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五十二章 求情

第三百五十二章 求情

苍羽巨鹰俯冲下来,众人这时候才算是真正看清楚这头灵鹰到底有多巨大,两翼展开,甚至要比鹤婆婆的金羽鹤真身都要宽出一倍——陈海身材要算极高大了,但踏上鹰背,也显得相当的小巧。

苍羽灵鹰以修为境界论,可能仅相当于人族辟灵境后期,算不上多强,但妖躯如此巨大,气力自然也是极强,在近身搏杀时,要比普通灵禽强大得多;特别鹰爪铁鳞泛着金属光泽,一看就知道是善于近身搏杀的猛禽。

“你不会一走了之吧?”宁蝉儿不确定陈海真能从诸路勤王路的合围中借得到出路,看陈海要乘鹰而走,忍不住出声问道。

黄双、鹤婆婆并不觉得陈海真就是大天师巩清的关门弟子,只是此前有宁蝉儿、乐毅背书,他们才没有咬住疑点不放,但始终也没有搞清陈海到底是谁,青铜面目后面到底是怎么一张面孔。而陈海献策、助他们袭营,成功烧毁西园军在果子岭的大仓等事,分毫作不得假,陈海这时候真要抽身而走,他们也是毫无怨言的,只是遗憾不能给予更多的报答。

宁蝉儿却不会这么想,她也没有黄双、鹤婆婆以及乐毅他们视死如归的觉悟,觉得陈海真要脱身,至少也应该带上她。

“我要去见陈玄真、董寿、屠重锦等人,有可能说服他们让开道,也有可能会被他们怒气冲冲的剁成肉酱。你要是不怕死,就跟我一起前往吧?”陈海知道宁蝉儿在想什么,说道。

“能跟你死在一起,我可乐意着呢?”宁蝉儿才不信跟陈海在一起会更危险,她正愁无法摆脱黄双他们,听陈海这么说,嫣然而笑着飞上鹰背,一副跟陈海郎情妾死、要死生同穴的样子,死命要跟陈海一起走。

灵鹰虽大,却载不了太多的人,宁蝉儿让十八药奴跟着黄双、鹤婆婆他们主力一起进退。

不要说宁蝉儿,在成功烧毁西园军的储粮大仓后,他们已经完成最艰巨的使命,即便是其他弟子、将卒选择离开,黄双、鹤婆婆都不会再加以阻拦,而他们选择留下来,也是希望能帮助更多的弟子、将士活着杀出重围。

**********************

与黄双、鹤婆婆他们分开,陈海、宁蝉儿乘鹰与守在数十里外云天之间的齐寒江、韩文当他们汇合。

这时候陈海已将青铜面具摘下。

“爷,你离开沥泉后,怎么混到西园军里去了?”齐寒江瓮声问道。

沥泉接到陈海传回来的信报,齐寒江、韩文当二人就带着人乘十数战禽,连续两天两夜没有停歇,赶到河阳郡西部来与陈海汇合。他们这会儿都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就看到黄双他们都穿着西园军将卒的制式战袍、铠甲,还以为陈海这些天离开沥泉后,投奔到英王赢述帐前效力。

“他们是黑燕军所扮,此前刚刚偷袭西园军在南面的军营大仓,正被西园军及诸路勤王军围追堵截,”陈海将来龙去脉,跟齐寒江、韩文当两人略加解释,说道,“你们现在先随我北上,将河西勤王军拦住……”

“这个,这个,”齐寒江没想到陈海离开沥泉后,竟然是跟黑燕军勾结到一起,也没有想到曾不可一世的黑燕军竟然在突然之间,就因为俞宗虎的叛变而陷入分崩离析的绝境中了,他震惊莫名的叫道,“爷跟黑燕军勾结,烧了西园军与诸路勤王军的粮仓,而董侯早就看爷不顺眼了,我们这么赶过去自投罗网,合适吗?”

“我不承认,谁的眼睛看到我与黑燕军勾结烧了果子岭的粮仓?”陈海摊手问道,“黑燕军已经分崩离析,我只是恰巧路过,不忍心惨局继续持续下去,才出面劝诸军少造些杀戮而已。这件事,劝不劝在我,听不听在他们,他们还能诬陷我跟黑燕军勾结不成?”

“……”齐寒江愣怔了半天,才拍着大腿赞道,“爷,你真狡诈!”

宁蝉儿倒是猜到陈海会这么搞,这时候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事实上就算别人早就猜到陈海与黑燕军勾结,只要黑燕军已然分崩离析,不会再成为威胁,除了几个惹急了怒火攻心的家伙,谁会真咬住这点不放、要与渐成势力的天机学宫彻底为敌?

要知道其他十路勤王军,可不是谁都跟英王赢述或秦穆侯董寿穿同一条裤子的。

只是宁蝉儿觉得陈海不应该第一个去见秦穆侯董寿,特别是董寿此时估计正恼羞成怒,惹怒了董寿,董寿说不定第一个不管不顾,就杀了他们。

陈海也没有直接去见秦穆侯董寿,而是与齐寒江、韩文当他们乘灵禽,往杜峻峰所部迎头赶去。

陈海必需要先将杜峻峰所部拖住,这样黄双、乐毅两部兵马才能顺利的汇合到一起,之后再往东转进,才能将越过小涟水河的万余防寨兵马都接应出来。

“杜师叔,好久不见,没想到竟然能在这茫茫雪原里相见!”

陈海乘灵鹰,直接往杜峻峰迎过去,相隔千余步才让灵鹰滞住身形,停在半空中,朝杜峻峰揖首施礼。

杜峻峰率五千精锐先行,意欲在乐毅与黄双两部贼军汇合时,贴身纠缠住,然而等董侯率河西铁河主力赶过来,将这两部贼军彻底击溃,以洗昨夜之耻,但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些年搅出这么多是非的陈海,这时候会突然出现在河阳郡,竟然还直接跑过来跟他问安。

杜峻峰并没有看到陈海与黄双、鹤婆婆分别的一幕,这时候回头看了身后不远处的杜镛一眼。

当年在伏蛟岭,杜镛不服陈海的管束,最后被陈海用赤髓铜鞭抽废百骸窍脉,废掉一身修为,这几年是杜氏耗尽无数的灵丹妙药,他才重新修炼到辟灵境后期,看到陈海,他恨不得将陈海生吞活剥了。

杜镛恨不得叔父杜峻峰一声令下,然后他与周遭将卒取下身后所背的铁弓,将陈海这狗贼射出千疮万孔出来。

杜峻峰心里也想借机杀了陈海,以洗杜氏这些年来所受之辱,但是他不能下令,因为他知道神侯及世子这时候就算想陈海死,也绝不会希望是河西出手。

杜峻锋不知道鹿河淬金砂矿的事,但要不要斩断与天机学宫的合作,不是他能决定的,甚至就连秦穆侯董寿都不能代表河西做决定。

“陈海,你怎么在河阳?”杜峻峰惊疑不定的问道,见陈海等人乘灵禽堵在前面,这时候只能让麾下将卒都勒马停下来,觉得有必要先搞清楚陈海的意图再说。

陈海胡扯道:“我在沥泉修行,日久难免腻味,就与寒江、文当他们出沥泉游历天下,看这边战火纷燃,茫茫雪野上,数路骑兵纵横驰骋,心想应该有事情发生,看到杜师叔,一是过来叙旧,二来借机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厉师叔与玉麟,是不是也在军中?”

杜峻峰肚子里将陈海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腹诽道,此刻是叙旧的时候吗?

“黑燕军一部贼兵,昨天越过封锁,偷袭西园军的大营,我等奉英王、秦侯军令,率部前往拦截歼灭这部贼兵,”杜峻峰强忍住心里的不耐烦,耐着性子解释缘由,又说道,“我与杜镛,怕是此时无暇与你叙旧,厉向海、厉玉麟叔侄此时与董侯在一起,你可以去过去找他们。”

“我观兵势,黑燕军已经分崩离析,不再是大燕的威胁,杜师叔何不放下杀戮之心,与我好好叙一番旧?”陈海笑着说道,却是无意让开道。

“军命在身,你要是故意误延我军的战机,休怪我翻脸无情。”见陈海故意拖延他们的战机,杜峻峰也是寒着脸喝斥,要陈海将路让出来。

“杜师叔,你不会想着要与我为敌的!”陈海哈哈一笑,见杜峻峰就要翻脸,甚至挥手命令后面的弓骑持弓结阵,他不慌不忙的说道,“我也是好意提醒杜师叔你们,小心黄双、乐毅两部贼军藏有什么此时还不为世人所知的杀手锏,杜师叔莫要急着赶去自误啊!”

“多谢你的提醒,还请你先将路给让开。”杜峻峰铁青着脸说道。

“那就再见吧,我可能要过两天再回过头来去见董侯与厉师叔,你派人去跟董侯说一声,我过来问候过了……”陈海挥了挥手,就带着齐寒江他们乘灵禽往东南方向飞去。

“这狗贼是什么意思,竟然替贼寇求情,甚至还故意延误我们的战机,莫非他早就与赤眉邪教勾结到一起了?”杜镛驱马上前来,问族叔杜峻峰道。

聚泉岭早些年暗中向黑燕军贩卖天机战械、淬金箭,都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后期在诸家联手压制下,才中断向黑燕军供应战械,只是杜峻峰没想到黑燕军都已经快分崩离析了,陈海这时候竟然敢公然不再掩饰这点了,真是琢磨不透他的用意。

然而陈海说黄双、乐毅两部贼军暗藏杀手锏又是什么意思,莫非说陈海这次过来,已经暗中向这两部贼军供应了一批天机战弩?

杜峻峰细想,这种可能性极高。

河西虽然也从沥泉获得天机战弩的供应,都护将府府所属的匠工营也能批量造天机战弩,但前期所造的几百架天机战弩,主要供应玉龙大营,河西勤王军这边还没有得到天机战弩用来加战力。

要是有可能,杜峻峰绝不会想着去尝试淬金箭雨的滋味,想来想去,也只有先放缓追击的速度,派人将这一情况禀告给董侯知道。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五十二章 求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