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五十七章 说降

第三百五十七章 说降

俞宗虎要比想象中年轻得多,白面无须,身材高大,看相貌都不足五旬,却有道丹境中期的强悍修为,这在道丹境地榜人物里,要算相当年轻的了,要知道河西那么多风华绝艳的人物,也就武威神侯董良,是在四十多岁时修成道丹。

俞宗虎跨下的座骑是一头黑鳞狡兽,差不多有近一丈高,浑身密覆黑鳞,仿佛黑铁铸就,载着俞宗虎缓缓行到阵前,与赵忠跨下的那头黑虎并立,透漏出凶悍的气息。

俞宗虎自然是能验证陈海携带过来的两封信,确是黄双、乐毅亲笔所书,但他不信黄双、乐毅投降的诚意:“黄、乐二人欲降,不过是拖延时机,让更多的流贼逃入松都山,赵大人切莫中了黄、乐等人的奸计。”

“黄双、乐毅欲降,条件就是要请俞将军放黑燕军北撤溃卒一条生路,”陈海走近过来,施施然说道,“而黄双、乐毅冒死率部袭烧果子岭大仓,即便还是要让在甘泉山的黑燕军有机会北撤,但俞将军也应该要承情啊。”

“陈海,你为什么说俞将军也要承情?”赵忠哈哈笑问道。

“要是果子岭大仓不被摧毁,英王殿下率西园军主力成功围歼在甘泉岭的黑燕军,建立赫赫武功,这时候虽说俞将军是赵大人招降之将,但英王殿下命令俞将军所部解降武装,就地接受整编,俞将军能拒否?”陈海目光炯炯的盯住俞宗虎。

赵忠绕过西园军、虎贲军,直接招降俞宗虎所部,燕然宫宦臣势力与京郡宗阀之间的矛盾也算是半公开化了,英王赢述与文勃源等人之间的蜜月期不再。

燕然宫宦臣势力,最大的依仗还是帝君益天帝的信任以及益天帝对京郡八族的严重不信任,但宦臣势力手仅掌握不足十万人规模的宿卫军,武力不足以为恃。

一旦让英王赢述在西线战场斩获大捷,建立赫赫武功,声望上升到顶点,朝堂之上所有京郡八族出身的王公大臣以及西园军上上下下的将卒,都拥立英王赢述为储君,此时代表京郡宗阀利益的英王赢述,自然就有足够的资本,也必然会出手压制住燕然宫一系的崛起。

到时候英王赢述命令俞宗虎所部在嘉源解除武装,接受整编,并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他甚至都有可能做到太子赢丹之前所没能做到的事情,就是迫使益天帝提前退位。

黄双、乐毅率部突袭果子岭,是为了救更多的黑燕军将卒能逃脱劫难,但实际上也是替燕然宫宦臣势力、替俞宗虎无形中化解掉一次大危机。

在确知果子岭大仓被烧毁之前,俞宗虎都不敢率部出嘉源城,甚至赵忠都不敢直接露面,道理就在这里。

赵忠忍不住苦笑摇头,大家都是绝顶聪明之人,情势发展到这一步,很多事都是一目了然,都没有辩驳的必要。

俞宗虎脸sèyīn沉下来,眼神yīn柔盯着近年来燕州崛起最具争议的人物,他也不能辩驳陈海所说谬误,他跟赵忠说道:“我说不过陈少侯,但黄双、乐毅要降,是为赤眉教能苟喘延息而降,立心异志,绝难谈有什么忠心。我想赵大人应该不会为黄双、乐毅三四万残军,而放弃眼前建立赫赫战功的良机吧!”

俞宗虎自然知道黄双、乐毅投降燕然宫,对他会有多不利,但不想跟陈海呈口舌之利去争论什么,他只要需要说服赵忠相信黄双、乐毅的投降并不可靠就行了。

“赵大人招揽才俊,是依赖于空妄缥缈的忠心吗?”

陈海肃然问赵忠,

“我担保黄双、乐毅降后绝不会出尔反尔,不是妄自揣测他人心里想什么,而是我知道从今往后,燕京乃至整个燕州的大局,都不会脱离赵大人、文大人的掌控。黑燕军崩溃已经是大势所趋,赵大人、俞将军完全没有必要再双手染血,而帝旨出燕然宫,继续着令西园军、虎贲军继续追剿黑燕军、迫使其投降或解散即可,这也能为赵大人、文大人在燕京争得更多的转寰时机。此外,黄双、乐毅等人以后不在赵大人、文大人帐前效力,难不成还会去投效英王、太子不成?而放黑燕军残匪北逃,一是展示赵大人的仁慈之念,二是黑燕军残卒得以大规模北逃,乃英王殿下之过。赵大人难道是想俞将领出兵,帮英王殿下将此前的过失挽救回来吗?”

陈海也不想去跟俞宗虎争辩什么,此时俞宗虎根基不稳,绝对不会违拧赵忠、文勃源等人的意志,他也只需要说服赵忠即可。

“我就想问天机学宫会站在哪一边?”赵忠目光炯炯的盯住陈海问道。

黄双、乐毅三四万残卒,还不足以让赵忠改变主意,但加上天机学宫这枚筹码,就完全不一样了。

“要不是担心黑燕军分崩离析之后,京郡宗阀能腾出来收拾我,我何苦费这么番心思、冒这样的凶险?赵大人还不愿信陈海的心意?”陈海苦苦问道。

赵忠绝不会相信陈海无谓的忠心,但有一点让陈海说中了他的心思,便是他们接受他人的投诚,所看重的不是空妄缥缈的忠心,而是对形势的绝对掌控。

赵忠也很清楚,陈海之所以能在秦潼山搞出沥泉、搞出天机学宫这么一个怪胎来,就是利用黑燕军威胁燕京、京郡八族无暇西顾而已。

黑燕军分崩离析,即便有三四十万残卒北逃,也不再为患,三十万西园军精锐战力,在建立赫赫武功之中,班师回朝,除了将会压制宿卫军势力外,也绝对不会再愿意看到沥泉这么一个怪胎在燕京的侧腹、在秦潼山深处继续安然无恙的存在下去。

不要说妄谈什么忠心,就凭着眼前的形势,赵忠也相信此刻的陈海对燕然宫而言,是友非敌。

何况陈海与黑燕军勾结,烧果子岭大营已经是半公开的秘密,英王及京郡八族往后更是恨他入骨,这也注定陈海没有其他的选择。“你可愿入朝为帝君、为燕然宫效力?”赵忠盯着陈海的眼瞳问道,天机学宫与京郡八族水火不融,还不足以让他放心,他要陈海再度入朝为将,彻底成为燕然宫一系的将领,断绝掉他与京郡八族勾结的可能。

“陈海但凭赵大人差遣!”陈海长揖拜道。

“好,我便随你往甘泉山西边走一趟,”赵忠毅然下定决心,又朝俞宗虎说道,“俞将军,你暂且守住此地,莫令黑燕军有逆袭之机便可……”

“以后还要请俞将军多加照顾。”陈海见赵忠做出决定,便朝俞宗虎拱手一拜,笑道。

“好说,好说……”俞宗虎脸sèyīn郁的说道,他虽然不愿,却也无法违拧赵忠代表燕然宫的意志。

燕然宫虽然这么年突然冒出一大批修为有成的强者,但与京郡八族经营千百年的深厚势力比起来,燕然宫的宦臣势力还是有极大的不足,根基还是太薄弱了。

宿卫军在扩编到七八万人规模的时候,合格的中低层武官就严重缺乏,而京畿附近的宗阀,每五年能通过学宫闱选的辟灵境精英弟子,就有将近千人之多;而扩大到燕州百郡,这一人数更是多达三千有余。

这意味着京郡八族即便是受到再惨重的打击,只要根基不毁,每过五年就能培养出十数万最精锐的战力出来,在这点上,燕然宫宦臣势力是绝对不能跟京郡八族相比的。

而到后期,英王赢述完全被陈玄真、屠缺等京郡八族的代表拉拢过去,根本原因也就在这里。

燕然宫宦臣势力想要对抗京郡宗阀,除了益天帝的信任外,依靠自身造血是远远不够的,但燕州满眼望去,除了宗阀还是宗阀,在宗阀之外,唯数不多与宗阀有别的怪胎,就是黑燕军或陈海在聚泉岭成立的天机学宫。

也是因此,赵忠、文勃源等人才会想着招降俞宗虎,但虽然早就有接触,俞宗虎还是在确认大天师巩清辞世、黑燕军大势已去,才决定易帜叛变。

*************************

“散骑常侍、少府监丞赵忠携帝旨前往松林岗招降了?”

董寿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也就明白他们从头到尾都是中了陈海的缓兵之计,他恨不得将眼前通传消息的小校剁成肉酱,更是恨不能将陈海这杂碎抓过来剁成肉酱。

陈玄真、屠子骥、屠重锦心里只是悲叹,十万精锐骑兵都将黄双、乐毅四万围困在没有什么防御的松林岗,随时都能将四五万弱卒撕成粉碎,谁能想象陈海最后竟然是将散骑常侍、少府监丞赵忠搬出来受降,令他们心里即便是有万丈怒焰,也发泄不出去。

“我去见英王殿下请罪,你们暂且留在董侯这里。”陈玄真意兴阑珊的说道。

他不敢带屠重锦一起去见英王,就怕英王盛怒之下,将屠重锦推出去斩了。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五十七章 说降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