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十四常侍

第三百五十八章 十四常侍

英王赢述将大营设于甘泉山西麓,陷营收缴的粮草也很限,数十万斤残粮,甚至无法满足数十万精锐将卒一天的消耗,好在军中辎重骡马颇多,宰杀能抵弃一段时间,再不济就只能宰杀战马了。

陈玄真也是拖后一天才赶到甘泉山西麓大营去见英王赢述请罪。

觐见时,英王赢述持雷淬弓站在一座断崖前,陈玄真飞上断崖,就见七八里外的远处,有将卒正将一批战俘赶入山谷里,这时候就见英王赢述手里的雷淬弓,并不见英王赢述有拉弦的动作,弓弦就弩然张开,隐然雷音爆鸣,仿佛无数雷光电弧凝聚成一支巨形的雷霆电光之箭,往七八里外的山谷怒射去,射至那群战俘的头顶就化作一面三四十步见方的雷网往下覆盖过去。

那群战俘有五六十人,被雷网覆盖,大多数人没有立时被击毙,痛苦的挣扎着、嚎叫着、抽搐着,一阵风吹过来,陈玄真站在断崖上甚至能闻到焦糊的气味。

看着山谷里层层叠叠、被处决的尸骸,已有上万具之多,陈玄真也是暗暗心惊,硬着头皮,上前跪倒请罪道:“罪臣陈玄真过来,请殿下赐罪!”

“你也有脸过来见我?”英王赢述两天来不断的处决战俘,但犹不能泄去心头的怒火,转身看到失营的陈玄真,犹是怒气冲冲,挥着手里的雷淬弓,质问,“陈海这狗贼,当初是谁推荐给我的?”

英王赢述不仅恨陈玄真失营,恨陈玄真、董寿这些人明明掌握绝对优势的兵力,竟然被陈海故弄玄虚,以致错过歼灭黄双、乐毅残匪的时机,同时他更恨陈海这个白眼狼还是他们当年扶植培养出来的,最后还是这个白眼狼,给他们制造出这么大的麻烦来。

最早位于潼北府境内的聚泉岭,已经在西园军的掌握之中,却是陈海隐瞒着这边,暗地里搞出九族共执之事,最后叫西园军竟然无法直接插手聚泉岭之事,那时候英王赢述就动了杀心,但当时是文勃源、陈玄真等劝他隐忍,谁能想到,隐忍出今天这番局面来。

陈玄真也是满心惭愧,不知道要如何替自己辨解,要是一切都顺利,英王赢述不仅能全歼甘泉山之敌,还能抢在太子赢丹之前,率西园军主力挺进雁门郡,将黑燕军的残部彻底剿灭,建立赫赫战功,足以取代太子赢丹,正式登上储君之位。

然而这一切,都因为果子岭大仓被烧毁而靠终结。

除了这个还不算,黑燕军在河阳郡境内,相对完好的两部战力都被燕然宫的那些阉臣收编过去,宿卫军的实力即将暴增,意味着他们对燕京的控制力会进一步被削弱,这不仅是英王所不愿看到的局面,也是京畿宗阀世族都不希望看到的局面。

而这个糟糕到极点的局面,就是陈海一手促成,这怎么令人不恼,令人不怒。

陈海陪同散骑常侍、少府监丞赵忠,亲自前往松林岗招降,也就意味着陈海及他身后的天机学宫,可能全面倒向燕然宫那些阉臣,意味着阉臣能从天机学宫招蓦到数以千计的寒门子弟,补入宿卫军,弥补燕然宫那些阉臣最大的根基不足,这样的局面要远比果子岭大仓要恶劣得多、深远得多。

想到当初便是他将陈海推荐给英王,陈玄真也是自觉罪孽深重。

赵无泰、赵融、屠重政等将站在一旁,也是默然无语,他们都曾与陈海共事多年,也曾一起在秦潼山立下赫赫战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两厢为敌。

这时候一只云鹄从远空,像是一支利箭般快速飞来,直接落到英王赢述的肩头。

宗阀世族多用小而飞行急速的灵鹄传信,云鹄更是灵鹄中的异种,有驾驭罡风的异能,飞行速度极快,又有着常人莫及的灵慧,从燕京到甘泉山七八千里直线距离,有半天时间都能飞一个回来了。

英王赢述拆开云鹄鳞爪上绑着的筒管,取出密藏的油腊纸信,捻开细读,脸sè更是骤变。

“燕京有什么消息传来?”赵无泰硬着头皮问道。

“文勃源这狗贼在燕京,为陈海、俞宗虎二人请功,皆授亭侯爵位,以燕然宫散骑常侍、都武尉将军衔,出任宿卫军都尉,各掌一营新军。屠太尉他们欲阻之,文勃源这狗贼竟然就从父皇那里请出一道帝旨,逼迫屠太尉用印……”

蜜月期间,英王赢述见文勃源皆以“先生”相称,文勃源也曾在英王府执掌内府事务多年,替英王前后奔波,是英王赢述得以掌握大权、绕过太子赢丹联络帝君的关键人物,功绩甚至要比陈玄真还要大,但谁能到才过去几年,英王赢述会满口喊文勃源“狗贼”?

文勃源最终效忠的是益天帝,效忠的是燕然宫宦臣势力这个小群体,而京郡八族则要求英王赢述与操|弄朝政的阉臣割裂。

在太子赢丹之后,屠氏阀主屠缺执掌权柄受到削弱的太尉府,但诸京营军的将职除授,还是要通过太尉府草拟文书、加盖印戳才会正式生效。

文勃源可以推荐陈海、俞宗虎入宿卫军为将,但太尉府也能够力阻之,但文勃源专为此事请出帝旨,屠缺还要继续横加阻挡的话,到时候就不是屠缺与文勃源之间的矛盾,而是太尉与帝君之间的矛盾昭然若揭。

照例,屠缺还想继续阻止陈海、俞宗虎入宿卫军为将,就只能以请辞相挟迫,能不能逼使帝君收回帝旨还两话,这会让燕京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形势,迅速恶劣。

屠重政也是屠氏子弟,他没想到形势会陡然直下,也没有想到陈海这么快就会再度入仕,而且完全不介意身上直接打上燕然宫的烙印,与俞宗虎成为燕然宫十四常侍之一。

俞宗虎率部投诚,是河阳郡战事的关键转折点,功绩确实不小,所以册封亭乡等爵衔不算什么;要是俞宗虎不是两度叛变,令人厌恶,以他这样的战功,就算是册封乡侯都不算为过。陈海此番明面除了助赵忠招降黑燕军一支残军外就没有其他功绩了,但关键是陈海三年前去职致仕,并非出于明面上有什么过错,将他以前的功绩以及这几年来沥泉对诸京营军的后勤支持等功绩都摆出来,文勃源为陈海请功册封亭侯等爵衔,也能算得过去。

京郡宗阀出身的满朝文武大臣,心里对陈海愤恨不已,却也没有什么能公开拿得出来的阻拦借口。

除了文渤源与屠缺之间的矛盾激化,更令人感到棘手的,或许就是陈海将与俞宗虎同时入宿卫军为将。

陈海治军之能,是他们许多人都是有眼目睹的,更何况陈海身后的天机学宫这几年在傀儡战械上的斐然成就令人心惊。

陈海入宿卫军为将,宿卫军的战力在短时间内会提升到何等恐怖的层次?会不会彻底打破京畿宗阀世族控制燕京的平衡?

而且照云鹄紧急传递过来的信函来看,陈海、俞宗虎都编入宿卫军为将,各掌一营新军,俞宗虎所治新军,自然是随他投诚兵马;而陈海所掌新军,那自然就是在松林岗受降黄双、乐毅所部残寇。

他们明明知道是陈海带着黄双、乐毅两部残寇,烧得他们在果子岭的大仓,这时候又眼睁睁看着陈海带着黄双、乐毅两部残寇,完好无损的编入宿卫军,叫他们怎么甘心?叫他们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赵无泰与赵融对望一眼,他们自认为跟陈海还是有些交情,这种情形也完全无法说什么了,也知道今后彼此将彻底站在对立面,再没有重叙旧情的机会了,就希望不要有刀兵相见的一天。

英王赢述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既没有再说什么要收拾陈海的狠话,也没有说要治陈玄真他们的不察之罪,只是要让人将战俘赶入山谷里亲手处决。

陈玄真他们也是默然无语,只是看着英王赢述亲手将一批批黑燕军战俘处决掉。

到陈玄真到甘泉山西麓大营见英王的第二天,松磐岭那边也传来消息,虎贲军在太子赢丹的率领下,也于昨天彻底攻陷黑燕军在河阳郡东部的松磐岭大营。

俞宗虎叛变,退往雁门郡的通道遇堵,东线黑燕军除投降或被歼灭的三十多万将卒,还有近二十万溃逃将卒只能选择往南部的历川郡,或往东部的淄水郡突围、逃窜。

虽然虎贲军在太子赢丹及宁氏阀主宁致泽的率领下,进占松磐岭休整,但东线勤王军之前没有捞到大战能打,又不像西线果子岭大仓被毁,有绝粮断炊之忧,这时候进入淄水、历川追击溃兵残勇皆是奋勇争先。

虽说逃入松都山以及留守雁门郡的黑燕军残部还有五六十万众,虽然荆襄及南湘两郡的宗阀联军,刚刚挺进云梦泽,但到益天帝七十九年元月,燕州诸郡民众也都相信,持续数年的流民之祸,终于是暂告一段落了,接下来就是收拾流民军搅乱数年之后留下来的残局了。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五十八章 十四常侍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