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四十八章 袭营

第三百四十八章 袭营

除了乐毅所率三万骑兵趁夜乱奔,天明之时在石鼠岭外围重新集结外,小涟水河下游几座防寨的兵马,夜里看到主城出兵,也悍不畏死的分出六七股连夜渡过小涟水河,进入西岸被冰雪覆盖的荒原。

这六七股防寨兵马,大概有一万四五千人,缺少足够的马匹,夜里踏雪西行,也没有机会能跑出多远,这时候就让董寿、厉向海等人率近三万河西铁骑,分成数路围杀过来。

夜里他们没有轻易妄动,但这时候天光大亮,雪也停了,他们绝不会轻易放过已经塞到嘴里的这块肥肉。

诸路勤王军及西园军在北翼的哨骑、斥候们,也都乘马或乘着灵禽聚在外围看这场实力悬殊的“围猎”。

虽然说乐毅在石鼠岭外围重新聚拢起两万多骑兵,但这两万多骑兵刚经过夜奔的混乱,将卒找不到武官、武官找不到将卒,根本凝聚不起多少战力,而孙泉宗率八千精骑也已经赶到石鼠岭外围,贴近过来。

此外,英王赢述昨夜里知道甘泉岭北麓的异动,也及时往果子岭北侧增派了一路精锐骑兵,防备天明在石鼠岭外围重新集结的两三万黑燕军骑兵有可能突然往南奔袭。

这时候没有人意识到黑燕军已经有一支精锐,距离果子岭是如此之近了,所有人这时候更关注北麓异动的敌军什么时候会被完全歼灭,又或者西园军主力今天有没有可能彻底攻陷黑燕军的西麓大营。

当然了,陈海他们不是第一个想到要偷袭果子岭大营粮草辎重的,此时在果子岭里,鹤婆婆显出金羽鹤身,与西园军的后军主将陈玄真已经战成一团。

在陈玄真祭御下,吞江壶飞入半空,壶口射出一道幽暗的精芒,似万钧黑石压在金羽鹤的羽翼上。

鹤婆婆的实力再强,这时候也是喝醉酒的笨鸟,在半空东倒西歪、摇摇欲坠,随时都会从空中一头栽倒。

屠子骥虽然没有直接与师尊陈玄真联手杀上去,但也与诸将也将灵剑祭出,在各自的头顶闪烁着噬人的光芒,而且营房的四周还聚集两队两百人的精锐弓手,各将一支淬金箭搭在弓弦之上。

虽说只有英王赢述亲领的扈卫营弓手,才配备有限的机关连弩,但后军的精锐弓手们,箭囊里还是有三五支淬金箭备用。

屠子骥就不明白这头老鹤妖有什么自信,竟然只身过来袭营,或许真是穷途莫路了。

“黄鹤儿,快快束手就擒,我念你千年修行不易,也念你我一番交情,今日可以侥你不死。”陈玄真苦口劝降,但手掐法诀也不敢稍有松懈,让这妖鹤逃走。

“呸!陈小贼当年你随赢氏贼皇杀进道禅院,道禅院多少徒儿死在你的剑下,你可曾想过你也在道禅院求道问学过,这时候有什么脸跟我讲交情?”鹤婆婆虽然变回金羽鹤身,但吐唾沫的功力未降,一大口鹤涎就像顷盆大雨,直奔陈玄真的脸上喷来。

“有一路兵马从西北方向过来,你去看看是怎么回事?”陈玄真不理会喷洒过来的鹤涎,摧动吞江壶往金羽鹤压去,他这时候感知到有一路两三千的队伍,从西北方向往大营行来,以为是燕京方向过来的队伍,没有当一回事,但也让屠子骥过去交接。

陈海在金州大漠所使用的战术,传回到燕州,西园军就争起仿效,也将有限的数百头战禽集中起来编成战禽营,但不会因此削弱外围的斥侯力量。

西园军总哨官屠重锦所统领的斥侯哨骑队伍,这时候将除了大量的哨骑散出去,还有上百精锐斥侯乘御灵禽,监视着甘泉山及外围五六百里内的动静。

要是这支兵马有什么问题,外围的斥侯早就传警过来了。

事实上此时真正令陈玄真、屠子骥心忧的,是俞宗虎的突然叛投。

到这时候看到连道禅院修炼千年的黄鹤都冒险孤身过来袭营,陈玄真、屠子骥等人都不再怀疑俞宗虎的叛投有假,也倾向相信大天师巩清已经辞世,但是俞宗虎的叛投确实事前没有跟他们这边有什么约定。

陈玄真最初怀疑俞宗虎与太子赢丹是有什么约定,但虎贲军最初几天从南面进攻松磐岭,并没有想象中坚定,这说明太子赢丹与俞宗虎并不存在默契,那是谁给俞宗虎叛投过来的保证?

屠子骥御剑往后军营寨北辕门飞过去时,心里也在想这个问题,这时候他看到突然出现的这支兵马停在北辕门两千步外,十数骑戟士手持令符往北辕门这边驰来交接,为首之人头戴青铜面具遮住面孔。

屠子骥心里困惑,军中哪里有这号人物,又或许是哪家新派入军中的子弟,竟然有到军任职都戴着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的怪癖?

也是恰恰如此,屠子骥心里却没有生出足够警惕。

“子骥,好久不见啊!”青铜面具遮脸的骑士停在北辕门,将一杆战戟横在膝前,抬头往辕门女墙后看过来,声音都是洋溢着浅笑似的朝屠子骥问候道。

屠子骥就觉得声音熟悉无比,但一时想不明白他认识的人里到底是谁在军中见不得人,要用面具将脸遮起来。

屠子骥来不及细想,就见青铜骑士身后十数骑散开来,手持战戟缓缓往前逼,杀气似微小的风蓦然弥漫起来。

不对,屠子骥感觉到不对劲,但就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听见青铜骑士一声大喝“刺!”挥戟往前空刺过来,身后十八戟士皆挥戟往前空刺。

杀气顿时弥漫开来,十九道厉芒脱戟而去,横空往辕门斩来。

作为后军主营的北辕门与防御法阵融为一阵,自然是坚如山岳,但十数道戟芒斩中,也轰然震动,灰屑从辕门的石隙间悉悉洒落。

“不好!敌袭!”屠子骥虽然不觉得十数骑就能斩裂辕门,与辕门融为一体的防御法阵不是仗着人数多就一定能破的,但他还是大惊失声,为这一路突然冒出来的袭敌而震惊,传令城墙上的守备兵马,给床弩上弦推过来,传统守备弓手立时出营房、上辕门城墙射杀袭敌,传令甲卒在辕门结阵备敌,传令铁骑结阵准备出营冲杀,除了通传与金羽妖鹤正厮杀的师尊、后军主将陈玄真外,他还召集更多的将领赶到北辕门来御敌!

“再刺!”青铜骑士弃马踏步,挥戟再往前突刺,就时候屠子骥恍然间听到青铜骑士与身后几名戟士,身体里同时有雷霆震鸣传出来,这时候见有数道戟芒凝聚到一起,仿佛一道顶天立地的雷柱,沛然莫御的往辕门斩来。

“轰!”屠子骥不需要低头,都能知道脚下的辕门已经出蛛丝状的裂痕了,他站在辕门石道上,都能清晰的感受到脚下所传来的巨大震力,给床弩上弦的将卒更是被震得东倒西歪、口吐鲜血。

“玄戟战阵!”屠子骥听师尊陈玄真说过剑阵、戟阵之事,也知道文勃源身边几名剑修以及宿卫军的很多将领都看着其貌不扬,却合炼一套当年得自道禅院的厉害剑阵,传说这套剑阵便是赤眉教都失传,却没想到这时能看到玄戟战阵的问世。

“再刺!”

这时候屠子骥几乎能听到辕前所有戟士的百骸窍脉深处都有雷鸣般的震鸣传出来,十数道戟芒凝聚成一柄十数丈长的天地战戟,自上往下斜斩过来。

看到这一幕,屠子骥骇然sè变,举掌往这杆似实还虚、似无数雷光凝聚战刃的天地战戟拍去。屠子骥这一掌也是凝聚毕生修为,金光烁烁,但在天地战戟的映衬又是那样的不堪一击,相击之下,就觉有沛然莫御的巨力涌来,屠子骥大吐一口血,身子难以抵挡的往后横飞出去,眼睁睁看着坚固如山的北辕门,被这一戟斩得七零八落,哗啦啦的垮塌下来。

陈玄真这时候赶到,黄双祭御真焰剑就杀上来,将陈玄真的吞江壶压住。

“陈小贼,吃老妪一针!”金羽鹤振翼飞来,一声鹤唳,朝天吐出一枚霞光闪闪的针形灵剑,极瞬间飞到数千丈高的高空,又猛然朝下方的陈玄真斩落下来,针形灵剑斩落之时,牵动雷光隐隐,声势一时无两,竟然将黄双的真焰剑威势也压了下来。

金羽鹤虽然是千年修炼的妖躯,但一对金羽巨翼刚才也被淬金箭雨射穿好几十个洞|眼,但陈玄真急着赶过来将缺口堵上,最后即便是动了杀心,但也没有来得及与箭阵联手将金羽鹤射死,最后还是让金羽鹤挣扎吞江壶的镇压逃过一死。

屠子骥这时候缓过劲,摧动灵剑就要杀上来,要帮师尊陈玄真分摊压力。

事出仓促,北辕门这边没有足够的防备,但后军除了三四万辎重兵及匠工外,还有两三万精锐战卒,只要有足够时间,就能从四周八方围杀过来,将这股突袭过来的敌军歼灭掉。

“子骥,莫要挣扎了!”陈海将战戟弃掉,横空飞过来,迎着屠子骥摧动飞过来的灵剑,赤手空拳就朝灵剑怒砸过去。

屠子骥就觉有这一拳拳直接轰击在他的神魂上,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这般弱小过,神魂就像是在狂风巨浪中的孤舟,随时都有可能被摧毁。

陈海这一刻再凝聚一枚拳印,往屠子骥轰去,屠子骥毫无防备的被击中胸口,身子又像风筝似的往后横出去……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八章 袭营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