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四十九章 烧营

第三百四十九章 烧营

黄双摧动真焰剑,就见赤红sè的熊熊烈焰燃烧有七八丈高,将五尺长的真焰剑身完全吞没掉,仿佛一座火焰山,往陈玄真侵压过去。鹤婆婆显出金羽鹤真身,金羽翼绽放出刺目的毫光,但她没有直接冲上去近身搏杀,而是全力祭御那件针形灵剑,释放出千万道毫光,凝聚成一道光柱往陈玄真的头顶照射过去,便令陈玄真眼瞳里现出痛苦之sè,显示出针形灵剑释放出的千万毫光,对神魂有极强的震慑跟伤害。

陈玄真作为奎狼宫祭酒,曾执掌将作监,又以后军将军替英王英赢主持后勤补给等事,也是修为高深,就见他将吞江壶举过头顶,有一道清泉从壶口流泄而出,仿佛一道环形喷泉瀑布,将烈焰包裹的真焰剑及仙针毫光都抵挡住。

而更奇怪的是,流泉从吞江壶喷涌而出,却是源源不断没有要止息的样子,而且流泄下来又仿佛是直接消失于虚空之中,并没有真正的水渍溅地。

吞江壶是一件攻防兼备的极品法宝,虽然陈海曾有机会在燕京城外的桃林里亲手触碰过吞江壶,但他当时修为低微,还不能琢磨出吞江壶的玄妙之处。

然而,不管吞江壶多么玄异、强悍,陈玄真此时被两军的杀伐兵气干扰到不能借用天地元息,只是凭借他自身的真元法力支撑,迟早都会有耗尽的一刻。

虽说陈玄真支撑不了多久,但支撑到西园军留守兵马从四周八方聚集过来还不成问题,陈海、宁蝉儿这时候也腾不出手来,与黄双、鹤婆婆一起围攻陈玄真,而是与药奴汇合到一起,先驱骑往南面的山谷冲锋。

西园军的粮草辎重,从燕京方向源源不断的运送过来,主要就储存在南面山谷的临时库房里。

从北辕门过去,有一条长三四百米的狭窄谷道通往库房区,陈海不能让西园军的留守兵马,聚集到这条谷道上建立坚固而有序的防御。

而西园军后军也有将领也清醒认识到这条谷道的重要性,此时来不及从其他地方调集兵马,而是将从北辕门溃散下来的弓手、甲卒,往谷道口聚集。

黑燕军三千精锐正往撕开裂口的北辕门冲杀过来,陈海这时候绝不会让西园军留守兵马有在谷道口重建防御的机会,与宁蝉儿率十数药奴就驱骑冲上去。

好在陈海发动的袭击够突然,普通将卒这时候都没有反应过来,上百弓手甲卒仓促结阵射箭,羽箭七零八落,难谈有什么威胁,反倒是被陈海他们联手斩出一重重剑气戟芒摧毁。

此次随陈海、黄双、宁蝉儿突袭果子岭的三千精锐,差不多都是北麓大营诸将身边的嫡系扈卫,绝大多数都是赤眉教弟子出身,不仅视死如归的忠诚有保证,同时也是北麓大营最精锐、强悍战力。

有陈海、宁蝉儿率持戟药奴在前面开道,三千精锐也很快从北辕口斩裂的缺口冲进来。他们紧随陈海、宁蝉儿之后,冲入谷道,将那些想堵住的西园军后军将卒杀败、杀溃,争取以最快的速度控制住谷道的另一端出口,同时还在北辕门缺口附近建立防御,防备西园军的留守兵马随时会从四面八方围攻过去。

陈玄真看到黑燕军组织百余精锐弓手围过来,这时候也只能与屠子骥等其他后军将领汇同从北辕门撤下来的残军往左翼撤退,只能在那边等其他的留守兵马汇合过来再组织新一轮的攻势,将北辕门夺回来。

陈玄真知道,他这时候即便能抵挡住黄双与鹤婆婆的联手攻势,也会被源源不断覆盖过来的箭雨射成刺猬。

黄双腾出手来,就踏着真焰剑飞过谷道,飞入南面储存大量粮草、战械及兵甲等辎重的山谷,摧动真焰剑,喷出一道道十数丈长的烈焰,将一座座巨大的库仓点燃起来。

西园军后军在果子岭后山山谷里所建的上百座临时库房,绝大多数是高大的木仓。虽然在木仓间建了大量的隔火土墙,防止走水后火势蔓延,但阻止不了人为放火烧仓。

虽然山谷里也驻守三千将卒,但刚才被鹤婆婆的孤身闯营搅得鸡飞狗跳还没有缓过神来,正组织民勇抢救被鹤婆婆点燃的几座粮仓,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又有一支强敌直接杀进来。

而在山谷里,负责挑粮移仓的民勇数量更多,差不多有三四万人,但这时候缺乏组织,受到冲击后就变得更加混乱,七手八脚往外围的山岭逃窜,也令山谷里不多的守军也根本组织不起什么像样的防御来。

陈海、宁蝉儿没有统领将卒、组织防御、进攻的重任在身,也无需理会身后陈玄真、屠子骥正组织守兵发动攻势,想从两侧将北辕门到谷口的控制权重新夺回去,他们就带着药奴在一座座点燃的巨大仓库间游走,将那些冲进来想灭火扑救的散乱兵卒、民勇都驱逐出去,确保这些仓库烧得更彻底。

这时候,鹤婆婆也飞过来汇合,扇动金羽巨翼,一道道强劲的旋风释出,将火势扇卷得越发失控。

鹤婆婆没有跟天师巩梁、阎渊等人在西麓大营拼死抵挡西园军主力的进攻,竟然孤身闯入果子岭来,说明鹤婆婆也早就清醒认识到黑燕军大势已失,唯有彻底绝望之后,才有她这样的疯狂之举,但也恰恰鹤婆婆是孤身潜入西园军的后军大营,第一时间吸引住陈玄真等的注意,为陈海他们成功攻陷北辕门、突入后军大营,创造了有利条件。

要是屠子骥不从北辕门的军营调走一批精锐弓手,以及陈玄真本人能够第一时间赶到北辕门坐镇,陈海他们想攻陷北辕门突入后军大营,绝没有现在这么顺利。

鹤婆婆看到黄双、宁蝉儿以及陈海(丑奴)他们竟然跟自己想到一起去了,而且计划要绸密得多,她感到欣慰之余,却也没有什么欣喜。

她也知道,他们将西园军的粮草辎重悉数烧毁后,只会促使西园军主力更坚定的攻陷西燕军在甘泉山西麓的大营,他们只是削弱了西园军及诸路勤王军追击黑燕军溃逃兵马的能力,保证能有更多的将卒能逃出虎口,但并不能逆转黑燕军分崩离析的大势。

何况西园军在果子岭的留守兵马,以及外围的斥侯兵马很快就会从四周八方围上来,他们将被彻底围困在这里而插翅难逃。

虽然鹤婆婆知道三千将卒是抱着必死的心态随黄双赶到果子岭烧营的,但想到即便亲眼看着这些对赤眉教忠诚不逾的弟子都将葬送在这里,她心里也不好受。

陈海却无暇去感慨太多,在风火狂卷、人马嘶奔的混乱中,他听到有几股强劲的气焰冲击气流的空音从远处传来。

“西园军怎么会有乡级天机战车?”乡级天机战车是陈海亲自主持研究,对风焰动力匣启动的声音再熟悉不过,只是他觉得好奇,天机学宫到目前为止,总共也就造出四辆乡级天机战车卖出去,没想到竟然有两辆竟然被送到果子岭来了。

虽说这边不大可能会有机天连弩储备,虽说两辆乡级天机战车没有其他的战兵配合,威力也有限,但要是任其将速度提起来冲击谷口的防阵,造成的破坏力也相当恐怖。

“随我来!”陈海驱骑往斜前方突冲,驱散一队混乱的民勇往四周八方逃散,杀到一座崖壁前,就看到两辆铁疙瘩似的天机战车从崖壁底下的岩洞冲出来。

这两辆乡级天机战车刚刚从燕京送到果子岭来,还没有正式装备到英王赢述亲自统领的主力战营,战事就在突然间全面暴发起来。

也果如陈海所料,两辆天机战车都是裸车,没有装备天机连弩,要不是七八架天机连弩同时扫射过来,陈海也只能逃避三舍,不敢轻易往前冲——这时候天机战车的速度还刚刚提起来,比一匹奔马快不了多少,陈海身体诡异的飞出去,右手伸出,瞬时间就敛聚千百道细碎的雷光电弧,往车体左翼印过去。

陈海手掌印上去,就知道驾驭这两乘天机战车的十数名西园军将卒,都还没能掌握乡级天机战车的性能,这时候仅仅是将风焰动力匣启动起来,控制着战车东倒西歪的从山洞里冲出来,却没有将车体内部用于防护将卒受强烈冲击的小型防御法阵及时启动起来。

陈海手掌轻轻印在车身上,就见千百道细碎的雷光电孤像是找到渲泄口,一起往车体泄过去。

天机战车即便编入战阵,也极易受到雷系术法的攻击,而且雷术落到战车之上,虽然不大可能直接摧毁车体,但对车体内部司乘将卒会造成直接的伤害,也是天机战车防护重点之一。

很显然,山谷里的十数守兵仓促间将两辆天机战车驾驭出来,却远没有陈海对天机战车来得熟悉,都没有驶离崖洞多远,就被陈海击毙在车里……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九章 烧营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