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66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366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没撒谎,我确实感受到了一丝丝微弱气息的存在,犹如一条大雨之后刚刚破土而出的蚯蚓,以一种极其缓慢的姿势朝着我的肩膀爬去。

我仔细确认了一下,确定这不是幻觉,而是真实存在着的。

所以我立刻大叫出来,毫不掩饰地展露了自己的兴奋之情。刘鑫愣了一下之后,也立马为我开心起来,直呼我实在是太棒了,然后又说:“现在你相信我没骗你了吧?”

我立刻说:“没有没有……”

但这条犹如蚯蚓一样,本来就没多少存在感的气息,越往前走就越微弱,好像燃烧殆尽的火烛,还未行到云门穴处,就戛然而止、了无生息了。而刚起了一点兴奋的我,也如当头被浇了一盆凉水,赶紧又重新吸了口气,将其往肩膀的方向引导,但是又和以前一样,完全没有一点感觉。

还在雀跃中的刘鑫,突然见到我的脸sè不对,立刻问我怎么回事?

我皱着眉说:“又没有了,又感觉不到了。”

刘鑫也紧张起来,让我不要着急,再多试几次。

我又试了几次,但是那种蚯蚓攀爬的感觉始终找不回来。不过因为有了第一次成功的经验,让我对这种练功方法有了丁点希望,所以更加卖力地练了起来。

又试了几百次,仍然没有一丁点的感觉,我甚至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错觉,又有点想要放弃了,但刘鑫小心翼翼地说:“要不你再试试大量运动?”

刘鑫这一句话让我如梦初醒,之前我感受到那丝微弱的气息,就是在剧烈运动之后才出现的。难道越是在那种情况之下,就对这种气息越是敏感?想到这里,我又加大了运动量,绕着开满鲜花的山坡奔跑起来,再一次把自己搞得精疲力尽、气喘吁吁之后,才试着把气息导向自己的云门穴。

果然,那丝微弱的气息又出现了,犹如一条蚯蚓慢慢往前攀爬,但它实在太弱小了,仿佛随时都要消失。我都不敢说话,生怕惊动了这条蚯蚓,我屏气凝神,专心致志地引导着它往云门穴去。

如将这条微弱的气息比作蚯蚓,那云门穴就是我为它设好的土坑,竭尽全力希望将它引到土坑里去。通过我的表情变化,刘鑫也知道又出现了,所以他也不敢声张,小心翼翼地看着我。

慢慢的,慢慢的,这丝微弱的气息在我的刻意引导之下,终于顺利来到了云门穴处。但是与此同时,一点尖锐的疼痛在我的肩膀处炸开,像是被细小的针扎了一下,其实也没有多疼,但还是让我忍不住叫了起来。

“疼是吗?!”刘鑫兴奋地叫了起来:“疼就对了,疼就说明你成功了!”

刘鑫之前在为我讲解训练方法的时候,曾经会有这种疼痛的存在,可能是因为这些穴位从未经受过这种气息的侵蚀,所以才产生了不适感,也就是所谓的副作用。

刘鑫的师父已经不在了,这些都是刘鑫自己琢磨出来的,他认为这就是成功的第一步,需要克服这些疼痛,才能浴火重生。

我也不知道刘鑫说的对不对,但是因为有他的成功经验在前,我选择相信了他,继续引导着自己的气息到云门穴。但是又没有了,我不得不再爬起来绕着山坡跑了一圈,重新寻找那丝蚯蚓攀爬的感觉。

“这样不行。”我说:“我不能每次都在大量运动之后才能引导气息,这样下去非累死我不可。”

我既然已经找到了这种感觉,那么说明这种练功方法就是存在的,我需要在平心静气的状态下也能引导,否则真的能把自己累死。第二天的早上,我又坐在山坡之上,一天下来我不吃不喝,什么事都没干,就是寻找那丝气息。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临近黄昏的时候,那条熟悉的蚯蚓又回来了,它轻轻地破土而出,按照我的引导慢慢往前攀爬,最终在云门穴处炸出一丁点的疼痛。

我长长地呼了口气,睁开眼睛看着天边渐渐落下去的火红夕阳,知道自己从此开始要开辟出另外一条训练的路了。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就有第三次,接着有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刚开始的时候,我需要呼吸几百下才能引出一条蚯蚓,后来几十下就能引出来了,再后来几下就能顺利成功。

而这条细小的蚯蚓,也顺着云门穴一路往下,途径胸乡、天溪、食窦等等,按着龙脉图上的标识,慢慢往体内引导。刚开始的时候,这条微弱的小蚯蚓只能到达两三个穴位,便会消散不见,但是随着我引导过去的气息越来越多,这条小蚯蚓也慢慢茁壮成长,一口气冲过七八个穴位不成问题。

当然,这条蚯蚓每冲过一个穴位的时候,这些穴位还是会尖锐的疼痛一下,不过随着我冲击的次数越来越多,这种疼痛感也渐渐减轻不少,看来和刘鑫说的一样,让它们适应就好了。

按照我所学过的知识,吸引体内的氧气只能到达腹部,是来不到其他部位的,但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却又真真正正的存在着。对于这个问题,我和刘鑫展开过深刻的讨论,我仍旧认为科学是不会有错的,只是有些东西科学尚未探索的到。

我猜测是因为空气中有种成分,科学家还没分辨出来,就是这种未知成分,能被我们引导至各个穴位。

当然,刘鑫对这个问题并不太感兴趣,对他来说,这种练功方式能够达到强化身体的功效就行。

龙脉图上有几十个穴道,全部连起来就是一只完整的龙身。现在的我,只能冲过七八个穴道,却也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生变化,每天都精神奕奕,感觉有使不完的劲儿似的,力气也确实比以前大了不少。

难以想象,当我能够将这条龙完整地连起来时,会是多么可怕的效果?不过我知道这应该还很早,刘鑫比我多练一段时间,也才冲过十几处穴位,不过我比他强的一个地方是,他练功的时候各处穴位还会疼痛不已,而我已经减轻许多。

我猜,是因为我的身体素质本身就比他强。

对于这种气息洗髓穴道之后所产生的囤积在体内的力量,我和刘鑫进行过不少的探讨,我们认为这应该就是古时候那些大侠所谓的内力——从内而外的力嘛。

当然,是不是内力也不好说,毕竟也没有什么前辈师父引导我们,所以我们给它起了一个霸气、威武、响亮的名字,叫龙脉之力。

是不是也挺二的?

但我们就是喜欢的不行。

名字嘛,谁起不是起,凭啥他们能叫内力,我们就不能叫龙脉之力?根据龙脉图练出来的力量,当然要叫龙脉之力!

我还问刘鑫,说现存的这些练家子里,有没有和我们一样练龙脉之力的?刘鑫说应该是有的,但数目肯定不多,我们最好要悄悄的,谁都不要告诉,否则引起别人觊觎,来抢我们的龙脉图就不好了。

刘鑫的担心不无道理,匹夫无罪、怀璧有罪,身怀异宝的人最好还是低调一点,否则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就比如说西装男,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被他敬爱的野狐大哥一枪打死。

总之从今天起,我就开始练起了龙脉之力。因为引导进体内的气息,是越往深处越微弱的,就像流水一样慢慢失去力道,所以要想冲过体内更多穴位的话,就需引导进来更多的气,让那条小蚯蚓变得粗壮起来,才能走得更远。

不过小蚯蚓粗了以后,对穴位所造成的伤害也就更大,经常疼的我惨叫一声,哀嚎连连。所以我也意识到欲速则不达,只好放慢训练速度。同时,我也没有放弃外在的训练,毕竟龙脉之力再多再强,也只对提升力量和速度有益而已,而在和人对战的时候,外在的经验和技巧也必不可少;另外,身体素质越强,对抗穴位上的疼痛也会轻松许多。

所以每天早上起来,我都是先热热身,做一些常规训练,再盘腿坐下来苦练龙脉之力。

总之越往深练,心得也就越多,并且也掌握了不少规律和技巧。

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训练,一晃眼一个月就过去了。这一个月里,我日日苦练,一天都没有停歇,并且确实感受到了自己身体上的变化。虽然到现在也只能冲过十几处穴位,但是真的感觉像变了个人似的,龙脉之力存于体内,力量和速度都有了极大的提升,有种脱胎换骨、浴火重生的奇妙之感。

我的实力精进,就有点心痒痒起来,想要找个人实际对战一下。尤其是月光,我现在很想和他较量一下,看看自己到底进步了多少,可惜要在一个月后的比武大会之上才能见到他了。

刘鑫仍然身上有伤,不能和我对战,所以我只能那些草木撒气。这天上午,我置身于老林之中,头顶的阳光被切割成一片一片。突然,我手中的甩棍疾速挥出,“唰唰唰”地呈现出一片片的残影,一大片飞鸟也被惊得冲天而去。

最后,我看着削落一地的破败枝叶,眼神慢慢变得凶狠起来。

月光,你等着吧,到时候我会让你骇然失sè的……

看网友对 366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