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01 龙王的考验

401 龙王的考验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我和周豪缠斗的过程中,龙王在旁边不断神神叨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我手里的打神棍上了,似乎比起帮龙玉华报仇来说,逼我使用这根棍子才是他的主要目的。【择天记吧少年王】

好在周豪并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注意力全都在我身上,也没听清龙王说的什么东西,否则我还真担心他回去告诉他爸——周豪不知道打神棍,周家的家主周天阔,应该是知道的吧?

即便如此,我也仍旧非常恼火,感觉自己被龙王玩弄于股掌之间,好像自己猴子一样,任他耍弄。我这个人性子也比较倔,他越是这么对我,我就越是生出逆反心理,他想让我用打神棍,我还偏偏不用,我就是死在这里,也不想遂他的愿。

于是我又把打神棍给收了起来,摆了一个拳击的姿势,准备赤手空拳地和周豪战斗——王大头教过我一套拳法,现在正好派上用场。看我这样,周豪还以为自己的嘲讽起了作用,立马哈哈笑着说道:“你不用你的魔法棒啦?这样可不行,对我造不成什么威慑力啊!”

而龙王,看我收起打神棍后,却是一副怒火中烧的模样,冲我吼道:“你想死在这吗?!”

我很厌烦龙王那种高高在上,自以为掌控一切的状态,现在看到惹火了他,我反而高兴起来,同样冲他吼了一句:“不用你管!”

接着,我便握紧双拳,如同一辆动力十足的火车,飞快地朝着周豪冲了上去。我的倔强彻底惹怒龙王,龙王冲着周豪喊道:“杀了他吧!”

“好嘞!”

周豪兴致勃勃、意气风发,再度挑枪朝我刺来,仿佛能为龙王做事是他的荣耀。

我和周豪不是第一次交手了,虽然我确实打不过他,但对他的枪法套路也有了一定了解。我一上去,就先施展自己在水库边上练出来的飘逸步法,避开他几记致命的长枪攻击之后,便迅速找准机会贴近他的身子,然后对他的身体施以重拳。

一寸长、一寸强,这是谁都知道的道理,但长兵器优势明显,劣势也非常突出,就是没法对付欺近身前的敌人。就像网游里法师这个职业,远距离虽然厉害,但是只要一欺到他的身前,基本上就玩完了。手中武器根本派不上用场。周豪也是一样,手中长枪虽然霸道,但是对于已经攻到身前的我却毫无办法,硬生生被我狂攻出了两拳,分别打在他的腹部和腰间,差点把他揍成一只弯腰的大虾。

一般人挨我这两拳要趴在地上了,但是周豪没有。周豪的打架经验也很丰富,知道我的套路,立刻往后疾退,努力和我保持一点距离,再用长枪不断左突右刺。

这一次,周豪起了防备之心,不再给我欺近身边的机会。他手中的长枪越来越猛,愈发凌厉,刺出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发出嗡嗡的破空之声,像是在我身体四周形成一张大网,将我的整个世界都笼罩了,逼得我退无可退。

拿了武器的我尚且不是周豪的对手,更不用说赤手空拳了,所以不到一会儿,我的身上再度四处中枪,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身体,现在又变得血迹斑斑起来。

其中有好几次,我都差点被周豪扎中致命部位,真是拼了老命才躲过去的。我的处境越狼狈,周豪脸上的笑容就越灿烂,并且时不时地朝着龙王看过去一眼,显然是在邀功。

而龙王,始终面sèyīn沉地看着我们战斗,一句话都不说,也看不出他的情绪。但,随着我的伤势越来越重,眼看就要被周豪扎死在枪下了,龙王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你还不肯用么?”

我知道他说的是打神棍。

我始终都想不通,龙王为何要这么执着于打神棍,现在的我就是把打神棍拿出来,也一样斗不过周豪啊。当然放在平时,我为了保自己的命,还是会把打神棍拿出来拼一拼的,但是现在一方面知道拿了也没有用,一方面也有点和龙王怄气的意思,始终就是不肯把打神棍拿出来。

这一次,周豪也听到了龙王说话,疑惑地回头问道:“你让他用什么啊?”

龙王沉沉说道:“一个很厉害的武器!”

“什么武器?”周豪依旧满脸迷茫。

——周豪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龙王口中那个很厉害的武器,就是他刚才看不起的巴拉拉魔法棒。

但,趁着周豪分神的这个机会,我却猛地一把抓住枪杆,接着身体迅速往前滑去,一只手握成爪状抓向周豪的喉咙。这种交战最忌分心,虽然现在周豪胜券在握,而我已如丧家之犬、浑身是伤,表面看去已经毫无还手之力,但我这人天生有股子不服输的精神,哪怕是只有一点点的机会,也要努力将其抓住。

这一瞬间,我按捺住浑身的伤痛,爆发出体内仅存的最后一点力量,誓要当场就把周豪的喉咙掐断。我不是不知道杀死周豪以后会有什么后果,但是现在的我债多不愁,反正龙家军和我不死不休,黑白两道也对我虎视眈眈,先保住自己的命再说。周豪这人实在太骄傲了,骄傲到根本就没想到已经垂死状态的我还能爆发出这样的力量,还扭头和龙王说话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已经冲上来的我。

周豪的喉咙已经近在咫尺,现在我的力量捏断一个人的喉咙不是问题,我眼睁睁看着自己即将偷袭成功的时候,龙王的声音却突然暴起:“小心!”

我的速度很快,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周豪身前,快到周豪的那几个手下都还在发愣之中,快到只有龙王才能反应过来。龙王一声大叫,周豪猛地回头,这才发现我的手已经到了他的喉咙前面。

咔嚓一下,被我紧紧捏在手里。

成功了!

然而,就在我准备继续用力的时候,一道黑影却斜斜地闪了过来,原来是龙王从车上一跃而下,一记飞腿狠狠踢向我的手腕。我的速度已经够快,但是他的速度更快,一瞬间就踢中了我的手腕,逼得我整条胳膊向后甩去,甚至身子都歪了出去。刚才的我为了偷袭周豪,已经把体内剩余的一点力量全部用完,所以现在只是被龙王踢了手腕一脚,就受不住了,连连倒退数步以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砰”的一声,龙王站稳身子,迅速回头冲着周豪说道:“别墨迹了,把他杀了!”

周豪还处于惊魂未定之中,他摸了摸自己微微发痛的喉咙,又看了看已经坐在地上的我。想到自己刚才差点死在我的手上,这位骄傲的周家大少顿时怒火中烧,持起手中长枪便朝我狠狠捅了过来。

周豪的那几个手下也反应了过来,纷纷跟着大叫起来:“杀了他,杀了他!”

周豪面目狰狞、杀气顿生,手中长枪宛若游龙,撕裂层层空气,径直朝我胸口扎来。

我坐在地上试着动了一下,确实已经没了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周豪的长枪刺来。旁边的龙王死死地盯着我,似乎还在等我拿出打神棍来,但是现在拿出来又有什么用呢,就算挡上一下两下,也还是难逃死亡的命运!

长枪刺过来的瞬间,我竟然出奇的平静,面对死亡好像也没有多么可怕。实际上自从龙玉华死掉以后,我这条命就像是捡回来的一样,一直苟且偷生才到现在。所以临死的这一刹那,我怕倒是不怕,就是有点自责,到头来还是没能救出我舅,甚至连李皇帝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有碰到……

硕大的银sè枪头距离我越来越近,我的瞳孔也随之渐渐收缩,我的面容始终平静,仿佛已经看穿生死。

我甚至闭上了眼睛,坦然接受着这一切。

但是就在这一刹那,不知是我入定了,还是空间定格了,枪头刺破的呼呼风声突然停了下来,整个世界也没有了一丁点的声音。我以为自己死了,可是胸口为何一点疼痛都感受不到?

死了以后,是这样吗?

我疑惑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并没有死。我还坐在地上,身上的血仍在蔓延,边上站着的那几个周豪的手下,也都还在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空间没有定格,定格的是周豪的长枪。

长枪的枪头在我胸前一公分的部位,一动不动。

是周豪良心发现,决定放我一马?

当然不是。

周豪的长枪之所以定格,是因为有一只手抓住了枪头。这只手瘦骨嶙峋,骨节根根分明,却自有一股开山裂地的霸王之气。

这只手,是龙王的手。

龙王抓住了的长枪的枪头,使得周豪的长枪没再往前,也就顺带保住了我一命。

怎么回事?

不光是我有疑惑,周豪一样充满疑惑。在周豪愣了几秒之后,才说:“龙王,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龙王淡淡地说:“放过他吧。”

周豪愈发疑惑:“为什么?你刚才不是让我杀了他吗?”

周豪的疑惑同样也是我的疑惑,三番五次给周豪下令杀了我的是龙王,关键时刻制止周豪继续下去的仍是龙王,不光周豪满腔疑惑,我也一头雾水。但是,刚才还神情淡然的龙王,一瞬间突然变得特别不耐烦起来,似乎有人在他体内烧了把火似的,他狰狞着一张脸,怒吼着道:“我让你放人你放人就是,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突然变脸的龙王把周豪给吓了一跳,周豪面sè惨白地往后退了几步,怯懦地说:“好,好……”

我的心里也很纳闷,就是没用打神棍而已,龙王至于气成这样子吗?龙王自己似乎也觉得有点失态了,面sè迅速恢复常态,吐了一口气说:“不好意思了周少,我突然想到很多事情还没弄清楚,所以需要把他抓回去再好好问问。今天承你多帮忙了,改天一定会到周家亲自登门拜谢!”

这样的龙王,似乎才符合周豪心中的形象。周豪也松了口气,笑着说道:“龙王见外啦,对付王峰这种害群之马,咱们当然要同仇敌忾。”

龙王点了点头,这才回头看向了我,低头轻轻说道:“虽然不知你的打神棍到底从哪来的,但你身上这股气质,倒是和他还有几分相像……”

龙王虽然没说“他”是谁,但我猜得出来说的是我舅舅小阎王,我到现在也搞不清楚他和我舅舅到底什么关系,是敌还是友?

所以,也只能保持沉默。

龙王也没再说话,只是弯腰抓住我的领子将我提起,又回头和周豪道了声别,便把我装进随身携带的一个麻袋里面,扛起我便大步往前迈去。身受重伤的我,又置身在麻袋里面,还一墩一墩的,别提有多难受了。不一会儿的功夫,我就感觉自己的神智慢慢模糊起来,隐约觉得自己好像上了辆车,被扔进后备箱里,又是一路颠簸,终于把我给震昏过去了……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办公室里,周围还站着好多的人,除了龙王以外,还有熟悉的假眼男。看来,我这是到了龙华集团的总部大厦里面,我的身上还套着麻袋,只有脑袋在外露。

我的神智依然模糊,眼睛都睁不太开,只能隐约听到他们在商量着怎么处置我,大部分人都建议把我杀了,也有小部分人说要用我当诱饵,把刘鑫引出来什么的。

我心里想,刘鑫早不知跑哪去了,连我都联系不到他,还用我引他,不是痴人说梦?

最后,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打算怎么处置我,因为我又昏过去了。

等我再度醒来,办公室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窗外的天空也变得昏暗下来,孤零零躺在地上的我觉得莫名其妙。我吃力地从麻袋里拱出来,发现自己身上都包扎好了,看来龙家军没有急于将我处死,估计是打算从我嘴里套出一些东西。

我不知道自己昏过去多久了,一天还是两天,但是腹中真是饥肠辘辘。不过想什么来什么,我又闻到一些食物的香气,顺着味道走到办公桌边,发现了已经凉掉的小笼包和豆浆。现在的我哪里还顾什么凉不凉了,立刻抓起包子就大快朵颐起来,我也不担心有人会在里面下毒,他们想杀我的话自然有上千种办法,不至于用这种手段。

吃完东西以后,我的精神恢复了些,包括身上的伤都不是那么疼了,龙家军给我上的还是好药。我在办公室里四处走动起来,心想龙王也真够可以,就这么把我扔在办公室里,连绳子都不绑一个,是对自己太有信心,还是根本看不起我,不怕我会逃走?

我走到窗边,发现这一层特别的高,至少有二十多楼,从窗户逃出去是不可能的。我又来到门口,把耳朵贴在门边上听了一会儿,发现走廊外面也没有一点动静。

嘿,这是要纯心放我走么?

我拉了一下门,没有拉开,显然是上了锁的。但这难不倒我,我立刻从身上摸出一根钢丝,小心翼翼地在锁眼里探了一会儿,门锁便“咔嗒”一下应声而开。

我呼了口气,心想这可不怪我,你们给了我机会,我要不跑就是傻子。我轻轻把门拉开,外面走廊果然空无一人,我的心中欣喜若狂,虽然搞不懂龙家军的意思,但我肯定不会错过这个逃跑的机会。

从办公室出来以后,我便急匆匆往前奔去,一直走到走廊尽头,才发现这里守着两名汉子。还好他们是背对着我的,并没有发现我的存在,我悄悄往后退了几步,又闪到一间储物室里,寻摸了一根棍子出来,走到他俩身后一人脑袋来了一下,他俩哼都没哼就倒了下去。

我迅速扒下其中一个人的衣服换上,而且没走电梯,是从楼梯跑下去的。二十多层楼,我行走如飞,也就一两分钟就下来了,接着又专走没人走的消防通道,最终从龙华集团的侧门奔了出去。

侧门外面是条偏僻的马路,人烟稀少、灯光昏暗,然而巧合的是,门口就有一辆车子。虽然不是什么好车,但是也能解我燃眉之急了,我又摸出钢丝捅开锁眼,坐上车后又想办法发动了车子,然后急踩油门而去。

直到车子驶向马路以后,我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这么轻松地就从龙华集团逃出来了;在我的印象中,龙家军行事严谨,犹如一支军队,根本不可能从他们手中逃出;但这却是事实,我真的从龙华集团出来了,而且走得还是这么轻松。

是龙家军出什么事了么?

就在我思绪纷杂的时候,后排的座位上突然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从办公室出来到坐上车子,一共花了七分十四秒,成绩还不错。”

突然响起的声音震撼了我的心灵,因为我上车时是检查过的,确定里里外外都没有人,怎么会突然冒出声音?我猛地一个急刹,接着回头看了过去,龙王那张脸竟然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已经无法形容自己心中的震撼程度,我也完全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只知道自己又栽在龙王手里了,这家伙好像是如来佛祖似的,无论我怎么蹦达,都跳不出他的手掌心去!

斗,我肯定是斗不过他的,现在的我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跑!

我毫不犹豫地就伸手去推车门,准备跳下车去,然而龙王的手却按住了我的肩膀,让我动弹不了分毫。就在我以为他要实施什么手段的时候,他突然又松开了手,指着前方说道:“那里有几辆警车,现在你正被通缉,如果下去的话,正被他们抓个正着,你自己考虑一下吧!”

我抬头一看,果然发现有三四辆警车闪着霓虹灯,正往这边疾驰而来。我吃了一惊,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龙王又拍了拍我的肩膀,轻轻地说:“别发愣了,他们就是来抓你的,如果你不想坐牢的话,就赶紧把他们给甩开吧!”

我不知道龙王为什么要提醒我这些,但我知道自己肯定不能被警察抓住,旺哥现在自身难保,更加保不住我。我要犯在龙家军的手里,还有一线逃脱的生机,犯在警察手里就彻底完了!

于是我立刻重新挂挡,又踩油门又踩刹车,急匆匆的一个甩尾过后,轮胎在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声音和刺鼻的气味。转瞬之间,车子便调了个头,又疯狂地往前驶去。

“计时开始喽。”龙王掐着一个秒表,笑嘻嘻地说道。

和龙王说的一样,那些警车果然是冲我而来的,尖锐的警笛声响了起来,跟在我的屁股后面紧追不舍,时不时地还左右包抄我。我疯狂地往前疾行,把我舅舅教我的那点驾驶技术全用上了,一辆性能不怎么样的车子被我开出了F1的水准,在滚滚的车流中左右穿梭,躲避着警方的追捕。

然而,这并不是最糟糕的,前面的路口竟然又出现几辆警车,他们像是商量好了似的,齐齐朝我包围过来。我甚至怀疑这是龙王设的一个套,他就是想让我犯在警察手里——可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刚才又为什么要提醒我?

单纯觉得好玩吗?

七八辆警车对我紧追不舍,尖锐的警笛声划破整条街道。不过这对我来说并不是太大的难事,当年在罗城的时候我曾被几十辆车堵过,最后还不是一样突出了重围?

虽然我搞不清楚龙王的真正用意,但我肯定不想犯在警察手里,所以疯狂地往前驶着,在省城的大街上玩起了速度与激情。不知撞翻多少水果摊子,也不知穿过多少黑暗小巷,那些紧追不舍的警车,终于被我慢慢的,一辆一辆地给甩掉了。

而我也付出了一个轮胎爆掉,整个车身几乎损毁的代价,前面的引擎盖都冒出了阵阵青烟;包括我自己,都因为精神高度集中、紧张,而累到几乎虚脱。

而整个过程中,龙王就坐在后排座上,一语不发,哪怕颠得快要飞起来,他也没有说过半个字,一直稳如泰山。最后,我把车子停在某个大桥边上,冲下车去对着桥下疯狂呕吐起来。

身后响起脚步声,龙王站在我的身后,幽幽的声音再次响起:“不错,二十七分五十六秒,甩掉了七辆专业人员所驾的警车,速度最高一度达到二百二十迈,最终逃出生天……看来,小阎王确实教了你不少东西!”

看网友对 401 龙王的考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