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77 能屈能伸,后生可畏

377 能屈能伸,后生可畏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果然是王家的人来了!

就像银枪是银枪周家的标识一样,金刀同样也代表着金刀王家。现场身着黑衣、手持金刀的汉子越来越多,他们像是从天而降的金刀战神,又像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黑sè阎罗,他们带着排山倒海、铺天盖地的气势,逐渐覆盖了整条街道。

有了金刀王家的人加入,现场局势顿时发生不可扭转的变化。之前那些身着白衣的银枪汉子还在大举攻击、屠戮我们,现在不得不分心去对付金刀王家的人,随着战局的逐步扩大和分散,我们这边反倒轻松许多,因为对于银枪周家的人来说,对付金刀王家显然更加重要。

虽然我不知道金刀王家的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也隐隐感觉到这里面的事似乎并不简单,但王家毕竟还是派人来帮助我们了,也不枉我和刘鑫昨天以身犯险,冒着得罪周家的风险救下王公子,今天更是亲自把王公子护送回家。

我就说嘛,正常人怎么可能真的无动于衷?

街道上彻底陷入混战之中,战局之广令人咋舌,至少排出去一两里地,这哪是群架,简直就是战争。这样的群战,我已经很久没有参与过了,自从来到省城,充其量也就是几十个人,这种数百人的还真是第一次。王家来了不少的人,看数量比周家要多不少,他们在短时间内肯定没法调动这么多人,所以不排除是早就预谋好的。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么?

可怜的我们,就是那只悲催的蝉啊!

但世上的每一只蝉,都希望有黄雀能把螳螂叼走,好救自己一命,是不是?

之前我们被周家打得像狗一样的时候,处于极度的绝望也无助之中,但是现在转眼之间,周家的人又被包围,简直大快人心,怎一个爽字了得。街道之上,金刀和银枪频繁交错,打得那叫一个热闹,惨叫和嘶嚎也四处响起。

“王峰,咱们怎么做?”刘鑫来到我的身边,询问着我的意见。

“咱们也上!”我斩钉截铁地做出决断。

这局势一变再变,仿佛谁都拿捏不准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更要趁着这个机会痛打落水狗!如果今天没法彻底干掉周家,那么周家以后肯定还要找我们的麻烦,不如趁着这个机会联合王家除掉他们。

因为很久没有参与过这样的群战,我的热血已经被勾动起来,安排受伤的兄弟进入酒吧暂时避难之后,便和刘鑫率领剩下的兄弟再次冲了上去,帮助王家的人一起狠干周家。

我们的人虽然不多,排除去受伤的,也只剩下六七十人,但也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了,尤其是我们还有不少武馆的兄弟,战斗力也是杠杠的。有了我们的加入之后,本就处在胜面的王家更是如虎添翼,畅快地大肆屠杀起了周家的人。

因为之前饱受周家摧残,差点就被周家搞得全军覆没,我也是憋了一肚子的气,所以趁着这个机会狠狠报仇。我手持一截三菱刮刀,在混战之中左右穿梭,看到身穿白衣、手持长枪的人就上,基本上两三下就能解决一个,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

随着倒在我脚下的银枪汉子越来越多,我也逐渐接近整个混战的中心。我听到一阵阵的咆哮声和嘶吼声响起,立刻赶过去一看,只见空地之上,七八名手持金刀的汉子,正在围攻一个手握长枪的青年,这个青年的长相酷似女人,嘴唇娇艳欲滴,正是周家的大少爷,周豪。

周家现在陷入重重包围,其他人尚且自顾不暇,所以也就没人来保护这个大少爷了。

这七八名金刀汉子显然都是好手,他们的进攻不疾不徐,而且很有默契,或是前后夹击,或是左右偷袭,一看就是经过训练了的。在他们的联手进攻之下,周豪已经被逼得伤痕累累,身上至少受了三四处刀伤,血迹一片又一片,犹如梅花一样开在身上。

但是即便如此,周豪的桀骜依旧不改,手中长枪宛若游龙,不停地上挑下刺,积极地应对着这些高手的围攻。他的一双眼睛充满狠厉,那张酷似女人的脸非但没有让他看着很好欺负,反而让他对了几分男子不常见的yīn狠,这样的人似乎永远都不会服输。

只有战死,永不屈服。

但,随着他身上的伤越来越多,周豪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狂躁的状态。显然,他知道这样下去不行,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但他并没有其他办法,只能不断大喊大叫着,所用的招式也越来越凌厉,同时也越来越莽撞,完全是不要命的拼死打法,似乎想要和谁同归于尽。

但,没有人和他同归于尽,无论他狂躁成什么样子,那几名围攻他的金刀汉子始终不疾不徐,像是一群经验丰富的狼群,耐心地撕扯着周豪,一点一点送他归天。

现在的周豪当然是可怜的,悲哀的,堂堂周家的大公子,就要惨死在省城的大街上了,下场犹如以前罗城的爆狮,最终暴尸街头。不过我一点都不同情他,在他处心积虑想要别人命的时候,就该想像到自己会有这天。

不过话说回来,周豪的父亲,那位深不可测的周家家主不知到哪去了,似乎刚才救下周豪之后,以为儿子的屁股已经擦干净了,所以已经离开现场。如果他在的话,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被打成这样吧?

可惜啊,这位周家家主千算万算,还是漏了一算,虽然保住了儿子一次,却没法阻挡他陷入重围。等他回过味儿来,估计要后悔死吧?

“王峰!”

就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叫喊。我立刻回过头去,发现原来是王公子走了过来。王公子的伤还没好,肩膀和胸口处都绑着绷带,但他手里也拿着一柄金刀,上面血迹斑斑,看来宰了不少周家的人。

要不是他的战斗力大大下降,估计现在围攻周豪的,也能算他一个。

王公子一走过来,就着急地问:“王峰,你没事吧?”

我摊了摊手,说我挺好的啊。

王公子又问:“那你的人呢,他们都还好吧?”

我说伤了几个兄弟,但是都没大碍。顿了一下,才继续说:“王公子,今天晚上谢谢你了,幸好你来得及时,否则我们要遭殃了。”

我这话里面含着一点讽刺的意味,“来得及时”是说他们王家早就预谋好了,但性格耿直的王公子显然没听出来,摸着脑袋说道:“你和刘鑫帮了我那么多,我们过来帮忙也是应该的啊。还有,你以后别叫我王公子了,叫我阿文就行。”

王公子大名叫王子文,这我是知道的,他让我喊他阿文,是将我看作了朋友。“阿文”这名字有点土,实在配不上他这个富家贵公子,但他让我这么叫他,我也就无所谓了。

我点点头,说阿文,谢谢你了。

上一句还带着点讽刺,这句谢谢则是真心的了,因为王家到底怎么安排的,来救我们总是不假。

王公子还准备说点什么,正被围攻着的周豪也看到了他,周豪在舞动手中长枪的同时,冲着我们这边大骂:“王子文,你这个卑鄙小人,利用王峰引我现身,再让人来包围我,你全家都不得好死!你他妈有能耐就和我正面对抗啊,玩yīn的算什么本事?”

周豪说得显然属实,否则王家不可能这么快就组织人过来了。但,周豪昨天才带人在老林子里偷袭王公子,现在竟然还有脸骂王公子卑鄙,实在有点可笑。

如果我是王公子,现在肯定要大大讥讽周豪一番,但王公子并没有这样做,他反而涨红了脸,瞪着眼睛冲周豪说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可能利用王峰?”

“还想蒙我?那你说说,你怎么会过来的?”周豪一边舞枪一边回嘴,其实他都处在这个状况了,还去深究这些毫无意义。难道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能让他今天逃过一劫?

反正如果是我,我是不会再追问的,已经被人打成狗了,还逼逼逼个不停,不是自取其辱么?

但这就是周豪的性格,什么时候也想占个上风,哪怕是口头上的上风。

面对周豪的质疑,王公子依旧红着脸:“是我爸让我过来的……”

他说着说着,似乎也察觉到这个答案不妥,即便是他爸让他过来的,仍旧无法解释为何来得会这么快,难道他爸未卜先知?而自古以来,能够未卜先知的人,无一不是早就成竹在胸。

王公子似乎明白了什么,所以没有再说下去,而是陷入沉思。但周豪可不放过他,依旧讽刺地说:“你爸让你来的?你那个一直病恹恹的老爸竟然还没死掉,真是个奇迹啊!你自己做的事,却要推到你爸头上,你他妈也是省城第一人啦!王子文啊王子文,我以前真是小瞧你了,没想到你的心思这么歹毒,你说你有什么资格配得上赵雪晴?”

我不知道周豪说的赵雪晴是谁,估计是王公子的女朋友吧。这周豪也是个人才,都被人围攻得快死翘翘了,竟然还有心思和王公子磨这嘴皮子;不过话说回来,他在战斗上处于全败的局面,估计也是想在口头上胜过王公子。

其实这种情况之下,王公子什么都不需要说,他只需要抱着双臂在旁边看好戏,时不时刺上一句“反正你快死了,你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就能把周豪气个半死,毕竟成王败寇嘛,谁夺得最后的胜利才是赢家,嘴皮子再利索有个鸟用?

可惜王公子的性子实在太耿直了,根本想不通这其中的道理,完全被周豪给牵着鼻子走了。在周豪一句又一句恶毒的攻击之下,嘴笨的王公子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任凭一张脸憋得通红,也说不出半句反驳的话来,只能把脸转向了我,握着我的手说:“王峰,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利用你!”

王公子的语气诚恳、眼神焦虑,简直都快急死了,我相信他没有说谎,他对这事真是一点都不知情。而他在被周豪攻击之后,也是第一时间向我解释,可见在他看来,周豪误会他还无所谓,他就是怕我不相信他。我看了他一眼,说道:“我相信这事不是你干的,可你爸呢?”

“我爸……”

王公子一下就无语了,他是性子耿直,不是智障,今天晚上的事这么蹊跷,就算他一开始不太明白,经过周豪这么一挑唆,也能明白几分了。王公子红着脸,说道:“我爸是怎么想的,我也不太清楚,我随后会好好问问他的。王峰,如果这事真是我爸干的,我一定会好好向你道歉,真的对不住……”

“你不用向我道歉。”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坦白说,能利用我把周豪引出来,我觉得你爸手段挺高超的。当然,以后再做这种事情,如果能提前和我商量下,就再好不过了。”

“啊,你不生气么……”王公子挺意外地看着我。

我苦笑一下,说道:“生气啊,怎么不气?谁被利用,会不生气?只是我心里明白,只有弱者才会生气,是因为自身力量不够强大,不足以摆平困在眼前的麻烦,所以才会郁结于心;如果想不生气,除了强大自己,别无捷径。另外,我被人利用,说明我还有利用价值,从这方面来想的话,也就不是那么气了。”

听完我这番话,王公子还是很意外地看着我,眼神之中流露出无比复杂的神sè,慢慢地说:“王峰,我越来越看不透你了。”

我没说话,只是又笑了一下。

我心里想,像你这样从小衣食无忧、高高在上的公子哥,又怎么会明白我这个费尽心思一步步往上爬的杂草是怎么想的?

我又拍拍王公子的肩膀,说好了阿文,你也别想太多,对你们王家来说,今天晚上可是收获不小,把这个周家大少爷给搞定了。不过,你们还是来得稍微晚了一些,如果再早来个十分钟啊,周家家主也要被你们给拿下了。

王公子特别吃惊地问我:“什么,周家家主刚才也在?”

我说是啊,便把刚才的情况给他讲了一下,又说:“当然这样也不错了,今天晚上你家搞得这场围攻挺成功的,周豪一死,周家元气大伤,短时间内是不能和你家抗衡啦!所以啊,你就别管周豪说什么了,他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反正最后的胜利属于你家!”

说到这事,王公子也开心起来,说是的,自从他爸病重以后,虽然立了他为少主,但他始终无法扛起王家,导致王家近年来有些式微,在各个场合都饱受周家欺凌。但王公子也是个有志向的人,他想重振王家雄风,想在一个月后的比武大会上崭露头角,好吸引更多优秀的年轻人进入王家效力,所以才会秘密进入老林子中苦练刀法,也就发生了后来种种的事……

不过现在好了,终于寻到这样一个机会,不光能杀了这位嚣张的周大少爷,还能重创周家!

王公子说着这些来龙去脉,越说越激动,以至于眉飞sè舞起来,又回头去看苦陷重重包围的周豪。街道上的混战还在继续,数百人的厮杀并不是那么快就能结束的,不过王家已经牢牢掌控了胜利的局面。而周豪,在一众好手的围攻之下,身上的伤也越来越重,眼看着马上就要不行了,怪不得好半天都没说话了。

周豪身上,至少已经挨了十多刀,鲜血也浸染了全身上下,奈何他再怎么性子刚烈,也已经回天无力。在这种情况之下,那一众王家好手,想取周豪性命已经易如反掌,但他们似乎行事太过小心翼翼,没有一鼓作气地杀死周豪,而是依旧在慢慢消磨他的体力。

之前采取这种手段,是因为周豪真的挺强,为了避免自身伤亡,慢慢磨他也属正常;但是现在周豪已经伤痕累累,还这样做就有点匪夷所思了,就连王公子都有点忍不住了,叫道:“别磨蹭了,赶紧把他杀了!”

王公子是王家少主,所说的话应该很有效果,但那一众金刀汉子就像没听见一样,依旧慢慢折磨着周豪,不是这个捅他一刀,就是那个踹他一脚,颇有点花猫戏弄老鼠的意思。

“你们在干什么,赶紧杀了他啊!”王公子再次催促。

而那一众金刀汉子,依旧置若罔闻,不紧不慢地折磨着周豪。

“咣!”

周豪终于扛不住了,手中长枪插在地上,双手紧紧握着枪柄,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屹立不倒。现在的周豪,显然已经十分脆弱,随便过来一个汉子都能把他杀了,但那一众金刀好手,竟然默契地停下手来,围着周豪一动不动。

周豪一双眼睛yīn沉沉的,环视四周,一双眼睛yīn沉沉的,气喘吁吁地说:“给老子一个痛快吧,不用再折磨我了!”

王公子也着急地说:“快杀了他啊!”

而那一众好手依旧不动,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周豪。王公子彻底急了,忍不住拎起金刀,准备上去亲自解决周豪,但在这个时候,我伸手拦住了他。

“怎么了王峰?”王公子回头看我。

我看了看伤痕累累的周豪,又看了看四周沉默不语的一众金刀汉子,轻轻说道:“他们可能是在等人。”

“等谁?”王公子一头雾水。

我正准备说话,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老迈而嘶哑的声音:“阿文啊,你的实力已经不俗,可惜江湖经验还不够多。在这点上,你要好好向你的这位朋友学习才行啊。”

这一句话,前半句非常耳熟,之前我和刘鑫准备绑架周豪的时候,周家家主就这么教育过周豪,表达了类似的意思。

不过后半句就不一样了,周家家主说周豪栽到了我这个蝼蚁手上,而这个人却让王公子向我学习。

听到这个声音,王公子迅速回过头去,又惊又喜地说:“爸,你怎么来了?”

我也回过头去,看到混乱的人群之中,一个年迈的老人坐在轮椅上面,正被人推着缓缓朝我们这边而来。老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公子的父亲,王家的现任家主,王老爷子。

王老爷子的身体依旧非常虚弱,坐在轮椅上都不能维持一个较好的姿势,还是半躺着的,脑袋歪在一边,身上还盖着条毛毯。在他左右,有十多名汉子护卫,人人手里拎着一柄金刀,看着威风凛凛,也衬托的王老爷子愈发不凡起来。

有些人瘫在轮椅上面,连动都不能动,可身上也散发着无与伦比的气势,仿佛整个天下都是他的,根本没有半个人敢小瞧他。

王老爷子,就是这样的人。

我知道,今天晚上的正主之一终于出现了。

在王老爷子出现之后,四周逐渐响起一些此起彼伏的问好之声,王公子也迅速跑了上去,激动地说:“爸,您怎么出来了,外面可是风大啊!”

王老爷子握着王公子的手,笑呵呵道:“不碍事,我披了毯子的。”

王老爷子说完以后,便抬头朝我看来,说道:“王峰,还在生我的气么?今天下午,阿文说他在老林子里遇袭,我就觉得十分奇怪,阿文去练功的事情没几个人知道,怎么会传到周家的耳朵里?我立刻想到家里肯定是出了内奸,所以将计就计,把你和刘鑫赶出去了,料定周家的人肯定会跟踪你们,并且实施报复……也就有了今天晚上的事。王峰,我做这样的事,不光是为了我们王家,也是为了你们以后可以免遭周家欺凌,希望你不要怪罪。”

“不敢。”

虽然我心里明白,哪怕我和刘鑫就是今晚死在周豪手上,王老爷子显然也是不会在意的,在他眼里我们只是棋子、是工具而已,能够引出周豪就达到了他的目的,但我还是微微低下头去,用恭敬的语气说道:“王老爷子,您好。”

“嗯……”

王老爷子轻轻笑着,看向我的目光也充斥着赞赏之sè,说道:“能屈能伸,后生可畏啊,将来必成大才!阿文,你要好好向你这位朋友学习!”

王公子重重点头,说好!

面对王老爷子的夸奖,我并没有展现出太多的表情,依旧面sè平静。而王公子以为我跟他爸之间的误会已经解除,所以立刻问了下个问题:“爸,为什么不杀周豪,是在等谁?”

“在等一个重要的人。”

王老爷子轻轻笑着,抬头朝着周豪看去:“本来今天晚上只打算杀了这位周家大少爷的,没想到还有更大的鱼儿躲在后面,当然要多等一等。”

周豪也朝着王老爷子看了过来,已经身受重伤的他依旧不改桀骜本性,yīn沉沉地说:“老东西,你还没死?”

周豪如此不敬的言语,当然立刻激怒王老爷子身边的人,王公子更是怒骂:“周豪,你给我放尊重点!”

王老爷子却并不在意,摆着手让众人安静下来以后,笑着说道:“孩子,你放心吧,只要你爸不死,我是不会死的。”

接着,他又抬起头来,看着四周说道:“周天阔,你儿子马上就要死了,你还不现身吗?”

周天阔就是周家家主的名字,王老爷子要等的人,就是周天阔。但是四周的混战仍在继续,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哪有周天阔的半点影子?王老爷子轻轻叹了口气,说道:“看来周家家主是真的不在。王峰,你去把周豪杀了吧。”

我?!

两大家族纷争,以为早就没我什么事了,所以我一直站在旁边沉默不语,听到王老爷子突然喊我名字,让我吃了一惊。我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但抬起头来,却发现王老爷子正看着我,果然是和我说的。

那我就不明白了,王家好手这么多,为什么偏偏让我一个外人去杀周豪?!

看网友对 377 能屈能伸,后生可畏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