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71 滚,都给我滚

371 滚,都给我滚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刘鑫的声音里透着一丝诡异,让我意识到来的可能不是一般人,所以立刻钻出帐篷查看情况。顺着刘鑫的目光,我看到山坡下面的花海之中,有着一丝异动,花田不时起起伏伏,像是一层层的波浪,显然有人匍匐而来,而且不止一个。

这么诡异的动作,难怪刘鑫会警惕起来,我也伸手按向口袋里的甩棍,同时仔细观察着山坡下面的动静。他们移动的速度很慢,似乎非常小心,刘鑫都等的有点不耐烦了,高声喊了起来:“是谁,给我出来,别鬼鬼祟祟的!”

在刘鑫喊过之后,山坡下面立刻没了动静,花田完全遮住了他们的身形。刘鑫直接端起灶火上的稀粥,冲着下面喊道:“再不现身的话,老子就把这一锅粥泼下去了啊!”

其实我们距离那些诡异的人尚有一段距离,刘鑫就是想泼也泼不过去,但他的威胁仍旧很有效果。在刘鑫喊过之后,山坡下面的花田之后,立刻站起来一个血淋淋的人,冲着我们喊道:“不要泼,我们不是坏人……”

他还没有说完,就愣住了。

而站在山坡上面的我和刘鑫,也愣住了。

因为这个血淋淋的人不是别人,竟然是金刀王家的王公子。王公子愣住,是因为没想到上面的人是我和刘鑫;而我们愣住,也是同样的原因,没有想到王公子会出现在这。

这王公子搞什么鬼,受了伤不赶紧回家,在花田里面爬什么爬?

难不成因为昨天我踢了他几脚,刘鑫又打了他几个耳光,所以想来找我们报仇?刘鑫和我想的一样,于是把手里的锅子端得更高,喊道:“咋地,昨天打你打的还不够,还想上门找打?”

王公子立刻摆手,说不是不是,又说:“我们准备回家,路过这里。”

我和刘鑫面面相觑,这都过去一晚上了,他们才走到这?哦对了,他们都受了重伤,走的慢点也很正常。再加上山里也没手机信号,他们手里的信号弹也不足以放到省城,还得防着点银枪周家再来报复,所以只能这样一步一步往回挪了。

隐隐约约的,确实可以看见王公子身边躺着几个身上同样染血的汉子,看来他们这一趟不太好回去啊,有点类似红军长征两万五了。不过,这也不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已经被蛇咬了一口,就不会再给他咬我们第二口的机会。

所以刘鑫放下锅子,没好气地说:“知道了,赶紧滚吧,别再让我看见你了。”

刘鑫也是个暴脾气,一言不合就会开骂。也不晓得王公子是自知理亏,还是知道自己现在这个状态惹不起我们,之前那么傲慢的一个人,现在变得谨慎小心,竟然一声不吭地伏下身子,和他的那帮重伤军团继续匍匐前进。

我俩也没兴趣搭理他们。刘鑫把菜炒好以后,我们就各自盛了碗粥,一边吃着早饭一边聊天。正吃着呢,山坡下面的花田之中突然又冒出个头来,王公子重新站起,并且朝着我们这边跑了过来。

哟呵,这是要干什么?

我和刘鑫立刻把碗一放,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要给这家伙一点厉害尝尝。王公子三步两步跑到我们身前,这时候我们才看清楚,他身上受伤的部位都扎了绷带,显然也是自己带着药品。不过这伤要恢复恢复也得一段时间,所以王公子的脸sè依旧惨白,以他现在的状态如果还想找我俩的麻烦,那可真是痴人说梦。

王公子来到我们面前,却没有动手的意思,而是气喘吁吁地说:“两位朋友,我们兄弟一天一夜都没吃东西,实在是不行了,能不能给点粥吃?”

原来是想求东西吃,这可把刘鑫给乐坏了。刘鑫笑着说道:“谁是你朋友了,别乱认亲戚行不?我们可没你这样的朋友,昨天好心好意帮你,结果你怎么对我们的?滚滚滚,有多远滚多远!”

我虽然没笑,但是态度和刘鑫一样,王公子昨天那样对待我们,现在还来我们这里讨粥吃,简直没见过他这么不要脸的。说起昨天的事,王公子竟然也微微有点脸红,难得他还知道害臊,但他仍旧死皮赖脸地说:“两位朋友,昨天是我做的不对,怪我这个人疑心太重了,你们要怪就怪我好了。但是我的兄弟们没有错啊,他们自始至终也没对你俩不敬,希望你们发发慈悲,救救他们!他们受的伤已经很重,如果再不补充点食物的话,恐怕就撑不到出山了,真的拜托你们了!等我回去以后,一定会好好谢谢你们的!”

平心而论,王公子的道歉已经挺诚恳了,但刘鑫依旧不领情,摆着手说:“滚滚滚,你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想听。你们这么多人来山里,连点干粮也不带,现在有困难了就来求助,我们又不是开慈善中心的!我们的东西只够我们自己吃,你们还是哪凉快就上哪呆着去吧。”

刘鑫这话说得挺无情了,一般稍微有点自尊心的,都会调头就走。但王公子没有,他竟然“扑通”一声,朝着我们跪了下来,喘着粗气说道:“我们的干粮吃完了,本来昨天就想回去的,结果却遭到了周家的袭击!我求求你们了,就给我一点粥吃吧,我的兄弟再不补充体力,真的就不行了啊!我在这里发誓,等我回去以后,一定重谢你们!”

他一边说,还一边砰砰砰地朝我们磕头。

看着王公子这样,我和刘鑫都惊呆了。王公子是什么身份,我俩都清清楚楚,身为省城八大家族之一,金刀王家的少主,将来可是要继承王家家主之位的,身份可谓尊贵无比。

但是现在,他为了他的几个手下,竟然不惜折损自己的尊严,亲自给我和刘鑫下跪!这样的少主实在太可怕了,敢问天下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王公子一边磕头,一边苦苦地哀求我们,他的声音都哽咽起来,眼眶里也沾着点点泪花。我和刘鑫的心里充满震撼,一时间都有点说不出话来,而不远处也传来那几个重伤汉子虚弱的叫喊:“少主,不要,不要啊……”

说真的,哪怕王公子只是做戏,也足够让我佩服这小子了;更何况他的语气那么真诚,完全就是发自肺腑的在恳求我们。我和刘鑫对视一眼,哪怕是再坚硬的心肠,现在也没法做到无动于衷了,刘鑫赶紧上前将王公子扶起,说:“哎,我和你开个玩笑,不就是一碗粥吗,怎么能不给你?”

王公子站起身来,浑身上下颤抖不已,眼眶里也含着泪花,激动地说:“谢谢,谢谢!”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行了,赶紧把你那几个兄弟叫过来吧。

王公子赶紧回过头去,重新奔进山坡下的花海之中。过了一会儿,几个同样伤痕累累的汉子,便在王公子的搀扶之下,一瘸一拐走了过来。从罗城到省城,我也算见过不少人了,但还真没见过王公子这样的少主。

王公子过来之后,还对我们不停地道着谢,那几个汉子则都一脸的垂头丧气。他们身受重伤,又得防着周家报复,几乎一路都是爬过来的,浑身都灰土土的,看着十分狼狈、可怜。

刘鑫也是个嘴硬心软的,看着他们这样,也动了恻隐之心,把剩下的粥都给他们盛了出来。但刘鑫做的是两人份,他们有五六个人,肯定是不够吃,所以又重新做了一锅。

见状,王公子再次哽咽地表示感谢。

这一路过来,他们确实是受了不少苦,连菜都不用配了,捧着热粥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我注意到其中几个汉子的伤口已经发了炎,便问王公子是怎么回事,王公子说他们只带了普通药品,所以也没办法做得太好,只能尽快回去才能医治,但是以现在这个状态,不知道三天能不能走出去。

旁边的一个汉子说道:“少主,要不你别管我们了,你一个人先出去吧,我们这样会拖累你的!”

王公子的伤虽然也重,但他的身体素质很强,如果只是他自己的话,迅速赶回省城还是没问题的。但王公子斩钉截铁地说:“不行,我不能把你们丢在这里,万一周家的人又找上来怎么办?”

这些汉子大概也知道王公子说一不二的性格,所以没再言语,只是各自唉声叹气。见状,我和刘鑫又对视一眼,一个默契的决定已经同时做出。

等到他们把粥吃完,王公子又对我们千恩万谢,还跟我们要了电话号码,说等回到省城之后,一定会好好答谢你们。刘鑫说道:“就你们这样,能不能出去还是个问题。算了,反正我们哥俩闲着没事干,就送佛送到西吧,送你们回去!”

昨天,我冲击灵虚穴失败,导致身体现在还很脆弱,反正一时半会儿也练不了功,不如就做个好人,将他们送回去。这倒不是我们好了伤疤忘了疼,起码现在看来,王公子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不会再偷袭我们了。

而我们送他,也只是求一份安心,不为其他什么目的。

可想而知,在我们提出主动相送之后,王公子也是大大吃了一惊,连忙一再地说不用,说是我们已经帮了不少的忙,实在不敢再给我们添麻烦了。刘鑫说没事,反正我们也准备回省城一趟,顺道将他们送过去而已。

刘鑫这句话当然只是借口,目的只是为了让王公子安心。我们这又有帐篷又有吃的,一眼就是要长期住在这的,王公子也不是个傻子,知道我的真实用意,再次激动地热泪盈眶,口中不断说着谢谢,双膝一弯,又要给我们跪下。

我赶紧伸手扶住王公子的肩膀,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动不动就跪下,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旁边一个汉子说道:“我们少主跪天跪地跪父母,这还是第一次给别人跪下!”

其实我也明白,像王公子这样身份的人,就是想给被人跪也没机会啊,这次要不是真的走投无路、山穷水尽,也不会做出这种折损尊严的事。我拍拍王公子的肩膀,说好了,别说那么多了,等我们哥俩手下,咱们就一起出山!

因为我和刘鑫还打算着送完王公子等人之后,就马上回来继续练龙脉图,所以也没收拾什么,就是带了一点干粮。有我和刘鑫守护,他们也不用再匍匐前进,互相搀扶着沿小道往山外走,但因为有两个汉子受伤很重,行动非常不便,所以速度仍旧很慢。

我和刘鑫就各自背了一个汉子,减轻他们一些负担,使得速度能快一些。其实这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王公子依旧感动地稀里哗啦,一边为昨天的鲁莽道歉,一边不停地感谢我们。

一群人在一起,自然就免不了聊天,王公子显然很好奇我们的身份,也好奇为什么我会在山里住着,所以就旁敲侧击地打听。但我们能告诉他,我们也是为了一个月后的比武大会,所以才在山里训练?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如果照实说了,我们和王公子就是竞争对手,万一他对我们生出什么不轨之心咋办?

虽然目前看来王公子不是这样的人,但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们只是送他出山而已,关系还没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所以我也含糊其辞,说我俩是来山里打猎的,身上有点功夫而已,王公子听出我的敷衍之意,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有了我和刘鑫护送,出山速度变得很快,路上也没碰见所谓周家的报复。几个小时以后,就到了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里,这里已经有了信号,王公子得以顺利联系家里,马上就会有车来接他们了。

既然如此,我和刘鑫的目标就算达成。我俩和王公子告别,准备回山里去,结果王公子不让我们走,说我们是他的救命恩人,一定要好好感谢我们,希望我们能跟他回家里去。

一方面,王公子盛情难却,我们实在拒绝不了;另一方面,我们也挺好奇身为省城八大家族之一的金刀王家是什么样,是不是和冯家一样奢华?

还有,王公子一直说要重谢我们,也不知会怎么谢,我们倒不是贪图什么东西,就是单纯觉得好奇,所以就答应了他。

这一下,王公子变得特别高兴,握着我们的手不肯撒开,说我们是他家里的贵客,是他生命中的贵人。等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一辆低调的商务车驶了过来,正是王家派过来的,速度还挺快的。

我们一起上了车,朝着王家的方向驶去。车子先进了省城,驶过一段繁华的街区,又上绕城高速,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我心里琢磨着,王家恐怕和冯家一样,家大业大,也是建在郊区。

果不其然,车子下了高速以后,便驶向一个比较偏远的地带,来到省城附近的一个村子里面。但是左看右看,也没看到想象中的大庄院和大别墅,我忍不住问王公子:“你家什么时候到啊?”

王公子答:“已经到了,这里就是我家。”

“啊?!”

我吃了一惊,又往窗外看去,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子,也是一条普普通通的街道,街上的行人散漫而又悠闲。原来王家建在这么接地气的地方,和修建私人马路的冯家实在不能比啊。

刘鑫也挺奇怪,问王公子说:“你家不是挺有钱吗,干嘛还在村子里住?”

听到刘鑫的疑问,车上的几个汉子都扑哧扑哧地笑了起来,刘鑫更是满头雾水,不知他们在笑什么。王公子认认真真地答:“因为这里是王家村,整个村子都是我家的,这里的每一个人,也都是我家的人。”

卧槽,整个村子都是他家的?!

也就是说,从进来这个村子开始,就相当于已经进了他家?怪不得刚才王公子说,这里就是他家!

我见识过冯家的豪气,占地几百亩的庄园令人咋舌,阔气的别墅更是让人眼红不已;但是与之相比,占了一整个村子的王家,似乎更加厉害一点,简直老霸道了,不愧是八大家族里最古老的金刀王家,住的地方都和别的家族不一样。

说话之间,车子已经开到一座阔气的宅子前面,王公子告诉我们,这就是他和他家人住的地方。宅子挺大,青砖黛瓦马头墙,看着确实有一定年头,我对这东西也不懂,但是怎么着也有百年历史了吧?

来到王家的宅子门前,出来迎接的人就多了,七手八脚地将那些受伤的汉子抬进院内。王公子也受伤不轻,但他并没有急于先去医治,而是领着我和刘鑫进了院内的堂屋,接着询问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我爸怎么样了?”

王家的管家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看着身体很好,精神奕奕。管家答道:“家主还是老样子,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吃不下几口饭。”

管家的话很简单,但我却从中听出了一些东西,王家家主看来身体不是太好,怪不得早早就立了王公子为少主。也怪不得,王公子之前那么笃定地说他爸不会派暗使过来,都病成那样子了,还派什么?

王公子是个孝子,一听这话,就要进去看他父亲,并且还带了我和刘鑫一起。王公子领着我们来到后院的一个小房间里,屋子里有些昏暗,只能隐约看到床上躺着一个行将就木、骨瘦如柴的老人。

王公子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他爸的年纪却这么大,不禁让我想到自己,我爸也是老来得子。进了屋内,王公子就扑上去,蹲在床头和他父亲说话。他父亲看着身体确实不行,说话也只能几个字几个字往外蹦,但到底是当父亲的,看到儿子身上有伤,也着急地问:“怎么回事?”

王公子在他父亲面前全无傲气,而且他爸问什么,他就答什么,一个字都不敢隐瞒。也是,好歹是当家主的,即便已经卧床不起,威严还是有的。王公子便一五一十地把昨天、今天的事都讲了,包括被银枪周家的周大少爷围攻,关键时刻我和刘鑫出来救场;还有今天我和刘鑫做粥给他们吃,还将他们个送回来,全部说了一遍。

王家家主一听,便挣扎着要坐起来,说要亲自向我们道谢。

我和刘鑫赶紧扑上去,按着王家家主的身子说不用,您老好好歇着就行,我们只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救命之恩,怎么能说举手之劳,我们王家上上下下,都感激不尽、没齿难忘啊!”自从我们进来,这是王家家主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他的声音十分嘶哑,含混不清,每一个字都用尽力气,确实表现出了他的诚意。

“爸,这次他俩不光救了我的性命,还帮了我的大忙,所以我想……”

不等王公子说完,王家家主就摇了摇头,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这个先不着急。”

接着,王家家主又转过头来,看着我和刘鑫吃力地说:“两位都是少年英雄,不知家在何方、师承何处?”

王家家主这是打听我和刘鑫的身份。之前王公子打听过了,但是我俩没说,敷衍过去了。现在,王家家主再问,我们也不知怎么回事,竟然不想有所隐瞒。

可能是他虽然年老,但是威严尚在,我和刘鑫不敢撒谎,就把我俩的事和他说了。从名字到年龄,以及现在做些什么,都对这位老人家讲了。至于我们身上的功夫,我和刘鑫则众口一词,说是武馆师父教的。

这些信息,说来也没什么,在省城也是公开着的,不就有个普普通通的组织吗,放在整个省城也算不得什么大事。然而出乎我们意料的是,王家家主听完我们所说之后,脸sè竟然骤变,拿起竖在床边的拐棍,就朝我们砸了过来,同时狠狠骂道:“滚,都给我滚!”

看网友对 371 滚,都给我滚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