天下,终成一代大师。

乐理是非常偏门的领域,哪怕血灾之前,人们都依然追求力量,有多少人会去钻研音律?如今就更不用说,每个时代的乐理大师数量都十分稀少。

笛心远是当今唯一在世的乐理大师。

千风万音塔的建造之所以能够打动笛师,一个原因是像此类涉及到乐理的大型建筑非常少见,他很感兴趣。

另一个原因便是他新民的出身。

年轻的时候笛心远因为新民的身份没少受冷眼,对世家有着本能的厌恶。在晋升大师之后,他拒绝是许多世家招揽,而选择归隐感应场。

拓荒令之后,他还是随着大流,来到新光城。

他当时看到安丑丑带来的千风万音塔的方案,就震惊无比。而在实际参与的过程中,他愈发欣赏相貌如其名的胖子。他对安丑丑的推崇,是故意说给尉迟霸听的。

以他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尉迟霸不会当没听见。

尉迟霸果然满是欣慰地赞赏道:“新光城可以没有我这个老头子,但不能没有丑丑。【丑象】之名,这个象字真是贴切,大象所在,无惧狮虎。神国有【病虎】北水生,我们新光城有【丑象】安丑丑!”

安丑丑惶恐道:“长老谬赞,不过丑丑份内之事,安敢与北水生比肩?”

尉迟霸哈哈大笑:“有什么比不了?我说比得了就比得了。有你打理新光城,我也就心无牵挂登上此塔。”

叮铃铃。

细碎的风铃声就像悦耳的潮水,高塔上无数银光闪动,就像阳光照亮粼粼的水波。

高塔的边缘亮起一道若有若无的银sè光痕,那是金风。

“风来了!”

鱼今的轻呼,语气透着莫名的欢喜和兴奋。高高挽起的刀髻,还是那么醒目。时光没有在她的脸庞留下痕迹,却像一块看不见的磨石,把她周身的凌厉气息打磨圆润。

这是岁月的温柔,也是大师的安和。

在她身旁的铜鬼仰着脸,闪闪发光的铜面具之下,曾经不怒自威的眼眸变得深沉。只不过站在那,都散发着铜浇铁铸的气息,让人生出无法撼动之感。

他们两人晋升大师的时间,相差只有三天。

铜鬼的目光凝视着高塔,高塔周围浮现的若有若无银sè光环,那是金风之环。金风在汇集,千风万音塔的风铃声仿佛能够有着某种神奇的力量,引来风的追逐。

风在不断地汇集,金元力也在不断地汇集。

短短的时间内,千风万音塔周围环绕的金元力,已经充沛得让铜鬼感到吃惊。他心中略一盘算,还没有结果,身旁的鱼今忽然开口:“整座塔汇集的金元力,相当于九座大型的金元力池。”

两人默契无间,不用他说,鱼今便知道他心中所想。

铜鬼赞叹:“真是壮观啊!”

安丑丑听着大家的赞叹,高兴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内心激动无比。

他的压力很大。

叶夫人在天心城的所做所为,早就传开了。他们有内幕渠道,知道得更多,因此感受到的压力也更大。

在场诸人都是喜气洋洋,他们都明白,这座千风万音塔建成,对新光城来说有着无以伦比的意义。

就在此时,忽然笛师问:“老夫有个疑问,还请尉迟长老解惑。”

尉迟霸大方道:“笛师请说。”

笛师脸上不解道:“此塔功效极大,可谓新光重器。但是此塔汇集元力极为庞大,很容易引来强大的荒兽。为何不建在城内?如此一来,也不会有失,所得元力,虽然稍有减弱,但是比起安全,这点损失还是很值得。”

尉迟霸闻言,点头道:“笛师所言很中肯,不过有一点,还未见告笛师,老夫将入驻此塔,借此塔之力,冲击宗师。”

笛师脸上露出惊容,旋即恍然大悟:“长老雄心!”

他眼中浮现一丝佩服之sè,尉迟霸冲击宗师失败过,还有勇气冲击宗师,这是极为难得。让他不由想到另外一个人,乐不冷。

宗师之前的岱纲极为闪耀,能够打败他的人屈指可数,乐不冷就是其中之一。

乐不冷连续不断冲击宗师,从未成功,却从未放弃。他为人孤傲,招来诸多的非议,但是他心志之坚,便是他的敌人都绝不会否认。

冲击宗师一旦失败,对冲击者的打击可谓是毁灭性的。每过一段时间,都有大师在冲击宗师的过程中陨落。哪怕生侥幸活下来,境界都会大幅度倒退,心神遭受重创,绝大部分人终生都无法从失败的yīn影中走出来。

所以,当笛师听到尉迟霸说打算再次冲击宗师,心中也不由生出敬意,他知道这有多么不容易。

尉迟霸神sè平静,波澜不兴,语气缓慢如重锤:“我从小见过太多不平事,立志长大后必为我新民发声。可惜所作有限,心中有愧。血灾前,我常叹我等新民生存之艰。血灾后,新民处境愈发艰难,我那时便知,我们太弱小,只有抱团才能生存,不能指望世家和长老会。”

其他人听着大长老的话,神sè触动。

“我把大家带到此处,建立新光城,只是希望我新民能在此乱世有立锥之地。我自知才能浅薄,天资庸钝,做到这个地步,已是极限。”

其他人张嘴欲言,他摆手打断,带着几分自嘲道:“人贵自知,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如今新光城稳定,基业已成,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心无牵挂。未来怎么走,我也不知道,我的能力就这么大。但是看到丑丑的千风万音塔,我找到了另外一个可能,冲击宗师。”

他的语速不快,语调平稳,但是到此刻,却多了一份激昂,眼睛闪动的光芒决绝如刀。

“此塔建于荒野,确实会吸引凶厉荒兽前来,这也是老夫的目的。杀万兽以窥宗师之道,要么宗师,要么死。除此之外,别无他途。”

他目光扫过大家,笑了笑:“如果侥幸宗师,我会带大家继续向前。如果失败,我已尽力,生无恋,死无憾。”

鱼今的眼眶一下子红了,铜鬼的呼吸变得粗重,拳头不自主握紧。

安丑丑心中堵得慌,但是却只是安静站着。

他比其他人看得更明白,宗师才是真正的立足之本。没有宗师,意味着他们始终无法登上最顶级的舞台,也意味着他们没有任何获胜的可能。

没有宗师结果,就是被吞并,仅有区别就是时间的长短。

他猜测叶夫人肯定也知道这一点,也一定有所准备,只是他猜不到叶夫人会怎么做。难道叶夫人真的以为能够靠一批大师来获得胜利?

尉迟长老所作,是用自己的性命,给自己也给新民去博取那一丝存在理论上的希望。

作为新民的首领,尉迟长老虽然在能力、格局、手段上都远不如叶夫人,但是在承担上,他却不输于任何人。

笛师心中叹息一声,目光带着敬意。

尉迟霸仰着脸凝视着千风万音塔,自言自语道:“十天后,我登塔。你们若有事,赶紧抓紧时间。”

安丑丑出列,正sè道:“属下有事请长老定夺。”

铜鬼和鱼今朝安丑丑怒目而视,这家伙真是半点眼力都没有,还真挑这个时候,太煞风景!

尉迟霸倒不介意,笑道:“丑丑有事就说。”

安丑丑沉声道:“前些天在清水城发生战事……”

听完安丑丑把清水城的事说完,尉迟霸点头:“艾辉此人我知道,我们以前招揽过他,不过被拒绝了。没想到他实力进步这么快,果然天赋惊人。丑丑说起此事,想必另有深意。”

安丑丑心中暗叹,长老是个好人,但是对一些事情的敏感度实在太迟钝。

他沉声道:“清水城如今已经改名听雷城。第一位雷霆大师,长老可还记得第一位剑术大师昆仑?如今的天锋部,大半是剑修。”

尉迟霸反应过来,动容:“丑丑是说艾辉有组建一部之能?”

其他人闻言,都愣住了。

安丑丑神情肃穆:“昆仑在前,艾辉在后。天锋在前,雷霆部如何不能在后?”

尉迟霸大为意动:“丑丑的意思是?”

“招揽他,不计代价!”圆滚滚的脸上霸气显露,接着斩钉截铁道:“如果他不来,那也不能让他投靠天心城!”(未 完待续 ~^~)

看网友对 第四百六十七章 千风万音塔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