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58 火爷的帮助

358 火爷的帮助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到火爷的瞬间,我是真的惊了,完全没有想到他会在这出现。不过想起他曾说过,他的上级是在省城的,似乎也明白了几分,首座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老者,显然就是他的直属上司。

原来旺哥和火爷是一个圈子的人!

记得我刚对旺哥有所了解的时候,就曾奇怪他为什么官职不高,人脉却很广泛的样子。当时我就想着,这人的风格和火爷差不多,同样都有一张庞大的关系网,能够摆平不少棘手的事情。没想到一语成谶,他和火爷还真是一路的人,同属那个黑框老者的手下。

火爷曾经和我说过,他的上级在省城扮演“交际人”的角sè,处处帮人消灾解难,然后从中牟取利益。我妈的委托,他接;李皇帝的委托,他也接;只要是他力所能及,又对他有利的事,他都接。

现在我明白了,这帮人就是个庞大的组织,将各种关系和资源整合起来加以利用,而这个组织的头头就是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老者,在省城也是个能够翻云覆雨的大人物。

我正看的聚精会神,后领突然被人一把抓住,一声愤怒的轻喝在身后响起:“你干什么!”

我吓了一跳,一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回过头去,看到是刚才守在电梯口的壮汉之一,正满脸怒容地瞪着我,我赶紧战战兢兢地解释,说打扫到这个房间来了,看到里面有人,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汉子呸了一声,问我是不是脑子进水了,知道有人还把头往里面凑?接着他又一指旁边的卫生间,说:“你去那里打扫一下!”

我连连称是,立刻推着车子走进卫生间里。进到里面,一股恶臭顿时袭来,原来是有人喝醉酒吐在这了,怪不得叫我进来打扫。我暗骂了几声,摸出工具来开始清理,我一边打扫一边心想,就是火爷在这也不起什么作用,不说我俩在罗城的时候已经闹翻了,就算他还认我这个“一只手数得过来”的朋友,我也不会主动暴露身份求助他的。

所以,还是要把心思放在旺哥身上。

他们这会应该不会开一晚上,只要耐心等着,一定能有和旺哥单独相处的机会。我以前打扫过厕所,干这活也是轻车熟路,所以很快就打扫完了。完事以后,我出去观望了下,看到会议还在进行,便又躲回到卫生间来,摘下口罩抽了支烟,寻思一会儿该怎么和旺哥交谈。

烟是这保洁衣服里带的,不是什么好烟,不过我也抽的津津有味。

正抽着烟,卫生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竟然是火爷走了进来,吓得我赶紧就拽口罩。但是拽到一半,又想起火爷根本不认识我,我怕个啥?所以我又装作淡定的模样抽起眼来。

火爷看了我一眼,同样没有什么表情,走到小便池的边上撒起尿来。刚才隔着门缝看得不太清楚,现在距离近了,发现火爷和以前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副精神矍铄的模样,身上穿着唐装,身子骨看着也很硬朗。

想起我俩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李娇娇和程力的订婚宴上,因为他的上级接到李皇帝的委托,要保证他俩的订婚仪式顺利进行下去。那次,火爷让人把我像条狗一样丢了出去,一点都没顾及我俩曾经的情谊,还说什么我是他一只手数得过来的朋友……

回想起种种往事,还真是叫人感慨万千。

正沉浸在回忆中的时候,火爷已经方便完了,不过他并没有出去,而是径直朝我走了过来。我的一颗心提了起来,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火爷走到我的面前,说道:“小兄弟,借支烟抽,快憋死我了。”

我轻轻松了口气,从口袋里摸出烟盒,说:“不是什么好烟!”

“没有关系。”

火爷抽出一支,又跟我借了火,和我站在一起抽烟,甚至还和我攀谈起来,问我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在这干活能挣多少钱等等。我心里觉得这火爷也真是闲,和个打扫厕所的也能聊这么多,不过还是胡编一气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火爷一支烟抽完,才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了一声小伙子,好好干,才转身离开。

我抓紧机会问了一句:“你们什么时候开完会啊,我还要进去打扫卫生。”

火爷笑了一声,说道:“快了!”

火爷离开以后,我又等了一会儿,果然听到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开了一点门缝往外面看,果然是会议散了,众人正往外走,不过他们并未离开这一楼层,而是各自进了一个房间,看样子今晚就要在这休息。

等到外面彻底安静下来以后,我便立刻拉好口罩,推着车子走出门外,走向旺哥刚才进入的房间。我转了一下门把手,没有打开,看来已经反锁,便敲了敲门,说道:“先生,打扫卫生。”

里面传来旺哥的声音:“打扫什么卫生,明天早上再说吧!”

我又说道:“不好意思,刚才接到后勤电话,说您这里的卫生用品忘记换了,我来换套新的。”

里面传来旺哥骂骂咧咧的声音,不过他终于还是给我开了门。但他只给我开了条门缝,说道:“把东西放下吧!”

我要和他谈话,肯定不能这样,于是我用力一推门,旺哥被我逼得连连后退,我也立刻窜了进去,顺便把门迅速关好。旺哥的脸变得震惊,立刻指着我说:“你干什么?!”

在他大叫、发怒之前,我迅速从手推车里摸出自己的包裹,接着“哗啦”一声往外倾倒,一茬茬红sè的人民币顿时跌落出来,迅速在旺哥面前堆积成一座小山。

旺哥更加吃惊,看了一眼地上的钱,又盯着我说:“你是谁?”

我慢慢揭下自己脸上的口罩,说道:“旺哥,是我!”

本来应该在号子里的我,突然以保洁人员的身份出现在这间房里,可想而知旺哥会有多么吃惊。他瞬间就瞪大了眼睛,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眼看着他的嘴巴也要张大,就要吼叫出来的时候,我立刻窜了身上,伸手就捂住了他的嘴巴,接着将他顶在墙上,目光诚恳地说:“旺哥,听我说两句行不行?”

无论如何,我是肯定不能让他大叫出来的,住在这里的一干人都太可怕了,我可没有把握能够全身而退。不过面对我的请求,旺哥显然并不领情,仍旧在“呜呜呜”地叫着,而且看他愤怒的脸sè,显然很反感我,是在骂我。

我都带了这一堆钱来,他竟然还是这样,我的火一下就上来了,立刻从怀中摸出一把刀来。这把刀,我也是在KTV拿的,我用刀顶住旺哥的脖子,龇牙咧嘴,恶狠狠道:“你他妈到底安不安静,信不信老子一刀捅死你?”

我这种人就是在刀口上舔生活的,旺哥既然知道王老六是我杀的,大板鸡的死也是我策划的,那他就明白我是绝对敢这么做的。果然,在明晃晃的刀子抽出来后,旺哥一下就安静如鸡,一声都不敢吱了。

这人啊,为啥总是这么贱?

好好说话不行,非得逼迫我用暴力手段?

我手慢慢放开旺哥的嘴,但是刀子依旧顶在旺哥的脖子上。我用凶巴巴的眼神告诉他,如果他敢叫出来半个字的话,我就当场要了他的命,所以旺哥始终一语不发。

我慢慢把刀也撤下来,不过刀尖依旧对着他,说道:“旺哥,我是真的想和你好好谈谈,但你总是不给我机会,所以只能这样做了。旺哥,一直以来我都挺尊重你的,我知道你针对我,也是因为金毛那批货被查了,让你损失不少,所以心里记恨着我。可那天晚上的事,我也着实没有办法,金毛想要杀我,我也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自保。旺哥,你损失多少,给我说个数,我一定补偿给你,就希望你能交我这个朋友……”

话还没有说完,身后突然传来一点异响。

我莫名其妙地回过头去,才发现卫生间的门打开了,一个刚洗完澡的美丽女人正裹着浴袍走了出来。

干!

这里竟然还有其他人!

他妈的这里竟然还有其他人!

怪不得旺哥不愿意给我开门,怪不得刚才他只愿意开一条门缝,是因为这里面还金屋藏着娇啊!你他妈的来开个会,也在房间里面藏着女人,是不是有点太过分、太夸张了?!

这能怪我不够小心吗,这能怪我观察不够细致吗?

然而,无论我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女人一出来,就看到我正拿着一把刀,对着旺哥。

“啊……”

我发誓,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会是如此可怕,简直要把人的耳膜震破,简直要穿透整个酒店!

我像疯了一样冲上去,想要制止住她可怕的叫声。

然而我刚奔上两步,身后又传来旺哥的大叫声:“来人啊,来人啊!”

我的头一下就大了。

我意识到今天完蛋了,越狱加试图行刺公务人员,就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我了。

站在房间中央,一边是尖叫的女人,一边是大叫的旺哥,我感觉我的脑子要彻底炸掉了。我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呆下去,我必须要离开这里了,王峰这个身份也不能用了……

可是,我到底能不能平安离开这个地方?

就在我思绪混乱,准备朝门口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身穿唐装的火爷走了进来。

火爷一进来,就把门反锁上了,先冲裹着浴袍的女人“嘘”了一声,女人安静下来以后,火爷又冲旺哥摆了摆手,说行了你,多大点事啊,叫成那样干嘛?

与此同时,门外又响起砰砰砰的敲门声,似乎来了不少的人,都在紧张地询问怎么回事?

火爷背靠着门,冲着外面说道:“没事,看到只蟑螂而已,已经解决掉了!都回去吧,睡觉去吧!”

看网友对 358 火爷的帮助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