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五十九章 龙骧都尉

第三百五十九章 龙骧都尉

益天帝七十九年二月上旬,随着燕京城传出来一大批帝旨、公函文书,陈海在蓟阳、河阳之交的松林岗大营,也正式接受册封,以燕然宫散骑常侍、都武尉将军等衔,出任宿卫军龙骧都尉,总领宿卫军龙骧大营军机事务,授亭侯爵天机侯。

虽然陈海早在五六年前就出任西园军都尉一职,但当时的西园军都尉将职,仅仅是为方便编训新卒所设,职权实际上有限得很,都无权任意调动将卒出入军营。

而这一次,除了编黄双、乐毅所部五万降卒为宿卫军龙骧营锐卒外,陈海还得授龙骧都尉牙旗,可以在松林岗设立牙帐,处理与龙骧营有关的军机事务。

龙骧大营除了诸营主将以及监军使等主要将官职务,由太尉府委任外,陈海还有权在龙骧大营都尉总管府之下,委行私吏担任主薄、长史等官职,权柄之大,甚至不在边郡的都护使之下。

事实上,除了燕然宫除了调派黄门令房溪俨出使监军使外,龙骧大营的所有将领官佐,都由陈海推存担任。

房溪俨也是燕然宫出任的宦臣,曾是文勃源身边的六大剑侍之一,四年前陈海夜投宿卫军大营,与房溪俨见过面,相处过一段时间。

那时房溪俨才刚刚开辟识海踏入明窍境,才三四年不见,房溪俨都已经是明窍境后期修为,进展之速,陈海看到都瞠目结舌。

虽然不知道燕然宫掌握何等秘法、秘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培养出一批强者出来,但燕然宫所缺少的,还是大量能够充当中低级武官以及执掌地方府县政事的合格人才。

这也是燕然宫宦臣势力最大的软胁所在,也是为何陈海最终能受重用的关键原因,因为天机学宫这几年在宗阀世族之外,聚拢了一大批寒门子弟。

这也使得前后两次任职,陈海虽然听着都只是担任一营之都尉,但职权却有着天壤之别。

陈海在龙骧大营编五营官兵,分别以乐毅、王圭、王拱辰、周钧、吴蒙五人为五营将兵校尉;以黄双为护军校尉,与齐寒江、韩文当等人掌中军扈卫营;以孙干为总管府长史、以周景元为总管府主薄,又委任韩謇、张瀚等人为总管府参谋军事。

二月中旬,又有一道令旨从燕京传到松林岗,委任陈海兼知涟水府事。

这道令旨却非燕然宫的意思,而是左丞容衍的推荐。

名义上是说陈海经营沥泉有方,而早年协助潼北府治灾有功,而河阳郡久历战事,民生凋弊,极需要有人招抚安顿地方政事、恢复民生,才要推荐陈海兼领此职。

实际上是想通过这一任命,将陈海羁绊在甘泉山西麓,既无法被文勃源调回燕京,加强宿卫军在燕京的实力,也无法率部北进到雁门郡,继续收编雁门郡境内的黑燕军溃卒。

燕州旧制,十里为宁、三十里为乡、百里为乡、三百里为府。

涟水府辖南到甘泉山西麓天源寨、北至华蒲岭秋石寨、西至石鼠岭、果子岭三百里地域。

而在此时,英王赢述兼领蓟阳郡牧,率西园军退回到蓟阳郡,负责在蓟阳郡恢复民生,实际上是控制武胜关、控制京北地区,确保宿卫军在燕京城无法一手遮天。

太子赢丹及车骑将军宁致泽以及监军使赵忠,继续率虎贲军挺进到松都山南麓,继续负责对雁门郡黑燕军的清剿战事;俞宗虎则奉命率部南下,以虎啸营都尉兼知历川郡北部的孟津府事,负责恢复历川郡北部的民生,以及清剿逃入历川燕部、淄水西部的黑燕军。

燕京的政事主要还是受京郡宗阀世族的控制,这一任命实际上还是要俞宗虎与迁到历川郡北部孟津一带立足的宁氏一族互相牵制。

当然,陈海所率的宿卫军龙骧大营以及俞宗虎所率的宿卫军虎啸大营,都受太子赢丹的节制,两人兼知涟水、孟津,也保证虎贲军三十万精锐进入河阳郡与雁门郡交界作战,无后顾之忧;也方便就地恢复民生、征缴粮草及其他作战物资,也能缓解燕京的压力。

这样的安排,谁都不能说屠缺、容衍两人为首的朝廷大臣有什么不妥。

当然,燕然宫那边也非全无反制措施。

最大的反制指施,就是益天帝下旨,在少府监辖下增设造作局。

造作局设于沥泉,专司傀儡战械的制造、采购,实际上是将此前每年从沥泉流入京郡宗阀世族的七八百万斤淬金铁料,都收归到少府监及宿卫军的手里。

这是从燕然宫的最高层次,直接掐断对京郡宗阀世族淬金铁料的供应;为保证这点措施能顺利进行下去,益天帝还直接下旨,将西园军在潼北府的一万驻守精锐调到蓟阳郡,都并入英王赢述的直接统领之下,潼北府、南樟府的防备,都有地方兵备接手;同时秦潼关,由宿卫军派遣精锐驻守。

以宿卫军守御燕京城以及负责京东、京南、京西三个方向的防备,以西园军拱卫京畿北部,而虎贲军负责在外征战,这样的军事部署也是相当合理,令京郡宗阀世阀的大臣们难以驳斥。

当然,京郡宗阀世族,还是可以跟九大世阀交易,获得淬金级兵甲战械,但成本就远没有此前低廉了。

而少府监掌握如此巨量的淬金铁料供应,宿卫军的战力才有突飞猛进的可能;同时造作局从天机学宫招蓦大量的匠师,可以专为宿卫军所辖的凤雏大营、龙骧大营、虎贲大营近三十万将卒制造天机战弩、天机战车等傀儡战械。

这也是陈海与文勃源、赵忠秘密谈妥的条件。

河阳郡已经彻底打残,特别是西北部,从甘泉山到果子岭一带,几乎所有的青年壮勇,都被黑燕军或西园军强征入伍,三百里方圆就剩七八万老弱妇孺苟喘延息,嗷嗷待哺。

而在攻陷黑燕军的甘泉山西麓大营,西园军是俘获七八万降卒,但在战后都被英王赢述下令处决;加上此前攻陷西麓大营所毙黑燕军将卒,差不多有二十多万具尸首,被遗弃在甘泉山西麓的山谷里。

英王赢述下此毒手,一方面西园军无需编入溃卒扩充兵力,另一方面英王赢述就是确保这些溃卒不会被陈海收编,加强宿卫军龙骧大营的实力。

太子赢丹及宁氏攻陷松磐岭后,同样是坑杀十数万降卒,以报当年黄麋原大败之仇。

涟水在战前,是人口将近二百万的大府,战后所剩人口不到战前的十分之一,还都是老弱妇孺。而整个河阳郡在战前,人口多达千万,在经历持续数年的饥荒、战乱,所剩人口可以也就一二百万老弱病残。

此时太子赢丹总揽对黑燕军的清剿战事,诸路勤王军陆续撤回原郡,陈海及俞宗虎皆受太子赢丹节制,辅助对雁门郡黑燕军的清剿战事。

天源寨原是黑燕军甘泉山西麓大营外围的一座防寨,如今就剩残城,陈海奏请朝廷,将涟水府治设于天源寨,同时将龙骧营都尉总管府暂时迁到天源寨,他将在天源寨主持练兵、屯田、恢复民生诸事。

除了周钧率一营精锐进驻小涟水城外,陈海将龙骧营都尉总管府迁到天源寨的当天,与黄双、乐毅等人进入甘泉山西麓大山之中,看到英王赢述坑杀八万降卒的山谷,默然无语,只是让乐毅安排千余将卒,即刻进山收殓尸骸,防止天气回暖后有可能会发生大的疫情。

龙骧营此前收编残卒,共编五万六千余卒,但屯田备荒之事刻不容缓,而涟水府所遗七八万残民都是老弱妇孺,缺乏足够的青壮劳动力,即便陈海能额外调来大量的备荒粮,也无法指望七八万残民能够赶在夏季之前,开垦出足够活命的田地出来。

陈海心里也清楚,受京郡宗阀世族控制的朝廷,随时有可能解除他涟水府事的官职,将他及龙骧大营调到别处去驻防,到时候这七八万残民更不要想有谁会出面赈济。

陈海奏请朝廷,一是想他在涟水能便宜用事,能招抚流民、合并民户,确保每一户都有青壮劳力,不至于令老弱妇孺熬不过去今后数年的饥荒而大量死亡;同时希望龙骧营就地收缩到三万规模,允许大量的将卒编入军屯,以便能在入夏之前,开垦出百万亩粮田来,以应对河阳郡在战后随时还会暴发的大饥荒。

陈海除了从天机学宫推荐上百名寒门出身的匠师学徒,到涟水府担任中低级乡亭官职,主持恢复民生之事,还通过天机学宫的商队,从雍郡、历川等地,购入数万耕牛及骡马送到涟水,春后的垦荒之事才没有耽搁下来。

陈海倒不在意他及龙骧大营随时会从河阳郡调出来,只是希望能在调离之前,能为恢复河阳的元气尽可能做些事情。

四月,太子赢丹率虎贲军对黑燕军在松都山的防线发动攻势。

大天师巩清辞世、天师巩梁、巩宝相继在甘泉山、松磐岭战死,河阳郡大溃,上百万将卒或降或死,退到松都山的黑燕军将卒士气已经是频临崩溃,而阎渊等将也没有守御松都山的信心。

事实上在虎贲军进攻松都山之前,阎渊就已经在部署后撤之事,待到虎贲军正式强攻松都山,黑燕军的防线是一击即溃。这时候雁门郡境内所剩最后五六十万黑燕军内部也分裂成三派,一派率部逃往东北的渔阳郡,一部逃入北凉郡向苗氏投降;而阎渊连雁都城都不敢守,率十数万残卒从松都山撤下来,直接往雁门郡北部撤逃……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五十九章 龙骧都尉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