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69 联手,战

369 联手,战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能理解刘鑫的激动,之前我们苦寻了一天一夜,终于撞上了那几个匪徒,想着终于可以验证一下自己的实力了。结果半路杀出来个王公子,直接横插了一杠子不说,风头也让他都给抢了。

按刘鑫的话说,就是逼都让他一个人装了。

关键是他装也就装了,还充大尾巴狼,让我们赶紧滚蛋,似乎嫌弃我们给他添了麻烦。这回好了,刚才还傲慢到上天的王公子,现在惨败在了银枪周家的手上,眼看着就要小命玩完,如果这个时候我跳出去,拯救王公子于水火之中,肯定把他下巴都惊下来了,然后将我们奉为救命恩人,怎一个爽字了得?

可惜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现在的我,并没有把握能对付那个红唇男,周豪;也就是说,并不能潇洒地跳下去装这个逼。

是的,虽然我这一个月苦练龙脉之力,自认实力确实大有进步,相比以前绝对云泥之别。但是,当我看了周豪和王公子对战的过程之后,我的心都有点凉了,因为他们的战斗力非常强劲,绝对不会在我之下。如果我跳下去,和那个周豪打起来的话,即便是付出苦战,也不一定能胜过他,反而有可能把命丢在这里,这就是矛盾所在。

之前我一直觉得,龙脉图这东西能让我走捷径,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实力,然后秒天秒地秒空气,谁都不是我的对手。现在我才知道自己还是太天真了,龙脉图是好东西不假,能提高我的实力也不假,但想在短时间内就胜过这些从小就练武的大家族子弟,还是有点痴人说梦、异想天开了。

当我把这情况说给刘鑫的时候,刘鑫也挺吃惊的,他以为现在的我对付周豪是没问题的,哪里想到其实我是没把握的,看来这逼是装不成了。刘鑫微微皱起眉头,说道:“要不,咱们就别管了?”

我没说话,又看向地面。

空地之上,那几名金刀汉子还在惨烈地嚎着,被周豪一枪扎中肩膀的王公子一动不动,显然已经被控制住了。他的脸上呈现出极其痛苦的神sè,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滴下,鲜血也染红了他的肩膀,但他并未服输,身体还在试图挣扎,但是仍被周豪“钉”的无法动弹。

而周豪,也不急着要取王公子的性命,似乎有心要和王公子多玩一玩,用猫抓老鼠的戏谑态度说道:“王子文,我是该说你蠢呢,还是该说你笨呢?不在自己家里好好练功,偏偏要跑到这深山老林里面找死,还只带这几个手下就出来了,这是没把我们周家放在眼里啊。就为了一个月后的比武大会,值得你这样么,嗯?”

周豪一边说,还一边轻轻转动着枪头,其中的疼痛肯定难以想象,但王公子始终咬牙忍着,一声不吭。

原来王公子也要参加一个月后的比武大会,所以才来这片老林里面磨练自己。也是,他这么强,肯定要代表王家出战的。与之相比的话,同样身为冯家大小姐的冯千月,确实是弱了一些,难怪冯天道要那么急了。

“说话啊,嗯?”周豪yīn沉沉地笑着,手上仍然在转着枪头,而且幅度越来越大。

王公子就是再能忍,也疼得嘶叫了几声,他的眼睛变得通红,咬牙切齿地说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周豪轻笑一声:“燕雀?鸿鹄?”

周豪再次加大了手上的幅度,一边转动枪头一边说道:“王子文,你知道吗,我他妈最烦你这种高高在上的傲慢态度了。你是王家的少主,我也是周家的大少爷,我的出身也不比你差吧,你到底凭什么看不起我?又凭什么觉得,你是鸿鹄,而我就是燕雀?”

周豪说这几句话的时候,每一个字里都透着通天的恨意,折磨王公子的手段也愈发地狠厉了,一直强行忍耐的王公子终于凄惨地叫了起来。见状,那几名金刀汉子也纷纷骂了起来,警告周豪不要乱来,那些银枪汉子则对他们拳打脚踢,惨叫声再次响彻这片空地上空。

王公子看着手下的兄弟备受折磨,红着眼睛吼道:“周豪,你针对我一个人就行了,放过他们!”

“呵呵,你也太天真了,你觉得我今天会放过你们每一个人吗?王子文,老实告诉你吧,周王两家的恩怨,今天就要在咱俩身上做个了断!”

放完这句狠话,周豪的手腕突然一抖,那支长枪便往旁边的地上甩去,王公子的身子也跟着“砰”一声重重跌落在地,还打了好几个滚儿。

“少主,少主!”几名金刀汉子都疯狂地大叫着。

接着,周豪又猛地一拽,手中银枪便从王公子的身上抽了出来,银闪闪的枪头上也沾满了鲜血。王公子捂着自己的肩膀,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睛直勾勾、恶狠狠地瞪着周豪,仍是一脸不服输的狠厉气势。可惜他受的伤实在不轻,肩膀上的窟窿也不断往外渗血,如果再打下去的话,肯定会死在周豪手上。

可是不打又怎么样呢,周豪一样要杀了他啊!

王公子手持金刀,仍旧做好了战斗姿态,气势熊熊地盯着面前的周豪。而周豪脸上的笑意愈发浓了,他将手里的枪高高举起,枪头对着王公子,轻轻地说:“不错不错,我就喜欢你这样明知要死又硬着头皮战斗的姿态,实在是深得我心啊,来吧来吧,还有什么看家本领都使出来!”

两人刚才以命相搏的时候,已经各自使出了全部的实力,现在还有什么看家本领?要有的话,王公子早就使出来了,又何必等到现在?王公子不停地喘着粗气,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周豪,似乎在寻找攻击的机会。

而周豪也不着急,就举着长枪等待王公子,铁了心要好好地戏弄一下他。

而树顶之上,刘鑫也着急地说:“王峰,你想好没有,咱们到底怎么打算?是下去帮他一把呢,还是就这么眼睁睁看着?”

我沉默了一下,说道:“咱们帮他一把。”

“怎么帮,你有把我对付那个使枪的小子么?”

我摇摇头,但又指着下面的空地,说道:“刚才他们一番恶战,虽然王家这边全军覆没,但是周家那边也伤了不少,还有战斗力的只剩五六个了,你有没有把握对付他们?”

近段时间以来,刘鑫的伤已经好了不少,虽然仍旧不能练龙脉图,但是实力也恢复了个七七八八。刘鑫看着下面那些银枪汉子,沉沉地说:“应该差不多吧,就算完全解决不了,拖住他们总没问题。”

我点点头,继续说道:“我没把握对付那个周豪,但是王公子还有点战斗力,我们两个联手的话,应该可以打过他的。”

刘鑫也点点头,说:“那咱就帮?”

我说帮啊,这么好的机会,能让王家少主欠咱们一个人情,何乐而不为呐?而且,王家这小子人也不坏,有股子傻劲儿,我还是挺乐意帮他的。

刘鑫又说:“可是这么一帮,又得罪了周家,怎么办?”

我说这个简单,咱们别暴露自己的身份就行,就说咱们也是王家的人,又回来保护少主来了。

刘鑫嘿嘿地笑起来:“这个不错。”

与此同时,下面的空地之上突然响起一声大叫,蓄了半天力的王公子,如同一头发狂的狼,持刀朝着周豪奔了过去。可惜他气势是够了,动作和速度却比之前差了太多,周豪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反而一脸轻笑,满不在乎地看着王公子。

面对周豪的轻视,王公子显然更怒,身子高高跃起,狠狠一刀劈向周豪。空中闪过一道金光,看上去无比的威武华丽。然而周豪仍旧不放在眼里,他手里的长枪突然往上一挑,“铛”的一声脆响,就把王公子手里的刀格挡开来。

接着,周豪的长枪顺势一扫,正中在王公子的胸口。王公子一声惨叫,胸前顿时皮开肉绽、鲜血横流,身子也不受控制地往后飞去,“咣”的一声重重跌落在地。

那帮金刀汉子又凄惨地嚎叫起来,还想爬过去保护他们的少主,但是被那些银枪汉子给拦住了,少不了又是一番拳打脚踢。

王公子捂着胸口,靠着树干慢慢站了起来,那双狭长的眼睛里冒着熊熊的火光。而周豪,则手持带血的长枪,一步步朝王公子走了过去,脸上的笑意愈发yīn险:“王子文,到头了,你们王家从此将在省城除名!”

树顶之上,刘鑫摇着我的胳膊,说王峰,快,该咱们出场了!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正想爬下树去,刘鑫却又拉住我,说道:“咱们出场要华丽一点,拉风一点,把这个逼给装足了!”

我说:“怎么装?”

“看我的。”

刘鑫清了清嗓子,看着满地嚎叫的汉子,以及慢慢朝王公子走过去的周豪,朗声说道:“要杀王家少主,有没有经过我们哥俩同意?”

一瞬间里,刘鑫清朗而又不失霸气的声音瞬间响彻在整片空地之上,无论是那些惨嚎连连的金刀汉子,还是正一步步走向王公子的周豪,亦或是满面桀骜、准备进行最后一搏的王公子,都露出了格外诧异的眼神,显然没想到附近竟然有人,纷纷抬头朝着声音来源处看来。

虽然他们知道声音来自空中,可是因为茂密的枝叶遮住我们身形,他们并看不清楚我俩的脸,周豪瞪着眼睛,厉声说道:“谁?!”

刘鑫刚才那句充满霸气的话,确实有够装逼,也够有范儿,可是我们现在距离地面至少有七八米,就这样爬下去的话,动作实在很不雅观,失去了高人风范。

我正发愁该怎么办的时候,刘鑫的身子突然往前一跃——

卧槽,这是要跳下去吗?!

七八米高,就算摔不死他,摔他个骨折总没问题,刚才还霸气十足地喊话,接着又以半瘫的姿势出现在众人面前,是不是太愚蠢了一点?然而,我还是太低估刘鑫了,这家伙扑出去后,又迅速抓住了一条挺粗的树枝。

就听“哗啦”一声,那条树枝在他的重压之下,迅速朝着地面弯去,瞬间就压低了三四米的高度。就在树枝达到最后承压,准备反弹而上的时候,刘鑫的手才一放,然后“砰”的一声,稳稳落地。

场中所有人都呆呆地望着这个不速之客,各个都有点傻眼,周豪也是一脸吃惊。

刘鑫这么一跃,头上的草帽稍稍歪了一点,他伸手轻轻扶正,又慢慢抬起头来,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语气轻蔑地说:“你看我是谁?”

现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呆了,目不转睛地看着刘鑫。

还在树上的我,则也一样呆了。这一瞬间,我想起那次在职校的天台顶上,和冯千月一起被围的时候,刘鑫就是这样又酷又炫地出场,当时我还以为他就是在天台睡觉,恰好碰到我们而已,现在看来好像……

是故意的?

不得不说,刘鑫这装逼的劲儿实在够拽,我真是五体投地甘拜下风了。

而现场,也在安静了四五秒后,很快就有人认了出来,这不是之前才被他们赶走的那个驴友吗?周豪顿时大骂一声:“我他妈管你是谁,还敢回来就是死路一条!”

这周豪也是个烈性脾气,显然很为刘鑫突然打断他的脚步而感到愤怒,直接手持长枪就朝刘鑫杀气腾腾地扑了过来;和戏弄王公子时的猫逗老鼠完全不同,周豪一出手就是杀招,一点余地没留,显然就是要把刘鑫杀了。

而刘鑫,在跃到地面上之后,还准备再说几句霸气的话,哪里想到周豪并不给他机会,直接就冲了上来。连我都没有把握斗过周豪,更别说身上还有伤的刘鑫了,刘鑫只能疾速往后退去,同时口中大喊:“你这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难道真不好奇我们的身份吗……”

眼看周豪那柄杀意十足的枪头就要扎到他的身上,刘鑫没办法了,只能高声喊道:“王峰,你他妈干什么呐,赶紧下来制住这个家伙啊!”

我被刘鑫霸气的出场方式吸引,正看得入神,还真忘了他正处于危险之中。在刘鑫的提醒之下,我才如梦初醒,立刻学着刘鑫刚才的动作,身子迅速往前一跃,接着伸手抓住一根粗大枝条,随着身体疾速下坠的时候,我的手中已经摸出甩棍,“唰”的一声甩了出来。

七八米的高度,一瞬间就落在半空,待到枝条承受不住我的压力,我便松开了手。趁着自己还在半空,手中甩棍迅速挑向周豪的枪身,因为是救刘鑫的命,所以我一出手就用了全力,体内的龙脉之力也发挥出来,重重击打在周豪的银枪之上。

就听“铛”的一声,火花四射而出,周豪的枪身被我压弯在地,顺着刘鑫身前几公分的地方迅速滑落。趁着这个机会,我又重重一脚踢在周豪胸口,周豪的身子迅速“噔噔噔”往后退去,直直退了七八步才站稳身子。

而我,也稳当当地落在地上,又赶紧拉住重心不稳的刘鑫,问他没事吧?

刘鑫有点惊魂未定,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说:“没事没事,你出现的真是时候……”

接着,他又挺起胸膛,直视前面的周豪,冷声说道:“小子,知道怕了没有?”

无论刚才刘鑫的疾速后退,还是我这一跃、一挑、一踢,都彰显着我们绝对不是一般人的身份。所以,即便是性烈如火的周豪,也忍不住皱起眉头,看着我们沉声说道:“你们到底是谁?”

不光周豪,那些银枪汉子、金刀汉子,还有背靠在树干上的王公子,都是一脸疑惑地看着我们。我和刘鑫还是一副普通的驴友打扮,外表看上去平平无奇,但一出手,就成功吸引了他们注意。

之前我和刘鑫已经商量过了,不会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我开口说道:“我们是王家家主派来暗中保护王公子的暗使,不到关键时刻绝不出手!周豪,你成功了,你把我们逼了出来!”

这样一来,周豪就不会怀疑,也不会调查我们的身份了。说完以后,我和刘鑫便迅速奔向靠在树干上的王公子,紧张地问:“少主,你没事吧?不好意思,我们来迟了!”

王公子虽然一脸不可思议的眼神,但也没说什么,只是疑惑地看着我和刘鑫。

我拍着王公子的肩膀,说少主,你放心吧,有我俩在这,不会让周家的人伤害你的!

“呵呵,暗中保护王子文的暗使?我倒要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身后,响起周豪冷酷而饱含杀意的声音。

我缓缓回过头去,只见周豪已经重新把他的长枪举了起来,那些还能战斗的银枪汉子也纷纷站在了他的左右,各自杀气腾腾地看着我们。我默默地把甩棍收了起来,又从地上捡起一把遗落的金刀,低声对王公子说:“少主,你还能战斗么,我一个人恐怕打不过他。”

一般情况下,我是不用甩棍的,刚才为了搭救刘鑫,不得已才用了一下。现在又要战斗,所以我捡了一把刚才那帮汉子遗落的金刀起来,陈队长教过我一套刀法,所以还不至于露怯。

而且用金刀打,周豪也不会怀疑我的身份。

王公子看向我的眼神仍旧充满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说:“可以!”

接着,他也站直了身子,和我并肩站在一起,手握金刀,盯住了眼前的周豪。而刘鑫,也从地上捡了一把金刀起来,和我们并肩站在一起。之前还看不起刘鑫,让我俩赶紧滚的王公子,现在不光被我俩搭救,还要和我俩一起战斗,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感受?

那些重伤倒地的金刀汉子,就不会想那么多了,在他们看到我和刘鑫不俗的实力,又听说我们是暗中保护王公子的暗使,当时就一个个兴奋起来,严重也闪烁着激动的光。

因为见识过我的实力,周豪同样不敢对我掉以轻心,他将手中的长枪擎起,眼睛直勾勾盯着我们三个,然后喊了一声:“上!”

说完,周豪便和那些汉子一起冲了上来。

与此同时,我也对王公子低声说道:“咱俩联手对付周豪,剩下的交给我那个兄弟!”

王公子点了点头,脚尖一点,便朝周豪冲了过去。这家伙虽然身受重伤,可这时候也没有怂,竟然第一个上了,我和刘鑫当然也不能落在后头,同样手持金刀冲了上去。

就和我们商量好的一样,我和王公子联手对付周豪,而刘鑫则吸引其他银枪汉子的注意。王公子虽然是第一个冲上去的,但他毕竟身上有伤,行动速度就慢了许多,所以最终还是我和周豪先交了手。

周豪的长枪很长,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我手里的这把金刀确实有点落了下乘。所以我施展了自己在水库边上站桩、走桩训练出来的步法,躲过周豪凌厉的枪头之后,又迅速贴着他的枪身往前滑去,然后狠狠一刀劈向周豪。

我舅舅教过我,对付这种长兵器,就得和他近战,远距离就会吃亏。

周豪也迅速后退,同时用枪身阻拦我的身体,“啪”的一声撞在我的腰上。这一下,撞得我七荤八素,犹如被钢管砸了一下似的,我立刻站稳身子,继续朝着周豪劈去。

与此同时,王公子也赶到了,从另外一个方向攻着周豪。王公子身上有伤,战斗力大大下降,所以主攻肯定是我,但王公子仍然非常拼命,几乎是一种不要命的姿态,疯狂地进攻着周豪。

另外一面,刘鑫也和剩下的几个银枪汉子斗得难解难分。能被周豪带过来暗杀王公子的,肯定也是周家的佼佼者,所以刘鑫不一定能收拾得了他们,但是只要能缠住他们就够了,可以让我和王公子放心地对付周豪。

我和王公子虽然是第一次联手,但是竟然出奇地默契,逼得周豪不断后退。但周豪也真是相当厉害,在这种劣势的情况之下,竟然也伤了我好几下,所以我更加确定,如果是我单独挑战周豪,胜负真的未知。

但,无论周豪怎么拼死反抗,终究不是我和王公子联合起来的对手。在我和王公子分别劈了他一刀之后,他也知道自己大势已去,今天是不可能再杀掉王公子了,所以他当机立断,没有再做无谓的反抗,而是高声喊道:“撤!”

在他的一声令下,那些银枪汉子和他一起,迅速消失在重重的山林之中……

而王公子,在刚才一番恶战之后,已经完全体衰力竭,一屁股就坐倒在了地上。我赶紧将他扶住,小心翼翼地将他扶到树根前面坐下,又从自己的背包里面拿出水来给他喝。

刘鑫则去照顾那些重伤倒地的金刀汉子,将他们一个个拉到树下坐着。王公子虽然没有说话,可是那帮金刀汉子都对我们说着谢谢,还说家主实在太贴心了,竟然派了暗使保护少主。

“王峰,还有水没,拿一壶过来!”刘鑫叫道。

“有。”

我拿了水壶,朝着刘鑫走去。刘鑫把一个汉子挪到树下,擦了擦额头的汗,然后抬头朝我看来。这一瞬间,刘鑫的脸sè突然变得惊愕,我刚想问他发生什么事了,他已经大声喊叫起来。

“王峰,小心!”

看网友对 369 联手,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