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投敌

第三百五十五章 投敌

嘉源城东距离甘泉山四百余里,又于甘泉山东麓距离松林岗又有近四百里的距离。

虽然巩梁生前一直都留意盯着嘉源城那边的动静,但西麓大营失陷、巩梁战死,阎渊率残部东撤,一片混乱,散布在甘泉山以东的斥侯也是人心惶惶,没有什么斗志潜伏下去,被俞宗虎派出的反斥侯精锐赶出嘉源城外围。

昨天入夜前阎渊稍稍回过神来,再度派出斥侯重新去确认嘉源城动向时,俞宗虎已经率所部主力离开嘉源城百余里了。

阎渊再派人穿过西园军在甘泉山西麓的封锁线,将消息传给黄双、乐毅,又是一夜时间过去。

虽说阎渊那边没有派人送消息过来,黄双、乐毅都预计俞宗虎所部前锋战力,极可能已经从侧翼扰袭从甘泉山撤出的黑燕军残部了。

哪怕是为了堵住天下悠悠之口,陈海也要让齐寒江、韩文当他们继续守在小孤山,以示天机学宫与黑燕军并无勾结,而他与宁蝉儿,随王拱辰再去松林岗大营去见黄双、乐毅。

由于西园军及西线的勤王军,已经完全控制甘泉山、华蒲岭一线,三四百里方圆内,到底都是西园军的斥侯,这使得他们再想得到甘泉山以东的消息变得异常的困难。

阎渊可能已经派出数拔信使,但都被西园军的斥侯侦察网拦在外围,没有办法进入甘泉山、石鼠岭及果子岭之间的地域。

虽然明知道对甘泉山以东的形势变化再无能为力,虽然明知道他们留在松林岗也将自身不保,但这都不妨碍黄双、乐毅、鹤婆婆他们对俞宗虎的滔天恨意,

“这狗贼!当初就该千刀万剐,不应该留下这么个大祸害!”鹤婆婆恨意说道。

别人说这话或许仅仅是发泄心头的恨意,但陈海怀疑鹤婆婆真有可能孤身潜入敌营去刺杀俞宗虎,而看她咬牙切齿的样子,他都怀疑接下来的话,适不适合说出来。

陈海示意有些话要单独与黄双、乐毅、鹤婆婆说,而且这话只能他们三个听到,即便是王拱辰、王珪等几个最核心、也绝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中层将领都不能在场。

乐毅很是好奇,心想即便是陈海要表露自己乃道禅院隐脉传法弟子的身份,也没有必要避开王拱辰、王珪等将领,毕竟陈海真要有心说服大家投靠天机学宫,不更应该让王拱辰、王珪等赤眉教年轻一代的中坚力量,都真心实意的改投道禅院隐脉一门吗?

黄双没有说什么,只能先让王拱辰等人先出去。

“黄双师兄,鹤婆婆,你们可是还想救活更多的赤眉教弟子、救活更多的黑燕军将卒,也愿意不惜为此做任何事情?”陈海问道。

“我等身殒道消都不足惜。”黄双目光坚定的说道。

眼睁睁的看着赤眉教分崩离析,看着毕生挣扎、奋斗之事已成落花流水,黄双深受打击,真可以说是生无所恋,也就不畏死了。

“那倘若与俞宗虎同殿为臣呢?”陈海盯着黄双的眼瞳问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黄双睁开铜铃大的眼珠子,他此时宁可死,也绝不愿与俞宗虎这狗贼站在同一屋檐下。

只要陈海提出来,他直接可以率部投靠天机学宫,甚至也可能投靠其他宗阀,但他没有想过要投靠朝堂,更没有想过要与俞宗虎这样的狗贼同殿为臣。

“你走吧!”鹤婆婆更是直截了当要将陈海赶出去,不想跟他再说话。

“俞宗虎在嘉源易帜叛变,所部将卒人心惶惶,哗闹逃营者甚多,这种情况下,俞宗虎独守嘉源城可以,但想领兵出战,将会出现极大的问题,”陈海盯着黄双的眼瞳,缓缓说道,“但昨天俞宗虎率部北出嘉源城,突袭从甘泉山北撤的黑燕军,除了俞宗虎急于立功之外,更意味着一点,俞宗虎麾下的将卒军心已经初步稳固下来,能够出城作战了。黄双师兄,你觉得这个过程里,发生了什么?”

“自然俞宗虎这狗贼的手下将卒,都得到封功赏爵的许诺,军心才得以稳固。”黄双说道。

“不错,”陈海说道,“俞宗虎所部军心稳固才敢出城,但从昨夜西线战场的形势看,俞宗虎所部军心稳固,跟英王赢述无关,我之前在想,是不是宁师姐在虎贲军并没有得到准确的消息,实际上是俞宗虎早已经投向太子赢丹了。我相信黄双师兄、乐毅师兄,之前也有过这样的猜测……”

“嗯,俞宗虎在雁门郡弃城而降,他及麾下部将的亲眷亲族,都是英王赢述主持大理寺抓捕归案,也是因为俞宗虎此前是太子赢丹的嫡系,所以英王赢述抓捕俞氏一族后,下手没有留情面,二千余人都斩于西市。有这层血仇,俞宗虎与英王赢述之间就难以相互取信了,但观虎贲军在松磐岭作战犹豫,俞宗虎也不像是有投太子赢丹的样子……”乐毅沉吟片晌说道,“我起初以为俞宗虎已经对黑燕军不再抱任何的希望,才有如此反常表现,有待价而沽之意,但现在看来,我们推测得还不够大胆。”

“不错,”陈海知道乐毅此时也往同一方向推测,说道,“乐师兄说得没错,我们早就该想,燕然宫为何不能绕过英王、太子,直接跟俞宗虎联络?”

“燕然宫?”黄双震惊问道,“陈公子是说那狗帝说降俞宗虎叛出黑燕军?”

“未必是帝君本人授意,但必是燕然宫之人,也必然携有燕然宫的帝旨,才能给俞宗虎所部将卒足够的信心,彻底挽回即将崩溃的士气,继而投入战斗!”陈海说道。

“你是说文勃源也已经到了河阳?”宁蝉儿问道。

“不管是文勃源,或是赵忠,燕然宫十二常侍,应该是有人在河阳——这是英王赢述与太子赢丹,都没有料到的事情。”陈海说道。

“你所说要与俞宗虎同殿为臣,并不是简单的说要我们投向朝廷,实是投向文勃源这些阉臣?”乐毅凛冽问道。

“……绝对不行!”黄双暴怒的额头青筋直跳,眼瞳盯住陈海,质问道,“你当年为躲董寿杀你,投靠文勃源,这次是否又是受文勃源唆使而来,俞宗虎叛变之事,你是否早就知情?”

“……”陈海并没有辩解什么,说道,“唯有弱者才会接受谈判。黄双师兄、乐毅师兄,你们不能忍下这样的屈辱,我也不能说什么,那就坐看数十万黑燕军将卒覆灭好了,毕竟与俞宗虎同时投靠阉臣,是比一条死更为艰难的选择。不仅你们要忍受这样的耻辱,阎渊师兄他们以后也必然以你们为耻,从此之后行同陌路,甚至互为仇敌!”

“……”乐毅抓住腰间的佩剑,骨筋都要跳出来。

他知道陈海说的是什么意思。

英王赢述得到京郡八族大部分宗族的支持,又直接掌握战力最强的西园军,他原本能依仗一场辉煌的战功,这次回燕京名正言顺的册封为储君,却因为果子岭遇袭、大仓烧毁,一切都变得那么不完美。

英王赢述这时候只怕是更需要他们脖子上的人头去装点战功,而不会接受他们的投降;而在西线战场,英王赢述不接受他们的投降,也不会让其他任何一支勤王军接受他们的投降。

唯一能接受他们投降,甚至能容忍他们提出更多条件的,就是文勃源、赵忠这些阉臣。

之所以如此,也正是陈海所说的“唯有弱者才会接受谈判”。

燕然宫诸宦近与京郡八族实际上是有极深矛盾的,只是之前隐而未发而已,但黑燕军已然分崩离析,这层矛盾就会进一步暴露出来。

这估计也是燕然宫绕过西园军、虎贲军招降俞宗虎的关键原因。

益天帝虽然最后还是借西园军夺回帝权,但他内心已经失去对京郡八族的信任,在燕然宫任用文勃源等宦臣执掌宿卫军,但又由于缺少京郡宗阀的支持,宿卫军的战力,其实是远不于西园军的。

也唯有如此,唯有宿卫军处于弱势,黄双、乐毅才能利用手下的四万兵马,向文勃源等阉臣提出更多的条件,比如说放其他黑燕军将卒一条生命。

而此时也唯有文勃源等宦臣,能在诸勤王军的合围中接受黄双、乐毅他们的投降,毕竟文勃源等宦臣代表的是益天帝,只要英王赢述羽翼未丰、不敢直接跟益天帝撕破脸,就不能阻止文勃源代表益天帝在河阳战场收俘纳降。

只是与俞宗虎这狗贼,同时投到阉臣旗下,叫黄双、乐毅他们如何能够忍受?

但如何能换得黑燕军数十万溃卒活命呢?

陈海眼睛缓缓扫过黄双、乐毅、鹤婆婆,倒不用考虑宁蝉儿这妖女会反对了,缓缓说道:“再有一天,俞宗虎就有可能率部将北撤松都山的黑燕军完全击溃,留给你们做决定的时间,可没有想象中那么宽裕。”

“那些阉臣为何愿意为了我们这四万多降卒,而放弃从侧翼击溃黑燕军的机会?要知道赶在松都山之前,将阎渊所部黑燕军击溃,俞宗虎只要不滥杀,说不定能收拢十数万降俘!”

“普通将卒降俘再多,又怎么抵得上乐毅、黄双师兄两员大将?”陈海说道,“另外,我相信文勃源或赵忠,也更愿意相信我吧……”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五十五章 投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