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95 他,死得凄惨

395 他,死得凄惨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随着龙玉华的一声住手,整个工厂都陷入了一片寂静。【择天记吧少年王】躺在地上的小龙爷吓坏了,被我踩着一只手的他,整个人都哆嗦不已,一股恶臭也从他的裤裆传来,现场的人也都微微皱起眉头。

我都有点无语,原来传说中“动不动就拉一裤裆”是真的啊……

只是现场的气氛太紧张了,也没人关注小龙爷裆下的事,更何况还有龙玉华在场,大多都是瞟了一眼之后就迅速移开了目光。不过小龙爷毕竟是个成年人,也是有羞耻心和自尊心的,即便别人不关注他,他自己也觉得丢人极了,趴在地上一脸的绝望,也没有了之前和他爸顶嘴时的傲气,只能面带绝望地说:“爸,你快带我离开这吧,我要受不了了……”

龙玉华一脸的无奈,呆呆地看着地上的儿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他的策略已经失败,接下来只能任我摆布,我继续yīn沉沉地说:“龙总,我的耐心可是有限度的。”

我一边说,还一边将钢刀在小龙爷的手腕子上来回摩挲,又惊得小龙爷一阵阵的发抖,再次绝望地看向他爸。龙玉华抬起头来,长长地呼了口气,显然在重新打起精神,看着我说:“小伙子,之前龙王说你很有潜力,留下就是心腹大患,当时我还不太相信,觉得他有点言过其实……但我现在信了。告诉我吧,你到底想怎么样?咱们可以和平解决这个事情。”

龙玉华的语气不再傲然,也不再总是高高在上的模样,这才是真正愿意沟通的态度。我很满意他现在的样子,直接就说:“我也不想怎样,就希望我和我这干兄弟可以平安离开这里。”

龙玉华立刻就答应了我的请求,让我把他儿子放了,现在就可以走,保证不会阻拦。

听了龙玉华的话,刘鑫他们都松了口气,现在他们已经不指望报仇,能够平安离开这里就是好的。而我则说不行,说我们要把小龙爷带走,等我们确定安全之后,再把他给放了。

于是矛盾就出现了,龙玉华让我们放人之后再走,而我坚持走了之后再放人。而且我俩都有理由,都怕对方不守信用,对面的龙家军当然是帮着龙玉华说话的,一个个叫唤着说他们龙总金口玉言,怎么可能不守信用,让我不要太过分了。就连刘鑫他们都劝着我,说龙玉华这样身份尊贵的人,一般也不会出尔反尔,不如就把他儿子放了吧。

但我仍旧坚持自己的意见,因为我见过衣冠楚楚却道貌岸然的家伙,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更是常事——别说他们,就连我都有说话不算数的时候,之前干掉老墨那次,就说好了要放他走,最后还不是杀掉了他?

在这行混,就不能有仁慈心,尤其不能给对方反扑的机会,该心狠手辣的时候绝不手下留情,这也是我们这种人的生存准则。所以,不是我不相信龙玉华,是压根不相信这一行的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众人还在为了先放人还是先离开争吵不休,再这样下去,龙王就要来了。和龙王斗,我可没有把握,即便手里有小龙爷,我也担心会着了他的道,所以我不能再等下去了,我猛地扑到地上,把刀架到小龙爷脖子上,冲着龙玉华凶巴巴道:“听着,你没有其他选择,如果你还不放我们走,你就要失去你这个没屁眼的儿子了!我只数三下,你最好尽快做决定,我没有和你开玩笑!”

现在的我,已经牢牢抓住龙玉华的软肋,我知道小龙爷就是他的命根子,即便没屁眼也是他唯一的儿子啊。我立刻开始倒数,从三开始往下数,每数一个数都给予龙玉华巨大的心理压力,当我数到一的时候,龙玉华终于彻底崩溃,他实在没有勇气眼睁睁看着儿子受死,只能冷汗涔涔地说:“好,我放你们走,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要求?

我把刀抬起来,问龙玉华,什么要求?

“我用我来换我儿子。”龙玉华握紧拳头,面sè坚定地说:“对你们来说,我的价值应该比他更大,也更让你们放心,没问题吧?”

龙玉华这一番话,着实震惊了现场所有的人,谁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可是堂堂龙华集团的董事长啊,立于整个省城商界金字塔尖的人物,多少王权贵族也得对他客客气气的,身份有多尊贵已经不需要再赘述了。

可是现在,他不惜以身犯险,也要换取自己儿子的安全!

不管龙玉华这个人究竟怎么样,他身为一个父亲确实是合格的,这份父爱也足够让人动容。就连地上的小龙爷都傻眼了,之前他还以为父亲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直到亲耳听到父亲口中说出的话,他才明白了父亲对自己的真正心意,这份反差让他目瞪口呆、哑然失语。

一片错愕之中,最快反应过来的是龙家军的人,假眼男立刻就跟龙玉华说不行,理由无非就是他的身份尊贵,实在没有必要去冒那个险,万一我们居心不轨,就不好收场了。

不过龙玉华决心已定,只要能救出自己的儿子,哪怕就是刀山火海,也会义无反顾。他摆了摆手,说道:“你们别再劝了,我已经决定了。”

接着,他又抬头问我们说:“等你们平安离开,就会放人,对吧?”

我点头,说对。

“好,我相信你!”

我话还没落地,龙玉华便大步朝我走了过来,他的步履坚定、眼神决然,和来的时候一模一样,仿佛没有什么事情能吓到他。他身后的龙家军,一声声叫着龙总,还有的人眼睛都红了,声音也哽咽起来,但也没能阻挡他的脚步。

一开始,我还怀疑龙玉华是不是在耍什么花招,堂堂龙华集团的董事长,真就这么不在乎自己的命?直到他走到我的面前,也依然没有任何行动,还目光坦然地看着我,说“现在可以放人了吧”的时候,我才确定他是真的打算用自己来换小龙爷。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这个时候,旁边的刘鑫突然瞟了我一眼,露出一点古怪的神sè。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想让我把龙玉华也绑起来,但是不放走小龙爷,这样龙家父子就都在我们手里面了,所谓的龙家军还不任由我们摆布?

按照道理来说,这么筹划是没错的,也符合我们的一贯作风;之前我自己也说了,抓住机会就要把敌人往死里弄,绝不给他们任何反扑的机会。但是现在,我是真的有点动容了,大概是因为我也想起了我爸,我爸也曾经这样义无反顾地护着我,用他不算宽厚的肩膀为我挡住风雨;所以,我内心中某个柔软的点被触发了……

我知道产生这样的心理是不对的,毕竟不管小龙爷还是龙玉华,都是我们的敌人,随便放走哪个都后患无穷,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我们的残忍。可是面对坦坦荡荡的龙玉华,我还真不好意思干出这么卑劣的事来,我觉得即便是干我们这行,虽然心狠手辣是必须,但也该有基本的道德准则。

就在我沉默不语的时候,对面的假眼男已经叫了起来:“王峰,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别耍花样!”

龙玉华也皱着眉头,问我什么意思,是不是打算在这就要出尔反尔?

我一摆手,让人把龙玉华绑了,又安排人去解小龙爷身上的绳子。刘鑫很着急地看我,但我冲他摇了摇头,意思是我自有分寸,让他稍安勿躁。刘鑫尊重我的意愿,没有再说什么。

小龙爷的绳子解开之后,我便示意他可以离开了。小龙爷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恢复了自由之身,往前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龙玉华,他的眼睛红通通的,哽咽地说:“爸……”

龙玉华叹了口气,说道:“行了,快回去吧,希望今天这事可以让你吸取教训!”

小龙爷没有离开,而是说道:“爸,你真能平安回来吗?”

龙玉华坦然地说:“没问题的,我相信这帮年轻人!”

我知道龙玉华这话是说给我听的,不过我也没有搭腔,而是揪着他的领子,说走吧!

龙玉华又看了小龙爷一眼,说去吧,跟紧阿军,别再自己到处乱跑!

小龙爷一步三回头地走了过去,站在了假眼男的身边,身后重重的龙家军,也能保证他的安全。一场交换就此达成,手里有了龙玉华的我们,也顺利地离开了工厂。

刘鑫他们的车在工厂后院停着,一帮人互相搀扶、依偎着来到这里,纷纷坐上车子离开这里。我和刘鑫、金明,以及另外两个重要的兄弟,守着龙玉华坐在某辆面包车里。

和胆小怯懦的小龙爷不一样,龙玉华自始至终都很坦然,没有害怕也没有求饶,始终沉默不语。龙玉华只是个做生意的,竟然有这份胆魄和心境,怪不得能够驾驭龙王,也让我心里生了几分敬佩。

当然敬佩归敬佩,我没忘记他是我们的敌人,也知道以后的日子恐怕会不好过。

回到城里以后,在刘鑫的安排下,其他兄弟都分散到各个医院去了,只剩我们几个一起,带着龙玉华直奔金龙娱乐城去。直到这时,龙玉华才说了他上车以后的第一句话:“你们已经安全,是不是该按照约定把我放了?”

我们几人都没说话。

龙玉华又看着我说:“王峰,我可是很相信你的,希望你不要出尔反尔!你要明白,如果你们把我杀了,龙家军会怎样对待你们!”

“谁说我们要杀了你?”

我不紧不慢地说:“再者说了,就算我们现在把你放了,龙家军就会放过我们了?龙总,你别着急,我们只是想和你谈谈而已。”

刘鑫他们今晚吃了一个大大的败仗,死伤不少,虽然最后侥幸逃过一劫,但是日后还要面对龙家军,我们要为自己考虑。现在手里有个龙玉华,一定要把握这个机会,最大可能地榨取他的价值。

回到金龙娱乐城后,我们便把龙玉华锁到某个房间,派专人把守以后,便到隔壁房间开了个会。我和刘鑫他们身上都还有伤,但是现在谁也没空处理伤口,毕竟还有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怎么处置龙玉华,是我们现在要讨论的重点项目。

我的意见,是和龙玉华签个条约,大家一年之内互不侵犯,有什么仇怨都等一年之后再说。之所以要等一年,是我觉得以我们的发展速度,一年之后应该有资格和龙玉华正面拼了,算是一个韬光养晦的权宜之计。

刘鑫他们则不同意,说条约这东西对龙玉华来说肯定没用,回头就撕破脸皮找龙家军来干我们了,到时候我们拿着条约找谁,找法院吗?

我说这种东西,肯定要请些江湖前辈、资深大佬来当个见证人,比如王家的王老爷子,或是位高权重的李皇帝,还怕龙玉华不遵守吗?

但我好说歹说,刘鑫他们就是不同意,说根本就信不过龙玉华。

我能理解他们的想法,毕竟在他们心里,害死他们师父的龙玉华,就是个大奸大恶之人,怎么可能遵守承诺。他们还说,他们师兄弟来到省城,就是为了干掉龙玉华,而且是不计一切手段。现在龙玉华已经在手里了,为什么还要把他放走,干嘛还要等到一年以后,那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吗?

直接把他杀了,大家一拍两散,各自浪迹天涯,龙家军找得到谁?

这个提议得到了一干人的同意,都说这样不错,只要能报了仇,让师父在九泉之下安息,一辈子隐姓埋名都行。这个主意看上去是很不错,可也有个重大问题——他们杀人之后能跑,我呢?

我不能跑啊,我还要对付李皇帝,对付我舅舅呐!

到时候他们拍拍屁股跑了,我还得继续留在省城,龙家军岂不是把所有怨气都发泄在我身上?

人都是自私的,他们有他们的打算,我当然也有我的打算,我不能为了帮他们报仇,不顾我自己的事吧?但说起来其实也不怪他们,这帮人里,除了刘鑫知道我的目标是李皇帝外,其他人可不知道。

看我极力反对,金明奇怪地说:“峰哥,你是舍不得这的地盘吗?咱们可以到另外一个城市,从头开始啊!到时候我们以你为大,咱们痛痛快快干他一番事业!”

我心里想,干个毛线,我还要对付李皇帝,说什么也不能走。

金明他们不理解我,刘鑫也不理解,他一直以为我舅舅已经跑了,也没必要在这呆着,不知道我为什么反对。他说和我单独谈谈,便把我叫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和刘鑫面对面,我终于能畅所欲言了,跟他说我舅舅其实并没有跑,一切都只是李皇帝的yīn谋而已,所以我还得继续留在这里。说到这里,刘鑫才明白了原因,但他也很想报仇,说他们师兄弟等这一天等的望眼欲穿,如果就这么放掉龙玉华,肯定所有人都接受不了。

他想和我商量一下,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杀了龙玉华,又能保证我在省城的安全?

我说除非把龙家军斩杀殆尽,否则根本就不可能两全其美,劝他不要再浪费心机。又说:“当然,你要是不顾我的安危,执意要把龙玉华杀了报仇,我也拦不住你。”

刘鑫的面sè顿时有些尴尬,说道:“王峰,你这说的什么话,这次你这么帮我,我肯定不会不顾你的。”

讨论了半天,也没讨论出什么结果,我们两个都有点累了,刘鑫让我说说我的遭遇,我这一身的伤是哪里来的。我正给他讲着,突然听到隔壁房间传来一声惨叫。

隔壁,是龙玉华所在的房间。

我和刘鑫同时吃了一惊,立刻起身就往外面奔去。

我们两个一起闯进隔壁房间,只见金明他们都在这里。我们急匆匆走过去,看到金明手里拿着把刀,而龙玉华已经倒在地上,胸口正淙淙往外流血。我吃了一惊,完全没想到金明竟敢不得到我和刘鑫的同意,就贸然来杀龙玉华了。

龙玉华还没有死,瞪着两只眼睛,使劲地挣扎着。我心里那个恨啊,赶紧就扑过去,用手挡着他的胸口,阻止鲜血再流出来,冲他说道:“龙总,你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就送你到医院去。”

龙玉华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满脸的愤恨之sè,显然不相信我。

在伤情上面,我也算半个内行了,一看就知道龙玉华现在很危险,不用多长时间这条命就要没了。虽然希望已经非常渺茫,但我还是赶紧拿出手机就叫救护车。

这个时候,刘鑫也狠狠教训着金明,质问他为什么贸然动手?

金明咬牙切齿地说:“大师兄,我不知道你在犹豫什么,咱们筹备了这么长时间,为的不就是这一天吗?难道你和峰哥一样,也留恋这里的地盘和富贵生活?”

“你什么都不懂,就不要瞎说!”刘鑫也毛了,狠狠扇了金明一个耳光。

金明也没有避,又仰着头,说道:“反正为师父报了仇,我不后悔!大师兄,你要是不高兴,就打死我吧!”

其他几个人也和金明说着一样的话,弄得刘鑫一点办法都没有。刘鑫指着他们,说:“你们啊,你们……”说着说着,他也说不下去,因为根本没有理由指责他们。

刘鑫扑到我的身前,满脸惭愧地说:“王峰,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出这样的事……”

我现在哪有心情搭理刘鑫,一心一意地想要救活龙玉华。我和龙玉华没有什么感情,他死不死的我也并不在意,但我知道龙玉华在省城的地位,真要死了那就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到时候不光是龙家军不放过我们,恐怕警方也会大力通缉我们,这事可不是旺哥能摆平的——更何况,旺哥这会儿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他自己还在检察院里吃着官司!

如果杀了龙玉华后,我能逃到其他地方倒也算了,可我偏偏不能离开省城!

我拼命地救着龙玉华,希望在救护车赶来之前保住他的性命,我几乎把我所有的手段都用上了。但,金明到底是个练家子,扎刀的手法太过刁钻,那血根本就止不住,我眼睁睁看着龙玉华的气息越来越弱,越来越弱,眼睛也慢慢地闭上了……

“龙总,龙总!”

我抓着龙玉华的领子,试图把他唤醒,试图再给他一点力量。小龙爷能复活,龙王能复活,好像名字里带龙的就吉人自有天相,那为什么龙玉华就不能复活?

我像疯了一样的摇着龙玉华的身子,多希望他能睁开眼睛,但他死了,是真的死了,死的一点气都没了,身子骨都越来越凉。我一屁股坐在地上,脑子完全懵了,我呆呆地看着龙玉华的尸体,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是一片空白。

我要在省城呆不下去了么?

我努力了这么久,有了地盘有了兄弟有了名气,连李皇帝都注意到我的存在了,我还准备下个月参加比武大会,却要止在这一步了?

我的心里一团乱麻,乱了,彻底乱了。

刘鑫轻轻拉着我的胳膊,说王峰,你别这样,咱们商量一下,一定有办法的。

我没说话,仍旧呆呆地看着龙玉华的尸体。

金明走过来,说还商量什么,咱又打不过龙家军,还是赶紧走吧,换个地方从头开始,何必死守在省城里呢?

“你给我闭嘴!”

刘鑫突然一跃而起,一拳又一拳地打向金明,歇斯底里地吼着:“你知不知道,你毁了王峰所有的计划!”

金明一脸迷茫,仍旧不能明白刘鑫的意思,但他从刘鑫的愤怒、我的木然,也能看出一点什么,默默地承受着刘鑫狂风暴雨一般的袭击。房间里面乱糟糟的,刘鑫骂人的声音、打人的声音,不断传进我的耳朵,而我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始终呆呆地看着龙玉华的尸体。

就在这时,一个兄弟突然闯进门来,焦急地说:“龙家军围上来了,说找咱们要人!”

看网友对 395 他,死得凄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