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03 猴子称大王

403 猴子称大王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只要能够伤到龙王一下,我就能够重获自由,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也是我最后的机会,所以我当然不能错过。在我摸出打神棍来的瞬间,龙王的眼神再度变得狂热和痴迷,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仿佛看到了什么圣物似的。

他对我的打神棍一直很感兴趣,三番五次地想要逼我使用,但要说他觊觎这个东西,似乎又不是的,否则以他的能力,早就夺过去了。

我握紧打神棍,做好了攻击的准备,龙王也摸出尖刀,目光灼灼地说:“王峰,不要让我失望,来吧!”

我的身上虽然有伤,但是经过几天的休养,已经好了大半,龙王选择今天过来,想必也是看中这个。只要伤到龙王一下就行,虽然希望渺茫,但我还是愿意去试一试,在他说出“来吧”两个字后,我便手持打神棍,迅速朝着龙王奔了上去。

我的脚下,发出“噔噔噔”的踩踏之声,快速而有力,犹如骏马奔腾,彰显着我现在的气势。我一出手,便没给自己留后路,我知道对付龙王这样的人必须得拿出全力去拼,才有一丁点伤害到他的机会。

奔到他的面前,我迅速一跃而起,手中打神棍也狠狠朝着他的脑袋削了过去。打神棍在空中发出“嗡嗡”的破空之声,如同一道黑sè的闪电划过,虽然这东西确实挺细的,但挥发出的气势其实完全不输于周豪手中的粗大长枪。

我一出手,就用了绝招,见月斩——我自己取的名字,劈下去后云开雾散、威力惊人,就连龙王都忍不住拧了一下眉毛,面sè变得沉重起来,然后举起手中的尖刀来挡。

不出意料,龙王当然挡住了我这雷霆万钧的一招,“叮”的一声脆响过后,打神棍便被弹到一边。不过我并没有气馁,而是一串的连招过去,猛劈猛撩猛打猛砍,上下左右四面开花,黑sè的棍影瞬间覆盖整个龙王的身形。

自从来到省城以后,我很少使用这根甩棍,大多时候都用其他武器,前段时间更是用了半个月的王家金刀。但是对我来说,最熟悉的武器还是我舅舅的这根打神棍,它陪我征战半个罗城,打败了很多敌人;而且我一开始用的是钢管,后来换成甩棍也能很快适应,现在用的这套棍法也是李爱国教的,早就深深刻在了我的骨子里,使用起来更是轻车熟路。

只是不管我怎么出手,怎么变招,始终都伤害不到龙王;而且龙王一直都没主动攻击,自始至终都是防御而已,手中一柄尖刀只是用来格挡,“叮叮当当”的声音不断响起,无论我从哪个方向攻击,龙王都能不慌不忙、好整以暇地挡住。

他一边抵挡,还一边微微摇头,似乎非常失望:“打神棍,不是这么用的啊……”

我攻了一会儿,始终没有效果,不免有点着急,又立刻变棍为刀,把陈队长教我的那套刀法使了出来。因为这根甩棍挺细,即便是当刀子用,也能造成不小的杀伤力,当初陈队长也是这么教我的。

结果我变棍法为刀法之后,龙王反而更不满意了,带着点斥责的口吻说道:“你这是在干什么?把打神棍当刀子用,也太暴殄天物了吧,简直就是浪费啊,你不觉得可耻吗?”

听他的语气,似乎很心疼这根打神棍,觉得我侮辱了它。我当然不服气,心想这是我舅舅送我的东西,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关你屁事?甭管黑猫还是白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同理,甭管我怎么用这棍子,能伤到你就是好棍!

当然,豪言壮语说得痛快,却抵不住现实打脸,我把打神棍舞得虎虎生风,却始终伤害不到龙王分毫。我的每一步动作,龙王似乎都能未卜先知,然后轻轻松松将我制住。

甚至,龙王的脚都没怎么动,一直都是我在他四周兜圈子。

我越来越急,他也越来越急,不满地说:“别浪费时间了,赶紧把你的绝招使出来!”

我心想我有个屁的绝招,我把能用的手段几乎都用光了,眼看着陈队长教我的刀法仍旧伤不到龙王,于是我又变换了招式,改用王家刀法。金刀我是没有的,不过我可以把甩棍当刀来用,“唰唰唰”地往龙王身上削着,结果龙王愈发狂躁起来,冲我吼道:“你在搞什么鬼,王家刀法根本配不上这根打神棍!”

龙王越来越怒,但我根本感受不到他的怒点何在,打神棍就是再神,也只是个武器,想怎么用难道不是我的自由?所以我根本不搭理他,依旧使用王家刀法来对付他,但是结果可想而知,仍旧伤不到他的分毫。

到最后我都有点乱了,自己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招了,也有点自暴自弃的意思,开始胡乱挥砍一气,看看有没有几率瞎猫碰到死耗子,万一就恰好伤到他呢,有句老话也说得好,乱拳打死老师傅么。

结果我的招式一乱,龙王彻底发了狂,他暴喝一声,像头失去理智的野狼,突然疯狂地朝我攻来。一直以来,都是我攻他防,我也慢慢习惯了这种战斗模式,他突然变守为攻,也把我吓了一跳,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他一把抓住我的领子,推着我“噔噔噔”往后走去,接着“砰”一声将我顶在墙上。龙王的脸上青筋毕露、双眼通红,像是一条真正发怒的龙,整个九天都因为他的愤怒而感到颤抖。

他瞪着我,恶狠狠道:“打神棍,不是这么用的!小阎王既然教了你这么多本事,还把打神棍交给你,不可能没有教你真正的用法!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打神棍,真正的用法?!

老天作证,我舅舅教我的那段时间,确实传授了我一点拳脚功夫,不过绝大部分还是教我各种技能;而且那个时候,他也没把打神棍给我,也就没有相应的棍法匹配。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打神棍有着专属的棍法,也不至于那么神吧,不就是一根材质好点的棍子吗?而且我一直觉得,武器这种东西就是身外之物,关键还是使用的人,在高手的手中,飞花落叶亦可伤人,在废物的手里,给个神兵也是浪费。

所以,我还是无法理解龙王的愤怒,不知道他怒在何处。

龙王浑身散发着暴戾的气息,依旧恶狠狠地瞪着我,显然在等我回答问题。但我没有回答,反而趁着他怒火冲头、注意力都在问题上的时候,手中的打神棍突然自下往上一撩,“唰”的一下抽在龙王的胳膊上。

龙王愣了一下,低头去看自己的胳膊。

打神棍足够锋利,瞬间就在龙王的胳膊上造成一道伤口,鲜血渐渐蔓延出来,滴答到了地板上面。

我呼了口气,直视着龙王的面庞,静静说道:“战斗还没结束吧?我伤到了你,按照约定,你该把我放了。”

龙王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突然下手,当然非常恼火,模样也愈发狰狞,一只手抓住我的脖颈,力气越来越大,掐得我几乎喘不过气。而我还是坚持说道:“你想说话不算数也没问题,反正干咱们这行的出尔反尔也是常态,你现在就把我掐死,也没人知道这事。”

听了我的话后,龙王似乎若有所思,手也渐渐地松开了。最后,他往后退了几步,略带嘲讽地说:“我说话当然算数,说放你就一定会放你!走吧,别再让我看见你!”

我也不知龙王说得是真是假,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试探着往外走了几步,龙王果然一动不动,没有阻拦我的去路。看这样子,好像是真的打算把我放了,于是我把打神棍收了起来,说了一声谢谢,便大步往外走去。

当然,我也担心龙王会突然偷袭我,所以还是长了一个心眼,用眼角余光不断观察着他。但直到我走到门口,他也没有任何行动,似乎倒是我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站在门口,我呼了口气,伸手去拉办公室的门。这时候,龙王冷笑的声音又飘过来:“打神棍被你用成这个样子,还真是悲哀!我劝你以后千万别把这东西拿出来,丢小阎王的脸!”

我心里想,随便你说什么吧,反正现在我要自由了,被你嘲讽两句也没什么;而且在省城,我本来就很少用这东西,也丢不了我舅舅的脸。

我拉开门,走了出去。

这时候,我又听见龙王嘟囔了一句:“不过他这不择手段的做事风格,倒是和小阎王挺像的……”

听这意思,龙王好像真的和我舅舅挺熟,可是怎么可能,我舅舅在道上跑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孩子吧?当然,现在的我也没心思细究这些,我只知道自己要自由了,我要马上离开这里。

从办公室出来,到坐电梯下楼、穿过大堂,一路上当然碰到不少龙家军的人,但是他们好像已经提前得到命令,没有一个人来阻拦我。按理来说,即便我刚才伤了龙王一下,龙王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通知到所有人,这么看来,无论我能不能伤到龙王,他本来就是打算放我走的?

当然,没人拦我归没人拦我,那些龙家军的成员,看到我时仍旧一个个露出了愤恨的目光。这也正常,龙玉华到底是死在我们手上的,即便龙王已经下令放我,他们也还是恨着我。

直到平安出了龙华集团的总部大楼,重新沐浴到外面蓝天下的阳光,我还是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真的就这么出来了,平安无事地出来了?

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外面街道上的车水马龙,行迹匆匆的男人女人,整个尘世间的烟火气息,就这样毫不遮掩地出现在我面前。我深深地吸了口自由的空气,半个多月以来的憋闷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舒坦极了,就连那些刺耳的喇叭声似乎都非常动听。

因为这自由来得太突然了,我还没有想过自己接下来该去哪里。稍稍平缓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我刚要考虑自己下一步的落脚点时,一片轰乱的引擎声突然响起,好几辆面包车突然迅速开了过来,并且很有默契地停在我的身前,接着数道车门猛地拉开,十多个汉子纷纷窜了下来。

我吓了一跳,还以为龙王出尔反尔,又叫龙家军的人来杀我。结果,随着一声声“峰哥!”“峰哥……”响起,我才看清楚这些人竟然是蚊子他们,都是我的兄弟!

他们的脸上充满兴奋和喜悦,团团把我给围住了,还在激动地叫着我。

不光他们激动,连我都很激动,真的跟做梦一样,问他们怎么来了?

蚊子告诉我说,就在不久之前,他接到了龙家军的电话,说已经查明龙玉华的死和我无关,所以让他过来接我。蚊子刚接到电话的时候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这些天来几乎黑白两道的人都在找我和刘鑫,我们两个几乎成了整个省城的众矢之的,导致他们也只能心惊胆战地躲起来。

蚊子起初还以为这是龙家军设的陷阱,目的是要将他们一网打尽,但是想到龙家军都能联系到他,说明早就知道他在哪了。这么久都没来抓他,说明龙家军根本没有这个意思,所以立刻组织了一些兄弟跑来龙华大厦接我,没有想到真的碰到我了,大家都特别开心。

蚊子说的没错,龙家军都能联系到他,要抓他们当然也是轻而易举,可是这么久以来龙家军都没行动,显然是刻意而为之的。难道说,龙王一开始就没打算对我怎样?

我的脑海中浮现出龙王那张脸来,仔细想想的话,他确实有无数次机会能杀了我,却迟迟都没动手。按理来说,我们杀了龙玉华,他该恨我们入骨,就算是要给龙家军和龙华集团上下一个交代,也不可能放过我们的。他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把我放了,难道是因为……

我的手伸进口袋,紧紧握住了缩在里面的打神棍。

龙王和我舅舅,到底什么关系?

就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蚊子的声音又响起来:“峰哥,还好你的冤屈被洗干净了,龙玉华明明是刘鑫他们杀的,和咱们有什么关系?还好龙家军里也有是非分明的人,否则咱们这次真遭殃了!”

其他人也纷纷七嘴八舌起来:“是啊,咱们和刘鑫已经分家了,他们所干的事,跟咱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过刘鑫他们也真胆大,竟然连龙玉华都敢杀,好像是预谋已久的?”

“还好提前闹翻了,不然这次就连累了咱们……嘿嘿,那帮家伙真是胆大包天,竟然连龙玉华这只老虎的屁股都敢碰,一辈子都别想再回来了!”

听着他们的话,我才知道龙玉华这件事其实并没有翻篇,只是龙王把所有罪责都推到了刘鑫身上,把我给择了个干干净净。我和刘鑫之前“闹翻”的事,好多人都知道,和龙家军在废弃工厂决战,也是刘鑫他们,根本没我们什么事,所以正好拿来当作为我脱罪的理由。

我虽然帮了刘鑫,但是整个过程之中,蚊子都没参与;他们的记忆,还停留在我和刘鑫分家的时候,所以他们并不知道其中的详细内情。但龙王是知道的,可他还是把我放了,看来这根打神棍确实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我舅舅也真是厉害,人都被李皇帝软禁起来了,身外之物还能救我一命。

听着蚊子他们还对刘鑫等人骂骂咧咧,把这场飞来横祸全部怪罪到了刘鑫等人身上,我的心里当然很不是滋味,忍不住说道:“你们有没有想过,刘鑫之所以和咱们分家,就是不想连累咱们?”

众人听了我的话,立刻愣住,一个个大眼瞪小眼,说不出话来了。

其中内情,我也不太方便和他们讲,只是严肃认真地说:“刘鑫是我一辈子的兄弟,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知道没有?”

“知道!”众人齐声呼喊,面sè也变得严肃起来。

虽然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不过有我这一句话,想必他们以后再也不会说刘鑫等人的坏话了。我长呼了口气,抬头望向天边,现在正是傍晚时分,夕阳正缓缓落下,所有的云都被染上了一道金边。

不知道刘鑫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说不想刘鑫,那肯定是假的,毕竟是我朝夕相处,可以拿命去换的兄弟。但,我并不希望他回来,反正他已经报了大仇,那就走吧,走得越远越好,换个地方,隐姓埋名地重新生活……

至于未来还会不会再见面,我没有想过。相忘于江湖,也未必就是一件坏事,共同经历过一些事情已经足够,这份感情也能永留心中。

“峰哥,想什么呢?”旁边突然响起蚊子的声音。

我回过头去,看到大家都在看着我。我笑了一下,说没什么,又说:“咱们走吧!”

蚊子问:“去哪?”

我哭笑不得,说你问的废话,当然是回咱们总部,金龙娱乐城啊!这么多天不在,估计生意都荒废了,咱们要重整旗鼓!让省城的人都知道,我王峰又回来了!

我这番话说的豪迈,也确实代表了我现在的心境。记得在王家的时候,我还整天想着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重返省城,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人也忍不住爽朗起来。

我以为我这番话能够激起大家的士气,没想到他们反而耸拉下了脑袋,一个个无精打采的模样。蚊子苦笑着说:“峰哥,你想多了,金龙娱乐城现在生意很好……”

我意识到蚊子话里有话,就问他是什么意思?

蚊子摇了摇头,无奈地说:“峰哥,你以为咱们不在的这段时间,地盘会好好的守在那里等着咱们回来吗?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的可不在少数,好几帮人觊觎咱们的地盘,打的那叫一个不可开交,早就被他们给蚕食完了!”

我一听,顿时火冒三丈,说道:“谁,谁干的?!”

蚊子掰着指头,给我点起了名字,说有老酱、红泥、大排等等。

蚊子说的这些名字我都知道,都是附近一些分散的势力,上不了台面的家伙,靠着大排档、洗头房之类的生活,一个比一个龌龊。当初我们吞并金毛、王老六等人,迅速崛起,成为省城一支小有名气的新兴力量之后,这帮处在我们地盘附近的家伙没少战战兢兢,生怕被我们给吞并了。也就是我们担心自身太过扎眼,引起“八家一皇”的注意,所以才暂时没对他们动手,没想到这帮家伙胆大包天,竟然敢趁我们落难的时候趁火打劫,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啊!

也行,最近受了不少窝囊气,正好拿他们撒撒气嘛!顺便,也扩充一下我们的力量,刘鑫他们走了,正是需要新鲜血液的时候。

我立刻对蚊子说:“那就别废话了,赶紧组织兄弟,干他们!”

结果蚊子还是苦着脸,说:“峰哥,不好干啊,他们前两天还打来打去的,后来发现这么下去也不是回事,所以就组织了一个联盟,说是互不侵犯,且互帮互助。这样一来,他们人就多了,咱们完全不是对手啊……对了,他们今天晚上就要在金龙娱乐城里碰头开会,签订这个‘互不侵犯、互帮互助’的条约,已经快开始了,明显木已成舟,怕是……”

我们之前,人已经有百多号了,在附近一带几无敌手,但是刘鑫他们一逃,不光数量减了一大半,战斗力也大大下降,难怪蚊子这么悲观。不过我一点都没放在心上,仍旧豪气干云地说:“没事,有我在呐!他们聚在一起更好,省得老子一个个去找他们了!蚊子,你迅速组织一下人,今天晚上咱们干一票大的,用这帮家伙的血,来庆祝我的归来!”

我的豪言壮语,迅速激发了大家的士气,众人在我的影响之下,也跟着热血沸腾起来,各自眼睛里散发着激情之光,气势万千地齐声喊道:“好!”

看网友对 403 猴子称大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