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87 这是,打神棍!

387 这是,打神棍!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微弱的脚步声,无疑瞬间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让我整个人都安静下来,侧耳倾听着外面的动静。脚步声越来越清晰,最终在我们这间房的门外停了下来,紧接着有钥匙插孔的声音响起,一个人影最终推开铁门走了进来。

因为外面的灯光实在太过昏暗,我实在看不清楚这人的脸,但他一进来就喊了起来:“小美人,你在哪里?”这声音一听就充满淫欲,像是一头种马正在发情。

该死,竟然是小龙爷!

龙王不是说了禁止任何人接近,为什么他还会过来?我立刻预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马上一个打滚就回到了郝莹莹的身边,我能明显地感觉到,郝莹莹也因为这个声音而害怕地颤抖起来。

我想安慰她几句,但是想到根本没有效果,现在保护她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而且也来不及了,小龙爷已经调出手机上的灯光,然后朝着我们这边晃了过来,在他看清楚我们两人的位置之后,便喘着粗气走了过来,嘴里还叫着:“小美人,你受委屈了,我这就过来救你!”

我毫不犹豫地就地一滚,用自己的身体狠狠撞向小龙爷的双腿。我的手脚虽然被绑,但瞬间爆发力还是很厉害的,一下就把小龙爷撞得跌倒在地,还发出一声“哎呦”的叫声。

但是除了撞倒他之外,我也无计可施了,身上没有任何一个部位可以再攻击他。小龙爷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冲着我又踢又打,奈何我一身本事,也完全使不出来,被他踢得翻来覆去。

小龙爷一边踢一边骂:“死到临头了还反抗,我让你滚,让你滚!”

我找准机会,狠狠一口咬住他的小腿,小龙爷的惨叫声顿时响彻整个地下,而且再次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小龙爷一手抓住我的头发,一手又往我脸上狠狠地打,口中大叫着:“松开,松开!”

我早知道自己一松口,郝莹莹就完了,所以不管他往我脸上打多少拳,我也死死地咬着他的小腿。虽然现在已经渐渐入秋,但他也只是穿了一条单薄的裤子而已,所以我这一口下去威力还是挺大的,将他小腿咬得血肉模糊,也死不松口。小龙爷惨嚎不止,打我的力气也越来越大,就算他的拳头没什么力道,也渐渐把我打得头晕脑胀起来。

但我脑中始终只有一个信念,就是绝不松口,绝不!

我和小龙爷就这样僵持着,我咬着他的腿,他打着我的脸,要论伤势的话,肯定是我更严重些。小龙爷一拳又一拳地砸着我的脸,还抓着我的脑袋往地板上撞,再这样下去,我的后果肯定不堪设想,郝莹莹也察觉到了我的艰难处境,声音颤抖地劝我松口,否则我会被打死的。

我咆哮了一声,意思是只要有我在这,就不会让小龙爷得逞。

随着我的伤势越来越重,郝莹莹甚至流下了眼泪,哽咽着对我说道:“王峰,你别这样,你松口吧,你别管我了……”

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但我依旧死死咬着小龙爷的小腿,昏暗的房间里回荡着郝莹莹的哭声和小龙爷的惨叫声。小龙爷终于不再打我,甚至向我求起了饶,哭着说道:“王峰,你松口吧,我不进来了,我现在就走……”

但我哪里敢相信他的话,我根本不敢去冒这个风险,所以始终紧紧咬着牙齿。小龙爷显然是真吓坏了,之前头上破了一点还慌成那样,更不用说现在几乎被咬下一块肉来,小龙爷哭泣着、惨嚎着,用尽全力朝着房间外面爬去,而我还是不肯松口,竟然被带着他一步步拖向门口。

到了门口,小龙爷的手在地上一摸,好像发现什么新大陆似的,突然“哈哈”笑了一声,从地上捡起一个大铁锁来。这个铁锁就是门上的锁,小龙爷刚才拿钥匙开了的,小龙爷抓着这个铁锁,便朝我头砸了过来。

“我看你松不松口!”小龙爷咆哮着。

这个铁锁很大,有成人拳头那么大,打人脑袋一下简直不堪设想。但我还是不能松口,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铁锁呼啸而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地面之上突然传来骨碌碌的滚动声音,竟然是郝莹莹朝着这边滚了过来,而且一下就撞到了我的身上。

我的身体突然受到外力挤压,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嘴巴不由自主地就松开了小龙爷的小腿,身子也朝着旁边滚了出去。而小龙爷手里那把铁锁,最终“咣当”一声砸在了地上。

“嗯?!”

小龙爷重新抓起铁锁,还要再朝我追过来,而郝莹莹带着哭腔叫道:“你放过他,我跟你走!”

郝莹莹的声音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小龙爷立刻就把铁锁丢到一边,吃力地爬了起来,嘴里嘿嘿嘿地笑着,朝着郝莹莹一瘸一拐走去。小龙爷想直接把郝莹莹抱走,但是他的腿受了伤,无法完成这个动作,只好去解郝莹莹的绳子,说道:“你老实点,否则我要你命!”

而我怎么都没想到事情最终还是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声嘶力竭地喊着不要、不要,又朝着郝莹莹爬了过去。我就是死,也不愿意郝莹莹牺牲自己,那样的话我就是活着也没有一丁点的意义了!

但是小龙爷不会再给我咬他小腿的机会了,只要我一爬过去,小龙爷就一脚将我踢开。连续被他踢了四五脚,我终于失去了所有力气,只能趴在地上绝望地嘶嚎着。

小龙爷迅速把郝莹莹身上的绳子解了,准备拉她离开,但郝莹莹说:“能不能让我最后和王峰说一句话?”

小龙爷不耐烦地说:“有什么好说的,他已经快要死了!”

“拜托你了,就让我和他说一句话吧,说完我就跟你离开!”

郝莹莹的声音楚楚可怜,还夹杂着隐隐的哭腔,小龙爷就是铁石心肠,也实在没法拒绝,只好摆了摆手,说去吧,就说一句话啊!

郝莹莹摇摇晃晃地朝我走来,一天一夜滴米未进的她,身子显然十分虚弱。

我躺在地上,冲她摇着头,说别,你别跟他走……

郝莹莹走到我的身前,蹲下身轻轻摸了摸我的脸,流着眼泪说道:“王峰,我很感谢你刚才舍命救我,可我又怎么能真的看着你去死呢?我要走了,我会想办法救你的,你相信我……”

“救什么救,落在龙王手里还想活?可别天真了!实话告诉你吧,也就是你遇到我了,否则你也逃不过一死!”小龙爷在旁边冷冷笑着。

我也不知道该和郝莹莹说什么,关键是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不断地重复着:不要,不要……

这一刹那,我真觉得自己是这世界上最无用的男人,连一个女生都保护不了,我还能干得了什么?而郝莹莹,最后摸了一下我的面庞之后,便起身朝着小龙爷,摇摇晃晃地走了过去。

小龙爷嘿嘿地笑着:“不错,还挺自觉,赶紧跟我走吧,留在这里就是死路一条!”

看着郝莹莹的背影,我的心里充满了绝望和痛苦,像是有一柄大剪刀狠狠戳着我的心脏,伤得我体无完肤。如果郝莹莹真的出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觉得自己肯定也不会再活下去了……

我声嘶力竭地喊着、吼着,希望能让郝莹莹停下脚步,但她竟然走得格外坚决,连头都没有回上一下。很快,她就走到了小龙爷的身前,小龙爷也伸出手来去拉她的胳膊。

我的双眼瞪大,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嘶哑着声音吼道:“没屁眼的王八蛋,你要是敢动她一下,我让你全家死光!”

“你他妈能活过今天再……”

小龙爷的话还没有说完,郝莹莹的双手突然举了起来,然后朝着他的脑袋狠狠抡了过去。

这时我才看清,那把铁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郝莹莹的手里。

想来,是她刚才蹲到我身前的时候,悄悄攥在手里面的?

砰!

一声重响过后,小龙爷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两只眼睛同样蹬得很大,整张脸上都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sè,显然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很快,小龙爷的身子一歪,便重重瘫倒在了地上。

就连我,都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撼住了,我实在没有想到看似柔弱不堪,连步子都走不利索的郝莹莹,竟然做出了这种事情。

“咣当”一声,铁锁跌落在地。

郝莹莹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然后回过头来看我。

我一向知道郝莹莹非常大胆,但是真没想到她会胆子大到这种地步,无声无息之间就完成了偷袭,现在的她哪里还有半点柔弱的模样,看上去简直就像个女战神。

我呆呆地看着她,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而郝莹莹,则重新朝我走了过来,蹲下身来解我手上、脚上的绳子,还问我有没有事?

我一语不发,等到绳子解开以后,立刻摊开双臂,狠狠地将郝莹莹给抱住了……

获得自由的我,毫不犹豫地就抱住了郝莹莹,我的两只手臂就像铁箍一样,紧紧地勒着她,像是要把她勒进我身体里。我怎么都没想到最后会是郝莹莹救了我,会是郝莹莹打破了这个局面,我要好好抱抱这个有胆有识,又有智慧和谋略的姑娘,我对她的佩服简直要突破天际了。

而直到此时,这个一直故作坚强,甚至敢用铁锁暴揍小龙爷的女孩,才靠在我的肩头大声地痛哭出来。她使劲地哭着、大声地哭着,像是要把这一天一夜以来所受的所有委屈和折磨都发泄出来,而我始终紧紧抱着她的身体,不停地说着:“你很棒,你真的很棒……”

“王峰,我好怕,真的好怕,我们到底还能不能出去?”郝莹莹浑身都哆嗦着,像是一片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树叶。

“能,我们一定可以出去,我们现在就走!”

我把郝莹莹扶起来,擦了擦她脸上的眼泪,然后抓住她的手,迈步朝外走去。小龙爷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不是死了,我出于本能弯下身去摸了一下小龙爷的鼻息。

“死了!”我沉沉地说道。

“啊……”郝莹莹显然也没想到自己随手一下,竟然就把人给打死了,一下显得特别慌乱:“怎,怎么办啊……”

我本来想用小龙爷做人质,然后逃出这里去的,结果没想到小龙爷如此脆弱,这样就死翘翘了。郝莹莹就是个普通女孩,连架都没有打过,更被说杀人了,现在也是完全傻了,我也只能安慰着她,说你是正当防卫,他死了也没事,咱们赶紧走吧!

小龙爷死了,我也没有心思管他,现在必须尽快离开这里。要是让龙玉华知道这事,我和郝莹莹就完蛋了,也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拉着郝莹莹的手,走出这间昏暗的囚室,沿着同样昏暗的走廊,快步往前走去。这里面的地形错综复杂,但我之前被送进来的时候,就认真记住了出去的路线,虽然路上还有几道铁门,但是对我这个开锁高手来说不是问题。

然而,就在我拉着郝莹莹持续前行的时候,突然发现走廊前面的不远处似乎有个隐隐约约的人影。警觉的我一下就站住脚步,冲着前面厉声说道:“什么人?!”

“嘿嘿……”一阵诡笑声响了起来,人影也渐渐朝我们走近。

是个三十岁的青年,脸上挂满玩世不恭的笑容。

是龙王!

龙王竟然出现在这,那可真的坏了。

我的心中顿时蒙上一层yīn影,虽然龙王只有一人,可我知道他的实力深不可测。别看他的模样不太正经,可是年纪轻轻就能成为龙玉华的左膀右臂,还能统帅一支强大的龙家军,就没人敢真的轻视他!

更何况,就连疯牛那种恐怖的家伙,都没把握能彻底胜过他啊!

我的额头滴下冷汗,心中也怦怦直跳,现在就是回头也没用了,这地方并没有其他出路——就算是有,我也并不知道。而且往前走,或许还能一搏,往后退的话就是完全死路一条了。

随着龙王越走越近,郝莹莹抓紧了我的手,我明显感觉到她在害怕,在颤抖。而我作为一个男人,理所应当地该保护她,更何况刚才郝莹莹已经收拾了小龙爷,无论如何想都该我顶上去了。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把郝莹莹拉到身后,用自己的胸膛面对眼前的龙王。

郝莹莹这个姑娘,表面看着柔弱可人,实际上肚子里很有主意,总是闷闷地做些事情。现在,她还想往我边上靠,似乎想和我一起抗击龙王,但龙王是和小龙爷不一样的。

面对不成器的小龙爷,郝莹莹还能依靠智慧和手段来取胜,可是那些招数在恐怖的龙王面前肯定没有丝毫效果。这一点我是很清楚的,所以我死死地按着郝莹莹,并悄悄对她说道:“我打不过这个人,但我如果能缠住他一会儿的话,你一定要趁机会逃出去,然后喊冯千月来帮我!”

“可是……”

“没有可是!”我斩钉截铁地说:“你必须听我的话!”

“我知道了……”郝莹莹的声音很低。

安排完了以后,我便抬起头来,直视着慢慢走过来的龙王。龙王在我身前四五米处停下,yīn沉沉地笑着说道:“真没想到你们能够逃出死牢,实在是让我很意外呢。来来来,告诉我,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看龙王这样,似乎还不知道小龙爷的事情。也是,他之前吩咐过不许别人进来,小龙爷肯定是sè迷心窍,才瞒着他偷偷溜进来的。总之,肯定不能让他知道小龙爷已经死了,否则这件事情只会更大,不管怎样都得先离开这。

看着满脸笑意的龙王,我同样沉沉说道:“龙王,咱们两个无冤无仇,你干嘛非要和我过不去呢?说句实话,你和刘鑫他们决一死战,我是真没打算插手,你既然一直在暗中观察我,就该知道我这两天根本没参与吧?”

我也不知道这个说法能不能骗过龙王,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胡说一气了。但是可想而知,我连假眼男都骗不过,就更别提骗龙王了,龙王又嘿嘿地笑了几声:“王峰,你就别跟我耍心眼了,我知道你这个人重情重义,如果刘鑫死了,你肯定会为他报仇,到时候你就是个大麻烦了,所以我是不可能放你走的。对了,顺便和你说声,刘鑫没有资格和我决一死战,我派阿军过去就足以收拾他了。现在已经晚上七点半多了,阿军已经出发,所以我也来到这里,亲手将你干掉,永绝后患!”

原来现在已经晚上七点半多了,那刘鑫和龙家军的决战岂不是马上就要开始?阿军就是那个假眼男,算是龙家军的二号人物,实力非常强劲,我也只能勉强胜他而已,刘鑫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而且在动手之前,龙家军已经完全掌握了刘鑫他们的作战计划,也就是说,这仗一打起来,刘鑫绝对九死一生!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刘鑫去死,我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哪怕只是给他打个电话,提醒他一下,让他赶紧逃跑都可以啊!

想到这里,我不再有丝毫犹豫,立刻绷直双腿、脚尖点地,体内的龙脉之力也都调集起来,如同一头下山猛虎,浑身的气势都扩散出来,疯狂地朝着龙王冲了过去!

之前小龙爷虽然把我揍了个半死,但那也只是些外伤而已,对我的身体内部其实没有造成多大影响,只要稍加休息,体力便恢复到了巅峰状态。当然即便如此,我也知道自己不是龙王的对手,我所能做的就是先下手为强,以快打快,希望能占一点先机,给龙王造成一些压力。

更重要的是,我想把他缠住,给予郝莹莹脱逃的机会。

所以一出手,我便用了全力,一点后手都没有留。

只是面对我凌厉的冲劲,龙王竟然一点都不在乎,反而还乐呵呵地笑了起来:“哟呵,我还没去找你,你就主动找上我啦?好吧,既然你一心送死,那我就满足你的愿望!”

他说话的时候,语气中依然充满调侃,甚至连武器都没摸出,直接伸出双手准备迎战,显然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与此同时,我也奔到了他的身前。

我的拳头高高举起,狠狠朝着龙王的面颊揍去。

龙王依旧面不改sè,还是笑呵呵的,同样伸出手来握成拳头,准备和我对上一拳。

但是就在这一刹那,我的拳头突然猛地一甩,一截细长的棍子突然从我拳眼之中探出,如同一条在黑暗中蛰伏了许久的蛇,并且发出“飕”的一声破空之响,狠狠朝着龙王的脸抽了过去。

我既然说了要用全力,当然不可能不动用我的甩棍。

甩棍是我的秘密法宝,它小到可以藏在掌心里,在我需要的时候就猛地抽出。这种时候,我必须拿出全力对付龙王,没有一点藏私,甚至还耍了一点小小的偷袭手段。

我有把握,只要这一棍甩到他的脸上,足以让他受到极其严重的伤!

俗话说骄兵必败,自始至终都看不起我,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的龙王,会不会真的败在我的手上?

果不其然,在我抽出甩棍,凌厉地甩向龙王的脸时,龙王的眼睛瞬间瞪大,满脸都是不可置信和不可思议。看他这样,我还以为他要反应不过来了,心中立刻激动起来,出手也愈发地凌厉。

但是下一秒,龙王不知从哪摸出一柄尖刀,“铛”的一声挡住了我的甩棍。他的出手极快,而且力道也大,我完全就扛不住,只觉得手臂一阵酸麻,迅速噔噔噔往后退去。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明明挡住我这一招的龙王,脸上的惊异之sè竟然依旧没有消除,看着我的目光就好像看到鬼一样。我微微皱起眉头,不知道龙王到底什么意思,我仔细看了龙王几眼,才发现他不是在看我,而是在看我手里的甩棍。

甩棍?!

我正莫名其妙的时候,就听龙王微微有些颤抖的声音响了起来:“打神棍!你拿的是打神棍!你和小阎王是什么关系?”

看网友对 387 这是,打神棍!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