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四百七十三章 等待

第四百七十三章 等待

温暖的阳光,洒落在院子里。

老者躺在藤椅上晒着太阳,一旁摆着一张小茶几,上面摆着一壶茶和一个茶盏。闭着眼睛的老者听着脚步声,淡淡道:“我说了,我不会做什么人偶,如果是沙偶的话,还能凑合一下,你们找错人了。”

红容颜停下脚步,俊逸秀美的脸庞,浮现恭敬之sè:“邵师!”

老者就像没有听见。

红容颜摇头道:“不,应该是邵宫主。当年的神偶宫如果还在,又岂会有今天的兽蛊宫?南宫无怜还要尊称您一声老师。”

老者淡淡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神偶宫的消息很少,时间过去很长,但是我们还是查出您的身份。”红容颜幽幽道,他的眼睛透着淡淡的哀伤,语气很真诚:“虽然当年我们的关系敌对,但是您早就脱离神之血,现在我们并无敌对关系。您找到我们,想必也不是为了到敝会晒太阳。”

他站在老者身边,就像笼罩在yīn影中,阳光也穿不透。

老者此时睁开眼睛:“我要你们帮我找一个人。”

“和神之血有关?”

“不,和你们有关。”

红容颜有些惊讶,但是他很快恢复平静,道:“我们会找到的。”

邵师也很平静:“把那个小姑娘带过来吧。”

红容颜知道邵师说的小姑娘是秋水。

秋水很快被送来,酒柜有些好奇地看着老者。他不知道红容颜大人,是如何说服这个倔强的老头。他对老头充满了好奇,在牧首会,能够得到红容颜大人如此尊重的人,不超过五个。

老头看了一眼干枯的秋水,摇头:“她的路走偏了。”

红容颜道:“请邵师指点。”

邵师?酒柜第一次知道老头的姓,他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但是没有找到熟悉的名字。有名的大师之中,好像没有姓邵的啊。

邵师没有指点什么,看了一眼酒柜:“你去挖点土来。”

酒柜愣了一下,但是红容颜大人就在一旁,他不敢发作,老老实实地问:“您需要什么土?”

邵师道:“随便什么土。”

酒柜又愣了一下,随便什么土?他心中蹭地冒火,这老家伙也实在拿人命不当回事!

“去吧。”

红容颜大人淡淡的两个字,立即像一盆冰水从酒柜头顶淋下,他冷静下来。

红容颜大人在场,发火也轮不到自己。

既然红容颜大人也这么说,酒柜立即把所有的杂念都按捺下去,老老实实到院子外面的角落里,挖了一盆土回来。

老头随手拿起桌上的茶壶,把里面的茶水淋在泥土上。

茶水打湿泥土,邵师抓起一块,捏了两下,一个粗糙的人形泥偶就出现在他手中。

酒柜看得目不转睛,他想看看老头子怎么救秋水。当他看到粗糙的人形泥偶,他还是觉得有些惨不忍睹,这大概是他看过的最丑、最粗陋的人形泥偶。只能大致看到头颅、躯干、四肢,没有脸,没有手掌,所有的细节都没有。

邵师指甲在秋水的额头轻轻一划,早就龟裂干枯的皮肤立即破损,暗红的鲜血沁出。

巴掌大的人形泥偶,放在秋水的额头。

暗红的鲜血立即渗入小泥偶之中,小泥偶忽然多了一分生机,多了一丝灵动的味道。

邵师收回手掌,道:“现在她死不了了。”

红容颜的神情多了一丝郑重:“我们会查到您需要的人。”

邵师脸上没有半点开心,反而更加落寞,只有眼睛深处,亮起一抹微弱的光芒,就像子夜过后天际微微泛起的光芒。

黄沙角和银雾海的边界线。

阳光在高高沙丘的背面投射下深沉的yīn影,叶白衣一脚深一脚浅,朝沙丘顶端爬去。

他独自一人,护卫都被他留在山丘下方。他的速度不快,没有动用任何能力,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费劲地向上爬,有的时候还会手脚并用。

远远地望去,他渺小得就像一只蚂蚁。

沙丘山脚下的护卫,犹如一群沉默的雕塑,他们神情肃穆,寂然不动。

叶白衣脚下踩着松软的黄沙,他心中轻轻叹息,黄沙中的土元力,比起以前削弱了许多。现在这里还出产大量的土元材料,这些土元材料被卖到翡翠森,换取一些神国需要的物资。

但是现在黄沙角出产的土元材料也越来越少。

唯独不变的,是黄沙角的景观,终年风沙遮天蔽日,神之血的统治并没改变这一点。

黄沙角的生物很少,因此血毒在这里发挥的威力很小。

这也是为何神国对银雾海和彩云乡充满觊觎。

比起凉贫瘠的火燎原、黄沙角,银雾海彩云乡的植被要丰富得多,非常适合血树的生长。

果玉如今早就成为神国最重要的出产,但是四年才能出产一次。神国需要更多的果玉,也就需要更广袤更富饶的土地,才能种植更多的血树。

但是长老会并不打算这么轻易地放弃银雾海和彩云乡。

终于爬上沙丘顶端,越过沙丘顶端的阳光落入他的眼瞳,让他微微失神。

他手脚并用,站在山丘顶端。

一袭白衣,风声猎猎,他仰着脸,阳光满身。此刻的他,不是凶名赫赫威震天下的白衣战神,而是当年还青涩腼腆的白衣少年。

当年出征的白衣少年,就曾在此地,像这样凝视着远处,满怀憧憬许下他的豪情壮志。

看着沙漠尽头雄伟的银雾海山脉,见证了时光荏苒。

山脉上空,五座镇神峰在空中排成一列,组成一条巍然不动的锁链。

太阳的余晖,给镇神峰的防御圈染上一层金sè的光圈,在空中闪闪发光。

镇神峰下方起伏的山脉,各种防御工事,密密麻麻,犬牙交错,顺着山势绵延不绝。

镇神峰的上方,是大片大片的云朵,那是北海部最著名的防御工事,云堡。北海部的元修就驻扎在云堡之中。

镇神峰为核心,天空的云堡和地面密集的工事,构成一面坚不可摧的墙,横亘在三十二里的北海之墙。

自从北海部开始进入战场,神国的进攻立即变得非常艰难。原本深入银雾海的防线,硬生生被重现推回到边界线。

依托山势,借助镇神峰的强大战斗力和云堡的强大防御力,北海部建立了著名的北海之墙。北海之墙自从建立之后,无数神修在这道北海之墙面前撞得头破血流。

而北海部不断加固和强化这座北海之墙,在神国甚至都流传一种说法,北海之墙根本不可能被攻破。

叶白衣知道对面是一位怎样的对手。

师北海年轻颇为荒唐,但是后来性情大变,发愤图强,一举夺下北海部部首之位。比起叶白衣打破最年轻部首的记录,师北海担任北海部首的时间要晚得多。

叶白衣最不想遇到的敌人,就是师北海。师北海性格极为坚韧,非常难缠。

帝圣只怕也是看到这一点,不惜一切代价想要除掉师北海。

不会有支援?

叶白衣觉得不可能,叶夫人只要有一点理智,就绝对不会自毁长城。而且叶白衣已经搜集到消息,天锋部和兵人部完成集结,准备前来支援师北海。

天锋部和兵人部都是叶夫人的嫡系,这足以说明叶夫人对师北海的看重。

叶白衣猜测其中只怕有他不知道的消息。

不管怎么说,帝圣的命令他无法违背。既然帝圣说不惜一切代价,那他就不惜一切代价。

在对面的镇神峰上,有人也在远远注视着叶白衣。

“真是可惜了。”

师北海摇头叹息,他的肩膀宽阔,体型高大魁梧,眉目间和师雪漫颇有几分神似,不过岁月在他身上沉淀出干练稳重,而师雪漫则更多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英气。

站在师北海身边的是副部首陆慢慢,和名字相反,他说话的语速非常快,就像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没啥可惜啊,叶白衣现在是发达了。哪像咱们这么惨惨惨,瞧瞧,这大军多壮观,咱们后方都缩在蛮荒。都到这个节骨眼了,不派中央三部来支援我们,派两个菜鸟战部。要我说啊,不如咱们也投靠神之血算了,起码不比叶白衣这样的娘娘腔待遇差吧……”

他的个子比身材魁梧的师北海还要高一个头,但是浑身瘦弱,看上去就像一根竹竿。颧骨很高,眼眶深陷,一边说话,他的眼珠子还在不停地转动,给人古怪机灵之感。

“行了慢慢,少说两句会死吗?”齐修远一脸无奈。

北海部的副部首职位有两个,其中一位是赫连菲儿,而另一个副部首的职务,由陆慢慢齐修远轮流担任。

这一点和其他战部全都不一样。

齐修远看上去就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但若是因此而低估他,往往会吃大亏。

“会死啊!”陆慢慢理直气壮道:“比起死在叶白衣手上,我觉得不说话憋死更窝囊。反正也快死了,看看,敌人可是咱们好几倍!要死了要死了,我一定要死得壮烈一点,这样后人就会这样说,陆慢慢齐修远死于……”

齐修远翻了个白眼:“要死你自己死,不要拉着我。”

师北海转过脸打断两人:“你们的活干完了?”

“快了。”

“没有。”

师北海哦了一声:“再加一倍的量。”

“不要啊,老大,要死人了!叶白衣大军压境,师北海下令加倍扩建工事,陆慢慢齐修远卒。”

“滚,为什么又拉上我?老大,不用这样吧……”

师北海冷着脸问:“莫非你们有什么办法活下来?”

两人异口同声:“有啊!”

师北海有些诧异:“哦,什么办法?”

“投降!”

“撤退!”

师北海的脸颊抽动:“你们可以卒了。”

两人早就夺路而逃。

赫连菲儿此时走过来,看到这一幕,哑然失笑。她走到师北海身边,道:“老大,你不用太着急。探哨回报,他们正在建城,这是准备持久战啊。”

师北海面sè沉凝,摇头道:“不是,他们在等开战的时机。”

“开战的时机?”

“他们在等安木达宗师陨落。”

杀机随风而去,仿佛听到遥远的号角。(~^~)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七十三章 等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