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相疑

第三百五十三章 相疑

“……”

董寿率河西铁骑主力,相距杜峻峰所率的前锋铁骑,也就相距四五十里,但相隔几道低矮的覆雪山岗,飞入高空的侦禽就看到前锋铁骑突然间收整阵形、放缓前行的速度,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直到杜峻峰派遣信使驰来,董寿才知道陈海突然出现在河阳郡,劝这边放弃追剿黑燕军残部,甚至言语间不无威胁之意。

陈海在五千河西铁骑前面的一番话,杜峻峰不会夸张大什么,但也绝不会替陈海掩饰什么,后续要怎么办,就看秦穆侯董寿怎么决定了。

看着秦穆侯董寿骑在威猛黑虎之上的僵硬身躯,这时候透漏出崖山一般的冷峻气息,厉玉麟也深刻感受到一股寒意,面面相觑往叔父厉向海看去。

厉玉麟与陈海相处的时间极长,也颇为熟悉陈海的用兵风格。

昨夜黄双竟然能率一部精锐穿过他们在甘泉岭西侧所布的侦察网,悄无声息的潜入到果子岭的北侧发动突袭,烧毁西园军在河阳的大仓,大家都震惊无比,厉玉麟却对这样的用兵风格感到一丝熟悉。

之前厉玉麟虽然感到震惊、疑惑,但也没有多想什么,毕竟聚泉岭暗中出售战械给黑燕军从中牟利,大家不会觉得有多震惊,甚至流民军作乱的初期,很多宗阀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纵容态度,但是陈海他本人参与进来,与黑燕军残匪直接勾结,这是厉玉麟之前所难以想象的。

他见叔父这时候也是眉头紧蹙,想必也是意识到这一点了,就不知道董侯心里有没有怀疑。

这时候董寿将身上冷峻如崖的气势收敛起来,转回头问厉向海:“向海,你怎么看这事?”

“劝不劝在陈海,追不追剿,在董侯。”厉向海不动声sè的说道。

除了这句话,面对董寿的质询,厉向海也提供不出更多的意见,毕竟乐毅曾是他麾下的部将,就在不久前,乐毅甚至还将被俘的厉玉麟放回来,以及他与玉麟,跟甘泉岭及昭阳亭侯府的关系密切,他需要避嫌。

或许董侯已经疑心他们叔侄二人暗中跟陈海勾结,也不为过。

“不错,我河西铁骑纵横沙场,还不至于受这黄口小儿的限制。”董寿振声说道,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的意图,只是将其他将领召集过来,调整后续的追剿部署。

厉玉麟看董侯一脸的平静,但眼瞳时有精芒闪出,心想董侯心里必然是恼怒异常,只是没有办法确实抓住陈海的把柄吧。

当然,董寿话是这么说,也无意放弃对黑燕军残部的追剿,但诸将心里一旦种下迟疑的种子,下意识的就将阵形收敛得更紧凑,有意无意加强两翼的防御,同时散出更多的侦骑,而不是像最初那般,满心羞恼的追击出来,要赶在黄双、乐毅这两路贼军汇合之时,歼灭以雪前耻。

不管厉向海刚才不动声sè的一番话,说得有多轻描淡写,但不可否认,陈海的公然出现,在众人心头已经造成极其严重的干扰,即便秦穆侯董寿极力不表现出来,但厉玉麟能肯定董侯也不例外。

虽说陈海此时的修为还仅有明窍境中期,对于六年前进入学宫春闱青雀榜的那一批天之骄子而言,修行进展绝谈不上迅速,毕竟冉虎、董宁等排名在青雀榜之外的弟子,也早就顺利开辟识海,一步步往更高的修行境界踏进,但陈海这五六年所做的事情,所立的声名,绝非同期青雀榜中人物所能媲美的。

世人较为熟悉的,还是陈海在出兵秦潼山,于左津谷拒流民军,以及假称国使入金州大漠收编马匪助叶氏复国等战,陈海用兵可以说是神出鬼没,竟然以那么差的底牌都能掌控局势的发展。

而河西将领也清楚陈海成名之前,在河西兵出玉龙山前后两次杰出表现,那时候的陈海更是名不见经传,却能创造出厉向海这样的成熟老将都无法斩获的耀人战绩。

除了西入金州大漠诸战,陈海之前所参与的诸战,厉玉麟都或多或少都有参与,也更清楚陈海有着怎么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段,心想在陈海面前,再多的谨慎或许都不算过份吧?

当然,董寿除了收缩队形放缓速度推进外,还额外派出十数斥侯,乘灵禽盯住陈海一行人的一举一动。

陈海与杜峻峰别过后,没有直接去找紧咬住黄双所部的陈玄真、屠重锦,而是乘灵禽往东南,去见从甘泉岭西麓追击出来的勤王军追兵。

************************

午后,英王赢述已经率西园军主力,攻下黑燕军在甘泉山的西麓大营。

前后三天时间,西园军主力就攻下西麓大营,速度不可谓不快,英王赢述也是将主要战力都轮番调到阵前参与作战,这时候分派一部分兵马,在甘泉山西岭深处追击黑燕军溃兵,收拢黑燕军遗落下来不多的残粮,往甘泉山中峰挺进,而其他兵马都就地休整。

黑燕军的西麓大营虽然被攻陷了,二十万精锐被歼灭或打残,但黑燕军北麓大营、南麓大营以及此前半个多月撤到甘泉山以西的兵马,加起来还有四五十万人,特别是贯穿甘泉岭中部的谷道,还在黑燕军的控制之下,西园军此时并非没有压力。

更何况果子岭的大仓被烧毁,西园军及诸路勤王军手里的残粮极为有限,即便下一批粮草能及时从燕京运来,也仅仅是勉强维持诸军的日常消耗,而当下更主要还要盯着虎贲军在河阳郡南部的动静。

英王赢述并没有直接从西园军派出精锐战力西进追剿黄双、乐毅残部,不代表他内心不震怒,只是被动的局面已经形成,仅仅是震怒甚至暴怒,都无济于事。

西园军主力虽然未动,但在甘泉山以西的勤王军,又分出两路骑兵西进,加入对黄双、乐毅残部的围剿。

如此一来,在甘泉山与果子岭及石鼠岭之间,方圆两百多里、被大雪覆盖的丘山荒原时,除了陈玄真、屠重锦所率的少量西园军后军骑兵盯住黄双残部外,还有以河西勤王军为首的五路约十一二万精锐骑兵,对内侧的黄双、乐毅两部黑燕军,形成围剿之势。

陈海没有去见陈玄真、屠重锦,知道陈、屠二人正怒火中烧,而且他们二人要为大仓被毁负大部分的罪责,绝不可能为他说动、说服,在与杜峻峰分开之后,他先分别去拜会正并头西进的四路勤王军追兵。

英王赢述不仅是西园军的最高统帅,同时也是西线战场的最高统帅,在西线战场上的诸路勤王军也受他节制,他发出追剿命令,他不收回命令,任陈海如何劝说,五路追兵及陈玄真、屠重锦所部都不可能撤兵或按兵不动,但其他四路勤王军追兵的反应,又与河西铁河如出一辙,在见到陈海后,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不约而同放缓了追击的速度。

也是如此,黄双、乐毅两部以及昨天越过小涟水河西进搅乱局势的几路防寨兵马,总计四万兵马,在石鼠岭东南的一片松林附近,成功汇合。

董寿率河西铁骑虽然没有直接猛扑上来,但趁着黑燕军残部在石鼠岭东南会师之际,率部绕到西侧,与陈玄真、屠重锦兵合一处,占据几处险要之地,意图切断黑燕军这支残军往西突围的可能。

不管陈海到底与黑燕军残寇勾结到哪一步,又不管陈海到底藏有怎样的底牌,董寿率河西铁骑如此部署,明显是想着等其他四路追兵从东面慢慢围逼过来,就能组成一支铁拳,将内围的这支残寇干脆利落的捏死。

而从决定出城袭营,到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思越过小涟水河,以及成功袭营烧毁西园军在果子岭的大仓,才过去两天时间。这两天时候,对黄双、乐毅等人而言可以说是步步惊心,虽然五路追兵构成的围剿网越来越密、贴得越来越紧,但能够走到此时这一步,黄双、乐毅也是无憾了。

西麓大营被攻陷,但南北两翼的勤王军,并没有立即对南麓大营及北麓大营展开猛攻,可见果子岭大仓被毁对西线战场的影响有多大。

这也是黄双、乐毅毅然率部越过小涟水河西进的核心目标,达成这个目标就死而无憾了。

这时候即使是甘泉山南北两翼的黑燕军直接放弃营城北撤,诸路勤王军会追击,但也不可能过于大胆的穿插切割后将所有的黑燕军都包围在甘泉山附近进行围歼,意味着最后还是能有大量的黑燕军成功撤逃到松都山去,为黑燕军、为赤眉教保留最后一点元气。

鹤婆婆孤身闯入果子岭,也是绝望之余的挣扎,没想到黄双、乐毅会有同样的动作,部署要比她更精密,最后还将这事给做成了。

这时候,陈海在与诸路追兵会过面后,又重新乘灵禽,赶过来跟黄双、乐毅汇合。这一次,陈海没有戴青铜面具,而直接飞下苍羽灵鹰,朝黄双、鹤婆婆拱手说道:“天机宫陈海,见过黄将军、鹤婆婆……”

陈海这时候没有戴青铜面具,但身上还是穿着离开时的袍衫,即便乐毅不说,黄双、鹤婆婆也知道他就是丑奴,何况宁蝉儿就站在陈海的身后。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五十三章 相疑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