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弟子丑奴

第三百三十九章 弟子丑奴

(感冒中,今天就更新一章)

西园军驻果子岭的大营里,有没有天榜强者隐藏,陈海不清楚,但他知道以英王赢述为首,西园军高级将领里,有名有姓的地榜道丹境强者,多达十五人。

而西园军驻守果子岭的三十万虎狼精锐,差不多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具体通玄境的修为底子,中高级将领里,拥有明窍境修者为,差不多有二百人。

这也是京郡八族的强悍底蕴所在。

陈海与宁蝉儿也只敢在外围看西园军的兵势,不敢太靠近,就怕被军中的强者察觉出来,以他们的修为,想脱身也非易事。

“当初丹太子与宁氏要是不自毁根基,黄麋原一战也不至于败这么惨……”宁蝉儿在sè彩鲜丽的袄裙外,又穿着一件黄褐sè、带帽兜的袍衫,与陈海站在枝叶凋弊的疏林里,看着西园军的兵势之强,也是微微心惊。

她虽然奉大天师巩清为师,但自幼在宁氏养成、长大,身份未暴露之前,她此时依旧是宁氏的天之娇女,也是因此,她对黄麋原惨败中,宁氏遭受那么惨重的损失,心里也是不安。

陈海看了宁蝉儿一眼,心想或许是她处在那样的微妙处境之下,性子才会如此扭曲、琢磨不定吧?

只是有些事是无法假设的。

太子赢丹与益天帝父子争权,就当时的情况来说,控制虎贲军是关键,太子赢丹与宁氏大量迫害、驱逐忠于益天帝、与宁氏有隙的宗阀将领,又没有及时从寒门选拔合格的将领补充进来,这必然导致虎贲军的战力到后期会严重下滑。

西园军的战力此时能登峰造极,有陈海的作用在里面,包括新的练兵治军之法,傀儡战械在军中更大规模的使用,都与陈海直接有关,但更主要的还是在父子争帝有了结果之后,京郡八族内部彼此沟通、协调顺畅,将大量的精锐子弟派出,聚集到英王赢述身边,造成西园军今日的盛况。

陈海不清楚西园军登峰造极的盛况能维持多久,但已非此时的黑燕军能力敌。

他与宁蝉儿一路潜行,差不多进入甘泉山西麓山岭之中,才看到有黑燕军的斥侯、哨骑出没,由此可见黑燕军兵马总数要远远超过西园军,但至少对西麓战场的控制力度要明显弱于西园军。

黑燕军在甘泉山的主将大营,位于中峰,此外在西麓、南麓、北麓三面,都集结有超过十万的兵马,层层叠叠的建城造寨,形成固若金汤的甘泉山防线。

陈海想着先与乐毅见面,再谈其他的事情,一路也是小心翼翼的避开黑燕军的哨岗,直接往甘泉山中峰潜行而去,在一道溪涧前,蓦然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妪,拐杖坐在溪涧边的青石上,似乎正等着他们过来。

老妪看上去容貌苍老,但气息与溪涧相融,陈海在从山崖后拐出来之前,都没有感觉有这人的存在,可见这老妪的修为有多高深。

虽然黑燕军在甘泉山也有四五位道丹境强者坐镇,但也不至于动不动就能撞见一位白发苍苍的道丹境老太啊。

“啊,鹤婆婆,你怎么在这里?”宁蝉儿看到白发老妪显身,便将遮住头脸的帽兜放下来,露出平淡无奇的头脸,她在赤眉教及黑燕军,就是以这副面容示人。赤眉教及黑燕军,也仅有屈指可数的数人,知道她真正的身份。

鹤婆婆?

听到宁蝉儿以此名称呼眼前的白发老妪,陈海募然一惊,再以神识审视,才觉察到眼前这白发老妪,确实与人族有极细微的差别。

虽然妖兽灵禽修成道丹,就能变化肉身,但陈海还是第一次见到燕州真有这样的大妖存世。

不过,左耳创立道禅院的历史悠久,在燕州甚至前后见证了三家帝朝的兴衰,山门内收养灵禽妖兽无数,而在虎贲军强攻道禅院之时,道禅院就有十数修炼到化形的道丹境大妖战亡。

故而在随大天师巩清逃亡的道禅院残余势力里,有鹤婆婆这样的大妖存在,实在不值得大惊小怪。

又通常大妖的寿元要比人族强者长得多,陈海估计眼前这白发老妪,辈份恐怕要比大天师巩清本人都要高出几辈去。

“我说是谁潜入山里来呢,”白发老妪拿看似昏蒙的老眼,打量了陈海两眼,也没有问他是谁,又跟宁蝉儿问道,“你这次进山,怎么偷偷摸摸了,害得大营那边还以为有强敌潜伏,要我亲自过来看看到底是哪方神圣呢?你师父身体怎么样,眼下形势这么紧迫,怎么云梦泽那边传来消息说他又要闭关了?”

大天师巩清一直都没有到河阳来主持大局,一方面是云梦泽是赤眉教的根基所在,位于荆襄与南湘的合围之中,形势算不上大好,另一方面大天师巩清身体状态不佳,这在赤眉教内部并非什么绝密,只不过还没有人会想到,寿元还不到四百岁的巩清,身体早就已经恶劣到了要崩溃的边缘。

“师尊这次却是修行有所参悟,或能寻得彻底治逾伤势之法,所以才在这节骨眼里闭关潜修。”宁蝉儿说道。

“哦,真要能寻得彻底治逾伤势之法,倒也好了,我还以为他另有什么打算呢,”白发老妪却也没有猜疑宁蝉儿的说法有什么问题,又打量了陈海两眼,特别是进山后,陈海还戴着青铜面具,将真容遮起来,白发老妪心有不悦,微微蹙眉问道,“这位是?”

“丑奴奉师尊之命,特随师姐一起来甘泉山效力,”陈海瓮声说道,“我修炼魔骨神功,出过一次意外,面容已毁,脸十分丑陋,丑奴不愿意吓着别人,还望鹤婆婆见谅。”他自称丑奴,神态却是踞傲。

“你师父什么时候又收了一个徒儿,竟然还修炼魔骨神功?”白发老妪疑惑的问宁蝉儿。

“我怎么知道?我也是这次回云梦泽,看到丑奴师弟,才知道师尊又收了一名亲传弟子。”宁蝉儿耸耸肩,说道。

她与陈海在路上就讨论过,陈海以大天师巩清的关门弟子进入甘泉山,必然会引起极大的关注,编造再完美的身份都难免会有漏洞。

那就进甘泉山后索性不提此前的身世,就只说是大天师巩清在某次游历途中选中的孤儿,随大天师巩清修行过一段时间,之后就一直在各地流浪、增长见闻,也是在大天师巩清这次闭关之前才被要求出山,随宁蝉儿一起赶到甘泉山来助阵。

此前赤眉教在各地撒网似的布下很多暗子,都是单线联系,所以陈海也不担心这样的谎言短时间内会被拆穿。

当然,大天师巩清这七八十年间,在燕州各郡收下大量的弟子,并非所有的弟子都能得到重视及重用。

绝大多数弟子,都只能算记名弟子,唯有宁蝉儿等极少数人才得到真传。

即便是乐毅,早年也是跟苏绫一样,就跟在大天师巩清身边修炼了两三个月,只能算是记名弟子。

他在献上练兵实录、又在黄麋原立下大功之后,才得以跟宁蝉儿一样,成为大天师巩清的亲传弟子。然而这几年来,乐毅并没有机会到巩清膝前接受传授,而是天师巩梁代兄传授他道禅院的玄法真诀。

陈海进入甘泉山要想得到一定的重视,谎称是巩清的记名弟子,是肯定不行的,只能硬着头皮冒充是巩清最后收下的关门亲传弟子。

魔骨神功是道禅院一门极霸道的武道绝学,修炼过程中会多次震碎全身的骨骼,以秘法加以强化,修炼到大成,全身骨骼坚逾金石,力量奇大无比,可以说是人族武修掌握超越凡人之躯力量的一门魔功。

然而魔骨神功的修炼,极其残酷、痛苦不说,稍有不慎,就会造成全身骨骼、窍脉崩坏,即便不死,也会形如废人。

更为重要的,修炼过程对肉身的摧残在事后很难完全恢复过来,造成即便魔骨神功的修炼有成,寿元也要远远短过同境界的玄修,因此道禅院已经有好几百年,都没有弟子修炼这门魔功了。

陈海这次过来,没有携带他招牌般的玄胎淬金戟与玄胎铁弓,又不能以真面目示人,便谎称修炼魔骨神功过程中毁了面容,才需要用面具遮脸。

“我倒要试试你修炼魔功神功有几成火候。”白发老妪似乎早就认清宁蝉儿有时候会胡搞的性子,并不完全相信她的话,举着黑檀木似的拐杖,朝陈海当头劈来。

白发老妪看似风吹能倒,她这一杖也没有什么花招,却似缓实疾,有着泰山压顶的恐怖气势,四周的空气骤然剧烈震动起来,发出刺耳的爆鸣之音,可见这杖头仅凭这单纯劈砸过来的速度,就已经超过音速。

陈海伸手接住杖头,就觉有一股恐怖的巨力,沿着右臂似狂潮一般往他的四肢百骸冲击过来,压得他的骨骼吱吱作响,他脚下的坚硬山岩,眨眼里裂出蛛网的裂痕,极快的往四面八方延伸,很快,这一整块重逾数万斤的巨岩就崩裂成无数碎块散开,而陈海则安然无恙。

“不错,能接住我这一杖,是有五分火候了,小清儿却是又收了一名好弟子。”白发老妪没有陈海竟然能如此轻松接下她这一杖,颇为意外,也颇为赞赏的说道。

“五分火候?你这头老鹤妖是小看丑奴我了吧,你再来试试我这魔骨神功有几分火候!”陈海桀桀一笑,反手抓住杖头,就要将黑檀杖从白发老妪的手里抢过来。

他假冒大天师巩清关门弟子的身份,进甘泉山可不想被这白发老妪或其他像巩梁这样的老资格压制住,那样他过来只会碌碌无为,即便他真是大天师巩清的关门弟子,也不能到甘泉山后,就随随便便能接触到最核心的权力。

既然白发老妪依老卖老,想试他的修为,陈海就想着让她实实在在的尝试一下!

再说他脾气表现越怪异,别人才更加难以发现破绽。

白发老妪虽然是大妖出身,但在道禅院地位不凡,她也是怀疑宁蝉儿的说辞,才出手试探陈海的修为,放在任何情况下,都只能说是长辈对晚辈、对弟子的考察,她却没有想到陈海之前还表现得彬彬有礼,下一刻性子就狂妄、暴戾的骂她老鹤妖,还要反过来试试她的修为。

老鹤妖也是有脾气肝火的,这时候也是动了真怒,右手执杖,决意要给陈海一个教训,就见她握杖的手掌边缘金茫烁烁,力道又骤然增强了三四成,要将陈海震退。

宁蝉儿笑嘻嘻的退到一旁看热闹。

白发老妪虽然说变幻人身,限制了她真正实力的发挥,但她的修为境界极高,还没有哪个比她低三四个小境界的晚辈,敢在她面前放肆。

然而在白发老妪大幅提升力道之后,杖头在陈海的抓握之下,反倒是更加纹丝不动。

“好你个狂妄丑奴,我倒要看看你这个丑八怪,有什么真本事!”白发老妪怒目喝斥,就听得一声鹤唳从她体内深处咆哮而出,紧接着就见一头金羽巨鹤的虚形在老妪身后凝聚成形,观战的宁蝉儿就见一道道金sè的波动,似怒潮般沿着杖拐,往陈海冲击过去。白发老妪这是动用道丹的真力,每一道金sè波动,都有上万斤的冲击力,而且一道接一道、速度快到极点,宁蝉儿站在一旁,能清楚的看到在每一个呼吸之间,就有九道波动冲击往陈海攻去。

如此之强又密集的冲击,宁蝉儿都觉得她未必能承受住,震惊陈海这时候竟然都能扛得住。

然而事情还不至于此,就见得陈海大喝一声“好”,身体里爆发出如山洪澎湃般的雷鸣巨音,右臂猛然鼓胀起来,似乎一头洪荒巨蟒探出来,一口咬住杖头,不仅仅抵挡住金sè劲芒的冲击,还将拐杖抡动起来,带起白发老妪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飞旋起来。

宁蝉儿没有想到陈海竟然能在力量上绝对压制住白发老妪,都不知道这莽汉是怎么修炼肉身了,也难怪他有自信冒充修炼过魔骨神功。

这根本就不是凡人之躯应该拥有的力量。

“唳!”白发老妪大概有好几十年都没有这么狼狈过,或许可以说在道禅院山门被赢氏先帝率虎贲军攻破之后,她就没有这么狼狈过,竟然在力量上被小辈完全压制住,整个人都被抡飞起来。

不过,白发老妪的实力也绝对不止于此,就见她的身子被甩到半空中,就变幻妖躯原形,化变成一头丈余高矮、展开羽翼足有三四丈大的金羽巨鹤。

羽翼一展,狂风鼓荡,石崩地裂,金羽巨鹤就摆脱失控的状况,紧接着像一支金sè巨剑,往陈海劈斩过来。

巨鹤金芒闪闪的鹤翼,仿佛最顶级的玄兵利剑,就要朝陈海拦腰狂削过来。

大妖都有各自的血脉天赋,也习惯将肉身当成法宝修炼,陈海再强悍,这时候也不敢以直接肉身去挡鹤妖的金芒巨翼,但他却也不退,掌锋凝聚煞芒,就朝金光巨翼的边缘怒轰过去。

“砰砰砰”一人一鹤在溪涧间就对轰了十数拳,散乱的气劲在山谷间纵横鼓荡,数十米外的山崖无辜受到牵连,气劲散乱冲击过来,像是有无形的巨拳在不断的轰来,石壁崩裂出无数的缝隙,乱石哗哗滚落。

白发老妪恢复真禽妖身,恐怖的实力就完全展露出来,陈海再强,也无法与道丹境后期的大妖力敌,每接一拳都要往后退一大步,每退一大步,身下的山岩都被震成粉碎。

更关键的是白发老妪恢复真禽妖身之后,速度太快了,金芒巨翼比陈海此前所见的任何一位武修强者所御灵剑斩杀更快、更狠、更猛,而且鹤翼每扫杀过来,羽翼边缘都有数十首金sè剑芒滋滋削出,割裂空气,也将陈海前后进退的空间封锁住。

没想到这头老鹤妖的脾气也是暴戾得很,恼怒起来杀性十足,金红sè的鹤瞳,仿佛有无边的烈焰在燃烧……

陈海再狂妄,也不得不承认与白发老妪之间还存在巨大的差距,对攻了十数拳就落了下风,再要打下去,他只能消耗珍贵的篆符,才不至于露出致命的破绽让这漫天纵横的剑芒所伤……

“好了,好了,鹤婆婆不要生气了,你要再伤了丑奴师弟,我在师尊面前就不好交待了——我们可是来甘泉山助师叔御敌的!”宁蝉儿看陈海原来也不可能与鹤婆婆力敌下去,她便双手结印,凝聚出一樽宝瓶形状的拳印,封挡住白发老妪怒削向陈海前胸的羽翼,她这时候与其说是劝和,不如说是与陈海站到一起,要加入战场。

她也很想试试,与陈海联手,能否鹤婆婆这一级数的强者一战。

“……哼!”白发老妪虽然气得够呛,但也不会真就要跟陈海生死相搏,收起羽翼飞落下来,重新变成人身,怒气冲冲的说道,“小清子倒是收了你们两个好弟子,脾气一个比一个大。等过了此节,我倒要揪住小清子的胡子,问问他有没有教你们什么是尊老奉长!”

白发老妪知道宁蝉儿的脾气更怪了,没想到又冒出一个更怪、更不可理喻的,气得胸口颤巍巍乱抖。

“鹤婆婆,我给你赔不是还不行?”宁蝉儿笑嘻嘻的说道,“再说是鹤婆婆你要试丑奴师弟魔骨神功修炼到几成火候,丑奴师弟也只是听你的命令全力施为,你反过来怪丑奴师弟,就是您老的不对了啊。对啊,鹤婆婆,你觉得丑奴师弟修炼魔骨神功,有几成火候了啊?”

“哼!”白发老妪不想再理会陈海、宁蝉儿两人,挥动袍袖,就要往中峰飞去。

“鹤婆婆,乐师兄他人在哪里?”宁蝉儿问道。

宁蝉儿与陈海原本就计划着要先去找乐毅,现在计划也没有变,但最大的不同就是刚才闹出这番动作,恐怕是黑燕军没有谁愿意主动站出来搭理他们了,宁蝉儿刚才就感知到有好几道神识在观察这边,这会儿这些神识又都无声无息的收了回去。

趁着鹤婆婆没有飞远,宁蝉儿还是觉得有必要,将乐毅这时候的住处打听清楚。

甘泉山说是只有五六百里纵横,但不问清楚就要去找一个人,不比大海捞针容易多少。

“乐毅在松溪谷!”白发老妪怒气冲冲的传话道,很快她整个人就消失在中峰的云雾之中,想必是给陈海、宁蝉儿气得够呛。

感知不到有神识在偷窥,宁蝉儿横了陈海一眼,说道:“你这演技,都可以进雁鸿楼的班子了。”

“我们去见乐毅吧。”陈海说道。

“乐毅怎么会到松溪谷,情况有些不大对劲,”宁蝉儿却是有些狐疑,说道,“算了,去见了乐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三十九章 弟子丑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