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65 龙脉图的秘密

365 龙脉图的秘密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龙脉图”这三个字,让我心中没来由得颤了一下。

作为见证过野狐和西装男如何惨死的我,知道龙脉图这东西对刘鑫来说有多重要。当初,刘鑫费尽千辛万苦从老墨那里寻到他们师父的遗物,后来就是被野狐打个半死也没交出来,几乎当作命根子一样守护。

但是现在,刘鑫却要给我,就让我理解不能了。看着我疑惑的目光,刘鑫目光诚恳地说:“王峰,虽然你当初说过,帮我不是为了得到龙脉图,也绝对不会碰这个东西。但是两个多月以后,你就要参加比武大会了,如果你还想拿个好成绩的话,我真的希望你能练一练这个东西!”

龙脉图是刘鑫他们师父遗留下来的东西,也是他们武馆至高无上的宝贝,这个东西一现身,就足以引得他们师兄弟互相残杀。当初我拒绝龙脉图,就是担心刘鑫会对我生出其他想法,这不能说我怀疑刘鑫的本性,是因为他们武馆的人太看重这个东西了。

而龙脉图的功效,我也是亲眼见过的,当初刘鑫只是个普通的练家子,对付一下老墨这种普通混子还行,再高级一点的就吃力了。但是后来,他一个人就干掉王老六手下的四个悍将,实力可以说是突飞猛进,令人咋舌。

当然后来我知道了,是这家伙修炼了龙脉图的缘故,所以虽然我拒绝了和刘鑫共享龙脉图,但说实话对这东西还是很好奇的,真有那么厉害吗?

之前我拒绝了冯千月,就意味着失去了冯家“重点栽培”的机会,而凭我现在的实力,又难以在比武大会之上放出异彩;无论是为了我们本身的势力发展,还是将来想对付龙玉华或李皇帝,刘鑫拿出龙脉图给我,都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就像我信任他,他也非常信任我,所以我也没有再矫情,直接就把刘鑫手里散发着难闻味道的羊皮袄子接了过来,然后问他要怎么练?

刘鑫让我把羊皮袄子铺在地上,然后叫我和他一起蹲在地上。刘鑫拿出手机,调出上面的手电筒,然后朝着有毛的那一面晃了过去。乍一看,就是一片片羊毛,实在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然而当刘鑫把白sè的羊毛都扒拉开,露出下面褐sè的表皮之后,我才发现了其中的玄机。

表皮上面,有黑sè的线条纵横交错,仔细一看原来是人的体形图,从脑袋到胳膊再到双腿,都描绘得清清楚楚。还有就是,这副体形图上,还标记出了一些穴位,密密麻麻差不多有四五十个。

这副图像,画得是挺逼真,但是看来看去,也没什么稀奇的地方,随便到一家中医诊所里去,都能在墙上看到这样的东西。所以我就想不明白了,干嘛要费这么大劲画在一个羊皮袄上,而且还得透过层层羊毛去画,无形之中不知增加多少难度,简直就是闲的蛋疼。

之前我看野狐、西装男他们为了一张龙脉图斗得你死我活,又看刘鑫确实因为龙脉图而实力大进,确实对这东西挺向往的。在没见到龙脉图前,我以为就是什么武功秘籍,和电视剧里一样带图画或是带文字的,什么“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之类的东西,结果打开以后却是一副随处可见的人体穴位图,实在让我大失所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但是偏偏,刘鑫还用极其神秘兮兮的语气和我说着:“怎么样,厉不厉害?”

我真想骂他一句厉害个毛啊,一个人体穴位图有什么好厉害的?我要想看这种东西,随便去个诊所就能看了,何必要和你跟个王八似的拱在地上看一张发臭的羊皮袄子?

但是转念一想,或许这东西还有什么玄妙之处是我没有发现的,所以我又端正了自己的态度,抱着求知若渴的神态看着刘鑫。而刘鑫,也愈发地神秘兮兮起来,用一副江湖骗子的口吻说道:“王峰,你注意看,上面标识的这些穴位,连起来后像什么东西?”

我知道真正的关键之处来了,所以立刻专心致志地查看起来。这时我才发现,这些穴位之间还有一条细细的黑线勾连,这些黑线并没什么固定路线,忽上忽下、上下翻飞,但是恰到好处地将所有穴位联结起来。

但是我看着看着,突然发现了一点奇妙的地方,不过以我现在的姿势是看不出来的,所以又慢慢站起身来,尽量离这羊皮袄子远点,用“宏观”的眼神去观察着……

我的观看方式显然是正确的,因为刘鑫脸上浮现出一丝欣慰的笑,目光中也毫不掩饰地露出欣赏。

随着我距离羊皮袄子越来越远,我看得也越来越完整和清晰,那条细细的黑线在各个穴位之间连接,最后竟然形成了一副震撼人心的图画。

是龙!

就是古代神话传说中的那种龙,弯曲的身子,狭长的尾巴,威武的四爪,甚至还有一块块鳞片。这条龙出现在人的体内,看上去栩栩如生,仿佛随时都要冲飞出去、翱翔九天!

“太厉害了……”我忍不住赞叹道。

“那肯定的。”刘鑫附和着,言语之中是满满的骄傲:“所以它叫龙脉图!”

“然后有什么用呢?”我问刘鑫。

“……”刘鑫看上去很无语的样子。

我说:“利用人体的一些穴位,勾连出一副龙的图画来,确实是挺厉害的,但到底有什么用?”

看我似乎冥顽不灵的样子,刘鑫解释起来:“人身上的穴道至少有好几百个,这副龙脉图上却只标出几十个,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因为它们正好能连成一条龙?”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出其他的原因了。

刘鑫也再度表现出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无奈表情,只好再次给我解释起来。他告诉我说,龙脉图上标识的这些穴位,都是能够增强人身体质的关键部位,如想突破人体极限,达到更高层次和水平的话,就要好好利用这些穴位,将其强化、训练和改造,方法得当的话,就有意想不到的惊人效果。

“就像我一样,变得越来越强!”

刘鑫一边说,一边大力地拍了下自己胸口。不过因为他内伤还没有好,所以这一拍过后,便让他咳嗽了好几下。

我无情地嘲笑着他:“是,你真强。”

当然玩笑归玩笑,我知道刘鑫并没吹牛,因为他确实变得挺强,比起以前真是天地之别。所以我也再度虚心请教:“什么得当的方法?”

通过强化一些关键穴位来增强体质,这个从道理上是说得通的,但刘鑫也说了,需要正确的方法加以训练,而这个方法显然才是最关键的所在。刘鑫也没有卖关子,一五一十全告诉了我,并将他前段时间训练的心得和成果都讲给我听,就连一些奇怪的副作用也都坦诚相告。

那天下午,我和刘鑫坐在yīn暗的板房里面聊了很久,他将他所有秘密都毫无保留地告诉了我。讲完之后,他还笑着说道:“这个训练方法,是我师父亲口告诉我的。也就是说,即便野狐他们拿到这张龙脉图,没有辅助的训练方法也是白搭!”

虽然刘鑫说得一板一眼,但我还是听得将信将疑,因为他的训练方法实在有些古怪,和传统意义上的修炼拳脚完全不同,走的是另外一条感觉玄之又玄的路。

看我不太相信,刘鑫顿时有点着急,说道:“是不是真的,你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我站起来就往外走。

刘鑫“哎哎”地叫了几声,说你别着急啊,这个咱们要先准备下的。

我头也不回,说不是,我没有急着要练,我今天该到学校去了,还有一个星期就要期末考试,我要先准备一下考试。你说的那些东西,我也要好好消化一下,练功的事,就等放暑假以后吧,到时候咱们再见。

身后的刘鑫听得差点吐血:“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想着考试!你那么爱学习,还走这条路干嘛?”

“这并不冲突。”

说完之后,我便离开了板房。

这几天,我们班主任没少给我打电话,说期末考试马上就要来了,希望我能收一收心。无论是我们老师,还是我妈,都劝过我不要放弃学业,我本人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该回去还得回去。

现在场子里也没什么事,各方面都在正常运转,所以我也能全身心投入到备考之中。这一个学期下来,我差不多就旷了半个学期,这样的情况想在一个星期之内补齐功课,那是痴人说梦,我又不是天才!

但我确实尽力做了,外加郝莹莹全方位地帮我补习,几乎除了睡觉之外,我都是和郝莹莹在一起的。郝莹莹也知道时间紧迫,所以也没有给我讲太深奥的东西,只是把那些普通的知识点教给了我,能死记硬背的东西就死记硬背,一点点空余时间都没留给自己。

我觉得我还是挺幸运的,在罗城的时候有孙静怡帮我,来到省城有郝莹莹帮我,她们真是我生命里的贵人。

就这样,我几乎没日没夜地度过了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之后,我顶着黑眼圈上了考场,然后奋笔疾书,把会的东西全填上去了。我会多少?大概有百分之六十吧,在这所普通学校里面,最后的成绩下来,也能位居班里中游,也算是给了班主任一个交代。

当然,最重要的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至于郝莹莹,她本身就学习很好,是个学霸,毫无意外地成为了我们班里的第一名,年级也进了前五。

这期间里,冯千月没有出现,考试也没来参加。郝莹莹总念叨着,说哪天再和我一起去冯家,去找找冯千月。但我心里深知,发生过上次的事后,我已经彻底伤到了她,我们两个恐怕再难回到从前了。

不过也好,省得再有乱七八糟的纠葛,现在可不是考虑感情问题的时候。

期末考试结束之后,暑假也就正式放了,我也准备借着这个时间,好好研究一下刘鑫的龙脉图,看看是否真像他说的那么厉害。

我们的地盘,现在已经稳如磐石,算是在省城有了真正的一席之地。但与此同时,我们也进入到了一个瓶颈状态,再发展下去的话,势必会惊动一些比较大的势力,遭到一些强力的反噬,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们需要强大自己的实力,再做进一步的打算。

我和刘鑫把省城的事交给一些兄弟之后,便各自背了一个大的旅行包,进入到了郊外的一座深山老林之中。按照刘鑫的说法,要练龙脉图的话,必须要到一些远离人烟、空气很好的地方。

正是炎炎夏季,不过进入林子之后,瞬间就凉爽了很多。我们背着大包,沿着条河走了十几公里,最后才来到一片开满鲜花的山坡之上。我们站在山坡的边上,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无论是清爽宜人的空气,还是飘来的阵阵花香,都足以让人沉醉。

“这地方真漂亮。”刘鑫由衷地赞叹着。

“是啊……”我却叹着气:“带个美女来这多好,却是和你,唉……”

刘鑫骂了我一句:“你以为我愿意啊,要不是想让你在比武大会上有个好成绩,我何必还顶着重伤的身子陪你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其实刘鑫把龙脉图和训练方法都给了我,我一个人琢磨着练就够了,但刘鑫还是不放心,怕我出什么差错,所以才跟我一起过来。他内伤未愈,不能练功,所以只能给我当个陪练,但他还是固执地来了。

得友如此,夫复何求?

不过我还是希望有个妹子来陪,而不是和个大老爷们露宿野外啊……

选定地点之后,我和刘鑫便忙活起来,从背包里拿出简易帐篷,在山坡上搭了两个帐篷。还用稀泥和石头,堆了个灶台出来,锅碗瓢盆也都摆好,方便我俩做饭,看着还真像是过日子了。

忙活完这些之后,天sè已经近黄昏了,但是我们一分钟都不愿意耽搁,马上就把画有龙脉图的羊皮袄子拿了出来,开始练功。练功的方法,说起来其实挺简单的,就是把每一口呼吸进体内的气,按照龙脉图上标识的穴位走上一遍,呼吸的空气质量越好,就越能达到强化这些穴位的功效,从而让自己的身体强壮起来,这也就是我们大老远从城里赶到这里来的原因。

但呼吸这事,人人都会,刚生下来的小孩子也会,这是每一个人的本能,不呼吸就活不下去了。而且学过生物的也都知道,吸进体内的氧气会直接进到肺部,再转化成二氧化碳出来,说什么各个穴位走一遍,这不是违反常识吗,怎么听怎么扯淡。

但刘鑫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说是真的可以,刚开始他也觉得很扯,但是试过几次以后,发现真的可以做到,当然关键是要用对方法,而且要严格按照龙脉图上所标识的路线进行。

所以不管扯不扯吧,我确实决定试试。

我盘腿坐在山坡之上,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按照刘鑫的指示,用心去感受这口气的去向。我连着吸了几口,对刘鑫说:“我感受不到去向,但我学习的知识告诉我,这口气应该是去了肺里。”

刘鑫说不不不,你不要觉得它去了肺里,一开始你感受不到它的存在,但你要想像它是可以被你控制的!

接着,刘鑫便拿起羊皮袄子,指着龙脉图上的某个穴位。那是龙头上的角,位于肩膀上的云门穴,按照刘鑫的说法,吸进去的第一口气,要最先来到这个地方才行,接着就能顺理成章地到“龙身”上的其他部位了。

生物学所教我的知识,人的气息是绝不可能到肩膀去的,但刘鑫坚持让我这么做,我也只好继续下去。

我从黄昏一直坐到夜晚,满天的繁星密布在夜空之中,我不知道呼吸了几千下,但还是完全感觉不到它的存在,更别说试着去控制了。而刘鑫,却跟个复读机一样不断在旁边问我:“怎么样,感觉到没有?”

最后,我都被他问得有点恼火了,说道:“没有,你说的那些东西根本就不存在,我怀疑你是不是被你师父给骗了?”

刘鑫着急地说没有,说他现在就能感受得到自己的气,还能随意控制它在自己体内游走。我说你说的这么厉害,你倒是拿出来给我看看啊。这回轮到刘鑫无语了:“这是气啊,我怎么给你看?”

“证明不了,你就是骗子。”

我丢下一句话,钻进了自己的帐篷里面。其实我也并非不相信刘鑫,只是确实有点太着急了,所以才说了这句气话。好在刘鑫也没和我生气,站在帐篷外面说道:“王峰,你再多试一试,一定能成功的。”

我没答话,默默地睡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从帐篷里钻了出来,继续盘腿坐在开满鲜花的山坡上面吸气。我知道刘鑫不会骗我,他的实力突飞猛进也是真的,或许是我天资不够吧,只能勤来补拙了。

这一次,刘鑫不敢再打搅我了,只是默默地陪在我的身边。

但是一天下来,仍旧没有什么收获,我根本就体会不到刘鑫所说的感觉,我呼吸的每一口气进入体内,就没了,完全没了,根本去不了云门穴。

刘鑫仍旧安慰我,让我不要灰心,持之以恒地试试。

我问刘鑫,你当初练这个的时候,花了多长时间控制气息?

刘鑫说没有多久,就呼吸过几次之后就有感觉了,没几天就能自由控制气息到各个穴位去游走了。

但他又说:“可能是我师父从小就给我灌输这方面的观念,让我顺其自然地就接受了。主要是你老不相信,心理上就有排斥感,可能感悟的就慢些,你多试一试吧。”

没有办法,我只好继续去试,没日没夜地呼吸——好像是去废话,谁还不是没日没夜地呼吸,不呼吸早就死了——寻找刘鑫所说的感觉。那几天我就跟魔症了似的,脑子里全部都是呼吸、呼吸、呼吸,吃饭和睡觉的时候也不由自主地往这上面引。

然而让我失望的是,几天下来,仍旧没有一点变化。

该怎么呼吸还怎么呼吸,永远都是吸进去就没影了,根本到不了所谓的云门穴。

那天早上,我可能实在是太烦了,觉得这完全是在浪费时间。我与其研究这么玄的东西,还不如抓紧时间多训练一下自己的体质,所以我罕见地和刘鑫发了一回脾气,让他不要再教我这个东西了,他要觉得有用他自己去练好了,我还是按照我常规的方法来吧。

还有两个月,比武大会就要召开,我真是不能再浪费到这上面了。

发完脾气以后,我便按着自己的方法训练起来,先是绕着山坡跑了整整一大圈,然后又把李爱国、我舅舅,以及王大头和老歪教我的那些东西全部练了一遍。

是训练,也是发泄。本来想走一条捷径,结果发现完全走不通,这让我实在有点沮丧,所以便把所有力气都花在了体力消耗上面。在我疯狂耍弄拳脚的时候,刘鑫也只能无奈地坐在一边唉声叹气。

最后,我把自己搞得精疲力尽——真的是一点点力气都没有了。我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打湿,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山间的风微微吹着,挟来无数带着甜味的花香。

“刘鑫,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怪我自己……”

因为这几天里,我始终都在按照刘鑫教我的方法呼吸,所以在和他说话的时候,我也本能地引导着自己的气息。也不知因为剧烈运动之后造成的缺氧让我产生幻觉,还是因为急迫的喘息之下让我对气息更加敏感,我竟然感觉到有那么一点点微弱的气息,真的按照我的引导朝着云门穴去了……

“没事,咱俩什么关系啊……”

“别,别说话……”我立刻抬起手来,轻声制止着刘鑫。

“怎么了?”刘鑫一头雾水。

“我感觉到了……”

我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两只眼睛也冒出兴奋的光:“我感觉到它的存在了!”

看网友对 365 龙脉图的秘密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