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战象

第三百七十二章 战象

(明后天在北京开会,没有办法更新,请个假,大家勿念……:)

鹤婆婆变化金羽鹤真身,她原本是负责监视整个战场,但这时候忍不住飞到战阵的上空。

陈海并没有额外让她这么做,但鹤婆婆压低飞行高度,是想确保妖蛮里那些战力极其恐怖的战蛮,无法只枪匹马的杀入己阵;特别双方接触的一瞬间,不能让敌蛮凭借个体的强悍战力,将己阵的前锋战线冲散、冲乱。

鹤婆婆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重逾上万斤的战象在受血祭秘法刺激后,神智狂化,不知死活的冲上来,速度快得连污脏的密集长毛飘动起来,在践踏大型目标及冲击敌方战阵,甚至不会在道丹境强者之下,妖蛮部族里的强者,还需要冒险杀到阵前吗?

看到第五战营数千悍卒,与十五乘战车混编出城,就站在潼河北岸一座石崖上指挥前哨战事的妖蛮将领,自然也知道哪个目标更重要,“呼呼呼”的吹动兽角,调动已经越过潼兵的战兵、战象。

很快就有近两百头战象,放弃东翼角堡这个目标,在角堡的雪丘前,重新集结成密集的战阵,往这边疯狂的践踏过来,想要一举推垮龙骧大营出横山城作战的数千将卒。

象群像一堵堵移动的肉象之墙、肉象之山在移动,两百多头巨象践踏所形成的声势,就要比从横山城出战的龙骧大营数千战卒、战马及十五乘战车更强。

战车数量还是太少了,再说重型天机战车,虽然有七八万斤重,但五对负重轮碾雪而过,怎么都不可能跟巨象践踏比动静的。

鹤婆婆能看到方圆数里内的雪粒,一层层的被震起,天地轰隆隆的在震颤着。

陈海留城头坐镇,出战数千将卒以第五战营统制校尉吴蒙为首。

吴蒙身穿青黑sè战铠,跨坐在赤狻战兽之上,看着象群,看着又有多数妖蛮战兵集群冲过来,他下令让十五辆战车占据一道低矮雪岭的南坡没有再继续推进。

每三辆战车为一组,依次排开,在每座战车之间,是长矛重甲兵以及持盾甲卒结阵,他们与部署在两翼的重甲骑,主要的目标就是防止敌骑快速冲击过来,攻击战车的侧翼。

毕竟战车不是万能的,也是没有易受攻击的弱点,就需要编排到配合更紧密的战阵之中,才能肆无忌惮的将威力尽情的发挥出来。

虽说十五辆战车,上下共有四十五处射击孔,但天机学宫这时候才造出十八架重膛弩,事实上每辆战车这时候只有顶部的射击塔台上装载重膛弩,其他两位射击位都空着。

数千妖蛮战兵驱赶着发疯的二百多头战象,在接近两千步时,龙骧大营的战阵内,将卒能感觉到自己的脸皮子都在跟着大地震颤起来。

这时候十八架重膛弩呼啸起来,这一刻天地寂灭。

每架重膛弩每息射十二发重弩弹,十八架重膛弩每息射二百余发重弩弹,怎么看都没有当初陈海在鹿城、在铁勒岭,百架机关连弩齐发时形成的淬金箭雨壮观、密集。然而每一发重弩弹的弹尖,与淬金重弩箭的箭簇结构一样,但采用更高级的八级淬金铁铸造。因此以相同的方式、相同的初速度发射,重弩弹的钻透力要更强,但更为致命的,还是重弩弹在膛线的牵引下,不仅射出弩膛的初速度更快,而且还以极其恐怖的速度飞速旋转起来,这时候钻透力及杀伤力,不知道提高了多少。

鹤婆婆天赋异秉,目光锐利之极,能清晰看到每一枚重弩弹是如此破开那些巨象坚不可摧的老韧厚皮,如何从一道细裂的血缝,飞速旋转着在极瞬之间挖出海碗大小的血洞,继续往巨象的肉身更深处钻去,形成一个个恐怖的血窟窿……

这一头头巨象的生命力是极其的恐怖跟惊人,特别是受血祭巫法的刺激,根本不知痛疼,只知疯狂往前冲锋践踏,第一波重弩弹雨甚至都没有将一头巨象摞倒。

但重弩弹幕的强烈冲击,还是硬生生将巨象的冲刺速度压制下去,而夹在象群里冲锋的妖蛮骑兵,第一波就摞倒百余人。

妖蛮战兵只有简陋的铁甲护身,每一枚重弩弹都能将他们半片肉身的筋骨撕成粉碎;辟灵境的战蛮都没有还手之力,除了伏地躲避,那些站着或骑在战兽之上的妖蛮战兵,从正面根本无法躲过弹幕的交夹扫射。

接下来则是不断的更换弩弹匣,展开一轮轮新的重弩弹幕。

从两千外冲击到一千步距离上,象群共用了三十息时间,十五辆天机战车的十八架重膛弩共射击了四轮,这时候才有第一头巨象倒下,但接下来战象倒下来的速度越来越快,快到让人触目惊心。

在吴蒙下令停止射击时,还有五十多头巨象勉强没有倒下,距离十五辆战车也不足二百步,但浑身的肉血被撕开,筋骨被打折打断,就像是一架架血淋淋的巨大象骷髅架颤巍巍的站在雪原之中,

吴景林站在城墙上,下意识的抹了一把脸,他还以为脸上有汗水,但抹过脸之后,才意识到是他的后背渗出汗水来。

这两百多头战象,让他初时看了心惊肉跳的战象,这会儿压根就是天机战车的箭靶子啊。

“还以为这些妖蛮在此前的接触战中,得了教训,不会再采用密集阵形冲锋呢,没想到这一仗打得这么没意思。”陈海撇撇嘴,似乎对妖蛮面对重膛弩竟然还采用密集阵形冲锋,是相当的不满,令他后续的战术变化根本没有办法施展开来,战事就已经结束了。

陈海不觉得这些巨象会是威胁,毕竟重膛弩及重弩弹是他专为武校级罗刹血魔所设计的。武校级罗刹血魔每一头都有二三十米高,重膛弩及重弩弹在武校级罗刹血魔面前,杀伤力是还有很大的不足,但也不北境荒原长牙象能抵挡的。

当然,看到这一幕,陈海心里也十分的可惜,虽然妖蛮部族将这些巨象当成攻城的消耗品,但心想他要是有这么一批巨象,披裹全套的淬金象甲,再放到战场之上冲锋陷阵,那才叫一个壮观。

很可惜,他们所面对的虽然是妖蛮中的黄金部族,但还没有奢侈到给这些战象都披裹上全套的、厚一寸的高级淬金甲。

要是放在鹿城,二百套高级淬金象甲,也就半年的八级淬金铁冶炼产量而已。

只是战争的战局从来都容不下假设,看着二百多头巨象就这样损失了,在前阵负责指挥的妖蛮将帅都懵逼了,甚至都没有勇气去看眼前的这一幕。

虽然在东翼角堡还有四五十头巨象,已经将半边角堡完全撞塌,但妖蛮战兵完全没有再集结冲锋的勇气,在十五辆战车及龙骧大营将卒结阵的缓缓进逼下,只是快速后撤。

而进逼西翼角堡两千多妖蛮战兵,原本计划着赶到东翼来,这时候也快速往后退却。

这一战,龙骧大营除了东翼角堡被撕开,死伤三百多守兵以及损失十六架抛石弩外,主力战阵只有十数个训练不足的新卒,太过激动,在坑坑洼洼的泥泞烂雪地里崴伤了脚。

这时候,第一声战鼓在远处擂响,吴景林蓦然一惊,回头见横山城南侧、三十里外的津山峡防寨的第四战营、六千骑兵已经出寨完成集结,在第一声战鼓擂响后,分为三路,往横山城这边快速移动。

陈海要集结第四、第五战营,对潼河北面的妖蛮战兵主力发动攻势?

陈海要在妖蛮部族在冰天雪原之中野战?

辅兵留下来守城寨,第四、第五战营全部出动,加上扈卫营,精锐战卒才一万三千人,虽然在此前的接触战中,龙骧大营给妖蛮印象深刻的教训,但妖蛮主力的还没有伤筋挫骨,在潼河北岸,妖蛮主力还集结有三四万骑。

陈海要是将龙骧大营三万精锐都集结起来,或许能够在潼河北岸与妖蛮主力一战,但想以一万三四千战卒,去与妖蛮主力野战,吴景林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天水郡兵这时候出战否?”陈海扭过头来问吴景林。

吴景林虽然觉得时与妖蛮战兵主力野战的胜算实在不高,但他也不是畏战之人,说道:“此城所守乃天水郡土,天水子弟自然是责无旁贷的。”

“妖蛮之兵,看似有血祭秘法刺激神智、血智,在战场上浑忘生死,但真正决定战事胜败的,除了普通将卒的意志外,将帅的作战意志有时候更关键一些,”陈海说道,“这些年来,妖蛮似乎也已经习惯了大燕兵马不会出城野战,营寨也还是简陋异常,我们这时候不能给妖蛮在潼河北岸反思的机会……”

“反思的机会?”吴景林疑惑不解,心想妖蛮在潼河北岸能有什么反思,就算反思又能反思出什么来,难不成还能压制重弩弹的扫射不成?

“几次接触战,妖蛮所采用的战术,极不稳定,有时候颇为高明,有时候则很粗陋,看得出他们内部对如何打这一战也有很大争议,并没有统一意见,才会出现这样的反复,”陈海一直在冷静的观察战场,并不会像吴景林他们那般,为一场接触战的胜利而激动得难以自已,说道,“我们这时候不能给他们内部统一意见的机会,就要赶在入夜前,将其简陋的大营撕开,将他们彻底从潼河北岸赶出去……”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七十二章 战象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