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97 神乎其技的刀功

397 神乎其技的刀功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和刘鑫相识于职校,后来一步步走到一起,共同经历了很多,也共同成长了很多。【择天记吧少年王】我在省城不是没有朋友,感情好的也不止一个,但能真正交心的只他一个,所以之前哪怕冒着生命危险,我也把小龙爷从地底带了出来,只为能救刘鑫一命。

其实我从没想过会和刘鑫以这样的方式分开,我一直以为我们会共同走向省城的巅峰,我协助他干掉龙玉华,而他帮我打倒李皇帝。但是现在,我们不得不分道扬镳、各奔前程。

我接触过龙王和假眼男,知道龙家军行事的狠辣风格,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刘鑫他们必须离开,剩下的事让我独自承担就好。

和刘鑫分开以后,我先给蚊子打了一个电话,让他通知所有兄弟暂时隐藏起来。其实整桩事件之中,和蚊子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刘鑫在和龙家军决战以前,就已经公开和我闹翻,并且和我做了切割,他领他那帮武馆兄弟,而蚊子等人跟我。但是现在,这事也把我扯进去了,我还是担心龙家军会找上蚊子他们,所以才打了这个电话——相比刘鑫他们那帮人来说,蚊子等人所受的压力应该要小一些,所以只是隐藏起来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蚊子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但还是严格按照我的命令执行。挂了电话以后,我也把手机卡拿了出来,然后把手机狠狠摔在地上,继续前行。天上的雷越打越响,空中时不时划过几道银sè的闪电,大雨像瓢泼一样疯狂地往下浇着,很快就将我浑身上下淋了个透。

本就有伤在身的我,现在的处境无疑更加艰难,雨水漫过伤口就像重新被刀子割了一遍,疼的我几乎忍不住要大喊大叫。

我不是不知道找个地方避雨,我是希望能离金龙娱乐城远一点、再远一点,我怕龙家军的人把我找到;我也不是不知道搞辆车子前行,我是担心所有路口已被封锁,开车反而容易暴露自己行走。

我一路专挑黑暗的小巷行走,尽量避开人多和明亮的地方,我也不知道外界究竟怎么样了,但是小心一点终归没错。我在大雨磅礴中奔了很久,鞋底早就被泥水浸湿,刺骨的寒风和剧烈的疼痛时刻侵蚀着我的身体,但我始终咬着牙齿、挺着胸膛,以一种固执的姿态坚持前行。

而且,我并不是乱走,我是有目的地的。

我准备去金刀王家。

我在省城的朋友不多,能用上的更是少之又少。现在被龙家军追捕,我想来想去,有能力护我安全的只有冯千月和王公子了。冯千月已经帮我太多,我实在不好意思再麻烦她,而且我也不是很愿意到她家去。而王公子,性格比较耿直,也多次说过欠我人情,如果我现在上门向他求助,他肯定是不会拒绝我的。

龙家军就是能耐通天,也不至于搜人搜到王家里去。

当然,省城实在太大,要想徒步赶到王家村,那是痴人说梦,而且我也没有那么大的精力。在我奔跑了几个小时之后,就实在有点扛不住了,再这样下去的话,这具残破的身体真要完全废了,可是看着街上时不时呼啸而过的警车,虽然不知是不是针对我的,我也不敢贸然搞辆车子出去。

这个时候,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把人皮面具撕了下来,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现在的我,就不是王峰,而是王巍了。刚来省城之时,我把李皇帝想像的过于可怕了,以为他真的能在省城只手遮天,处处都能安排到他的人,监视我的一举一动。现在呆过一段时间之后我知道了,虽然他是省城地下世界的领头羊,但也不至于真的处处安插他的眼线,毕竟省城实在是太大了,他就是有这个心也没这个力。

更何况他以为我仍在罗城,所以把注意力还放在那里,省城这边也就相应宽松许多。做回王巍之后,我稍微胆大了点,很快就搞了一辆车,驱车前往王家村去。

路上,果然遭到了一些盘查,有警方的关卡,也有莫名其妙的道上人士,但都被我蒙混过去了。我的这个行为可以说是大胆到极致了,如同行走在刀尖上一样危险,但是最终还是顺利来到了王家村内。

到王家村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了,也不方便打扰王公子,所以我就先找了个不需要登记的黑旅馆住下。进入王家村,就已经是王家的地盘了,也不用担心龙家军的大肆搜捕,所以我给自己重新换过药后,便踏踏实实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早上,雨已经停了,整个天空一碧如洗,久违的阳光再次普照整个大地。我站在窗边往外张望,王家村的街道上一片和谐,从表面上看不出丝毫异样,那片风雨好像真的已经过去。

我来到楼下前台,借他们的座机打了一个电话。

之前我们被周家围攻,王公子来救场的时候,给我留过他的电话,让我有事找他,还好我当时记住了号码。电话拨通以后,我只说了一个“是我”,王公子就听出了我的声音,惊呼着说:“王峰,你在哪里?听说你和刘鑫被龙家通缉,是不是真的?”

我的心里一沉,心想果然不出我的所料,龙家军的行动实在是快。我让王公子不要声张,并且和他说了我的地址,让他过来找我。我回到房间,重新戴上自己的人皮面具,变身王峰之后,安心等着王公子过来。

这里就是王家村,王公子当然来得很快,也就几分钟的时间,他就赶了过来。王公子在王家村绝对是大名人,他出现在旅馆里还引起了一阵骚动,不过很快被他压了下去,然后来到我的房间。

看到我后,王公子非常激动,握着我的手说:“王峰,感谢你在遇到困难之后能记起我,你和刘鑫他们的事我已经听说了……对了,刘鑫呢?”

我把情况大概给他讲了一下,说刘鑫已经跑了,但我没走,因为我在省城还有事做。看我语焉不详,王公子也没细问,只说:“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帮助你的。”

和yīn险狡诈的王老爷子不同,王公子的为人要真诚、耿直许多,这也是我敢向他求助的原因。我问:“你打算怎么帮我?”

王公子沉吟了一下,说道:“我没有太好的办法,毕竟死的人可是龙玉华,一般人确实扛不起来这事。这样,你先跟我回家,和我爸一起商量下,我爸经验丰富,他一定有办法的。”

我摇了摇头,说这件事,你还是不要和你爸说了,我也不计划让你帮我什么,只要你能秘密提供给我一个住所,让我在你家暂时避避风头就行,剩下的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我能信得过王公子,却信不过王老爷子;王老爷子或许是看得起我,希望我能加入王家为其效力,可我并不认为王老爷子会为了我而得罪龙家。这种老到成了精的家伙,做事只会考虑利弊,才不会为了“义气”之类虚无的东西去冒风险。

所以我只希望自己能够躲在王家就行,最好除了王公子外,谁也不知道我在他家,这样就能暂时躲过龙家的追捕。风头过去以后,我再看看有什么法子东山再起。

王公子也知道是因为之前的事,让我对他爸有了很不好的印象,也只能无奈地说:“好吧,那就按你得说的去做。”

要“隐姓埋名”地躲在王家,也不是轻而易举能办到的事情,王公子需要回去准备一下。这样,我就继续在旅馆呆着,安心等着王公子的消息。一直到中午过了,王公子才重新回来,说一切都安排好了。

王公子告诉我说,他家厨房有个小工刚刚辞职不干,所以准备把我安排进去,平时就是切切菜什么的,完事以后就回宿舍,除了厨房的人外,不需要和谁打交道,符合我“低调”和“隐姓埋名”的要求。

“就是委屈你了,你能受得了吗?”王公子面sè担忧地看着我。

我心里想,当名小工就叫委屈了?当年我还扫过厕所,根本算不了什么。我拍拍王公子的肩膀,说:“你能给我安排个去处,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沟通好了以后,我便跟着王公子出了旅馆,坐上他的车子直奔他家。不过我是要低调的,肯定不能和王公子一起进去,好在王公子已经安排好了,有个管杂事的汉子在门口等着我,将我领了进去。

和王公子分开之前,我又再三提醒他,千万别把我的事情告诉他爸,王公子答应下来。

迎接我的汉子并不知道我的身份,也不知道王公子从哪找来个厨房的小工,但他看我是和王公子一起来的,倒是也不敢怠慢我,直接将我领到厨房,介绍给了厨房的老大。

汉子并没过多介绍我,也没说我是王公子安排进来的,只说我是某个朋友介绍的,让厨房老大带带我。在王家内部做事的都是深受王家信任的人,基本都来自王家村,厨房老大也姓王,是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所以我叫他王哥。

因为我的身份平淡无奇,厨房老大也没对我另眼相待,把我当作很普通的小工,问了我些名字、年龄、籍贯等问题,这些当然都是我瞎编的。厨房老大又问我以前干过小工没有,我说没有,厨房老大微微摇了摇头,感觉有点失望,但也没说什么。

我心里想,小工不就切切菜,干点杂活,失望什么?

当时中午已经过了,厨房里面正在收拾,老大便安排我去洗碗。洗碗并没什么难度,我很快就干好了,因为我的手脚麻利,老大终于看我稍微稍微顺眼了点,跟我说可以去休息了,傍晚的时候再来。

我便跟着一帮厨房的人回到宿舍。

王家挺大的,后院是下人住的地方,普普通通,也没什么稀奇。厨房的人下班以后没有事做,便聚在一起打牌,我没搀和,躺在床上休息。连续几天的奔波和提心吊胆,已经让我非常累了,所以虽然宿舍很乱,对我来说却是难得的安静所在,我也很快睡了过去。

到了现在,我仍不知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这个地方就好比一个小小的世外桃源,可以让我过着安静无忧的生活。不过我知道这并不是永远,我迟早还会杀回省城去的。

一直睡到傍晚,才去厨房上工。

王家上下几十口人,厨房就负责做这些人的饭。厨房里人不多,也就六七个而已,所以还是比较忙碌的。厨房老大安排我切菜,案板上摆了一堆西红柿和土豆之类的蔬菜,但我找来找去都没找到菜刀。老大告诉我在柜子里,我便去柜子里找,结果打开柜子以后,里面是一排镀金的钢刀——就是王家用的那种金sè钢刀,我顿时有点懵,心想菜刀到底在哪?

结果厨房老大告诉我说,那个就是菜刀。

我特无语,说这刀不是用来砍人的吗,怎么切菜?

老大没好气地说:“在王家就是用这种刀切菜的,你能不能干,不能干就滚!”

这王家还真是别出心裁,竟然连切菜都用这种金刀,简直叫人无话可说。我只好拿了金刀,去削土豆和切西红柿。我以前帮我妈打过下手,不能说特别擅长做饭,但切切菜还是没问题的。可现在用这么大一把刀,去削那么小的一个土豆,还真是有点玩不转,我吭哧吭哧费半天劲,才削好了两个。

我的动作慢,就影响了炒菜的进度,厨房老大便吼我是个废物,连这点事都做不好。

虽然在来王家之前,我已经做好低调的打算,可现在真是有点忍不了,让我用这种刀切菜,真不是为难我的?我对他说:“要不你给我找个菜刀,拿这刀我没法干活,这刀是用来砍人的,不是用来切菜的。”

“谁说没法干了?!”

厨房老大放下大勺,气势汹汹地走过来,冲我吼道:“刀就是刀,能砍人就能切菜,给我看好!”

老大从我手里抢过金刀,接着又拿起一个土豆,“飕飕飕”地削起皮来,动作快的让我眼花缭乱,几秒钟就削好了一个。我还来不及吃惊,厨房老大又拿起几个土豆往空中一抛,接着手中的金刀快速闪出,又“飕飕飕”地削了起来,等到那些土豆落在案板上的时候,已经一个个都没有了皮。

我张大了嘴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刀法也太神乎其技了点,这是多么可怕而精准的掌控力啊!王家不愧是号称省城最古老的家族,就连一个厨子都身怀绝技、深藏不露!

我忍不住想,如果这个厨子削的不是土豆,而是人的话……

因为着急做饭,厨房老大也没法交给我做,只能亲自切菜,让我在旁边看着。不过他把满肚子怨气都撒在了我的身上,一边切菜还要一边骂我,但我一点都不介意,这么厉害的一个人,就是骂我两句我也愿意听着。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动作,虽然他只是在削土豆而已,可实在是太赏心悦目了,简直比耍杂技还要好看。一箩筐土豆,很快就被他削完了,齐齐整整地堆在一边;接着,他又开始切西红柿和其他的菜,一样帅到丧心病狂,他几乎都不用看,就拿刀随意去剁,长短粗细却都被他丈量的恰到好处,不一会儿就完成了所有工作,所有切好的菜都码在一边,等待备用。

接着,老大便“咣”的一声,把金刀剁在案板上面,回头冲我怒气冲冲地说:“我再问你一遍,能不能干?不能干就滚出厨房,我们这里不养你这种没用的闲人!”

不知大家有没有我这种感觉,如果对方是真正有本事的人,就是被他骂上两句都心甘情愿,因为是真的服气。我立刻意识到,自己在这不光是苟且偷生的,或许还能学到东西!

如果我掌握了这种神奇的刀法,对我的实力绝对大有帮助!虽然修炼龙脉图能够增强我的体质,提高我的速度和力量,但是技巧同样相当重要,不然就会像天龙八部里的段誉一样,空有一身浑厚内力,却都使不出来。

我这是碰到贵人了啊!

我立刻激动地说:“能,能,我会干下去的!王哥,我会好好干的,您可千万别赶我走!”

我的突然激动让厨房老大莫名其妙,大概是觉得我有点神经病,白了我一眼就继续炒菜去了。虽然该备的菜已经切完,但是这并不影响我继续练习,我又从库房搬来一箩筐土豆,站在案板前面用刀削了起来。

平时在家削土豆,用的都是削皮刀,谁会用这种刀来削?又大又笨拙,去削那么小的土豆,简直是种折磨。但是现在,我不再抱怨,也没有了不甘,一心一意地用钢刀削着土豆。

我的脑海里不断回忆着刚才厨房老大削土豆的动作,简直就是帅到令人发指,我在心里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要像他一样!

饭做好了,菜做好了,王家的人吃过饭后,我们也开始吃饭。我用很快的速度吃完,然后又把所有的碗洗干净,地扫干净,收拾完了一切,便又站在案板前面,削我的土豆。

我还问厨房老大,明天要备什么菜,我怕到时候耽误大家,所以想要提前准备。

老大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但还是给我安排好了活儿。

厨房晚上八点多就收工了,不过我还呆在里面,一方面准备明天的菜,一方面苦练我的刀功。这天晚上,我一直忙到晚上十二点,才拖着疲乏的身子和酸麻的手臂,回去宿舍休息。

但是第二天,我又精神百倍地来到厨房,拎着钢刀去和那些土豆、西红柿过不去。一连几天下来,我都是这么度过的,提前一天就会把第二天的配菜全部备好。

我并不觉得枯燥,反而还觉得非常有趣,大概也是想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吧,否则光是“躲着”的话也太无聊了。

一开始我躲在王家,虽然心中的信念不灭,但是想到自己的出头之日遥遥无期,所以总的来说还是比较消极的;不过现在,我找到了新的目标,感觉精神和内心一下就充实起来,我把所有的不快和烦闷通通抛到脑后,一心一意地投入到这短短的方寸之间,一柄钢刀,一堆蔬菜,一张案板,便是我的整个世界。

那天晚上下工之后,我照旧还是没走,在厨房里苦练刀功。

我听到有几个厨子在门口讨论我,说我实在太努力了,比前一个小工不知强了多少倍,这样下去的话以后肯定会成为一个好厨子的。我心里想,好厨子未必能当,但我一定会是个好刀客。

不过想法固然美好,想要铸就完美刀功却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短短几天下来之后,我削土豆的速度确实快了一些,但是要达到厨房老大那种水平显然还差得很远。

但是我并不着急,慢慢来嘛。

这期间里,为了保证我的安全,王公子只来找过我一次,还是在没人的时候。他告诉我,龙家已经对我和刘鑫下了诛杀令,而且悬赏非常的高,现在整个省城的黑白两道都在寻找我们。

王公子劝我就在这里呆着,哪都别去。

我对王公子说了谢谢,又说:“真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王公子拍拍我的肩膀,说你这是什么话,太见外了。

时间一晃,我已经在王家呆了一个礼拜,身上的伤慢慢好了,刀功也渐渐变好,能够应付平时的差事了,但是距离厨房老大那种神乎其技的刀功,依然很远。

我感觉这里面好像是有技巧在的,我有去问过厨房老大,但被他给轰出来了。这东西要是没师父教,真的跟个没头苍蝇一样,自己琢磨也琢磨不出个啥来。

于是这天中午,他们在宿舍打牌的时候,我也加入了进去,并且故意输给厨房老大几百块钱。厨房老大心情大好,等到晚上,我再去向他老人家讨教的时候,他才终于开了金口,答应教我……

看网友对 397 神乎其技的刀功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