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79 我舅舅的消息

379 我舅舅的消息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其实自从金刀王家的人来了以后,现场已经发展成了两大家族之间的纷争,和沦为配角的我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了,无论是要杀周家大少爷,还是引诱周家家主现身,我都能够置身事外、安心看戏。

但是一句“李皇帝来了”,让我冷却已久的心瞬间燃烧起来,我的呼吸都有点不顺畅了,手脚也开始微微发抖。我知道这个李皇帝,一定就是那个李皇帝,能让王老爷子脸sè骤变,除了他之外再无别人了!

我从来都没见过他,可一直都听说他的名字,一直都活在他的yīn影之中。二十多年前,我舅舅大举侵入省城,八大家族无人能挡其锋,是李皇帝拦住了他的脚步;二十年后,我舅舅仍然不是他的对手,甚至甘心被他抓到省城囚禁起来。

就包括我,也被李皇帝严令禁止踏入省城半步,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但我还是偷偷来了,我换了张脸,隐姓埋名、从零开始,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击垮李皇帝,救出我舅舅!我白手起家,一步步走到现在,拥有了自己的兄弟、势力和地盘,我在省城越来越出名,认识我的人也越来越多,甚至受到冯家和王家的青睐,但我的信念从来没有变过。

我知道我迟早会见到李皇帝,这个时间或许会是一年、是两年,我甚至做好了长期作战的准备。但我怎么都没想到,这一天来得会是这样快,我马上就要和李皇帝见面了!

当然,我心里也明白,今天还是托了王老爷子和周天阔的福,李皇帝显然是冲着这两位家主来的。

想到马上就要见到李皇帝,见到我的这位大仇人,我确实难掩自己心中的复杂情绪,不过好在众人的注意力都在踏步而来的周天阔身上,并没人发现我的异状。

同样,也没人发现王老爷子的异状,因为大家都在盯着周天阔。本来,王老爷子看到周天阔现身之后,还激动地手舞足蹈,结果一听李皇帝来了,仿佛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他的面sè虽然骤变,但又瞬间平静下来,咬牙问道:“这个时候,李皇帝来干什么?”

那汉子低声说道:“他来能干什么,肯定是来当和事佬的啊,我估计是周天阔把他叫过来的,否则不会拖到现在才出场了。家主,咱们好不容易有了铲除周家的机会,可不能功亏一篑啊!”

王老爷子点头,说:“是的,不能让李皇帝搅了咱们的局,必须要先下手为强,他现在走到哪了?”

那汉子答:“他的车已经到马路边上,很快就会走过来了!”

听完以后,王老爷子不再犹豫,立刻提起头来大喊:“阿文,还发什么愣,赶紧把周豪给杀了!”

周天阔确实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而且身上有着极其霸道的气势,虽然孤身走在混乱的人群之中,但却高高昂着头颅,仿佛身后拥有千军万马,所有人在他眼中都是不值一提的蝼蚁。

这才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生为男子,应当如此!

怪不得周豪能那么刚,老子就是这么霸气,儿子岂能丢脸?

人群的目光,也不自觉地被他吸引过去,大家并不知道李皇帝也来了,所以注意力还在周天阔的身上。现场无论是周家的人,还是王家的人,都被周天阔的风采所吸引,看向他时的目光也充满敬畏和钦佩。

包括王公子,也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周天阔,不过和别人不一样的是,他的目光里却是充满仇恨,仿佛恨不得要把周天阔大卸八块。直到王老爷子的声音响起,王公子才恍然大悟、猛然惊醒,立刻手持金刀朝着周豪冲了过去。

虽然王老爷子只喊了王公子一人,可那几名金刀汉子也尾随而上,一起冲了上去。

而周豪,在经历过生死瞬间之后,再次被父亲所救,眼看着父亲大步流星而来,正处在激动不已的状态之中;但是转眼之间,死亡的yīn影再度笼罩,身子已经重伤到不能动弹的他,只能继续拄着长枪,绝望地大喊起来:“爸!”

之前还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周豪,现在看到父亲现身,当然重新燃起生的希望,用尽浑身所有力气呼喊着他的父亲。

周天阔今天晚上能救儿子一次、两次,当然还要救第三次。

只是周天阔的手中已经没有长枪,不能再飞掷过来拯救儿子于水火之中。

其实就算有枪又怎么样,现在至少有七八个人围向周豪。七八支金刀劈向周豪,周天阔能拦住几个?

但,周天阔没有枪,却有腿。

在众人围向周豪的时候,周天阔便跑了起来,他的两条长腿仿佛巨人一样,一步就能跨出老远。本来尚有一段距离的他,不知怎么回事,仿佛开了挂一样,一瞬间就来到了周豪身前。

这时候,王公子的刀正好劈向周豪。

周天阔满脸怒气,额头之上根根青筋暴起,仿佛已经忍了很久,直接飞起一脚,就重重踹在王公子的身上。与此同时,周天阔又拔出插在地上的银sè长枪,“铛铛铛”地迅速把四周的金刀全部击退,牢牢把儿子护在了自己身后。

而王公子本就身上有伤,哪能经得住周天阔这充满怒气的一脚,当场就毫无意外地倒飞出去,直接就跌在了王老爷子的轮椅下面,还“哇”的一声吐了口血。

“阿文!”

王老爷子声音嘶哑地叫了一声,还想伸手去扶他的儿子,但他的身体实在不行,连动都动不了。我赶紧俯下身去将王公子扶起,伸手一摸王公子扎着绷带的胸口,就知道肋骨断了好几根。

受伤很重,但是并不致命。

我立刻回头看向王老爷子,说不碍事!

王老爷子点点头,一张老迈的脸上已经充满怒火,两只眼睛也射出极其可怕的凶光。他猛地抬起头来,面目狰狞地大声吼道:“给我杀,将这对父子全部杀了!”

王老爷子的声音充斥着无穷无尽,足以毁天灭地的怒火,我知道他一方面是为儿子的遭遇感到不忿,一方面也是想在李皇帝赶来之前,赶紧把周天阔和周豪杀了。

所以,他根本不和周天阔废话,直接就下达了诛杀令。

在王老爷子的命令之下,四周的金刀好手便一层又一层地围向周天阔;而周天阔一人一枪,拼死抵抗。

不得不说,周天阔的实力实在太强,一条枪在他手中耍得密不透风,宛若游龙一样灵活,不断有人倒在他的脚下,或是被他顶得倒飞出去。但他一人终究势单力薄,还要护着身后受了重伤的儿子,在众多好手的围攻之下,终于渐渐地开始受伤,力量和速度都有所减缓。

但他的气势始终不减,看上去似乎永远都是那么的强,即便身上受的刀伤越来越多,他连眉毛都没有皱上一下,依旧疯狂舞动着手里的枪。看他这副模样,我就知道他看不起别人,是有道理的。

金刀王家的众多好手围攻周天阔,这场战斗虽然极其精彩,很多人一生也未必能见到一次,但我始终不能完全投入其中,而是不断回头看着,看看李皇帝来了没有。

刘鑫并不知道李皇帝要来,全神贯注地看着周天阔一人一枪单挑王家众多好手,还不断发出赞叹,直呼实在太精彩了。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最焦急的当然还属王老爷子,他知道李皇帝一到,今天晚上就全玩完了,所以一双手紧紧抓着轮椅的扶手,眼睛也直勾勾盯着面前的战斗。

旁边那名汉子最了解王老爷子的心思,立刻喊道:“速度再快一点,今天谁杀了周天阔,家主重重有赏!”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话着实不假,这句话喊过之后,那些汉子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再度疯狂地冲向周天阔和周豪。周天阔一边力扛众人,一边还要护着儿子,可想而知处境有多艰难,随着王家的人一个个倒下,周天阔身上的伤也越来越多,眼看着马上就要不行了。

那名汉子低头欣慰地说:“家主,快了!”

王老爷子咬着牙说:“如果我的身体还好,根本用不了这么长时间!”

然而就在这时,我们身后的人群之中,突然起了一阵骚动,似乎有什么人走了过来,还有声音高高喊起:“李皇帝驾到!”

李皇帝终于来了,可听到这个声音,我顿时感到雷的不行,这李皇帝真把自己当皇帝了?

竟然还驾到,神经病吧?

然而现场的人,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都是惊得目瞪口呆,纷纷不可思议地回过头去。他们吃惊、震惊,是因为传说中的李皇帝竟然来了,而不是因为“驾到”这两个字。

包括那些围攻周天阔的金刀汉子,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也惊得纷纷停下手来,连周天阔也不管了,各个回头来看。

王老爷子猛地一拍扶手,着急地喊:“看什么看,赶紧把他杀了!”

那些金刀好手如梦初醒,再次疯狂地朝着周天阔围攻而去。而周天阔同样听到了“李皇帝驾到”的声音,似乎知道自己有救了,犹如回光返照一样,整个人也有了精气神,手持长枪奋力地反击着、支撑着。

只是除了周天阔和一众围攻他的金刀好手以外,其他人已经全被“李皇帝”给吸引了过去,仍旧探头探脑地看着声音来源处。刘鑫也猛地抓住了我的胳膊,说道:“王峰,他来了!”

我重重点了点头,低声说道:“知道!”

我和刘鑫说过我和李皇帝的事情,所以他的表现也挺激动。人群四散开来,李皇帝却并未现身,出现的竟然是个八抬大轿,那轿子古sè古香,整体是暗红sè的,上面还雕着好多条龙,像是古代皇帝乘坐的龙辇一样,由八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扛着,快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看到这个场景,我也再次吃了一惊,完全没想到在现代社会,竟然还能看到这种轿子,实在让人匪夷所思。而我也很快反应过来,李皇帝肯定就在这轿子里坐着,原来他不光名字是叫皇帝,所作所为、一言一行,就连出行的交通工具,都和古代的皇帝一模一样了。

我也算是在道上混了挺长时间了,知道好多人的外号都挺霸气,比如我舅舅就叫小阎王,可他也没真的把自己当阎王看啊!这李皇帝,是不是有点入戏太深了点?

李皇帝的这种出场方式,实实在在惊到了好多没见过他的人,比如说我和刘鑫。刘鑫的眼睛瞪大,目光里充满了不可思议;而那些见过李皇帝的人,虽然面容也挺吃惊,不过不是因为他的轿子,而是因为他的突然到来。

除了那些抬轿子的人外,在那顶轿子前方,还有一个中年男人在前开路。那个男人长得獐头鼠目,身材看上去也挺瘦弱,也是我唯一认识的人,他叫赵铁手,曾经到罗城暗杀过我,不过后来被天奴给打跑了。

随着李皇帝的轿子越来越近,坐在轮椅上的王老爷子也越来越急,双手紧紧抓着扶手,不停地叫着:“快,快!”

那些金刀好手也加快了速度,疯狂地砍杀着周天阔,甚至不惜用周豪做诱饵来分周天阔的心。周天阔虽然在李皇帝到来之际回光返照了一下子,但他毕竟已经身受重伤,实在难以为继、无力回天,眼看着儿子就要被人杀死,他在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做出一名父亲的本能动作,飞身将儿子扑到身下,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那些金刀。

周天阔终于放弃了抵抗,这也是最最关键的时刻,那些金刀好手毫不犹豫,纷纷挥刀而下,斩向周天阔的身体。被父亲压在身下的周豪,也绝望地发出一声惨嚎:“不……”

这一刹那,王老爷子的眼睛瞪得极大,几乎一眨不眨,只要毫秒之间,他的达仇人周天阔,就要命丧刀下!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黑sè的影子突然疾速闪出,瞬间就来到了战场的最中心。是赵铁手,这家伙伸出双手,随手那么一捞,那些落下的金刀便被他齐齐抓在手里。

令人瞠目的是,他是直接抓的刀锋,而他的手就好像钢铁一样,竟然什么事都没有!

我以前和赵铁手交过手,知道他那双手掌非常有力,一掌就能把我拍飞,可没想到他的双手还能刀枪不入,真是名副其实的“铁手”啊,真不知道是怎么练出来的!

在我惊叹之余,赵铁手已经“嘿”的一声,双手往上一挑,那些金刀便四散开来。赵铁手拦在周天阔的身前,笑嘻嘻地对王老爷子说道:“李皇帝老人家有令,让你们停战。”

功亏一篑。

周天阔和周豪躺在地上,这对父子都是伤痕累累,不过周天阔的伤要更重,几乎只剩半口气了。周豪翻身扑到父亲身上,两只眼睛不停流着泪水,嘶嚎地叫着爸、爸……

功亏一篑。

王老爷子的面sè十分yīn沉,没说停手,也没说不停手,眼睛直勾勾盯着赵铁手。而那些金刀汉子也围在四周,等着王老爷子的命令。

赵铁手还是笑嘻嘻的:“王老爷子,莫非你要违抗李皇帝的命令?”

省城的地下世界里面,“八家一皇”极为有名,从这名号上看,大家好像是平起平坐的,但是道上人人知道,李皇帝才是唯一的王者。王老爷子仍旧没有答话,只是刚才因为焦急而昂起的头颅,又慢慢地歪了下去,回复到了“半瘫”的状态,低头看向已经受伤昏迷的王公子。

与此同时,那顶酷似龙辇的八抬大轿也到了。

自从这顶轿子出现以后,我的眼睛就再也没看过任何人了,无论王老爷子,还是周天阔,亦或是赵铁手,都不在我的注意力中。自始至终,我都直勾勾地盯着这顶轿子。

轿子停在了王老爷子和周天阔的中央,也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不过并没有人从轿子上下来,抬轿子的八个人也一动不动。隐隐约约的,轿子里面竟然传来不少欢声笑语,有女人的声音,也有男人的声音。如果你到过一些不干净的场所,那么一定对这种声音非常熟悉。

我微微皱起眉头。

这李皇帝,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赵铁手缓缓走了过来,立在轿子前面,微微躬身,恭恭敬敬地说:“大哥,到了。”

里面的声音终于停止。

接着,轿子前的门帘一掀,里面的场景顿时暴露在众人面前。轿子里面,竟然装修的金碧堂皇,好像一个会所的包间似的,有小桌子,有电视机,还有厚实的羊毛地毯,以及几个衣着暴露的年轻女人。

这些女人中间,围着一个头发花白、胡子也花白的老人。

怪不得要八个人抬,里面竟然有这么多人!

门帘掀开之后,那个老人便挣脱几个女人的怀抱,颤颤巍巍地走了下来,赵铁手立刻伸出手去扶他,口中小心翼翼地说着:“大哥,您慢一点。”

王老爷子也抬起头来,说道:“李皇帝,真是难为你了,一大把年纪还东奔西走。”

老人的身份似乎十分不好,下个轿子还哆哆嗦嗦,浑身上下都透着“风烛残年”这四个字;而他的脸上、脖子上,又有不少的口红印,显然生活作风十分荒淫。

老人一边下了轿子,一边笑呵呵说:“不老,不老,我才五十多岁,年轻力壮的很呐,不信你问问轿子里的这几个女人。”

他竟然才五十多岁?!

我再次吃了一惊,相比已经六十多岁,也是满头白发,却精神无比矍铄的火爷来说,这个老人实在是有点不像话了,不过看他轿子里的那些女人,似乎也能明白几分,这么透支自己的身体,老成这样也不奇怪。

还有,他就是李皇帝么?

实在和我想像中威风、霸气、yīn狠、毒辣的形象完全不同,这个老人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没用的老废物,我用一根小拇指都能弄死他了。我怀疑都不用我对付他,过个几天他自己就会死翘翘了。

我实在没有想到,在我脑中屠杀过千遍万遍的李皇帝,会是一个这样的人。

可我知道,能让我舅舅都感到畏惧的人,肯定不会只是表面上看这么简单;有些人越是看着没用,就越是能绽放出惊人的光华。而且,如果他真的那么没用,王老爷子和四周的人,也就不会怕他怕成这样子了。

王家众人在他面前始终战战兢兢,连大气都不敢出上一口,只有王老爷子还敢和他对话,就足以说明他名不虚传了。这么想着,我也不敢再轻视他,只是站在一边默默地盯着他看。

就是他,囚禁了我的舅舅!

即便我的心中已经潮热如火,即便我体内的杀欲都快漾出来了,想要冲上去直接把这个老家伙给碎尸万段,但我还是努力地压抑着、隐忍着,双拳也紧紧握着,以至于指甲都深深陷进肉里……

刘鑫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轻轻拉着我的胳膊,用眼神安抚着我。

我当然知道自己不该冲动,所以便冲刘鑫摇了摇头,意思是说我没有事。接着,我又看向了李皇帝,他在赵铁手的搀扶下已经走了下来,并且目光看向躺在地上的周家父子。

周天阔伤重无法起身,周豪也只能默默流着眼泪,这对父子看上去无比的凄凉。

李皇帝轻轻叹着气说:“老王啊,何必闹成这样,得饶人处且饶人嘛。”

和王老爷子猜得一样,这李皇帝果然是来做和事佬的。王老爷子没有急着说话,而是低头看了一眼已经昏迷过去的王公子,才说:“我饶他们,他们又肯不肯饶我?李皇帝,我知道你的好意,你一直希望我和周家和平共处,可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们两家是水火不容啊!所以今晚,你也别当这个说客了,我们两家必须得灭掉一家,另外一家才能安稳地生存下去。”

听了王老爷子的话,李皇帝却是微微摇头,说道:“不不不,今晚我来这里,其实是为了另一个人。”

“谁?”王老爷子奇怪地问。

“小阎王!”

李皇帝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吗,他逃跑了。”

看网友对 379 我舅舅的消息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