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63 论无情,他排第二

363 论无情,他排第二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一切都来得实在太快,从冯千月的鞭子突然拧住我的腰开始,到月光窜出去掐冯千月的喉咙,再到疯牛的大铁锤突然砸向月光的头,一幕接着一幕让人目不暇接。

我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冯千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疯牛怎么和他一起来了,是专门来救我的吗?我也来不及反应,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冯千月那边。面对突然窜出的月光,冯千月本来是吓了一跳的,但是随着疯牛那柄大铁锤的出现,就轮到月光露出惊骇莫名的神sè了。

疯牛的那柄大铁锤威猛、霸道,从天而降,仿佛要把大地都砸碎一样。月光显然知道自己不是对手,脚尖一点,身子立刻往后窜出,但疯牛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他,手中的大铁锤已经穷追不舍,发出“嗡嗡”的破空之声。

疯牛是很宠冯千月的,这点我早就知道,或许就是月光刚才充满杀意的掐喉动作,将疯牛给激怒了吧。月光一退再退,疯牛也一追再追,月光的速度很快,但疯牛的速度也不慢;不过不同的是,月光是逃命,而疯牛是报复,逃命的人终归要更拼命些,所以疯牛这一铁锤砸下去,最终只是轻轻捎了月光的胸口一下。

但仅仅是这一捎,就足以月光受得了,月光“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同时脚步往后疾退,面sè已经变得惨白。疯牛得手一下,没有趁胜追击,而是立刻回头去看冯千月。

“小姐,你没事吧?”

冯千月有点惊魂未定的模样,冲着疯牛摇了摇头。很快,冯千月又看向了我,并且迅速朝我这边奔了过来。我们这边的人,也终于反应了过来,看到冯千月现身之后,一个个都兴奋了起来,大声地叫着:“冯小姐!”“冯小姐你终于来了!”

大家也都知道,现在只有冯千月,才能救我们于水火之中,所以一个个都很开心,像是溺水的人终于见到了希望。在一片欢呼声中,冯千月谁都没有理会,径直奔到了我的身前。

她看着我满身的伤痕和血迹,眼睛里是满满的心疼,甚至都不敢伸手扶我,紧张地问:“王峰,你怎么样了?”

而我也和大家一样,在看到冯千月后,知道自己终于有救了,整个身心也彻底放松,一直紧绷着的身体得以释放,不受控制地朝后倒了下去。冯千月赶紧伸手揽住了我,大声地叫着:“王峰,王峰!”

站在一边的刘公子,也不管月光的伤势如何,立刻朝我这边跑了过来,边跑还边说:“千月,你怎么来了?还有,你是我的未婚妻,这样众目睽睽之下抱着别的男人不太好吧……”

还不等他说完,冯千月就猛地抬起头来,两只眼睛冒出熊熊的火焰,手里的鞭子也“噼啪”一声抽向了刘公子。刘公子吓得赶紧后退,同时摆手紧张地说:“千月,你听我说……”

“你给我滚,不然我杀了你!”冯千月目露凶光,歇斯底里地咆哮着,同时手中的皮鞭也不断飕飕挥出。

刘公子本来就特别害怕冯千月,见状赶紧捂着脑袋就跑,边跑还边大喊:“快撤,快撤!”

刘公子带来的二百多人,包括月光,都跟着刘公子立刻撤退。刚才还气势很盛的一帮人,顷刻间就散得干干净净,还是冯千月和疯牛比较管用。我们这边的人也都哗啦啦围了上来,口中焦急地叫着峰哥、峰哥。

我躺在冯千月的怀里,觉得特别温暖,也特别踏实。只是我的头越来越晕,身体仿佛已经到了临界点,还来不及和冯千月说上一声谢谢,便闭上眼睛昏迷了过去……

这一觉好像睡了很久,中间我醒过来几次,好像正身处手术室里,好几个医生在我四周忙活。我醒了又昏,昏了又醒,反反复复几次,终于又彻底地昏迷过去。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面我回到了罗城,我又成了罗城地下世界的主人,没人敢在我的面前放肆,就连那些政界的人都得对我客客气气。【择天记吧少年王】这也是一个很美的梦,可以让我暂时逃避现实,回到那个桃花源去……

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间病房之中,触眼处一切都是白的,墙壁是白的,被子也是白的。我稍稍动了一下,浑身疼痛不已,几乎每一处都包裹着纱布。

我看到床边趴着个人,头发长长的,正是冯千月。我轻轻叫了一声,冯千月立刻抬起头来,我不知道她有多长时间没休息了,一张脸上充满疲惫,有很浓的黑眼圈。而且好像哭过,两只眼睛也肿的很高,里面布满了红血丝。可即便这样,在看到我醒来之后,她还是充满了惊喜,开心地说:“王峰,你醒啦!”

我点点头,吃力地想爬起来,但是不行,浑身上下都疼。冯千月赶紧扑了过来,按住我说:“你别乱动,你现在要好好休息。”

我重新躺好,喘了口气,说我睡了多长时间?

“三天!”

似乎怕我难过,冯千月的声音很低,像蚊子哼哼一样。我惊讶地说:“昏过去这么久啊,怪不得我觉得好饿,有吃的没?”

冯千月看我没有太大反应,也跟着乐了起来,立刻从床头柜上拿了苹果。我想伸手去接,但是胳膊根本抬不起来,每动一下就像针扎似的疼痛,冯千月赶紧坐到我的床头,伸手将我的头扶起,让我躺在她的怀里,亲手喂我吃起了苹果。

冯千月的身上很软,也很香,让我有点沉醉和着迷。却让我忍不住想起自己初见到她时,她那副张扬霸道、高高在上的讨厌模样,还有我装扮成王峰以后,在学校不小心撞了她一下,几乎差点被她杀了的情景……

那个时候的我,哪能想到后来和冯千月会有如此亲密的身体接触?

一个苹果很快就吃完了,冯千月又喂我喝了杯水,她的动作始终都很温柔,一点点不耐烦都没有,像个标准的贤妻良母,和那个无情狠毒的女魔头冯大小姐简直判若两人。

水也喝完以后,冯千月眨着眼睛问我:“你还有什么需要吗?”

我想了想,说我想上厕所。

冯千月的脸“唰”一下红了,羞涩地说:“这我可帮不了你,我帮你叫护工进来吧。”

冯千月走出去以后,不一会儿就进来了专业护工,帮我解决了生理问题。护工离开之后,一大票人便闯了进来,是刘鑫和蚊子他们,看来他们始终就没离开,否则不会这么快就过来的。

“王峰,你受罪了!”刘鑫的眼睛红红的,其他人的眼睛也红红的。

我摇着头,惭愧地说:“是我丢脸了……”

“王峰,别这么说,你已经做得够好了,只怪咱们自己不够强大,否则何惧他们刘家!”刘鑫说着说着,情绪都有点激动起来,胸腔不断起伏,仿佛比我还要愤慨。

我说可不是嘛,同样都是姓刘,怎么人家就是刘公子,你就是个刘四眼?

刘鑫愣了一下,这才意识我在开玩笑,忍不住笑骂到:“你还好意思说我,同样都姓王,你看看人家金刀王家,再看看你!”

“金刀王家”是省城八大家族之一,据说也是年份最古老的家族,家族上下人人擅耍一把金刀,威力无敌。我和刘鑫这么互相一开玩笑,病房里沉闷压抑的气氛顿时缓解很多,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其实我不愿意把气氛搞得太难过太悲伤,可能是以前交过豺狼、乐乐、李爱国这些朋友的原因,他们都是擅长苦中作乐的好手。豺狼不高兴了会唱一首歌,乐乐不高兴了会打一通拳,李爱国不高兴了会跳一支舞。李爱国还说趁我舅舅不在多跳几次,不然我舅舅回来就不让他跳了。

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我,性格又怎么变得不乐观呢?在我带头开玩笑的情况下,大家也都渐渐地放开了,话也多了起来。对我嘘寒问暖之余,时不时地还骂刘家几句,当然也没少夸冯千月,说我昏迷的这几天里,冯千月一步都没有离开过,这几天就属她最累了。

正和大家说得高兴,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冯千月站在门口说道:“你们有完没完啊,王峰现在要好好休息,知不知道?”

众人只好和我告别,依依不舍地离开,有嘴贱的还说了一句:“大嫂赶我们走,我们只好走啦……”

冯千月拎起墙角的扫帚就砸。

把人赶走以后,冯千月便里里外外忙活起来,先收拾了一地的烟头,又把窗户打开通风。堂堂金枝玉叶的冯大小姐,现在忙活得像个家庭主妇,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的心里也忍不住有点暖,说道:“千月,这几天辛苦你啦!”

冯千月说:“不辛苦啊,主要是护工在忙,我陪着而已。”

我点点头,说:“不过你想和我独处的话,下回直接说出来就行,不需要说什么理由的。”

冯千月见我戳穿了她,立刻变得又羞又臊,说:“谁想和你独处啦,医生就是说你需要静养嘛!”

我嘿嘿地笑了几声,对她讲道:“说真的,那天晚上你怎么会来的?”

记得刘公子刚找过来的时候,我们的人还劝我给冯千月打电话,但我当时并没有打,因为我知道冯千月还在关禁闭中。哪里想到关键时刻,冯千月竟然走了出来,还是和疯牛一起。

我以为冯千月已经从禁闭室出来了,而且还获得了自由之身,这一切都是个巧合。没有想到冯千月一开口,就惊到了我,她告诉我说,是她爸让她来找我的!

我狐疑地问:“你爸让你来的?他知道我被刘公子带人包围了吗?”

我还以为冯天道良心发现,到底还是惦记着我曾救过他闺女的情义,所以关键时刻让冯千月来救场。结果冯千月再一开口,又把我给惊到了:“怎么会呢,如果我爸知道你被刘家包围,以他的性格根本不会插手!”

我满头黑线,忍不住说:“你倒是诚恳的很!”

冯千月自嘲地说:“那是当然,我好歹是他的亲生闺女,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论无情,他在省城能排第二!”

我好奇地问:“谁排第一?”

“李皇帝啊,你不知道啊?”

冯千月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说:“无情无义李皇帝,假情假意冯天道,这是省城道上传烂的两句话啊。”

冯千月突然提起李皇帝的名字,让我心中不由轻轻一突。不过她说的这两句俗语,我还真是第一次听,感觉倒是挺贴切的。但这两句话,别人说说倒也罢了,身为冯天道的亲生闺女竟然也跟着说,实在让我有点哭笑不得。冯千月也知道我在想什么,直接说道:“这没什么的,我爸也不在意,甚至还引以为豪,说传恶名总比传善名好,恶名在外,就是有人想欺负我们,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

我心里想,冯千月从小在这样的家庭教育下长大,怪不得为人这么恶劣,这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啊。我又问她:“那你爸为什么让你来找我?”

说到这个问题,冯千月突然变得扭捏起来,说道:“王峰,这件事情,还是等你伤好以后,我再和你说吧!”

我的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已经明白冯天道让冯千月来干什么了。

不过冯千月既然不说,那我也装聋作哑,和她扯起了别的话题。冯千月告诉我说,在我昏迷的这几天里,郝莹莹也来看过我,不过因为学校快要期末考试了,所以冯千月又把她赶回学校去了。

我啧啧地说:“你为了和我独处,连郝莹莹也赶走啦?”

开上个玩笑的时候,冯千月还没表示什么,这次竟然板着脸说:“王峰,你别乱说,我没那个意思,我就是怕耽误莹莹考试!”

我看冯千月真的有点生气了,赶紧和她说好好好,我知道你没那个意思,我只是和你开玩笑的。

冯千月说:“王峰,咱俩最近走得是有点近,不过这都是工作上的需要,咱们两个只是普通朋友,希望你别误会。”

我心里想,我还没说这句话呢,你倒先说起这句话来啦?

我说:“这个当然。”

冯千月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去。不知怎么,我觉得她好像有点失落的模样。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便进入全面养伤的阶段。按照正常流程,我这点伤至少要一个月,但是我有李爱国的伤药,当然不能浪费。因为这药挺臭,我也不好意思让护士帮我上,所以只能求助冯千月。

冯千月倒是也不见外,直接就让我把衣服脱了。月光伤我的这些地方,大多集中在腰部、脊背、胳膊和腿,也没什么太过敏感的地方,只是擦药的时候需要脱光衣服,只穿着一条内裤。

按理来说,大男人只穿一条内裤也没什么,但冯千月给我擦药的时候,那脸红的还是跟猴屁股似的。我忍不住说:“我给你擦药的时候你就脸红,怎么你给我擦药,还是你脸红?”

冯千月骂了一声去你的,还在我伤口上掐了一下,疼得我撕心裂肺。

月光给我造成的这些伤口虽然都挺深的,但说白了也都是外伤,之所以昏迷三天,也是因为我这阵子太操劳了,身心俱疲再加重伤,才这样的。在冯千月的悉心照顾下,我的伤一天天好起来。

因为身上的药味道挺大,医生和护士,还有我们那干兄弟都不愿意进来,所以这几天可真累坏了冯千月,前前后后都是她在照顾我。她也慢慢习惯了这个味道,说闻多了还有点提神醒脑的功效。

好吧,我服。

随着我的伤势慢慢好转,我也能注意到冯千月想和我说点什么,好几次都欲言又止,但是又没有说。

她不说,可把我给憋坏了,我觉得这事迟早要和她开诚布公地谈一次,所以在一个夜幕降临的晚上,我把她叫到了床边。我认真地说:“千月,你爸让你过来,是想让你劝我加入冯家,是不是?”

冯千月见我主动提起,也不避讳了,说道:“是的,我爸让我过来,确实是为了这件事情。还有两个多月,省城地下世界的比武大会就要开始,除了各种无依无靠的年轻人想借这个机会冒头之外,各大家族和势力也会派人出战,因为这也是各家展示实力和拳头的好机会!所以,我爸希望你能代表我们冯家出场!”

这件事情,我之前听侯管家说过了,但我还是奇怪地问:“你们冯家的势力那么大,旗下不知道有多少高手豪杰,为什么会想让我一个外人作为代表出战?”

冯千月摇着头说:“我们冯家是有不少高手,可比武大会有个硬性规定,参赛者必须是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而我们冯家,偏偏处在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的绵软时期,年轻一代几乎没有出现什么佼佼者,能拿得出手的只有我一个了!”

在省城里,冯家的强大人人皆知,可年轻一代的高手之中,能拿得出手的竟然只有一个冯千月,这让我不禁差点笑出了声。

冯千月又掐我的胳膊,说你还笑、笑!

我赶紧闭上嘴巴,说你继续讲。

冯千月告诉我说,上一届的比武大会,她们冯家的成绩就惨不忍睹,这让省城地下世界的很多人都有点瞧不起她们家了,虽然他们嘴上不敢说什么,但是暗地里的鄙夷从没少过。以至于那些一心想在比武大会上冒头、借此找个强大势力投靠的年轻人,最后都没选择加入他们冯家,而是选择了其他家族。

所以这次,她的父亲下了狠心,决定要找一个优秀的年轻人重点培养,以此来重振她们冯家的声威。但是眼看着比武大会越来越近,她爸仍然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所以也越来越急。

但是就在上次,我在冯家的出sè表现,让她的父亲眼前一亮,决定要把我收入门下,让我代表他们冯家出战。

听完冯千月的讲述,我沉默了许久,才说:“千月,那天晚上,你看到那个月光的实力有多强了吧,我在他面前根本没有一丁点的还手之力,而他会在两个多月后的比武大会之上,代表刘家出战!如果各家的代表人物都是这么强,那我恐怕连名次都拿不到了……”

还不等我说完,冯千月突然拉住了我的手,说道:“王峰,我爸说了,他看中的不是你现在的实力,而是你身上的潜力!他说了,如果你肯加入我们冯家的话,他会让我们冯家的高手来重点培训你,把各种资源都用在你身上,保证你两个多月后脱胎换骨,在比武大会之上大放异彩!”

冯家高手,重点培养?

我承认我心动了,冯家有多强大,已经不用再用文字描述;冯家旗下的高手,也是多如繁星。单只拎出一个疯牛,就能大杀四方,记得那天跟随疯牛到冯家庄园后面的山壁之上,就见到了许多一看就深不可测的家伙。

如果我能被这些人训练的话,凭我的悟性和勤奋,我相信两个多月后,自己确实能有惊人的表现和变化。这是不可多得的机会,也是常人想遇而遇不到的机会!

可,我真的要加入冯家吗?

加入冯家之后,我就成了冯家的一份子,以后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受冯家所牵制,我还怎么对付李皇帝,还怎么救我舅舅?

在我沉默不语的时候,冯千月似乎有点急了,她将我的手握得更紧,诚恳地说:“王峰,我知道你已经拒绝了我家好几次,可我真的希望你能好好考虑考虑这件事情。我爸这人虽然有时候挺无情,也挺虚伪的,可他对自己家人还是不错的,他也是头一回这么看重一个年轻人!如果你来我家,以你的资质和能力,肯定能有特别好的发展!”

看我还是沉默不语,冯千月继续说道:“王峰,你来我家,咱们两个以后就能天天见面了……”

说到这里,冯千月似乎觉得有点不妥,又赶紧换了语气,说道:“王峰,你知道我爸为什么一定要和刘家结亲吗?就是因为我家近几年已经有点日薄西山的征兆,上一次比武大会已经露出了点衰败的迹象,别说一个家族了,就是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优秀的年轻人接力,都会慢慢走到陌路!

我爸是个一眼就能看到很远很远的人,他为了不让我们冯家走到那步,所以才想要和近年来始终处在上升期、实力越来越强的刘家联姻!可我是真的不喜欢刘璨君,我一看到他就恶心,我一点都不想嫁给他!可是如果我家这次能拿一个不错的名次,表示我们冯家仍旧后继有人,或许我爸就会改变主意!王峰,就当是为了帮我……”

冯千月将我的手抓得很紧很紧,紧到似乎就想一辈子这么抓着,再也不松开了。她看着我的眼睛,用近乎哀求地口吻说道:“加入我家,好吗?”

看网友对 363 论无情,他排第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