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75 惊人的变故

375 惊人的变故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旺哥的声音大义凛然,而且浑身充满正气,好似一个立誓铲尽人间不平的铁面判官。这样的旺哥,别说对面的周豪吃惊不已,就连我们这边的人都吓了一跳,因为大家都知道旺哥是什么样子的人,贪财、好sè、欺软怕硬,男人的缺点几乎都有,看他突然变成这样还真是有点不太习惯。

虽然在这之前,我亲眼见他为了我的事情,致电各界大佬苦苦哀求,几乎把尊严都抛弃了;其实作为我们的保护伞,他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没办法就是没办法,我也不会怪他。

即便是受过火爷的嘱托,他也已经仁至义尽,没有任何对不起我的地方了。

但我怎么都没想到,他竟然亲自现身,当众指责周豪,还叫来这么一大帮警察,这是要和周家的人正面硬刚了啊。我都不敢相信,他为了我竟然会这么做!

就连刘鑫,都很意外地看着我,显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我也只能冲他露出一个不置可否的神sè,表示我也不知。

只是,旺哥的气场虽然很足,又有无数警笛之声为他助阵,但这并吓不到周豪,周豪反而一脸莫名其妙的神sè,指着旺哥说道:“你他妈谁啊,我们周家的事轮得着你管?”

其实旺哥在省城地下世界还是有点知名度的,不光为我们这帮人充当保护伞,还有几个大哥也和他有联系。但,旺哥的身份显然还够不到“八家一皇”那个地步,只有蜘蛛才够资格和他们对话,所以周豪不认识旺哥也是正常的。

不过旺哥显然也不在乎那些,他指着周豪厉声说道:“你不用管我是谁,你现在的行为已经触犯法律,我警告你立刻把人撤走,否则我就把你带回去治罪!省城,不是你们周家可以撒野的地方!”

旺哥这一番话,其实也足够说明他的身份不低,否则也调动不来这么多的警察。但周豪依旧不将他放在眼里,周豪直接往地上啐了一口,骂道:“好大的口气,你今天把我带回去试试?”

周豪的嚣张态度彻底激怒旺哥,旺哥的脸颊微微颤抖,牙齿也咬得很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周豪。周豪看旺哥这样,愈发得意起来,他把双手张开,挑衅意味十足地说:“我就在这,你抓我来啊,我长这么大还没进过局子,求你让我进去开开眼行不行?”

这个周豪也是够作死了,旺哥本来只是想要将他逼走,但他愣是杵在这里,有台阶也不去下,依旧出言刺激旺哥。当然,他也确实有这个资格和底气刺激旺哥,在这种情况之下,旺哥显然已经骑虎难下,到底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不能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一个后生仔欺负成这样吧?

旺哥立刻高高将手举起,冲着处在街道边上的警方做了一个手势。我知道,旺哥这是准备让人过来了,可周家毕竟是不好惹的,我还是担心旺哥会在这场斗争之中失去之前所积累的一切,所以忧心忡忡地看向了他,但他的目光十分坚定,显然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不是谁能改变他的主意。

在他做完手势之后,街道边上的一辆警车立刻传出警告之声:“街上的人听着,全部抱头蹲下……”

声音是冲喇叭里传出来的,而且充斥着无上的威严,一瞬间就覆盖了整条街道。接着,便有哗啦啦的脚步声响起,无数全副武装的持枪警察迅速冲了过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一般来说有点经验的人,都会赶紧四散而逃。但那些身负长枪的白衣汉子全都站着没动,他们没有周豪的命令是不会动的,只是一个个看着周豪,等着这位周家大少爷下一步的指令。

但,那些得到命令的警察,可不会管这些,他们只会服从上级。一片黑sè的巨浪迅速袭来,纷纷将周家的那些白衣汉子给按倒在地,该上手铐的就上手铐,该押上警车的就押上警车,并且不断地往这条街道蔓延,更有十多个持枪刑警朝着周豪奔来。

周豪顿时大怒,将手中长枪对准那些警察,喝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看你们谁敢!”

都到这个时候了,周豪依旧无比嚣张,而那些警察才没心思管他是谁,纷纷将手里的微冲举了起来,大喝:“抱头,蹲在地上!”

旺哥,更是往前跨了一步,瞪着周豪说道:“怎么,你还打算袭警?!”

周豪红着眼睛,瞪着旺哥说道:“你来真的?信不信我弄死你?”

“你能活到那天再说吧!”

旺哥冷笑一声,接着又一摆手:“将他给我拿下!”

那些刑警立刻一哄而上,瞬间就把周豪压倒在地,周豪一开始还想反抗,但是被枪顶住脑袋之后,瞬间就老实了许多。周豪被压倒在地,双手也被铐住了,但他的嚣张依旧不减,仍旧回头冲着旺哥骂骂咧咧:“你敢得罪我们周家,你给我等着吧,我让你在省城混不下去!”

而旺哥,自始至终好像都没怕过,始终都是一副冷笑的模样。他背着双手,来回检视着警方的行动,眼看着那些身负长枪的白衣汉子一个个都被压倒在地,头颅也高高昂起,自有一股威严霸气的味道。

现在的旺哥,看上去就是个不畏强权、一身正气的铁面官员,这和他之前的形象确实严重不符,使得我也一头雾水。刘鑫悄悄挪过来,对我说道:“王峰,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冲他摇了摇头,表示我也不知道。刘鑫挠了挠头,笑着说道:“管他呢,反正咱们没事就行。”

在警方的行动之下,周家的人迅速都被制服,刚才还嚣张无比的周豪,现在也戴上了手铐,被人押着往警车那边走,看上去十分狼狈。周豪依旧是满脸的不服气,不停地对旺哥说着:“你给我等着,给我等着!”

警方的行动很快,不一会儿就把现场给清理干净了,因为要抓的人实在太多,车子都塞不下,现场甚至出现一些拥堵。不过有旺哥在,经过他的一番调节之后,现场秩序又井井有条起来。

站在酒吧门口的我们,则是毫发无伤,顺利躲过一劫。就在十几分钟之前,大家还都忧心忡忡,感觉在劫难逃,准备豁出命去和周家血战,结果转眼之间,周家的人就全被警方带走,这一前一后的差别实在有趣、好玩。

大家甚至互相开起了玩笑,说我们就是吉人自有天相,每次大难临头都有贵人相助,上次是冯千月救了我们,这次是旺哥救了我们。他们的话确实有几分道理,如果这次不是旺哥的话,我们恐怕真要遭殃,所以我走到旺哥身前,恭恭敬敬地对他说了一声谢谢。

旺哥回过头来看我,说道:“火爷托我照顾你,我肯定会不遗余力,所以你也不用想太多了。另外,这次的事过后,你自己也长个教训,不要轻易招惹八家一皇的人,知不知道?我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帮你!”

果然,旺哥还是冲着火爷的面子,我欠火爷的人情看来是还不清了。不过,不让我招惹八家一皇的人,这肯定是不可能的,我来省城的目的就是为了干掉李皇帝。

只是现在,我肯定不会和旺哥说这些,所以当着他面点了点头,说好。

接着,我又忧心忡忡地说:“旺哥,这次你为我得罪了周家,周家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的,你打算怎么办啊?”

以周家的势力,回头报复旺哥真是轻而易举,所以我确实是很担心他。但说到这个问题,旺哥竟然很不耐烦地说:“这就是我自己的事了,具体怎么对付周家,我自有……”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马路那边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好像出了什么事情。我们立刻转过头去,马路那边依旧闪烁着无数的霓虹灯,毕竟周家的人很多,一时半会儿也拉不完,远远地看上去就是一大片白sè波浪挤挤嚷嚷。

但那些白sè,突然都活动起来,仿佛已经获得自由,纷纷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

不光是我感到意外,旺哥也皱起了眉头,我们这边的人,也都小声地窃窃私语起来:“怎么又把周家的人给放了?”

“是啊,刚才还都抓了,怎么现在又返回来了?”

“是不是周家发挥能量了?”

随着那些那些身负长枪、身穿白衣的汉子越走越近,一辆挂着“O”字号的奥迪警车竟然超过他们,朝着我们这边开了过来。很快,警车就“唰”的一声停在我们身前,随着车门开启,走下来几个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

其中一个,国字脸,浓眉大眼,皮肤也挺黑的,浑身透着威严,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物。再看他的肩章,果然如此。旺哥见到他,立刻站直身体,啪的敬了个礼,说道:“伍局,您怎么来了?”

这位伍局看了旺哥一眼,露出点“恨铁不成钢”的神sè,又带着点惋惜,叹着气说:“老旺,接到举报,你涉嫌贪污受贿,还和贩毒集团有牵扯,这几个都是检察院的人,你跟他们走一趟吧!”

这位伍局的话,当真是震惊了现场所有的人,我们这边也纷纷露出不可思议的神sè。旺哥贪污受贿,和贩毒集团有牵扯等等,这些罪名都是属实的,我们心里也都明白。旺哥本来就不是个好人,有这一天按理来说也属正常,如果这帮检察院的是其他时候过来抓他,倒也说得过去,可偏偏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就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了。

说不是周家搞的鬼,谁信?

可,周家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旺哥前脚才把周豪等人全抓起来,后脚旺哥就被检察院的给通缉了,这种速度简直堪称逆天!

与此同时,伍局身后的那几个人,便走上来冲着旺哥亮了一下逮捕令,接着便摸出手铐,“咔嚓”一下给旺哥戴上了。这个变化来得实在太快,我们刚才还沉浸在逃过一劫的喜悦之中,结果转眼之间旺哥就被人给抓了,即便我们想到周家的人会有报复,可怎么也没料到会有如此的快!

我们傻了,完全傻了,一个个都目瞪口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而旺哥也皱着眉头,抬头对伍局说:“伍局,周家的人真就狂到这种地步,连碰都碰不得了?”

伍局微微摇着头,无奈地说:“老旺,你在省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吧,怎么还会干这种傻事,说这种傻话?其他事你都别管了,先跟检察院的同志回去吧,把你的问题交代清楚。”

看得出来,伍局对旺哥还是不错的,话语之中也满满都是惋惜。但在周家的压力之下,显然他也无能为力。更何况,旺哥确实是有问题的,什么时候抓他都说得过去。

旺哥还想再说几句什么,这时候那群身负长枪的白衣汉子已经安然无恙地走了过来,再度将现场给重重包围起来。刚才被抓走的周豪,现在也跟没事人一样重新出现在了现场。

周豪看到旺哥手上的手铐,不禁乐了起来,那张酷似女人的脸上充满得意的笑,看着委实恶心极了。周豪很开心,非常开心,当着旺哥的面活动了几下手脚,笑嘻嘻道:“怎么样,报应来得快吧,我还以为你真是什么好东西,原来也不过如此嘛。为了几只蝼蚁,竟然得罪我们周家,该说你是蠢呢还是笨呢?这次你可是踢着大铁板啦,自个到牢里慢慢反省去吧!”

刚才还狼狈不堪的周豪,现在重新回归到了上位者的姿态,而自以为掌控一切的旺哥,转眼间却成了阶下囚。这种天上地下的转变,就发生在短短十几分钟之内,实在让人唏嘘不已。

刚才的旺哥,还有资格冷笑和摆酷,还能出言讥讽周豪,但是现在身份的转变,让他失去了一切底气,只能长叹口气,无奈地低下头去。

周豪骂完旺哥,又指着我骂了起来:“小子,我看看现在还有谁来救你,你一会儿就给我等死吧!”

周豪的张狂确实是无人能敌的,我甚至怀疑他要是和刘公子撞到一起,这俩都很狂妄的公子哥能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只是,我现在没有心思搭理周豪的挑衅,与之相比,我更关心旺哥要怎么办。我凑过去,想和旺哥说几句话,看看他有什么话要交代我的,我可以帮他去办。

但是那位伍局并不给我这个机会,他摆摆手,说道:“好了,把老旺带走吧。”

那几个检察院的,按着旺哥的胳膊和肩膀,便要将他往警车上押。我着急了,连忙往前奔了几步,叫了一声旺哥。旺哥回过头来,冲我摇了摇头,说道:“你不用担心我,我自己有办法,倒是你要小心一点,等我走了以后……”

他一边说,一边忧心忡忡地看向周豪。

周豪嘻嘻笑道:“你放心吧,等你走了以后,我肯定好好照顾你这位朋友!”

旺哥还想再说什么,但是那几个人已经把旺哥按到警车里面,伍局也跟着坐了进去,飞快地就离开了。那些马路边上的警车,也很快都消失不见了。

这条街道上,也恢复了最开始的模样,那些身负长枪、来自周家的白衣汉子,再度和我们这帮杂乱的乌合之众对峙上了。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旺哥就不该出来的,现在不光没有救了我们,连他自己都搭进去了!

现在这种情况,再没有人能来救我们了,即便是冯千月亲自到场,恐怕也无济于事——上次刘公子是害怕冯千月,所以才会匆匆逃离,周豪又怎么可能会怕冯千月呢?

除非冯天道亲自出手,否则真的回天无力,可我三番两次拒绝冯天道的橄榄枝,冯天道只有得了失心疯才会赶来救我。

就在我胡思乱想,琢磨着究竟怎样才能避开今晚这一劫的时候,站在我们面前不远处的周豪已经开口说话:“小子,碍事的人都处理干净了,咱们继续吧,怎么样?”

周豪没有直接就带人冲上来,而是在动手之前先知会我一声,我的脑子突然闪过一道灵光,俨然已经有了主意。我重新握起手里的三菱刮刀,冲着周豪喊道:“好啊,刚才还没打过瘾,咱俩再来单挑一次怎样?”

为了避免周豪拒绝我,我立刻接着说道:“如果我打赢你,你今天就撤兵,如何?”

听了我的话,周豪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打赢我?你觉得可能吗?”

看他上套,我继续说:“那你到底敢不敢呢?不敢就别废话好吗?”

我的语气嚣张,嘴角还撇出一丝冷笑,仿佛相当地看不起周豪。

我的不断挑衅,终于彻底激怒了这位周家大少爷。周豪红着脸,冲我吼道:“就凭你还想打赢我,好啊,来吧!”

昨天在老林中的时候,我就知道周豪这个人性烈如火,现在轻轻这么一激,这家伙就进了我的陷阱。当然,他上套是一回事,能不能将他彻底网住,又是另外一回事,就要看我的本事了!

周豪是个急脾气,说完“来吧”两个字后,便迫不及待地手持一条长枪,“噔噔噔噔”地朝我疾速冲了过来。与此同时,我也迅速看了刘鑫一眼,希望他能明白我的用意,我们两个虽然结识时间不长,但也一起打过很多次架了,有些默契不需语言沟通,也还是有的。

果然,我一个眼神之后,刘鑫便立刻点了点头,显然已经懂了我的意思。

如此一来,我也就能放心地冲上去和周豪单挑了。

虽然我心中还惦记着旺哥的安危,担心他从此之后会不会真的一蹶不振,但是现在我也只能暂时抛开一切杂念,去和周豪相斗。我手握三菱刮刀,心中发着狠,浑身的气势爆出,同样飞快地朝着周豪冲去。

锵!

我的三菱刮刀,和周豪的银sè长枪很快撞上。战斗,一触即发!

算上刚才那次,我已经和周豪是第三次交手了,所以总的来说也有了点应对经验。只是相比刚才,处于震怒中的周豪显然速度更快、力道更猛,似乎因为我的挑衅,让他下定决心要在最短的时间里面将我干掉,所以招招都为夺我性命而来,每一次出手都充满了无尽的杀意。

飕——

周豪的长枪径直朝我喉咙扎来。

我用三菱刮刀挡了一下,但是没有挡住,被他的长枪撞了开来。

“王峰小心!”身后的刘鑫传来大叫。

因为我是见识过周豪这一招的,所以即便手中的三菱刮刀没有挡住,我也还有第二套应对方式。我的身子立刻向后仰去,身子几乎倒成九十度,这对曾经在水库边上躲避无数石子的我来说,不算什么难事。

我眼睁睁地看着周豪的那支长枪从我下巴上方划过,接着划过我的嘴巴、鼻子和眼睛,以及额头。最近的时候,我只距离那支枪头一公分远。

我的手脚都浸满了冷汗。

我不是周豪的对手,确实不是他的对手。

这一枪虽然躲过去了,但是周豪又狠狠踢出一脚,正中在我的小腹之上,我的身子顿时被踢飞出去,骨碌碌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周豪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的脸上绽放出得意的笑,手中长枪不断扎向我的身子。

而我为了躲避他的长枪,只能不断地往后滚着、滚着。

周豪的长枪不断扎在地上,铛、铛、铛、铛,砸出一个又一个的小坑来,沙石四溅。

不知不觉,我已经滚到刘鑫脚下,来到我们这边阵营前面。

“刘鑫!”

我大叫了一声。

刘鑫立刻会意,拎起早就准备好的钢刀,狠狠朝着周豪的脖子削去。

周豪吃了一惊,显然没想到刘鑫会突然来这么一下,毕竟是说好的单挑,第三方是不能插手的。但他的反应速度也够快了,立刻举起手中的长枪就挡。

而躺在地上的我,也趁着这个机会立刻跳起,手中的三菱刮刀同样捅向周豪的脖子。

单挑?

单挑他妈的大头鬼去吧!

双面夹击、出其不意,看看这位骄傲的周大少爷,这次要往哪躲!

看网友对 375 惊人的变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