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四十六章 筹划突袭

第三百四十六章 筹划突袭

陈海与宁蝉儿带着药奴赶到小涟水城,以河西勤王军为首的十数万兵马已经逼近到了小涟水城外二十里外。

虽然南面二百里外的甘泉山西麓大营战事,正进入白热化,但到这一步,黑燕军的虚实已经彻底遮掩不住了,此时还能支撑住,是西麓大营层层叠叠的营寨,并非仅仅是一座城垒,以及西麓山岭的复杂地形限制住西园军及十数万勤王军主力的展开。

只是西麓大营能抵挡到何时就会突然间崩溃,就不是谁所能预知的了。

也是如此,涟水城外的勤王军兵马士气额外的旺盛,陈海与宁蝉儿御马驰入小涟水城,就能感知到杀伐兵气凛冽如刀,直侵城寨中来。

相比较之下,小涟水城内的将卒士气异常低迷。

宁蝉儿等人无法感知到杀伐兵气的存在,但进城还是能感受到异常压抑的气氛。再一个,宁蝉儿神识延伸出去,感知四周八方的天地元息似被无形的巨手死死摁住,以她的神魂修为都无法震荡、感应四周的天地元息,也能推测出城外的敌军士气有多旺盛。

看到陈海、宁蝉儿走进来,身在大帐内的北麓大营主将黄双脸sè变得更加难看。

陈海、宁蝉儿身为秋石寨的守将,双双回到小涟水城,自然是要算临阵脱逃——此时风雨飘摇,黑燕军大厦将倾,身为大天师的亲传弟子,宁蝉儿与陈海(丑奴)不说做表率,竟然在敌军都没有攻上来之前,第一个脱离防线,这怎么都说不过去。

乐毅知道陈海的真正身份,知道陈海不可能与黑燕军共存在,但脸sè也不好看。

“黄师兄、乐师兄,丑奴有话要说。”陈海走上前沉声说道,示意黄双、乐毅随他及宁蝉儿到议事厅后的静室秘谈。

陈海、宁蝉儿虽说离开秋石寨,但毕竟没有直接逃跑,而跑到小涟水城来,总算不是太难看。

只是黄双以为陈海劝他们也弃城逃跑,脸sè不虞的训斥道:“半个月之前,我都不知道你的存在;你此时要走,我不会拦你,有什么话,不必说了。”

陈海凝视着乐毅。

乐毅也认为陈海是劝他们弃城逃跑,他不想给陈海开口的机会,说道:“有什么话,你就在这里说吧。”

陈海环顾左右,除了黄双身边的嫡系扈卫外,都是北麓大营中高层将领,便说道:“黄双师兄,你觉得形势还有挽回的可能吗?”

“你要再说这蛊惑军心的话,休怪我军法无情。”黄双怒喝道。

“我不是来劝黄双师兄、乐毅师兄你们弃城而逃了,不是来劝你们当贪生怕死的小人,”陈海说道,“小涟水防线存在的目的,就是要尽可能掩护主力后撤到松都山重整阵脚,但现在我们坚守小涟水城已经无法达到这个目的,如果黄双师兄、乐毅师兄你们愿为圣教牺牲,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率小涟水城的精锐突击到小涟水河的西南岸,去突袭西园军在果子岭的营寨,烧毁其粮草辎重,这样才能迫使西园军往蓟阳境内收缩,而为甘泉山黑燕军的北撤,赢得一些时间……”

陈海这番话,就像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黄双等将面面相觑,没想到陈海竟然是要说这么一番话。

乐毅沉声道:“不错,太子赢丹与英王赢述矛盾极深,可以说要不是我圣教声势正隆,他们早就撕破脸杀得血流成河。西园军粮草辎重被毁,他们首先要考虑,就不再是追杀我军,而是要担心太子赢丹及宁氏所率的虎贲军,会不会趁机偷袭他们——此策可行。”

宁蝉儿恨不得祭出灵剑,将陈海剁成十七八段,她是指望陈海能劝乐毅、黄双弃城逃跑,没想到陈海二|逼逼竟然跑过来劝黄双、乐毅一起去送死。

黄双、乐毅决定率精锐突袭西园军在果子岭的大营,他们也没有办法献完策拍拍屁股就跑,势必也被要随军去突袭果子岭。

陈海这个计划说起来简单,但真要去做,必然是十死无生。此时在小涟水河沿岸,有十数万勤王军精锐集结,他们怎么穿过这十数万勤王军的封锁线。

再者西园军说是主力倾巢而出,但果子岭不可能没有一点的防备战力,他们要率多少兵马,才能出其不意强攻下西园军的果子岭大营?

就算他们烧了西园军在果子岭的大营,烧掉粮草辎重,迫使西园军往蓟阳郡境内收缩,但他们不正好就处在西园军及诸路勤王军往蓟阳郡境内收缩的大网之中?

那时候英王赢述恨他们入骨,数十万精锐铁骑、明窍境、道丹境强者数不胜数,他们又处在数十万精锐大军的包围圈之内,要怎么逃脱升天?

宁蝉儿是不希望看到黑燕军全军覆灭,但也没有想过她要为此付出性命,yīn柔的瞪了陈海一眼,心想只能在突袭途中,再观望形势,看怎么脱身了。

“不错,为控制诸路勤王军,从燕京输送过来的粮草都是先集中到果子岭,只要能将果子岭积存的粮草摧毁,不仅西园军会投鼠忌器,就连河西等郡的勤王军,手中储粮有限,也会失去长程追袭的能力,”黄双以一幅看错陈海的眼神,眼瞳里露出毅然决然的精光,环顾议事厅里的左右诸将,喝问道,“有谁愿与我前往?”

诸将皆知此去十死一生,但还是有十数人与乐毅站出来,愿与黄双率一路精锐,越过小涟水河,突袭西园军的果子岭大营。

“好,小涟水城还需要有人留下来防御……”乐毅也没有指望所有的将领都能随他们共赴此难,中高层将领能有三分之一的人站起来,已经相当令他意外了,同时当然也需要有将领留下来,率领大军牵制住大部勤王兵马,这样他们在越过小涟水河之后才能迅速摆布追兵,奔袭果子岭。

陈海看站出来的十数将领,与其说是概然赴死,不如说是听到大天师巩清辞世的消息已经滋生绝望的情绪,所谓哀兵,大抵如此吧。

当然,当前的势态下,西园军、勤王军的哨骑、战禽遍布甘泉山以西二三百里地,可以说小涟水河沿岸两三百里,就算是有一只老鼠过河,都有可能会被发现。而在小涟水城的正面,在二十余里外犹有以骑兵为主的十数万勤王军精锐盯在那里,这边两三万骑兵出城,像董寿这样的道丹境强者,怎么可能察觉不到。

想要悄无声息越过小涟水河是不可能的。

越过小涟水河的突袭兵马,也要分为两路,一正一奇。

正者集中小涟水城仅有的三万骑兵,从北侧的空隙越过小涟水河,突袭河西勤王军在小涟水河西岸的石鼠岭驻营,将甘泉山西北麓的一部分勤王军视野吸引过去,也同时将西园军、勤王军以哨骑、灵禽组成的侦察监视网撕开。

真正的奇兵,人数不能多,需要控制在三千人左右,这样才有可能在抵达果子岭之前,不被发现行踪,但是这三千奇兵的战力也要足够强,能够在突然间撕开果子岭大营的防御,确保在被歼灭前,能将西园军的粮草辎重烧毁掉。

又整整酣战一天,西麓大营外围的营寨悉数被西园军攻破,在黑燕军防御性篆符大量被消耗之后,密集使用战禽以及天机战车的威力越发强大,西麓大营岌岌可危。

气候被天地元息搅得混乱不堪,一会大雪、一会大雨,但顷刻又被冻得严严实实,寒冬里雷霆震震,映射着剑气纵横,仿佛天地都要裂开来。

三路勤王军分从西南、西面、西北三个方向,往小涟水城进逼而来,站在城墙都能听到大群青狡马的啸鸣之声。

小涟水城有八万守军,即便施展术法,一团团浓雾弥漫而起,将整个小涟水城都包裹起来,但三万骑兵想悄无声息的出城,也是悄无可能之事。

道丹境强者这时候虽然无法震动、感应天地元息,但神识延伸出来,二三十里方圆内的细微动静还是能够感知得到。

因此,三万骑兵从小涟水城北城门出城,对岸就分出三万精骑平行北移。

陈海与宁蝉儿不需要统率兵马,因此能贴到更近的距离观察勤王军的动静,恰恰就是董寿所亲领的河西勤王军主力,在跟着这边的三万骑兵平行北移。

董寿早年奉命率部增援燕京,是从玉龙大营抽调了两万精锐,随后又在三年时间内,陆续从河西抽调精锐,将河西勤王军的兵力增加到四万人。

这四万人马,以骑兵为主,其中具有通玄境中后期修为弟子、以青狡马为战骑的道衙兵精锐,就有六千之多,也是秦穆侯董寿依之在董氏内部立足的根本战力,加上其他兵马都是杜氏、柴氏、姜氏等族抽调精锐子弟,战力之强,可以说是远在黑燕军出小涟水城的三万骑兵之上。

唯一能让人欣慰的,就是河西正筹备对鹤川用兵,无论是从沥泉,还是河西都护将军府所辖匠师营,所造机关连弩、机关战车以及大量的强悍战禽,都优先保障河西境界的兵马需求。

也好在董寿生性暴戾又多疑,并没有敢突然越过小涟水河,朝这边发动突袭。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六章 筹划突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